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捉鬼免费txt下载完本已经出来了,替身捉鬼在线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野小

发布时间:2019-03-15 14:42

替身捉鬼包杨

替身捉鬼全文阅读

  替身捉鬼免费txt下载完本已经出来了,替身捉鬼在线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野小子所著的一部超级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替身捉鬼全文讲述了主角包杨是一个抱着公鸡捉鬼的传奇人物,看他会有怎样的捉鬼方法……
  有朋友听我说道这里可能要问了,既然我的茶叶铺三个月都不开张,为什么我还要继续开下去,难不成是吃饱了撑着。实际上我的茶叶铺还是有客人光临并且成功达成交易的,而且来我这里的客人大都出手阔绰,往往买茶都是论斤。所以我每一次开张最少都能吃上三个月。这就是三月不开张,开张吃三月。
  在狭小的茶业铺里头,有一间狭小的卧室。我平常就睡在这个卧室中。卧室的陈设非常的简单,一张一米二宽的木头床,一个猪肝色的大衣柜。除此之外卧室里面还有一些锅碗瓢盆,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自己做饭吃。毕竟自己做饭吃是有好处的,可以少摄入一些地沟油。
  对了,卧室虽然狭小,但我并不是一个人住,我还有一个室友。我的室友是一只公鸡,正宗的花毛儿公鸡。红色的毛,金黄色的毛,还有黑色的毛相间在一起看上去花哨得很,所以这只公鸡有一个非常好记的名字,花公鸡。
  花公鸡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公鸡,它除了不会打鸣,对母鸡没有兴趣之外,他懂的东西比许多人懂的都多。另外花公鸡是一个有故事的公鸡,它还有一个特长,全世界的公鸡都没有,那就是花公鸡会说人话,会说地地道道的的中国话。
  “在不开张,就没米下锅了”,这会儿花公鸡就趴伏在我的小床上,用一种略带幽怨的声音开口说道。
  我看了花公鸡一眼,不慌不忙的说道:“你怕什么?你可以出去吃虫子,还可以出去勾兑勾兑小母鸡。你的日子永远都是阳光灿烂”。
  “放屁”,花公鸡翅膀一扇跃到我的身前,厉声对着我说道:“你才吃虫子,你才勾兑小母鸡。我鸡哥,只会看女人白花花的大屁股,只会吃又香又糯的东北大米”。
  花公鸡可没有说谎,它的确是一只另类的公鸡,对母鸡不感兴趣的它却对人类女

第1章 醉茶庄

  蓉城有两条出名的古街,一条古街位于城北名叫城北古玩街,另一条古街位于城南名叫城南茶城。这两条古街都有上百年的历史,房屋以二层木楼为主,勾栏相连。地面完全由青色的石板组成,还有参天大树屹立在街道两边。两条古街不仅地理位置俱佳完全占据在一环内,而且风景也是独好。

  这一天鸟儿刚刚起床飞上枝头,太阳还未完全露面。就有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夹着一个真皮的公文包,来到了城南茶城。疾步走到了一间名叫醉茶庄的茶叶铺外,中年人的面色焦急,香烟有一根没一根的放入嘴中,完全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中年人身前的醉茶庄面积不大,门头略显陈旧和城南茶城中的其他茶庄比起来简直是泥云之别。另外醉茶庄所在的地方相对来说比较的偏僻,位于大街的角落。也为难中年人能够准确无误的找到醉茶庄。

  “也不知道包老板能不能成,像不像老潘说得那么神”,中年人将嘴中的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之后,心事重重的自言自语说道。

  中年人口中的包老板就是醉茶庄的唯一东家,也就是英俊潇洒的我。嘿嘿,我名叫包杨,包是包尖嫩绿茶的包,杨是杨山早春茶的杨。我出身那天母亲死于难产,父亲得知母亲生孩子紧赶慢赶的从外面回来。却因为天黑在距离家门二十里的地方,不小心坠入了悬崖丢掉了性命。我对父母的印象只停留在两个字上。这两个字就是包和杨。包是我父亲的姓,杨是我母亲的姓。当年父母去后,好心的村民们收留了我,给我取包杨这个姓名,就是为了祭奠他们两位。

