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席世光冯漫漫结局-漫漫人生,许你不悔免费阅读by八角八分

发布时间:2019-03-15 14:42

席世光冯漫漫结局

漫漫人生,许你不悔全文阅读

  席世光和冯漫漫的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席世光冯漫漫小说的名字是《漫漫人生,许你不悔》,此书又名《时光许你不悔》,是网络作家八角八分为大家带来的一本很不错的短篇言情小说。冯漫漫是席世光的妻子,可是她连想要一个孩子,都要求着席世光给她。
  时针指向十一点,可席世光似乎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冯漫漫狐疑地想转头看身上的男人。
  “别回头!”席世光声音森冷。冯漫漫已经疼得受不了了,席世光不结束,每一次摩擦都跟火烧一样。
  冯漫漫眼前逐渐模糊,她依稀记起七年前的席世光,记起她和他的第一次,那时的偷尝禁果有些微妙的疼痛,却甘甜鲜香,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只过了七年,甜果子已经酸涩得难以下咽。她好想哭着说不要,想让席世光放过自己,可再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新生儿的脐带血是冯漫漫唯一的希望,冯漫漫又把头埋下去,握紧拳头拼命忍耐。
  冯漫漫这股倔强的模样让席世光想到她的父亲,冯百材,锦城商界有名的“老狐狸”。席世光这一辈子最恨输,偏偏在冯百材手里输得体无完肤。
  七年前的席世光心比天高,他不可能成为另一个人的傀儡,为此他宁可放弃冯漫漫,那个他拥有她的,她也拥有他的所有第一次的女孩。
  席世光至今仍记得他跟冯漫漫分手那天,冯漫漫站在雨里哭,他从不知道女人会有那么多眼泪。

第一章 你让我去睡她

  冯漫漫是豌豆公主,席世光却不是真正的王子,他们终究是不相配的。

  锦城市中心CBD,寸土寸金,最高的建筑是鼎茂大厦,鼎茂集团的总部。

  “世光,我接到冯漫漫的电话。”汤暖意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踏进鼎茂掌家席世光所在一百零八层大楼的顶层的办公间,“她说她今天排卵期,急着要你回家生孩子呢。”汤暖意语气轻飘,似乎在说一件什么好笑的事情。

  冯漫漫,那位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女神级的人物,如今又怎样,为了要席世光回趟家,还不得低三下四来求她。

  “哦。”席世光缓缓放下手上通体18K金制成的钢笔,指节分明的右手拿过镶嵌珐琅的笔帽。

  “离你上次见她有多久了?三个月?还是半年?世光,就算养条小猫小狗也要偶尔关心下,何况她还是你合法的妻子。”汤暖意俯身翻阅席世光手边的文件材料,向来讨厌别人动自己东西的席世光没有生气,只是对她笑笑。

  所有人都当席世光和汤暖意是合伙人的关系,两人一起创下了鼎茂集团。席世光不爱抛头露面,公司事务都是汤暖意对外处理。

  他们私底下的关系却鲜少有人清楚,毕竟在席世光和冯漫漫离婚前,汤暖意还不想背个“第三者”的锅。

  “你是在劝我去冯家睡她?”席世光觉得汤暖意大度得有些过分。

  “就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吧,她爸不还在等孙子的脐带血吗?”汤暖意哪里是大度,这七年筹谋,她有绝对的自信席世光决不可能再见冯漫漫.更何况这次是为了救那个人。

  席世光的眼眸骤然转冷,过了许久才缓缓说道:“她不可能如意。”

  汤暖意哈哈笑了起来:“你就不怕她病急乱投医,给你戴顶绿帽子?”她说得跟玩笑一样,“当然,这种事情冯漫漫可没少做过。世光,我知道,你是为了那个东西才不跟冯漫漫离婚,可是现在已经不是当年,有那个没那个……”

  汤暖意兀自说着,却发现席世光面色越来越差,连忙住嘴,略一沉吟,又换了个话题:“对了,过几天幼儿园开学,小宝想和爸爸一起参加亲子课,可以吗。”

  “去吧。”席世光和汤暖意不能有孩子,出于愧疚,席世光接受了汤暖意带回来的小宝,如今小宝在两人身边已经两三年了,在席世光看来,同自己亲生的并没什么两样。

  “好,晚上想吃什么?”汤暖意把两份文件叠放在一起。

  “别忙了,我十二点前回家。”席世光弹开手上把玩的珐琅笔帽。

  “世光,你今晚没有行程……”汤暖意捏着纸张的手指僵硬,“你要去冯家?”

