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萧萧的小说柳双双童楚修是主人公的名字是《六宫风华嫡女重生惊天下》,这是一本非常

发布时间:2019-03-15 12:40

童楚修柳双双小说

六宫风华嫡女重生惊天下全文阅读

  木萧萧的小说柳双双童楚修是主人公的名字是《六宫风华嫡女重生惊天下》,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穿越言情小说,木萧萧是小说的作者。小说里的童楚修柳双双主要讲述的是在现世她被自己的妹妹和男友背叛,没想到穿越到古代还是摆脱不了这两人渣男女的纠缠,再次被妹妹夺去了婚事,为了生存,她只能找一个靠山···
  “童楚阳,你记得你当初对我说过的誓言吗,你敢违背誓言,你就不怕被雷劈吗?”她一字一顿,往昔两人之间的美好此刻全部化成了利剑,都是假的,假的,眼前的男人竟是骗子。
  柳筱筱第一个忍不住笑了,她笑起来几颗洁白的牙齿寒气森森。
  “姐姐,你是不是太幼稚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誓言,还被雷劈,我知道姐姐喜欢童楚阳,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谁叫他是我看上的男人呢,姐姐还是另觅良人吧,或许妹妹心情好就放你一马呢。”
  柳筱筱不看妹妹,而是直直的看向她身旁的童楚阳:“你可真是好样的,你给我记住了,我柳家不是你高攀得起的,今时今日,你妄想攀上了我妹妹便能够得到柳家的东西,只怕你无福消受。”
  她咬牙坚持将这句话说完,转身想要离开这个自己亲手布置如今让自己作呕的房间。
  天边突然轰隆一声,闪电夹杂着雷鸣再次天际炸开。朦朦胧胧中,柳双双感觉自己身边一直有人在走动。
  “大小姐的身子没有大碍,不过是受了凉,这才一直昏迷不醒,按照这个方子每日服用,醒来只是早晚的事情。”

第一章 他就是玩玩你

  夏季的骤雨来的特别的快,电闪雷鸣间,狂风怒吼,“咔擦”一个炸雷在窗外响起。

  眼前一丝不挂的柳筱筱和裸着精壮胸膛的童楚阳两人抱在一起肆意亲热,仿佛旁边站着的人就是一尊雕塑。

  柳双双感觉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她精心准备的礼物终于从手中滑落到了地上,泪水模糊了自己的眼睛,她艰难的转身准备离开。

  “呀,你怎么来了?”柳筱筱的声音还带着娇喘之后的余韵。

  童楚阳愣了一下,旋即一把抱住了柳筱筱一阵激吻,好看的手在柳筱筱的裸体上一阵游移。

  “既然你看到了,我就不瞒你了,我根本不爱你,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筱筱,这是我给你的情人节惊喜。”

  柳筱筱从沙发上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拾起来,缓缓的穿上,仿佛这套房子里此时此刻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露着锁骨的连衣裙,微微的卷发刚好到肩膀的位置,大红唇格外的魅惑。

  她转过身,女王一般的看向柳双双。

  “姐姐,我说过了,柳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楚阳也是我的,你就认命吧,跟我争抢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呢,从始至终他就是玩玩你。”

  他就是玩玩你,他就是玩玩你,这句话在柳双双的脑子里一阵盘旋,激起自己的耳朵都开始耳鸣起来。

  她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身子也止不住的下滑。

  柳筱筱挽起了身边的男人的手。

  “你干的不错,过两天我就带你回家,正式宣布你是我男朋友。”

  童楚阳一听,更是一把抱住了柳筱筱,柳家最受宠爱,也是最有实力成为柳氏继承人的二小姐说要宣布跟自己的关系,自己哪能不高兴呢。

  柳双双扶着墙壁艰难的站立了起来。

  “童楚阳,你记得你当初对我说过的誓言吗,你敢违背誓言,你就不怕被雷劈吗?”她一字一顿,往昔两人之间的美好此刻全部化成了利剑,都是假的,假的,眼前的男人竟是骗子。

  柳筱筱第一个忍不住笑了,她笑起来几颗洁白的牙齿寒气森森。

  “姐姐,你是不是太幼稚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誓言,还被雷劈,我知道姐姐喜欢童楚阳,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谁叫他是我看上的男人呢,姐姐还是另觅良人吧,或许妹妹心情好就放你一马呢。”

  柳筱筱不看妹妹,而是直直的看向她身旁的童楚阳:“你可真是好样的,你给我记住了,我柳家不是你高攀得起的,今时今日,你妄想攀上了我妹妹便能够得到柳家的东西,只怕你无福消受。”