  长大之后,我在蓉城落脚并在城南茶城中开了一间名叫醉茶庄的茶叶铺。茶业铺面积不大,里面也没怎么花钱装修,但是我铺子里面的茶业却样样天价。普通的红茶我买三千一两。普通的普洱我买五千一两。偶尔有客人窜进我的店子,全部被坑人的天价吓得掉头就走。所以我的茶叶铺一般都是三个月不开张。

  有朋友听我说道这里可能要问了,既然我的茶叶铺三个月都不开张,为什么我还要继续开下去,难不成是吃饱了撑着。实际上我的茶叶铺还是有客人光临并且成功达成交易的,而且来我这里的客人大都出手阔绰,往往买茶都是论斤。所以我每一次开张最少都能吃上三个月。这就是三月不开张,开张吃三月。

  在狭小的茶业铺里头,有一间狭小的卧室。我平常就睡在这个卧室中。卧室的陈设非常的简单,一张一米二宽的木头床,一个猪肝色的大衣柜。除此之外卧室里面还有一些锅碗瓢盆,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自己做饭吃。毕竟自己做饭吃是有好处的,可以少摄入一些地沟油。

  对了,卧室虽然狭小,但我并不是一个人住,我还有一个室友。我的室友是一只公鸡,正宗的花毛儿公鸡。红色的毛,金黄色的毛,还有黑色的毛相间在一起看上去花哨得很,所以这只公鸡有一个非常好记的名字,花公鸡。

  花公鸡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公鸡,它除了不会打鸣,对母鸡没有兴趣之外,他懂的东西比许多人懂的都多。另外花公鸡是一个有故事的公鸡,它还有一个特长,全世界的公鸡都没有,那就是花公鸡会说人话,会说地地道道的的中国话。

  “在不开张,就没米下锅了”,这会儿花公鸡就趴伏在我的小床上,用一种略带幽怨的声音开口说道。

  我看了花公鸡一眼,不慌不忙的说道:“你怕什么?你可以出去吃虫子,还可以出去勾兑勾兑小母鸡。你的日子永远都是阳光灿烂”。

  “放屁”,花公鸡翅膀一扇跃到我的身前,厉声对着我说道:“你才吃虫子,你才勾兑小母鸡。我鸡哥,只会看女人白花花的大屁股,只会吃又香又糯的东北大米”。

  花公鸡可没有说谎,它的确是一只另类的公鸡,对母鸡不感兴趣的它却对人类女性多有了解和兴趣。另外他也的确只吃东北大米,而且不是吃生的,熟的东北大米饭上浇上一层薄薄的香油,花公鸡才会大快朵颐。

  有人会说我为什么要惯着一只鸡,我只想告诉大家。花公鸡不仅是我当前阶段的人生伴侣,还是我的师父,交给了我一项非常厉害的本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容以后再慢慢的详谈,因为我即将要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打开房门,开张做生意,虽然我不敢肯定今天会有人光临我的茶叶铺。

  我对着花公鸡伸出左臂,花公鸡会意轻轻一跃跃到了我的怀中。我抱着花公鸡刚刚打开了醉茶庄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

  “这位年轻英俊的小哥想必就是包老板”。不待我开口回答,中年人又望着我怀中的花公鸡说道:“包老板手中的这只鸡有些不同凡响呀,一看就知道这只公鸡乃是一只雄鸡,是真正的鸡中霸主”。

  听到中年人的话,我心头一喜。听中年人说出的两句恭维话,我就差不多知道今天醉茶庄要开张了。很快就有钱入账,可以买米买油了。

  “这位先生到底是要买茶还是要买鸡,如果是买茶就请移步里面,如果是买鸡的话,从这儿往右饶过三条街就是农贸市场,里面活的死的鸡要多少有多少”。

  “包老板幽默,我叫唐堂棠,听两位朋友说包老板茶铺里面的茶能够安神平心静气,今天我特意一早过来看看”。

  听到唐堂棠的话我彻底的放下心来,感情中年人是朋友介绍而来。既然如此今天这笔买卖是跑不掉了。

  “唐老板里面请”,我摸了摸花公鸡的脖子对着唐堂棠说道。心中暗喜,因为看唐堂棠的打扮,这家伙兜里面钱应该不少。

第2章 色鬼

  醉茶庄的装饰有些不敢恭维,许多地方墙体斑驳,墙壁上的白色腻子膏成块状脱落。在一些角落和货架上结满了白色的蜘蛛网,蜘蛛昼夜不断的捕杀着昆虫。唯一值得称赞的是,此时太阳初升,因房子朝东的关系,屋里面光线倒是不错。