  “别想太多。”席世光拍拍汤暖意的手背。

  时钟临近九点,相较于周边别墅灯火通明,冯家别墅暗得像鬼屋一样。

  冯家曾是锦城最风光的家族,而随着连绵五年的商战,曾经站在锦城名媛圈顶点的冯家千金如今一贫如洗。

  冯漫漫看着眼前黑黑苦苦的汤药,是管家张嫂送来的助孕秘方,捏紧鼻子一口喝了下去,苦涩充满口腔,她险些晕过去。

  张嫂心疼得要命,塞了颗甜梅进她嘴里,又被冯漫漫吐了出来。

  “不能吃,会影响药效。”

  “小姐,汤小姐只说帮您转告,也没说席先生一定会来。你这是何苦呢!”张嫂看她紧皱苍白的面孔,为她不值。

  “他会来的,汤小姐帮我开口的话,他会来的。”冯漫漫觉得嘴里呼出的气都是苦的,“还有,他来了要叫我席太太,不然世光会生气的。”

  “小姐,不,席太太,你何苦又去求那个女人?”张嫂表情复杂。

  “她是世光最得力的下属,又是我的高中同学,也只有她能帮我。”冯漫漫粲然一笑。

  张嫂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如果只是普通上下属关系,席先生怎么会那么听她的话,冯漫漫还是太单纯,不知道外面人心。

  玄关响起开门声,张嫂扶着冯漫漫走到厅沿,看见甫进屋换鞋的席世光。

  “世光……”冯漫漫苍白的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神采,她已经不记得上次是什么时候见到席世光,好像是一次跨年晚宴,隔着好多人,看他从远处掠过。

  “我先洗个澡。”席世光没看她,把西装脱下扔给张嫂。

  “要不要吃点东西?”冯漫漫跟在他身后问。

  “下碗面。”席世光想想说道。

第二章 这是惩罚

  席世光从浴室出来,冯漫漫正把面放在餐桌上。很简单的素浇面。

  “我不敢做得太荤腥,听汤小姐说,你最近总会头晕,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了?”冯漫漫踟蹰着说,还偷看席世光的表情,怕他一生气就拂袖离去。

  席世光没说什么,坐下吃面。冯漫漫就站着看他吃,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

  冯漫漫心抽抽的,七年前他们明明无话不谈,那时席世光待她很好,她每天都像生活在春光里,无忧无虑,全世界只有一个席世光。

  张嫂把空碗收拾掉,席世光径直上楼,冯漫漫却还傻乎乎地站在原地。

  张嫂推了冯漫漫一下,冯漫漫才红着脸跟席世光上楼。

  “世光,我以为……”冯漫漫看席世光关上房门,紧张得抓住裙摆。这样是不是太快了,两人那么久没见,不是应该先聊两句吗?

  “把衣服脱了。”席世光语气淡漠,仿佛在交代一件工作。

  冯漫漫背对他把衣服褪了,快速跑到床上,躲在被子里。

  “我先说好,我不保证你能怀上孩子,也不保证冯百材能活过来。”席世光音调依然淡漠,没有任何感情,“而且从此以后,你也别用这种乱七八糟的借口来烦我。”

  冯漫漫咬咬唇,她不敢回嘴。

  席世光关上大灯,就留一盏台灯亮着,拉开被子看冯漫漫光裸的背脊。

  手指沿着她丝缎般的嫩肤摩挲,不得不说,她是美的,她的身材还和以前一样,七年的岁月居然没在这个女人身上烙下一丝痕迹。

  冯漫漫双臂交叠,肩膀还在轻颤,她明显还没进入状态,可这并不是席世光考虑的问题,现在是晚上十点,他在十二点前就要离开。

  没有感情的夫妻生活就像是一场机械的运动。

  床垫在不停晃动,两个做着最亲密事情的人却全程无话,冯漫漫没有得到任何欢愉,她越来越疼,只是咬紧牙关,一个音调都不敢发出。

  时针指向十一点,可席世光似乎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冯漫漫狐疑地想转头看身上的男人。

