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梦里长歌与你欢安然华天澜-梦里长歌与你欢免费阅读by含香

发布时间:2019-03-15 14:04

梦里长歌与你欢安然华天澜

梦里长歌与你欢全文阅读

  梦里长歌与你欢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的主人公是安然华天澜,又名《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奈何婚浅情深》,含香是此书的作者。为了救自己的弟弟,安然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后来幸好遇到了华天澜,于是她开始向他求救,从此之后,他成为了安然最爱的男人,可是最后换来的却是遍体鳞伤。
  安然整个人如同虚脱般,无力的跪在地上。浑浑噩噩的捧起洒落的骨灰,一点一点装回盒子里。
  “易秋彤,你会遭报应的!”
  安然嗓音低沉沙哑,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可是易秋彤却仿佛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道:“报应?现在安家是我的,你这个破落女,凭什么跟我斗?”
  安然低头,捏住骨灰盒的手指泛白,她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逃了五年,还是成了易秋彤的提线木偶。

第一章 卖身

  为了弟弟的救命钱,安然选择了张开腿赚钱这条路。

  房间门被一脚踢开,刺鼻的烟酒味瞬间弥漫开来,安然不禁皱起了眉头。

  进来的男人很胖,房间门都要侧身进来。

  他搓着手,一脸淫笑的道:“我的大美人,是不是等不及了!”

  胖男人决定今晚最少七次,五十万啊,暮色最好的女人才五万一晚,他也是下了血本的。

  看着越来越近的胖男人,安然有些慌乱的支起身往后挪了一下。

  可这一动作让开叉薄纱顿时滑了下去,白嫩的长腿在灯光下说不出的诱惑。

  胖男人眼睛顿时直了,嗷的一嗓子就扑了上来,抓着安然的腿就要啃。

  安然下意识开始挣扎,胖男人直接一耳光扇在安然的脸上,骂骂咧咧道:“你个骚货,再装不还是出来卖的?给老子分开腿,今晚保准让你欲仙欲死!”

  说完,肥硕的身躯重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那油腻的触感让安然眼睛猛地瞪大,手指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弟弟的医药费只有三天时间可以等,她必须要拿到这个钱……胖男人急不可耐的扯下内裤,磨蹭着找准位置就要攻入。

  安然头皮一炸,再也忍不住,对着男人最脆弱的位置狠狠一脚踹了上去!

  胖男人一声惨叫,翻倒在床上身子蜷成一坨哀嚎。安然仓皇起身,抓过男人扔在一边的西服披在身上,就冲了出去,身后传来胖男人气急败坏的吼叫声。

  她知道自己坏了暮色的规矩,而暮色对于不听话女人的惩罚,是二十四小时接客到死。

  刚转过走廊,安然就猛的撞在一堵墙身上,身后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晃着脑袋晕乎乎的抬头,却看到了一张堪称完美的俊脸,那双幽深的眸子,似乎把她的灵魂都吸了进去。

  看着男人身上的CesareAttolini定制西装,她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再也顾不得矜持,猛的扑了上去,抱着男人的大腿喊道:“请您救救我!”

  华天澜有些诧异的看了身下的女人一眼,他来这里只是为了把不务正业的弟弟抓回去,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这样的场面。

  还没等他反应,一群黑衣打手已经围住了他。一个捂着下身弓着腰的胖子气急败坏的道:“就是她,这个贱女人,给老子抓回来!”

  领头的打手看到男人气度不凡,一时有些忌惮,便挥手示意其他打手稍等,开口道:“抱歉,先生,这女人是我们店里的,她伤了顾客,劳烦把她交给我们。”

  华天澜低头,恰好撞进安然的眼睛里,满满的哀伤绝望歇斯底里,让他心中竟然莫名的触动了一下。

  “这个女人我要了!”

  这霸道的话一出口,场面顿时冷了下来,胖男人更是气的一蹦三尺高,骂道:“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花钱买的女人,你也敢动!”