  她咬牙坚持将这句话说完,转身想要离开这个自己亲手布置如今让自己作呕的房间。

  天边突然轰隆一声,闪电夹杂着雷鸣再次天际炸开。

  朦朦胧胧中,柳双双感觉自己身边一直有人在走动。

  “大小姐的身子没有大碍,不过是受了凉,这才一直昏迷不醒,按照这个方子每日服用,醒来只是早晚的事情。”

  眼前一片黑暗,自己这是还在做梦吗,因为自己喜静,一般自己的房间可是没有这么多人的声音。

第二章 穿越了不成

  突然,一勺药灌进了口中,紧接着就是一勺又一勺,那苦涩的药汁简直要将自己的胆汁都带出来,皱着眉头咽下去,一块糖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应该是王妈吧,她是柳家的老人,怜惜自己早早没了妈妈,所以平日里处处都悉心照料自己。

  “劳烦曹太医了,巧儿送曹太医出去。”

  太医,巧儿,这两人是谁,谁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电视吗?

  浑身的酸痛,让柳双双极力的想要冲破这黑暗,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更加懵懂了。

  眼前的房间古色古香,美人屏风,摆设的都是精美的古董和花瓶子,就连家具都是那种红梨木的,仰头,头顶的帐幔是浅浅的紫色,这特么因为童楚阳那个渣男自己真的穿越了不成?

  一个梳着双髻的小丫头看到自己睁开眼睛,几乎是哭着扑过来了。

  “大小姐,您醒了,芳菲姐姐不知道该多么高兴呢。”

  柳双双怔怔的看着这个小丫头,自外边又走进来一个中年嬷嬷,穿的很是干净,不过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旧衣,看到自己目光怔怔的,大惊失色。

  “大小姐身子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妈妈。”

  “我想喝水。”

  开口之后声音嘶哑难听。

  巧儿赶紧去取了水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她喝完。

  她打量着这个房间,还有这一个嬷嬷一个婢女,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陶妈妈,大小姐怎么样了?”

  一道清晰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一身鹅黄色的衣裙的大丫鬟从外面进来,十四五岁的年纪,生的很是美貌。

  “王爷也实在是偏心了些,大小姐是长女,明明病得更重却将太医都请到宜兰园去了。”

  芳菲的声音传到了柳双双的耳朵里,王爷,自己是王爷的女儿吗?

  “芳菲,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大小姐心里难受都能忍住,我们做下人的更是要闭紧嘴巴,这么多年大小姐活的这样艰难,我们要体谅她的难处。”

  芳菲红了眼睛:“陶妈妈教训的是。”

  柳双双感觉自己必须问清楚才对,反正看情况自己在这里一样是个多余的存在。

  “这里是哪里?我是谁?”

  柳双双突然的声音让芳菲又惊又喜,陶妈妈面色灰白,而巧儿也是一脸疑惑。

  她强撑着身子让自己坐起来,芳菲赶紧过去给她背后塞了个软枕,仔细的打量着自家主子的样子,忍不住想要落泪。

  “小姐,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你这是怎么了?”

  陶妈妈则是示意巧儿出门再将曹太医请过来。

  转过身她小心的走到了床边,指着自己和芳菲问:“小姐,我们两人您认识吗?”

  柳双双摇摇头。

  陶妈妈和芳菲对视一眼,吓了一跳,幸好这个时候巧儿已经将还没有出府的曹太医给请了过来。

  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大小姐失忆了,吓得陶妈妈亲自打发芳菲去禀报了王爷和王妃。

  一炷香的时辰之后,一个四十来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一身紫色的蟒袍走了进来,抛开年龄不说,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即使是现在也还是丰神俊朗。

第三章 生母还是早逝

  那中年男人走到了床边,指着自己问:“双双,我是父王。”

  柳双双却极力的往床里面缩:“我不认识你。”

  柳双双迎着男人的殷切的目光摇摇头,陶妈妈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王爷,求王爷给大小姐做主啊,八皇子跟大小姐的亲事是王妃还在世的时候就定下来的,怎么能说变就变,小姐这是伤了心了。”

  语毕跪在地上咚咚的磕头,那响声简直是砸在了柳双双的心里。

  原来即使是穿越了,自己还是母亲早逝。

  中年男人锐利的目光直逼陶妈妈,半晌之后摇摇头:“好好服侍大小姐。”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陶妈妈觑着自家大小姐的脸色开口:“小姐,老奴去给你弄些你喜欢吃的东西来。”