  “别回头!”席世光声音森冷。

  冯漫漫已经疼得受不了了,席世光不结束,每一次摩擦都跟火烧一样。

  冯漫漫眼前逐渐模糊,她依稀记起七年前的席世光,记起她和他的第一次,那时的偷尝禁果有些微妙的疼痛,却甘甜鲜香,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只过了七年,甜果子已经酸涩得难以下咽。她好想哭着说不要,想让席世光放过自己,可再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新生儿的脐带血是冯漫漫唯一的希望,冯漫漫又把头埋下去,握紧拳头拼命忍耐。

  冯漫漫这股倔强的模样让席世光想到她的父亲,冯百材,锦城商界有名的“老狐狸”。席世光这一辈子最恨输,偏偏在冯百材手里输得体无完肤。

  七年前的席世光心比天高,他不可能成为另一个人的傀儡,为此他宁可放弃冯漫漫,那个他拥有她的,她也拥有他的所有第一次的女孩。

  席世光至今仍记得他跟冯漫漫分手那天,冯漫漫站在雨里哭,他从不知道女人会有那么多眼泪。

  最后,他还是扔下她走了。

  时光如走马灯一样在席世光脑中流转,他已经不愿再回忆起人生中最晦暗的时候,他被冯百材逼到跪在冯家门口求做赘婿。那场仗他打得一败涂地,他赔上自己的信仰与梦想,彼时怀孕的汤暖意也永远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忆及过去,席世光愈加恼怒,动作也粗野起来。

  他早可以结束,可他偏不想放过冯漫漫,这是惩罚,七年前的所有事情,都是因这个女人而起,她踩着别人的血,偏偏还过得心安理得,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第三章 残酷的温柔

  “疼……”席世光耳边似乎响起起冯漫漫混沌的的抽泣。

  席世光头有些晕,他的视线失焦且模糊,他抬头看床头柜上的时钟,已经错过他回家的时间。

  快速抽拉几下,席世光扔开冯漫漫。床单上的血洇成一片芙蓿

  鲜红墨住他的双眼,席世光的思绪逐渐抽离。

  他似乎做了一个长久以来都未曾再做的梦。

  窗影拉长,时光恍惚回到年少时。

  “世光,我好想你……”梦中的冯漫漫呢呢哝哝。

  梦中的冯漫漫散着温暖的光晕,她留着齐耳短发,那是七年前的她,和他一起窝在出租屋里,为他洗衣做饭的姑娘。

  席世光将手掌放在梦中冯漫漫光滑的发上,真实的触感让他掌间一热。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她就是冯百材独生女,锦城排行第一的千金娇女,他又怎么会和她扯到一起。

  清晨的日光扫过窗棱,窗外有清脆的鸟叫。

  “世光……”有关冯漫漫的梦还没结束,席世光皱皱眉头。

  “世光,你是不是讨厌我住在冯家别墅,我可以住你那里去的。”冯漫漫柔若无骨的小手跟羽毛一样刮过席世光的面颊,“我爸爸是老古板,非要逼你做你不愿意的事,可我是无所谓的,世光,孩子也可以跟你姓的。还有,你是不是怨我从没去你老家伺候婆婆,我……”

  梦中的冯漫漫还在喋喋不休,冯家赘婿这个身份是席世光这辈子都摆脱不掉的噩梦,他猛地睁开眼睛。

  冯漫漫手指还搭在他脸上,看他满是怒气的眼眸吓得一抖。

  席世光左右看看,他还睡在冯家别墅,睡在冯漫漫的床上。两人赤身相拥,团在一条薄被中。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席世光声音冷得可怕。

  “这个……”冯漫漫脸羞成粉红色,她怎么说得出口,两人做啊做啊的,他突然就晕在床上。她当时都快吓死了。

  “几点了?”席世光翻身下床,拿过床尾的衬衣穿上。

  席世光不认为他会没有任何预兆地在冯漫漫的床上睡着,有一瞬,他想到昨晚,冯漫漫端给他的面。

  “快七点了……”冯漫漫还当两人关系有所缓和,毕竟后半夜的席世光对她的态度温柔很多,“我让张嫂熬点鸡粥,一起吃早饭好不好!”冯漫漫拉拉他的衬衣衣襟。

  “做梦!”席世光反手把冯漫漫扇倒在床,“我不会再吃你们冯家一口东西!”