  华天澜眼神凌厉的扫过去,胖男人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就连习惯了刀尖舔血的打手们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第二章 第一次

  走廊里的吵闹让附近包房的人都纷纷出来查看,而这会儿一个俊美的男人刚探头,顿时忍不住叫出声:“二哥,你怎么来了?”

  “三少……”他一出现,打手们立刻恭敬的问好,这三少可是暮色的贵客,挥金如土,身份更是贵不可及。

  三少要喊二哥的男人,难不成是……

  “开个价吧!”华天澜淡然的扫了眼胖男人,开口。

  胖男人不傻,他在Z市怎么也算是有身份的人。脑子一转,顿时一层冷汗就下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能看上这个女人是小的荣幸,二少您好好享用……”

  说完,他仿佛败家之犬般灰溜溜的跑了,对于华天澜的开价根本不敢回答。

  华天澜也没有理会,只是面无表情的垂眸,看向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情况,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安然问:“你准备抱多久?”

  安然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讪讪起身,小脸爆红,两只手紧张的攥在一起道:“谢,谢谢了……”

  “第一次?”

  安然脸刷的变白了,小声道:“嗯……”

  “价格?”

  男人的话让安然的手攥的更紧了,攥出来青紫痕迹她都没察觉。

  “五十万……”

  安然知道自己冲动搞砸了一切,没有这五十万的手术费,她都不敢想弟弟即将面临的后果。如果这个男人能借给她钱……这个想法一出现,安然就自嘲的摇摇头。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已经救了她一次了,自己未免太过贪心。绝境面前,竟然这么异想天开。

  “给她钱。”华天澜淡淡的说道。

  安然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身边的华少旭小声抗议:“二哥,这个女人是特殊了点,但是傻子才会花五十万去睡她,你要是喜欢,这边恰好有对姐妹花……”

  “妈还不知道你出来。”华天澜轻飘飘一句话让华少旭顺利闭嘴。

  他无奈的从钱包里抽出来支票,唰唰几笔,递给了安然。

  安然愣了一会儿,快速的接过来,手抖的她险些看不清楚支票上的数字。

  弟弟的救命钱,竟然真的有了?

  “等一下……”看到华天澜转身就要走,安然赶忙追了过去。

  华天澜停步,微微侧头。安然低头嗫嚅道:“先生,我不能白拿钱……”

  “所以呢?”华天澜面色依旧冷淡,唇角却挂上了一丝兴趣。

  华天澜的注视让安然的脸上爬满红晕,但她还是鼓足勇气仰起脸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声音分外坚定:“请您留个联系方式给我,这钱我一定会还……”

  她话还没说完,却被华天澜打断道:“先欠着吧!”

  说完,径直上了电梯,只留下安然呆呆的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

  出电梯后华少旭就忍不住抱怨:“二哥,就算是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我零花钱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是跟二哥要的。

  华天澜脚步微顿。

  他认识安然,当年的Z市第一千金,自然让人印象深刻,不过他也并不在意。

  可是刚才安然抬头看他时的眼睛,是这个充斥着金钱和欲望的社会中少见的纯净,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保下了她。

  这个女人,竟然能这么轻易的影响到他的情绪。

第三章 他说我长得好看

  华天澜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是已经一片清明。他一巴掌拍在华少旭的头上:“有时间多来下公司,要是让妈知道了你整天混迹这里……”

  华少旭脑海中浮现出了母老虎的身影,顿时感觉身上凉飕飕的,赶忙说是。

  因为华天澜的出面,暮色并没有为难安然,往日里趾高气扬的经理甚至毕恭毕敬的把安然送了出来。

  安然受宠若惊,赶紧打车回家换了个衣服,就赶往医院。

  她做这事是完全保密的,如果让弟弟知道,他死都不会同意的。

  交了手术费,医生立刻进行了手术。

  安然第一次体会到了如坐针毡的滋味。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门一开,她猛的站起来,医生说了一句手术成功,她才如释重负的瘫在椅子上。