  陶妈妈一出门,柳双双就花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大概弄清楚了这个朝代,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有自己的处境,大概将这个原身的记忆给读了一遍。

  芳菲看着她沉着脸不语,以为她又是为被退婚而伤心难过。

  “小姐不必难过,八皇子想要退婚,还要太后娘娘同意呢。”

  柳双双笑而不语,原来自己是沐王府的长女,父亲和祖父世代是戍卫边境的大将军,母亲早逝,然后侧妃扶正了,自己的妹妹也跟着从庶妹变成了嫡妹,而这个倾国倾城的妹妹才是八皇子的心头好。

  这实在是太雷人了,在二十一世纪自己被同父异母的妹妹抢了男友,然而穿越之后命运居然是如出一辙。

  芳菲碰了碰自家的主子:“小姐,您别难过了,到底太后娘娘没有同意八皇子退婚呢。”

  是了,这次柳双双并不是平白无故的发烧,因着自己被退婚这才气愤不过投湖自尽,却被过路的二小姐给救了,似乎二小姐的情况比自己还要严重。

  “既然是妹妹救了我的性命,我这个做姐姐的也该去看看妹妹才是。”

  芳菲和陶妈妈对视一眼,准备开口劝解。

  “你们不必劝我,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们服侍我长大,生怕出了一点差池有多么不容易,可我到底是沐王府的长女。”

  陶妈妈和芳菲再次对视一眼,小姐怎么投湖之后怎么说话反倒是变了这么许多。

  已是初春,微风拂着面颊,王府的花园里一片莺飞蝶舞,空气中都是花香,远处的假山还有碧湖在眼前铺展开来,湖边翠柳舒展着腰身,待会儿回来在这湖边的亭子里小坐一番,一定别有意境。

  “小姐,前面的宜兰园就是二小姐的院子了。”

  眼前宜兰园三个大字包裹在迎春花的花藤中,已经开出了黄色的花朵。

  满院子的婢女看到柳双双和芳菲进去,一个梳着双髻的婢女上前来拦住了去路。

  “大小姐稍等,请容奴婢先去禀报。”

  站在院子门前,宜兰园到处都是各色兰花,其中不乏名品,都在竞相开放。

  一个穿着浅绿色衣衫的婢女出来,走到了柳双双面前福身行礼。

  “二小姐请大小姐进去。”

  宜兰园的面积很大,刚刚穿过这满是兰花的院子跨过大门的门槛便听到了一阵女孩子的娇笑声。

第四章 阴魂不散

  “二小姐,大小姐来了。”

  那婢女掀开了那颗颗珍珠串起的珠帘,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听极了,用珍珠做帘子,可真是豪奢。

  “大姐来了,快请坐,可巧我刚刚还跟碧柳说要去探望大姐呢。”

  一个鹅黄色衣裙的女子从屏风后面出来,扶着丫头的手,雪花一般的肌肤,眼睑上的睫毛跟小扇子一般扑闪扑闪的,就那样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对上柳双双的视线之后,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变了脸色。

  “是你?”

  “是你?”

  柳双双看着眼前一身古装打扮的柳筱筱真的是笑不出来,自己穿越了,这个阴魂不散的妹妹也跟着穿越来了。

  柳筱筱挥手示意婢女们全部退出去,直到只剩下姐妹二人,她才抿着嘴巴笑了,那小小的贝齿看起来还是寒气森森。

  “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到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对于这个抢了自己六年的男友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柳双双实在是压抑不住内心的仇恨。

  柳筱筱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真是倾国倾城。

  “到底是谁阴魂不散,即便你是如今王府的长女,可是王妃却是我的亲生母亲,就连你的未婚夫都把我当成了心头好呢。”

  柳筱筱是现任王妃所出,即使穿越了,她还是占尽了优势,母亲尚在,长得倾国倾城,备受宠爱,让皇子侧目,为了她不惜要毁了跟自己的婚约。

  “是吗,既然把你当成心头好,这婚退就退了,没什么可惜的。”

  柳双双从二小姐的院子里出来的时候,芳菲明显的感觉她的脸色白了,她赶紧上前扶住了柳双双的手。

  “小姐,您是不是不舒服,奴婢扶您回去。”

  刚刚回到自己的采荷轩,陶妈妈给自己端来了一阵参茶,那人参应该是熬过了许多次的,寡淡无味,脑海里宜兰园里是颗颗圆润的珍珠串成的帘子。

  她啪的一声将那参茶打翻在地上。

  陶妈妈和芳菲惊恐的跪在地上。

  “小姐恕罪,奴婢再去盛一碗来。”