  冯漫漫捂着脸,泪珠在眼眶里不停打转。

  席世光还不解气,又硬着嗓子说:“冯漫漫,之前我只是听说还不信,没想到你真到这种为了留男人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世光,你是不是听到有人在乱讲?我是你的妻子,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冯漫漫出乎意料地慌乱。

  席世光一直不回家,冯百材又在医院等脐带血,有人建议过冯漫漫去精子库救急,话还没说完就被冯漫漫推出冯家大门。

  虽然是个小风波,可冯漫漫对着席世光还有些心虚。

  这表情落进席世光眼里,他胸口一滞,想到汤暖意绘声绘色描述那些艳闻,他努力克制想掐死冯漫漫的想法,头也不回地离开,关门声大得吓人,停路边的汽车都响起报警铃。

第四章 婚礼上的恶意

  冯漫漫颓然地在床上坐了半晌,她又惹席世光生气了。他这次一走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张嫂上楼扶她:“小姐,昨晚腰下面垫枕头了吗?”

  冯漫漫脸上泛起红晕,微微点点头。

  “小姐,我给你去端碗鸡汤,也许小宝贝已经来了。”张嫂把手搭在冯漫漫的肚子上。

  冯漫漫唇畔挤出一个无力的笑,但愿如此吧。

  冯漫漫穿了件粉色的纱裙下楼,张嫂正把汤碗放在餐桌上,笑着说:“小姐你很久没打扮过了,穿这样很好看。”

  “张嫂,今天是许清结婚。”冯漫漫指指桌上的婚礼请柬。

  张嫂笑笑。许清是冯漫漫的高中同学,冯漫漫和她关系最好。

  “张嫂,会不会被人看出这是两年前的旧款?”冯漫漫从餐厅的反光墙砖上看到自己的身影。

  “不会,小姐你穿这衣服比模特穿得都好看,再说我们普通人哪能看出款不款的埃”

  冯漫漫知道张嫂是在安慰自己,不再说话,坐下喝汤。

  “小姐,今天的婚宴让我家老头开公司的车送你去吧,那边太远了,打车也不方便。”

  冯漫漫感激地点点头。

  婚礼现场在郊区的一间度假酒店,草坪茵茵,冯漫漫和一桌高中同学坐在一起。汤温暖坐在她对面,一身的限量款,没搭理任何人,自顾自低头发微信,还时不时漏出笑声。

  冯漫漫几次想找机会跟汤暖意道谢,都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别的事情岔过去。

  冯漫漫和在座同学的关系都很好,又有着冯家千金和席世光夫人的双重光环,借机跟她说话套近乎的人并不少。

  许清过来,笑着说道:“好啦,你们怎么还跟以前一样都围着冯漫漫,今天我是主角好不好!”

  众同学哈哈大笑,拿着酒杯来给许清敬酒。冯漫漫拿过手边的牛奶杯浅浅地笑着。

  “漫漫,为什么喝牛奶?和我们席总有消息了?”许清眼尖,走过去勾住冯漫漫肩膀,“嗯,你还和以前一样香,席总就因为这个一直不舍得让你生孩子吧。”

  冯漫漫被她说得满面通红。

  “许清,席总的家事你知道得挺多嘛!”汤温暖坐在一边阴阳怪气地说,左手托腮,无名指上闪着一个鸽子蛋大的粉钻。

  许清正要发作,旁边一个女生轻笑着说:“汤限量本想今天一鸣惊人,没想到还是没人搭理她,发脾气呢。”

  许清捂着嘴角,嗤笑一声。

  “你什么意思!”汤温暖把杯子拍在桌子上。

  “你别当我不知道,我刚才可‘不小心’看到你微信聊天,都在嘲笑我们这群土包子看不出你今天穿的是限量款,价格贵的吓死人呢!是吧!”女生也不怵她,继续说道:“还说什么冯漫漫穿的是两年前的旧款,许清的婚纱是山寨货,我说汤温暖,你那么牛掰怎么不去巴黎走秀呢?”