  第二天一早安浩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姐姐趴在他手边睡着。

  眉头紧皱,头发有些凌乱,他轻轻的把姐姐的头发捋好。

  没想到安然忽的坐起来,挂着大大的黑眼圈惊喜道:‘小浩,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安浩笑了笑,少年的笑容纯净而又阳光:“姐,我没事儿,不舒服我会按铃的。你工作很忙,就别管我了。”

  安然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心里有些苦涩。她已经把工作辞掉了,暮色的事很快就会传出去,而她工作的地方最看重声誉。

  安浩看姐姐不说话,顿时明白了什么:“姐,你不会辞职了吧?你赶紧和领导道歉,回去上班吧!或者我去跟你领导解释……”

  看着弟弟焦急的模样,安然连忙打起精神道:“放心,工作我怎么会辞掉呢?待遇那么好。我只是请了几天假而已。你刚做完手术,需要静养,我想多照顾你几天。”

  安浩这才长舒一口气,表情却有点低落:“姐,谢谢你,是我拖累了你……”

  “说什么呢?姐姐照顾弟弟天经地义的,以后再听到这样的话我可就打你屁股了!”安然假装生气的瞪他。

  安浩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姐,我都长大了,以后不要打我……’

  “大了也是我弟弟,不听话就要打!”安然直接打断,装作恶狠狠的威胁道。

  姐弟俩对视,接着莞尔一笑,这样轻松愉悦的场景,在安浩检查出白血病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问下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

  安然刚起身,却被安浩拉住了胳膊,他小声道:“姐,医生跟我说手术费需要五十万,你是不是去安家了……”

  安然摇了摇头道:“放心吧,那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

  安浩有些诧异道:“那钱是哪来的?”

  “有个男人说我长得好看,给我的!”

  安然笑着回答,不理安浩后面的话,直接掐死了话题。

  安浩的身体恢复的有些慢,几次检查后,医生把安然单独叫了出去,给了张检查单。

  安然疑惑的低头一看,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医生,手术不是很成功吗?怎么会这样?”

  医生满怀歉意很无奈的道:“手术是成功的,可患者出现了严重的急性排斥反应,保守估计还剩三个月……如果有条件的话,就去国外看看吧!”

第四章 违心的决定

  安然惶恐的倚在病房门前,脑海里一片空白。

  三个月,只剩三个月……

  而安浩什么都不知道,顺利出院在家休养。只是莫名要吃很多药,让他很不喜欢。

  安然找了份设计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时不时的接点私活补贴家用。

  这天晚上她买了鲤鱼,准备给安浩做他最喜欢吃的水煮鱼。

  可刚到楼下,就看到一辆奥迪r8停在门口。

  这个车牌号她认识,是安浩的亲生母亲张雅。

  当初安然母亲还在的时候,张雅是她最好的闺蜜。

  可是有一天,张雅突然怀孕了,孩子不是未婚夫的。

  她偷偷生下孩子就嫁入豪门,孩子扔给了安然的母亲抚养。前几个月还偶尔来看看,后来干脆就消失了。

  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高贵妇人,安然表情有些僵硬:“阿姨好……”

  “安然,小浩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张雅面露责备的开口。

  安然苦笑,解释道:“阿姨,你觉得如果小浩知道是你出的医药费,他还会做手术吗?”

  这一句话堵得张雅哑口无言,调整片刻后才说道:“我这次过来,是准备带走小浩的。当年的事情我错的太离谱了,我必须要补偿他。现在我们在国外的基业没有继承人,我会用干儿子的身份带小浩回去。学校我都安排好了,他在那肯定会过的很好的。”

  张雅说完后有些紧张,其实她很怕安然会拒绝。如果安然不点头,安浩是百分百不会跟她走的。

  安然想了想,从包里把那张检查单递给了张雅,说道:“阿姨,小浩手术失败了,我一直瞒着他。你带他去国外,先把病治好吧!”