  柳双双有些内疚,陶妈妈是跟着原来的王妃的贴身丫头,王妃去世之后,她一直在这偌大的王府里护着自己周全,多少次死里逃生。

  她伸手将陶妈妈自地上扶了起来。

  “妈妈不必了。”

  她又示意芳菲起来。

  “芳菲,你去将巧儿叫进来,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巧儿年纪稍小,平时都是负责外院的一些活计,很少近身伺候,自然见到这位主子的机会不多。

  主仆四人,柳双双坐在红梨木椅上看着下首的几个奴婢,直到现在自己还是没有从穿越的谜团中回过神来,可是眼下最重要的是不仅是自己穿越了,柳筱筱也穿越了,而且依然是自己的妹妹,还依然在抢自己的未婚夫。

  她蹙起了眉头,上辈子你抢了我的男人,那样的男人我也不稀罕了,自己如今是王府长女,找一个如意郎君恐怕不难,既然八皇子瞎了眼,我也不稀罕。

  “我在这王府里不受宠,你们是知道的,如今我即将被退婚,处境堪忧,你们好歹也跟了我一些年头,如果想要离开府里的,或者想换个主子的,我给你们一些钱让你们走。”

第五章 眼前也非良配

  三人同时跪倒在地上。

  “奴婢愿意誓死追随大小姐。”

  柳双双其实不会怀疑陶妈妈和芳菲的忠心,但是巧儿一直在外院,而且年纪还小,心性未开。

  陶妈妈抬起头来:“大小姐,当年王妃产下你就过世了,这么多年奴婢从未想过要离开这王府。”

  柳双双扶起了这位母亲一般的婢女:“妈妈的忠心我懂,我从未怀疑过,这么多年多亏了妈妈照顾着我。”

  她又扶起了芳菲和巧儿,“既然打定主意要跟着我,我定然要争上一争,将来也好替你们谋个好归宿。”

  几个下人一喜,大小姐的性子真的变了。

  院子里有人喊:“大小姐,大小姐,王爷让你去花厅。”

  来人是王府的管家柳成,年过三旬,是陪着王爷从小长大的小厮,不过是因为战场上受了伤再不能习武,甘愿来王府做个管家。

  “成叔,父王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柳双双带着陶妈妈去往花厅的路上问。

  这个时候找自己,除了是要退婚还能有什么事情呢,不过是为了看看这位管家的心到底是偏向哪罢了。

  柳成态度恭敬:“眼前也并非良配,大小姐要保重身体才是。”

  这是在隐晦的提点自己八皇子既然无意,自己要想开一些,想来自己虽是王府长女,可是无母亲可以依傍,甚至不得父王宠爱,管家看来不是势利小人。

  步入花厅,柳双双立马发现气氛不对,沐王爷高坐在主位上,旁边的一位中年美妇看来是王妃无疑了,她年轻的时候一定很貌美,这个看她的女儿柳筱筱就知道了。

  柳筱筱坐在下首的位置,这春日,身上竟然还裹着白色狐毛披风,那披风如同一片白雪,一丝杂质也没有,可见这位二小姐养的是多么金尊玉贵。

  柳双双敛住了自己的心神,上前福身行礼。

  “双双见过父王,见过母妃。”

  沐王爷年方不过是四十左右,长子乃是侧妃刘氏所生,次子则是先王妃产下的,自从新皇登基之后,他便一直留在了京城,因着他在府里,柳双双的日子比之平日要好过许多。

  沐王爷点点头,“你先坐下吧,叫你过来是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

  “父亲但说无妨。”

  沐王爷沉吟了一下:“八皇子想要退婚娶你妹妹,父王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柳筱筱居然起身噗通一声跪在了柳双双面前,刚刚还一脸娇羞瞬间便是梨花带雨,天生的戏精。

  “姐姐,对不起,筱筱跟八皇子真的是两情相悦,如若不是因为这个,筱筱断然不敢跟姐姐争抢。”

  不敢跟我争抢,在父王面前演戏的本事可是真不错。

  柳双双伸手想要扶起自己这位千娇百媚的妹妹,柳筱筱却故作姿态。

  “妹妹快起来,这赐婚可是太后娘娘下的懿旨,只要八皇子能够求得太后娘娘解除婚约,姐姐自然替妹妹高兴。”

  不过是一对狗男女,凭着自己王府长女的身份,即使不嫁人这一世还不是奴仆成群。

  上首的沐王爷脸上露出赞许的表情。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