  “很别致的装修,这样原生原味的装修,在蓉城已经很少见了。包老板,你很有品位”,唐堂棠对着我比了比大拇指,然后在我的招呼下,坐在了一张木椅上。

  抱着花公鸡,在唐堂棠的对面坐下后,我直入主题说道:“唐老板,今日准备买什么茶?”。

  “包老板,我是朋友介绍而来,听说你擅长……”。不等唐堂棠把话说话,我就对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闭上嘴巴之后。我站起身来,从一排货架上取下了十几种茶叶,并且将它们一字排开,放在了唐堂棠的身前。

  在唐堂棠有些疑惑的注视下,我拿起一包大红茶先在唐堂棠的面前扬了扬,重新放回到桌子上。

  “我这里卖得最贵的茶就是大红袍。大红袍一万一两,代表的是最厉害的恶鬼。这种恶鬼身穿红衣、食人心脏、力大无穷神出鬼没,想要将其收复难上加难,所以大红袍价格虽贵,却是物超所值”。

  唐堂棠拿着大红袍在放到鼻尖下嗅了嗅,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穿的是不是红衣服”。

  我轻轻点了点头,又随手拿起一包花茶说道:花茶三千一两,代表为情而死的女鬼,女鬼冤魂不散祸害人间。这种女鬼为情而亡,怨气极重,对付起来也有些困难”。

  “我可以确定他应该不是女子!”,唐堂棠摇了摇头,然后凑到我面前,低声说道:“不是女子,是个男的,请问包老板,哪种茶能够代表色鬼?”。

  “色鬼”?我低声念叨了一句,抓起一包花茶,抓起一把竹叶青放在了包老板的身前。

  “包老板,请问这又有什么讲究和说法?”。

  我咧嘴一笑说道:“在我这里,竹叶青代表男人,毕竟男人苦嘛。花茶代表女人,我给你一包竹叶青一包花茶,代表男人喜欢女人,这就是色鬼”。

  唐堂棠像一个好奇宝宝,他抓了抓脑袋,似乎有些不服气的问道:“敢问包老板哪个男人不喜欢女人,难道天下间的男人都是色鬼?”。

  我白了唐堂棠一眼,将两包茶拿到手中掂了掂说道:“竹叶青二两,花茶足足六两,一个男人爱三个女人,这还不叫色鬼!”。

  听到我的话,唐堂棠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面色一震,奔入主题说道:“包老板,我在二环上开了一家酒店,已经经营了七年,生意一直都还不错。可是从一个月以前开始,我的酒店发生了一系列怪异的事情”。

  “这些事情,都是这色鬼干出来的”?

  “包老板慧眼,一眼就道出了事情的关键所在。一个月以前,有一名十八岁的少女住到我的酒店里。第二天中午有服务员发现,这名少女浑身赤.裸死在了酒店中。我们报警以后,警察赶到了现场,事后警察调取酒店中和酒店四周的所有监控,却并未发现作案人的踪影。另外法医判断,死者身前遭受过性侵”。

  唐堂棠见我微微点了点头,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七天后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又有一名少女死在了房间中。她的死状和第一名少女,几乎一模一样。而且现场也没有留下作案人的半点踪迹。因为连续死了两个客人,我们酒店的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后来整个酒店中差不多只剩下了一群服务员。大约是一个星期以前,一名女服务员趁着酒店客房没人,准备在酒店中小憩一会,却也发生了意外,也是她运气较好,正好有人路过,救下了她”。

  说到这里,唐堂棠向我要了一杯水,将水全部喝进肚中之后,唐堂棠压低声音对着我说道:“那名女服务员事后告诉我,差点强.奸他的不是人而是鬼。她只感觉有人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可是至始至终,她都发现整个房间中只有她一个人”。

  听唐堂棠说完,我扭头看了一眼花公鸡,见到花公鸡不露痕迹的点了点头之后。我将茶叶递到了唐堂棠的身边,对着他说道:“你留下地址和联系电话,七天以内我会安排人到你的酒店,铲除这个罪大恶极的色鬼”。

  “怎么?包老板不准备亲自出马吗”?

