(完整版)甜妻娇艳大叔让我抱一下苏瑾然乔唯一小说_甜妻娇艳大叔让我抱一下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15:00
甜妻娇艳:大叔让我抱一下状态:已完结作者:灵兮全文阅读

现在给小说迷们淘来这篇由灵兮精心打造的小说《甜妻娇艳:大叔让我抱一下》,主要刻画苏瑾然乔唯一的爱情故事,声色俱厉的哭喊着,苏瑾然眉头紧皱,想往身后看却又不敢,他只是希望乔唯一不要听到这声声伤心的哭喊,也千万不要进来。

甜妻娇艳大叔让我抱一下 第471章 我不是假洋鬼子

可以说柯新华比乔唯一还要更难接受这个事实。

好不容易找到的人,结果被苏瑾然一撞,一句话没说成,还弄出一个脑癌来。

他捏着资料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神色也不对劲。

相比之下乔唯一到是要看得开一些。

刚才她还说申海玉没有为自己活过,一辈子都在吃苦。

现在到好了,可以再投一次胎,直接过上好日子。

可这样一来,就和她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

想到这里,她竟淡淡的看向床上的人,目光较刚才还要来得更悲痛一些。

李朗以为两人都受了刺激,本着医生的职业毛病,上前用力的拍了下柯新华的肩膀,示意他要坚强。

又安慰乔唯一,“如果她醒过来的话,你可以多陪着她,这样也让老人家走得安祥一些。”

“难道没有治愈的可能性了吗?”

柯新华情绪激动,转身就抓住了李朗的手。

只见他眸光微敛,诚实的摇了摇头。

“是国内不能治还是说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

这才是他要问的重点。

如果国内的病疗条件达不到可以治愈的要求,那么他会马上带着她去迪拜。

那边有最强悍的医疗团队。

“这个还真不是医疗条件的问题……这个……”

他此时又说不出口来了。

前段时间申海玉在医院里有住过一段时间的院。

也是她最严重的时候。

今天一早她的主治医生就把病历给李朗送来了。

他是医生,当然看得出这病的严重性。

晚期,连手术的必要都没有了……

“老头,要不带她回去养吧。这样老爷子也可以陪她一段时间。”

乔唯一适时的开口也正好对上了柯新华的心。

他不死心,也不允许申海玉就这样死去。

“既然你们有这种想法,也可以,只是她现在还不适应坐长时间的飞机,而且……”

“我明天就让家里的飞机,再派几个医疗人员一起过来。”

柯新华显然比乔唯一还要急,也比她想得周到。

既然这么齐全了,李朗也不再说什么。

将死的人,为了最后一点团聚,由着他们折腾去吧。

只是看到乔唯一好像并没有他想像的那般伤心。

想比之下坚强许多。

他有些不适应了,这是一个即将失去母亲的女人该有态度吗?

事情决定之后,柯新华便开始着手让家里派私人飞机过来。

乔唯一到是也闲了下来,偶尔带着余意然去医院看看申海玉,更多的时间是在别墅里呆着。

苏瑾然也在前几天将柯新华的证件送了回来,只是他并没有送到他的手里,而是给了余生。

这么多年一直在余生那里蹭,现在人回来了,他也就没再去过。

余生那边清静了不少。

每次余生问他为什么会去他那边蹭的时候,他总是沉默的看着他,不回答。

次数多了,余生也就不再问了。

现在拿到证件对于柯新华来说也没什么意义了。

家里要派私人飞机过来直接把人给带回去,还要什么证件。

只是苏瑾然愿意送来,而且只送她也一个人的,也就证明他是想要赶自己离开了。

这次出来,柯新华只揣着陪同的心态而至,可没想到会出这些事情,更没想到还会把多年失散的人给带回去。

所以,在离开的前一天,他问过乔唯一去留的问题。

乔唯一的态度很坚决,不管有没有证件都要和他一起离开。

她的那些队员不能没有她,而且余意然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

六岁得上一年级了,这是个大事耽搁不了。

一切准备妥当的那天,李朗当然是把事情也告诉了苏瑾然。

他也随从陪同一起为申海玉办手续,做一些准备事项。

苏瑾然没想到乔唯一会如此坚决的要离开。

现在如果她离开,自己也就没什么机会。

只要让她留在这里,一切都好办,可离开自己的视线,他就慌了。

大家都在医院里处理事情的时候,他开着车在医院外面的马路上溜达。

最后停在大门外,烟头一个接一个的扔在地上,整整一堆。

迪拜过来的飞机是下午五点钟到,现在是中午,还有几个小时可以利用。

他脑子在上午就一直在转,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找能留下她们的借口。

可以他这种戴罪之身而言,他完全没有发言权。

直到两点多的时候,他情急之下让雷助理推掉了和B市一个大集团的合作计划。

雷助理当场傻了,那可是二十几亿的合作项目,这说推就推?

合同都准备好,就等这尊爷有空和自己去签约了,这推掉是毛意思啊!