  张雅一看,脸色登的变了,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她赶忙点头,立刻打电话给助手安排相关事项。

  安然这算是变相同意了,两人约好了明早她来接。

  晚饭时安浩心情颇好的跟安然说着刚看的漫威电影,安然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嗯嗯着点头敷衍。安浩见状也渐渐没了说话的欲望,一顿饭吃的很是沉闷。

  吃完饭,安浩刚要起身收拾碗筷,就被安然拦下了。

  “小浩,我联系了张阿姨,她明早来接你,你跟她走吧!”

  安浩立刻明白安然今天不对劲儿的原因了,脾气马上上来了:“她小时候抛弃我,我生病也不管我。现在却让我跟她走,不可能!姐,我不走,咱们风雨同舟,一起奋斗!”

  安然一直低着头,生怕眼眶里的泪水让安浩发现,克制着哭腔道:“小浩,你走吧!你对我来说就是个拖油瓶,你病怏怏的拖累我找不到男友,也不能安心工作。我真的累了……”

  安浩死死的盯着安然,脸上一会青一会白,整个人不可抑制的抖着,猛的起身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推了下去,大吼道:“我不走!”就冲进了卧室。

  安然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她不舍得,可是又必须舍得。

第五章 以身救他

  只有去了国外,依靠先进的医术,才能救回安浩的命。

  安浩说不走,最后还是走了,只给安然发了条短信。

  “姐,我不想再拖累你。”

  杯子下面压着一张支票,五十万,张雅留下的。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安然的眼泪顺着面庞止不住的滑落,她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

  安然一向不爱交际,也不知道华少是谁,只能傻乎乎的每天晚上守在暮色门口,想等到那个男人。

  她知道对于那个男人来说那钱不算什么,可是她有借必还,这是原则。

  然而半个月过去了,那男人都始终没有出现过。

  周六加完班,同事约着一起去吃饭,吃完饭非要去k歌。

  安然喜欢安静,可是也熬不住同事的热情,就一起去了。

  只是没想到,同事们竟然选了暮色。

  包间太吵,安然晚饭又喝了点酒,头晕脑胀的,就想出去透个气。

  结果鬼使神差的,她竟然上了五楼。

  这是她卖自己第一次的地方,也是在这里,她遇到了那个男人。

  房门突然打开,一双手猛的伸了出来,一把抓住安然的胳膊,拽了进来!

  安然吓得闭着眼失声尖叫,满脑子都是胖男人的身影,拼死挣扎抵抗!

  可是依旧如同被拎小鸡仔儿一般,直接扔到了大床上,重重的压下,炙热的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迎面扑来。

  “抱歉,帮我一次,我会给钱……”

  低沉悦耳又有些熟悉的声音,让正死命抵着男人胸口的安然一愣,猛地睁眼:

  怎么会是他!

  安然身体一滞的功夫,身下一凉,裙子已经被掀了起来。

  她哆嗦着用腿顶住还欲更进一步的男人,喊道:“先生,别这样,我不是……”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堵住了嘴。

  华天澜此刻已经被欲望之火燃烧的迷失了自己,他用力掰开了女人的腿,扯掉最后一点障碍物,狠狠地撞了进去。

  安然痛叫出声,指甲深深陷进华天澜的胳膊里。

  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说不出来的情绪在心中弥漫,安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承受着来自男人一波又一波,仿佛永远不知疲倦的撞击。

  清晨的阳光顺着窗帘缝隙洒落在安然脸上,她难受的皱眉,长睫抖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强忍着浑身酸痛想要起身,可是却一个不稳,险些从床上翻下来。

  她抬头,恰好看到那张英气又不失俊美的脸,近在咫尺。

  伸手想要抚上男人的脸,手却悬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

  她曾无数次想过跟这个男人再次见面的场景,唯独不包括昨晚那种。

  这样的男人,不是她可以奢求的。

  他和她注定是两条平行线,这辈子都没有相交的可能……床上的暗红血迹异常的刺眼,安然愣愣的看了半晌,红着眼眶,拿出那张支票,放在了床头柜上。

  这样,他们就两清了。

  开门前,她深深的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