  “这种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你用不着管我怎么驱鬼,总之在我捉鬼的那天,你需要做的就是支开酒店中的所有人,等到事情办好之后我自然会联系你”。见到唐堂棠微微皱眉,我冷笑一声说道:“怎么,唐老板难道不放心我的手段”?

  “包老板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我这就回去静候你的佳音”。唐堂棠说完,又压低声音问道:“不知道价钱怎么讲?”。

  “这两包茶你买下,就当是我替你办事的价钱”。我将两包茶推到唐堂棠的面前,认真的说道。

  “包老板,茶,我是一定是要买得。我这么大一个人,难道还能不懂礼数?茶我买下,捉鬼的钱我一分都不能少了你”。

  “唐老板,捉鬼是我的分内之事,能够为我积福德。我要是收了你的钱,这福德就落不到我的身上了。福德可是一个好东西,能够荫泽后代子孙”。

  唐堂棠似乎恍然大悟,将两包茶揽入怀中以后,唐堂棠犹豫了一下说道:“包老板,这茶会不会太少,要不我一样再来半斤?”。

  “唐老板,你该买多少茶,我心中有数的。你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事情,绝对误不了”。我拿过一旁的计算机算了算说道:“竹叶青五千一两,二两正好一万。六两花茶每两三千,加起来一共一万八。唐老板是准备刷卡还是个现金?”。

  “现金,给现金”,唐堂棠说完话,从包中掏出三沓钱放在木桌上。朝着我看了一眼,唐堂棠随手抓起一个普通的茶杯对着我说道:“这茶杯精致的要紧,我也要了,包老板就不要找钱了”。

  唐堂棠说完话,抱着茶叶和茶杯站起身来,在我的目送下走到门口,他又停下脚步说道:“包老板,七天,希望七天以后能够听到你的好消息,再见,再见!”。

第3章 出窍附身

  目送唐堂棠走远之后,我抱起花公鸡放在了木桌上,不无得意的说道:“慕名而来,出手阔绰,要不是我有原则有底线,再弄两万块,完全没有问题!”。

  “他只是被色鬼折磨得病急乱投医罢了,小子,唐堂棠这种人可不是省油的等,你能帮他把事情办成了,钱少不了你。但你要是把他交代的事情搞砸了,他有的是办法把钱连本带利拿回去”。

  “不能吧”?

  没有理会我,花公鸡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这一次鸡哥得帮你找一个漂亮性感的女性做替身,要不然,怕是引不出那个色鬼”。

  我自顾自的摸了摸花公鸡的脑袋,从两沓钱中抽出二十张美滋滋的说道:“房租交到三个月以后,留两千够我们用一段时间了。眼看着马上就要入冬了,剩下的钱正好可以拿去帮那些老爷爷老奶奶购置一些衣服”。

  “包子,你心中只有那些孤寡老人,难道你不为自己考虑,不打算将来结婚?不要忘了,你今年已经二十有三,房子车子票子要啥没啥,你这个样子,哪个女人会嫁给你这种三无青年哦?”。

  “结婚”?我摇了摇头:“还远了一些,现在连喜欢的人都还没有呢”。

  “扶不起的阿斗,鸡哥像你这年纪的时候,不仅女人有好几个,儿子都快数不过来了”,花公鸡顿了顿接着说道:“能用上的,该买的东西,可别忘记了,要不然,到时候抓瞎可没办法”。

  我连忙跑到里屋,从小床下抽出一个大皮箱。将皮箱打开,我快速的朝着箱子里扫视了一眼。对着花公鸡说道:“牛眼泪还有大半瓶,旧钱币和糯米还有少许。这次去买点黑狗血和公鸡血,差不多就足够了”。

  花公鸡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也去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出发,对了,这次出去你的身体可得藏了好”。