  “你!”汤温暖气得头晕,环顾四周的同学,他们的嘴脸还跟以前一样,满满的鄙夷,即便她今天一身华服,还是跟丑小鸭一样,沾不上冯漫漫的裙摆。

  汤温暖把视线定在冯漫漫身上,微微仰头,俯觑她道:“冯漫漫,一会席总来接你吗?”

第五章 不该出现的席世光

  她这话一出,旁边的同学也好奇:“冯漫漫,席世光要来吗?以前可没少听说过他,可本尊我们都没见过呢。”

  “他……他会来吧……”冯漫漫面露尴尬,盘算要不要一会去给席世光打个电话,求他帮帮忙。

  “会吗?席总今晚在邻市有个晚宴,日程还是我给他排的,怎么?席太太,席总没跟你说?”

  冯漫漫仿佛被电击了一样,她难堪地低头。

  “呵!”许清看不下去,“汤暖意,你不就是在席世光手底下工作么?怎么,看人家夫妻感情好,还想玩你惯来的那一套?”

  这话一出,知道汤暖意那些乌七八糟历史的女生都低声笑了出来。

  “就是,汤暖意你没照镜子吗?别以为以前靠身体勾搭几个渣男就能跟冯漫漫抢老公了!男人只要眼睛不瞎都会选冯漫漫不会选你的好不好。”又有一个女生在火上浇油。

  汤暖意气得眼睛发直,她知道自己没冯漫漫家世好,也没她漂亮,可最后席世光还是被她汤暖意抢到手了,冯漫漫才是那个失败者。

  偏偏这个最能拿来吹嘘的谈资只能成为她无法说出口的秘密。

  汤暖意放下红酒杯,拨了个电话:“对,安排张师傅今晚去值班。有什么不合适的!席总安排的!”汤暖意摁断手机信号,欣赏冯漫漫惊恐的眼神。

  许清那些同学怎么会想到,汤暖意那通电话有多么恶毒,这里是郊区,没有司机的冯漫漫一个人怎么可能回得去。

  冯漫漫攥紧手里的手机,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拨通席世光电话。

  手机发出聊赖的长音,冯漫漫心悬得高高的。

  电话还是被接通了。

  “什么事。”席世光的声音没有波澜。

  “我现在在郊区,没有车……”

  “我不在锦城。”席世光挂了电话。

  冯漫漫看被挂断的手机怔了很久,其实并不是一定要席世光来接她,来个司机也是可以的,只是席世光根本不听她把话说完。

  汤暖意站在不远处看冯漫漫,嘴角噙着阴冷的笑,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世光,我崴到脚……”

  席世光推了邻市的宴会,依照汤暖意给的地址直接把车开进酒店。

  车道旁是一片茵茵绿地,他耳边响起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世光,草坪婚好不好?餐点都很简单,应该会比较省钱……”

  席世光手指捏紧方向盘,他和冯漫漫,终究没有婚礼,也不是没有,而是他没去。

  车灯蔓过酒店的林荫道,一个扎着公主头的女孩站在路边,正在低头看手机,她穿着粉红色的纱裙,裙下白嫩的小腿笔直修长。

  席世光鬼使神差地把车停在女孩面前,就像年轻时的梦。

  七年前的席世光不止一次想过他要凭着自己的努力让冯漫漫过上公主一样的生活,不能让她跟着自己吃苦,直到真相大白,他才知道他一直努力的梦想对现实而言是多么可笑。

  冯漫漫本来就是公主,他们终究是不相配的。

  冯漫漫狐疑地抬头,她不知道开车的是谁,为什么停在自己面前。

  “我先走了。”汤暖意从冯漫漫身后走出,在一片无声的艳羡中拉开副驾驶的门。似乎想到什么,汤暖意弓着身子在门前“哎哟”两声。

  驾驶位的门被打开,汤暖意满意地听到身后一阵细细的抽气,抬头,席世光已从车里出来。

  冯漫漫的脸雪一样白。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