他就算心里有万个不愿意,也只能按照苏瑾然的要求去处理,更令他抓狂的是推掉合作也就算了还把KS公司给推上位了。

余生正在医院里陪着余意然玩,一接到助理电话时,瞬间来了精神,连玩的心情也没了直接起身走人。

这可是他捡来的大便宜,不管苏瑾然是不是故意让给他,总之这便宜他捡得欢喜。

余生离开后也就只剩下乔唯一照顾余意然了。

柯新华要处理一些零碎的事情,也没法抽开身去照片娘儿俩。

李朗一个劲的给苏瑾然发信息,怕他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可他现在是不敢上来,更不敢让乔唯一看到他。

现在是他使心眼的时候,可不能马虎。

柯新华那边是肯定不能利用了,乔唯一就更是铁了心的想要走。

最可能帮得了他的也只有自己那个可爱的儿子。

他现在可把自己当英雄当神,若是让他就这样离开肯定也是不愿意。

于是,苏瑾然给李朗发了条短信,便在车里坐着等候着。

病房内只有安静的呼吸声,大家都好像处于一种悲悯的状态。

不说话也不吱声,这种感觉相当的压抑。

李朗待了一会也待不下去了,走到乔唯一身边示意把余意然给带出去玩。

余意然对医院本来就有种不好的感觉,现在又是这种死寂一样的安静,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来活泼的孩子弄得连笑也不会了。

乔唯一看着自己儿子这模样,也有些不忍心,便让李朗把他带了出去。

李朗说等离开时给他打电话到时再把人送过来。

待他们走后,乔唯一一个人仍然安静的待在病房里。

这几天,申海玉头上的纱巾已经被拆开了。

她可以看到那张和自己长得很相像的脸。

尽管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母亲,可她的心里却没有那种感觉。

她恨自己心太狠,又或者是一直没有得到过什么长辈的关爱便没有了这种感觉。

现在,她想到的就是能带着母亲回去,和老爷子相聚。

这些年老爷子对申海玉还有多少的感情,她也不明白。

只是偶尔听他提起她,说她是个多么好的女人,两人相遇时的感觉有多美好。

那时他已经和余生的母亲结了婚,只是对外没有宣布。

余生也是被私藏在另外的地方,怕被家族的人迫害。

直到他真正的接收了余家的生意,才把他们母子接到身边。

说起来,余生母子也过了段痛苦的日子。

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柯新华回来没有见着余意然便和乔唯一一起去李朗的办公室接人。

可办公室里没有人,护士说李医生带着一个孩子出去了。

乔唯一给他打了电话,李朗说余意然现在正玩得高兴,要不让她们过去接。

他俩没多想,便驱车去了医院附近的公园。

远远的,乔唯一看到一大群孩子在玩,好像是在玩角色扮演的游戏。

余意然演的应该是老师。

他们走近时,正瞧见余意然在教孩子们认字。

本来在国外长大,接受的也是国外的高等教育。

余意然说话的口音也偏了洋味儿。

与同龄孩子出口的标准普通话还是有些区别的。

他教大家认的字是一个翘舌音的字。

可他一直用平舌音在教大家。

认了两遍后,一个较大的孩子突然站起来纠正他的发音。

两人好像争吵了几句那个大孩子便怂恿着别的孩子嘲笑他。

小家伙一个人面对这么些同龄的孩子的嘲笑当然面子上挂不住了。

他憋得脸都红了,气愤的一个劲的为自己辩解着。

说那个字本来就是那样念,因为在他的脑海里根本没有什么翘舌和平舌之分。

平时和乔唯一接触的人也都是外国人,大家几乎都是用英语来交流。

余意然也会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可这中文确实有些蹩脚。

见他争不过时就扑过去把刚才最早嘲笑自己的那个男孩子扑倒在了地上。

接着他又被另外的孩子拽住,大家都撕打了起来。

李朗拿着冰淇淋过来时,余意然正被人按在地上。

乔唯一和柯新华也冲了过去。

待三个大人都赶到时,那群小孩子害怕似的一窝蜂的都窜开了。

公园里也就只留下躺在地上哭得伤心的余意然。

乔唯一上前就把他抱了起来,心疼的把他身上的泥土给拍干净,然后又拿湿巾擦着他的小脸。

“意哥,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

李朗不解的看着浑身脏兮兮的孩子。

手里的冰淇淋也被他扔到了一边,面色愧疚的看向乔唯一,“丫头,对不起啊,我,我也就是去给他买了个冰淇淋……”

“不管你的事。意哥,你有没有哪里还疼,我给你揉揉。”

乔唯一挺心的,刚才她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别的孩子给按在了身下。

不知道那些小拳头到底有没有把他给打出毛病了,她只得揉着他的额头,又检查他的小短手和小短脚。

余意然脸上还挂着眼泪,哽咽着摇了摇头。

他又看向柯新华,将自己小小的身体伤心的扑了过去。

“爹地……”

听到他的哭声,柯新华也心头不舒服,赶紧抱紧了他并蹲下身子安抚他的小情绪。

“我走时你们还好好的,怎么就打起来了,那群熊孩子也真是该揍,我待会就去给你报仇……”

李朗说这话也就是想要安慰一下孩子,他也不可能会去揍一个孩子。

乔唯一瞥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不能你这样教孩子,刚才是他扑上去打人的,这点我们都看到了。对错我们还是分得清楚。”

虽然乔唯一心疼自己孩子,可谁先动手她还是看得清楚。

“是我先动的手,可是他们嘲笑我,说我是假洋鬼子,认不了中国字。小意,我不是假洋鬼子是吗?”

“……”

甜妻娇艳:大叔让我抱一下状态:已完结作者:灵兮全文阅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