  “鸡哥放心,三把防盗锁,层层布防,天下有几个人能够打得开,我们走后身体躺床上妥妥的”。

  猛的扇了扇翅膀,花公鸡怒声说道:“三把防盗锁有毛用,就凭外面这道破门,是人都能一脚踹飞了它。包子,这件事情你必须重视起来,你不要忘了,我是怎么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鸡哥当年灵魂出窍,寻找生人作替身捉鬼,不料家中着火,身体被大火焚烧成了灰烬。鸡哥的运气也当真是差到了极点,灵魂正巧碰到了阴差黑白无常,无奈之下,鸡哥只能夺路而逃,最后实在跑不了,鸡哥正好看到一只刚死的花公鸡,于是附身到了花公鸡的身上,以图再作打算。谁知道鸡哥那天点背到了极点,附身的公鸡不仅刚死,灵魂还没有完全的消散。而且这只公鸡还是万中无一的雄鸡,灵魂强大得很。鸡哥的灵魂刚刚附身到鸡的身上,就与鸡的灵魂完全融合,现在就算灵魂出窍,也只能附身到鸡的身上了”。

  花公鸡的鸡眼中闪过一丝悲凉,良久之后他缓缓的说道:“当年我寻找替身捉鬼,所寻找的人并不全是将死之人,这其中有些人阳寿未尽,我占据了他们的身体,害得他们丢掉了性命。这些事情是极损阴德的。我有今天这样的下场完全都是报应。所以包子,你一定要牢记,寻找替身,一定要寻找将死之人”。

  听到花公鸡的话,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上,有不少的鬼魂滞留在阳间,这些滞留阳间的鬼魂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恶鬼喜欢伤人性命。天下万物是相生相克的,恶鬼凶灵能伤人性命,阳间也有一些能人能够镇压恶鬼。

  茅山派的道士、佛门的和尚、会过阴的民间能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捉鬼手段。

  花公鸡二十岁以前是江湖混混,平日尽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但他的良心倒是不坏,平时间经常救济一名上了年纪的老乞丐。这一来二去就和老乞丐熟络了起来,老乞丐也许是出于报恩的目的,教会了花公鸡三件本事。第一件本事是灵魂出窍,第二件本事是灵魂附身,第三件本事是探测别人的生死,让花公鸡能够寻找到将死之人。

  老乞丐传这三件本事给花公鸡的目的,是希望花公鸡走上捉鬼之道。这样不仅能够帮助花公鸡积累一些阴德,还能帮助花公鸡讨一个谋生的手段。

  这时候有人可能不禁要问,这三件本事和捉鬼有鸡毛的关系?我要说,这其中的关系可大了。

  茅山派道士捉鬼的本事不错,但他们捉鬼需要画符纸需要摆祭坛,这些东西茅山道士一般都是不会外传的,所以能够有幸学得这种技法的人不多。佛门的人捉鬼的本事也不错,但是进入佛门须得天天诵经,不能吃肉不能杀生,不能近女色。几大戒律随便破一个,法力就会消失,能坚持做到这几点的人少之又少。反正就我所知,面对灯红酒绿的诱惑,现在这个社会酒肉和尚多了,能捉鬼的人却少了。

  鬼之所以神秘,是因为一般人看不见他;鬼之所以厉害,是因为鬼力大无穷。至于鬼能够迷惑住人,那些都是扯淡的,无非是鬼隐身之后玩弄出来的一些把戏。

  了解鬼以后,对症下药,要对付他们其实不难。晚上十二点到凌晨三点这个时间段是阴气最重的时间段,大多数人在这个时间段容易犯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时间段因为阴气重,鬼魂又经常出现活动,所以这个时间段内只要将牛眼泪抹在眼睛上就能看到恶鬼。

  生人终究是肉体凡胎,就算看到了恶鬼也不一定干的过恶鬼,因为恶鬼的力气太大,轻易间就能将一个拳王打趴下。所以要降伏恶鬼还得讲一些技巧。

  灵魂出窍,附身到将死之人的身上,就是花公鸡的捉鬼技巧。灵魂附身到别人的身上,就好像借了一具躯壳去战斗。这样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即使心脏被恶鬼扯下来,自身也不会感到疼痛,也不会倒下死亡,这就好比变成了一个肉体的战斗机器。

  疯子是最可怕的,不要命不怕痛的疯子,恶鬼也会害怕。这个时候,即使没有法力,没有符纸。凭借恶鬼惧怕的糯米、钱币、鸡血、狗血同样能够要了恶鬼的性命,令恶鬼魂飞魄散。

第4章 红灯区

  那是一个夏天,那时候的我还没有开醉茶庄,日子过得比现在还要窘迫许多。有一天晚上,我闲着无事,准备找点事情做,路过一个无人的坟头,正好看到一只花公鸡在坟头上走来走去。我见四下无人,正准备将其生擒活捉的时候,这花公鸡竟然张嘴说出了一句人话:“小子,别过来!”。

  我愣了愣,看了看花公鸡脚下的坟堆,然后双眼一闭,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待到我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花公鸡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在我求饶下,花公鸡缓缓说道:“我乃是天上神鸡,今日下凡目的是助你成神。小子,你还不赶快把我抱起来,带我回家好生供养”。

  年轻人嘛,谁的心中没有一个英雄梦。所以听到花公鸡的话,内心中的狂喜战胜了惊惧,我抱起花公鸡兴高采烈的回到了家中。按照花公鸡所言,勒紧了裤腰带,全心全意的供养它。

  如此过了大半年,在我央求下,花公鸡将自己掌握的手段交给了我。唉,也算是我天资愚笨,到现在过去了好几年,我也才从花公鸡身上学会了两种手段。一种是灵魂出窍,一种是把灵魂附身到将死之人的身上。至于如何看穿别人的生死,我怎么琢磨也琢磨不会。按照花公鸡的解释,我是天赋不够。

  “好啦!好啦!别在屋里面磨磨蹭蹭了,赶快出去置办东西,鸡哥要睡回笼觉了”。花公子拍打着翅膀,从桌子上一跃而下,扭动着鸡屁股,径直的跳到了小床上,在我注视下,蹲下了身体,将鸡头插到了翅膀下。

  九洞口位于城南,距离唐堂棠开的酒店不远。九洞口是一个地名,一共由三条街道组成,这三条街道分别是,九段路、洞天路、口水街。九段路是酒吧一条街,街道上大大小小有酒吧数十家,每到夜晚在摇滚歌声里,男男女女们举杯畅饮,场面热烈得很。

  洞天路上主要是迪厅和KTV,这里到了三更半夜也是热闹非凡。进进出出的少女们身着超短的裙子,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口水街上最多的是小旅馆和按.摩院,这些小旅馆和按.摩院全部装着粉色的灯,其经营范围,比起工商营业执照上有所增加,至于增加了一些什么?想必多数朋友们应该清楚。

  九段路、洞天路还有口水街组成的九洞口,是蓉城出了名的红灯区。这个地方虽然有名气,但是老实说,在今天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到过这里。

  “帅哥,抱着鸡来找鸡呀?”。

  “帅哥,你抱着的大公鸡卖不卖,多少钱一斤?看这成色应该是土鸡把,喂不少年了吧?这样的鸡炖着吃,味道最鲜美了”。

  对四周响起的叫喊拉客声我充耳不闻,只管抱着花公鸡一路向前。不一会我们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这时候我才有空对着花公鸡说道:“鸡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听这些人说话,感觉没有一个正经的!”。

  “看起来不正经的人其实大多都是正经人,看起来是正经人的人,往往心中藏了不少坏心思”。花公鸡低声说完一句话之后,对着我解释说道:“这个地方,灯红酒绿,有大量的少女出没,没准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将死之人用来做你的替身,正好可以将酒店中的色鬼引.诱出来”。

  听到花公鸡的话,我恍然大悟。约莫等了半个小时之后,我低头看着怀中的花公鸡问道:“鸡哥,发现将死之人没有?”。

  “你看到河边那男人没有”?花公鸡对着河边扬了扬鸡头说道。

  “黑夹克,晃眼的金项链。这家伙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像二杆子很嚣张啊”。我顿了顿又望着花公鸡好奇的说道:“对了,鸡爷,这家伙怎么个死法?”。

  “老话说得好,财不露白。明早四点,有人要抢他脖子上的那根拇指粗的金项链。他不从,被人捅了三刀”。

  “也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家伙,可惜他是个男人,对我们没多少用途,我真想过去提醒提醒他”,我看了一眼河边的黑夹克,忍不住说道。

  “提醒他?泄露天机死的人就是你!”。

  “鸡哥,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泄露天机无非就是倒霉七天罢了。挨过了七天,不就没事了吗”?

  “倒霉七天,你说得简单,虽然泄露天机只让你倒霉七天,但是你可知道这七天时间里你将经历四十九场杀劫,每一场杀劫,都能轻轻松松的要了你的小命”。

  我对着花公鸡吐了吐舌头,就不再发言了。倒是花公鸡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叽里呱啦的说个没玩没了。

  “啧啧,这大屁股扭起来真好看”。

  “这胸器要是抓上一把,不得让人欲仙欲死呐”!花公鸡说话的音量不小,一时间过往的人群还以为是我在开口说话,令我惨遭了不少的白眼。

  “这大白腿看着过瘾,身材也倍棒,只是脸蛋差了一点”。

  闻听花公鸡阴阳怪气的话,一名女子走到我的面前,直接扇了我一巴掌。

  “鸡哥,你就消停一会吧,再这样下去,我估计自己今晚就会有血光之灾”。

  “闭嘴!我们的目标来了!”,花公鸡说完话,朝着我的身侧扬了扬头。

  我连忙朝着身侧看去,正好看到一名红衣女子从我的身侧走来。这女子身高约有一米六,打扮妖艳,身材不错,脸蛋也不错,只是脸上粉底有些厚,看不出皮肤好坏。

  “看什么?看什么?色痞子,有钱来上老娘啊,没钱抱只鸡回去看你的老母!”。红衣女子从我身前经过的时候,停下脚步对着我大声吼道。

  我连忙红着脸低下了头,待到红衣女子走远之后,我才小声的对着花公鸡问道:“鸡哥,这女的火气太大了!”。

  “唉,将死之人往往有所预感,心中烦躁火气自然大了一点。包子,我们回家吧,这女的要明天才死,我们明天再来这里找她”。花公鸡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第5章 大姨妈

  第二天夜里十点我就爬上了床,按照花公鸡教我的方法,不一会我的灵魂就离开了我的身体。这时候躺在床上的我像睡着了一般紧紧的闭着双眼,而我的灵魂则显得有一些飘渺和虚幻。这是生人灵魂和鬼之间最大的区别。

  人死之后三魂七魄融为一体,化作鬼魂离开躯体,所以鬼魂的实力相对来说比较强大。而我现在离开本体的只是三魂中的一魂,和鬼比起来相差很远,所以看起来,就显得有一些飘渺了。至于晚上做梦四处神游的则是七魄中的魄。有时候人睡觉的时候会感觉做了很多个不同的梦,这是偶然的条件下,有几魄同时离开了人的身体。还有的时候人从睡梦中醒来,会发现脚步唏嘘,头脑发晕,上个厕所之后倒头睡觉还能继续刚才的梦境,这是因为偶然的条件魄还没有归位,继续游离在外。

  人的三魂七魄中,魂和本体长得一模一样,能够看到的东西和本体一样五彩缤纷。魄却没有双脚,看到的东西只有黑白两色。所以人在做梦的时候永远无法看到自己的双脚,另外见到的世界大多时候都是灰色的。

  “包子,鸡鸣之前灵魂必须归位,不然有损阳寿,另外到了外面要小心谨慎。晚上游离在四处的阴差,最喜欢捡地上的软柿子,捉拿生人的灵魂回地府交差”。

  “鸡哥,你所讲的东西我早就记得滚瓜烂熟了,再说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去做任务,你放心好了,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我对着花公鸡笑了笑,就带着他朝着门外走去。

  这一次我没有将花公鸡抱在怀中,因为我是灵魂,一般人看不见我,花公鸡却是实体,所有人都能够见到他。我要是跑起花公鸡满街走,恐怕蓉城又会多出几个被吓傻的神经病。

  待到花公鸡慢慢悠悠的从醉茶庄中走了出来,我先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眼,然后用三把防盗锁将摇摇欲坠的房门锁了起来。做完这些之后,我和花公鸡慢慢悠悠的朝着九洞口走去。

  城南茶城距离九洞口并不是太远,坐车半个小时,步行的话最多两个小时就能到达。当我和花公鸡来到九洞口的时候,正好是晚上十二点。

  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站定之后,我蹲下身体,对着花公鸡低声说道:“鸡哥,去什么地方找昨天晚上那女的?”。

  “用不着找,那的女的就在对面上班,我们耐心的等着就行”,花公鸡对着我说完话,便将视线投向了来来往往的美女,不再搭理我。他的视线时而停留在女人的大腿上,时而停留在女人的翘臀和胸部上。过往的女人无数,却没人发现在暗处还有一只隐藏的色鸡。

  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了一个小时,当时间的指针快到凌晨一点的时候。那名红衣女子终于摇摇晃晃的从会所中走了出来。这女子脚步唏嘘,一看就知道喝多了酒。

  “现在是一点钟,我们附身以后拿好了东西,赶到唐堂棠那里差不多是两点钟。根据我所看到的,这女的今天凌晨四点十五分会死于车祸。也就是说,你只有两个小时十五分钟的时间。在四点十五分的时候,你必须离开酒店,找一辆车将自己撞死。要不然时间晚了,耽误这名女子投胎转世,也会伤你的阴德”。

  待到我点了点头之后,花公鸡继续说道:“现在差不多快要入冬,鸡打第一声鸣的时间差不多是早上六点四十分左右。送走那女人之后,你必须在六点四十分以前,回到你的本体身上,不然也会伤害你的阳寿”。

  “我知道了”,对着花公鸡说完,我又调笑着说道:“鸡哥,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打过鸣?”。

  “滚犊子,这时候了还开玩笑,赶快抓紧时间,这种事情一分钟也不能耽搁!”。

  我神色一震,快步追上即将走远的红衣女子,来到红衣女子的背后。我低声念了两句咒语便朝着她的身体撞去。

  前一秒,红衣女子还是步履蹒跚,下一秒红衣女子却是精神一阵,扭转身体,朝着花公鸡所在的地方看了过去。

  红衣女子站在原地做了两个奇怪的动作,这是我在适应这具的新的身体。说实话,对这一具身体我并不怎么满意。因为这女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许是因为经常熬夜影响到健康,这女的身体一点也不健美。如果不是为了将色鬼引出来,昨晚上河边那个项链男,都比这女的要好上好几倍。

  我穿着高跟鞋走了两步,差一点扭到了脚腕。气愤之下,我直接脱掉了鞋子,拎着红色的手提包,穿着袜子走到了花公鸡的身边。

  “这包先不扔,先看看有没有用得着的东西”。花公子在我的小腿上蹭了蹭说道。

  颇为厌恶的看了花公鸡一眼,我蹲下身体打开了红衣女子的手提包。红衣女子的包中东西不少,有打火机、有香烟、还有七八个避孕套。除了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之外,红衣女子的手提包中,还有一个干瘪瘪的钱夹子,钱夹子里面钱不多,只有三十多块钱,差不多够我打车去唐堂棠的酒店。除了这些东西之外,还有一包撕开的卫生巾。

  见到卫生巾,花公鸡忍不住笑着说道:“这女的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我怎么知道,我虽然占据了她的身体,可我却不能继承她的记忆。再说了她的大姨妈来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的大姨妈不是真正的大姨妈,代指月经你懂不”?

  花公鸡所讲的我还真不懂,因为我从小生活在大山深处。山里面的学校只教语文和数学,生理卫生方面的书,我见都没有见过。长大以后,我虽然脑子聪明,但我一直忙于生计,对女人,还从来没有研究过。

  见到我摇了摇头,花公鸡叹了一口气说道:“扶不起的阿斗,蹲下身体,脱掉裤子让我看看”。

  听到花公鸡的流氓言语,我连忙站起身来,带着浓浓的鄙视,娇声的对着花公鸡说道:“流氓!”。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