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袁梦晴潇凌溯小说-毒妃横行:世子太妖孽免费阅读by灵辙

发布时间:2019-03-15 12:03

袁梦晴潇凌溯小说

毒妃横行:世子太妖孽全文阅读

  毒妃横行:世子太妖孽小说是一本情节非常精彩的古代重生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灵辙所著,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袁梦晴潇凌溯。全文讲述的是上辈子她不仅错爱了人,害的一家满门抄斩,更是把杀害自己母亲和胞弟的凶手当成亲人信任了五年之久!重来一世,她发誓再不要懦弱无能了!
  林洛眉脸上扬起一抹笑,亲自起身迎接,刚才为之担忧的神色立马收了回去。
  不多时,便进来两名男子,为首那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身穿镶着金丝边的青色长袍,长袍乃是由纯正的冰清蚕丝做成,但就这面料就值千金,更别说还带着珠玉金丝了。
  玉树临风,这四个字都难以形容他的气质。天然自成的清贵之气,让人不由自主都被吸引。
  此人便是有天下第一才子之名,墨家的墨霖予。墨霖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琴声为之最,传闻中连皇家长公主为了听他这人间仙曲特意登门拜访,故此成为佳话,令其名声更甚。
  而他身后的那边便是何府的大少爷何立闵,也是一表人才,但是在墨霖予面前,却完美的成为了陪衬。
  墨家乃是权贵之家,不属朝廷也不属江湖,但两边之人都得对其礼让三分。
  至于这墨家与袁家的关系,这就要问袁伟镜了,不过他却从来没说过,只是知道墨家跟袁家有那么一丝的渊源。
  这次墨霖予赶来,也是因为听闻袁伟镜失踪生死未卜过来看望的吧。
  但比起墨霖予,此时却有另外一个人前来,一瞬间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第1章 全都是谎言

  天麟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九,马上就要面临年关,皇城内尽是喜气,唯独太子府中例外。

  冷冷的铁门之中,袁梦晴一袭青绿色的凤尾长裙,头上虽是豪华的太子妃正冠,却已然有些歪曲,凌乱的发丝眼睛中的憔悴不堪全然没有这一身行头的做派。

  她拼命的拍打着被锁住的大门,可是一天没吃饭的她根本就没多大力气,任凭她怎么拍打,门都纹丝不动。

  “放我出去,我要见太子,让我见太子!我要告诉他,我们神武侯府没有谋反,我爹他是被冤枉的!”

  “是被冤枉的……”

  袁梦晴不知道喊了多久,滴水未进,粒米未沾的她,现在只能是硬撑着一口气。

  她要见到元符瑜,告诉他,神武侯府是被人冤枉的,他们没有造反……

  “吱呀……”

  终于,随着铁门被打开的声音,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一位与她身穿相似的华服女子缓缓走来。

  这一身行头,本该是太子妃所享有的规格,这一切的一切,本该属于她袁梦晴的。

  而现在,一个是阶下囚,一个却是顶替了她,坐上了那太子妃的位置。

  她就是孟莹莹,袁梦晴的死对头,太子元符瑜原本的侧妃,现任的太子妃。

  “袁梦晴,你可别白费力气了,你想要见太子?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殿下有令,神武侯府袁氏,勾结袁家以下犯上,意图谋反,其罪当诛!”

  说完孟莹莹带着一丝得意的笑,那笑容毫不掩饰,就是一股子的幸灾乐祸。

  “袁梦晴你该不会是想着还有翻盘的机会吧?别做梦了,你以为只有你死那么简单么?”

  “神武侯府谋反,谋反知道么?是要满门抄斩的!”

  “现在太子妃之位是我的,将来的皇后之位也只能是我的,你嘛,就只配做一只鬼!”

  孟莹莹一脚踢向了袁梦晴,似是要把这些年憋着的气全撒出来。

  被踢了一脚的袁梦晴,整个身子没有稳住,就那般踢倒在地,原本就有些松垮的头饰如今已然是整个掉落下来好不狼狈。

  袁梦晴握紧了拳头,随后便从地上慢慢起身,只有她知道自己花了多大的气力。

  冷冷的盯着孟莹莹,若是眼神如刀可杀人,这时的孟莹莹或许已经死在她的眼神之下。

  “孟莹莹,我爹他没有谋反,是你陷害了他!是你们孟家陷害了我爹!”孟家为了这个皇后之位,无所不用其极,真真是恶毒心肠!

  “是我孟家陷害的那又怎么样?”孟莹莹走进袁梦晴,带着一丝高傲之气,而后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袁梦晴的脸上,“看着你这不甘心的眼神,我就是很想抽你呢……”

  “你以为你们神武侯府还有翻盘的机会么?别痴心妄想了!”

  “给你看一样东西,这个东西你该不会陌生吧?”

  孟莹莹拿出来的事一枚免死金牌,这是爹爹抵御外敌功高,先帝赐给神武侯府的免死金牌!

  神武侯府背上谋反之名,在最危急时刻,本该拿它来救命的,可……可怎么会在孟莹莹手上!

  “怎……怎么会……”猛地袁梦晴的眼神开始空洞起来,免死金牌没有了,他们神武侯府真的是要完了……

  她,又怎么甘心?

  与此同时,一抹熟悉的身影开始缓缓走来,这个人袁梦晴再熟悉不过,正是与她一同长大,待她如同亲妹妹一样的表姐付婉儿。

  “是你!”这下袁梦晴再不明白什么就太傻了,“表姐,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偷走免死金牌?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心里太多个为什么,可终究还是只化为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付婉儿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猛地笑了起来,“在你将死之际,那就让你死个明白!”

  “为什么?呵!因为我恨你!”

  “不止恨,准确的说还有一点害怕,怕你知道五年前的事。”

  “你可知道五年前那场大火是如何烧起来的?不是意外,是我放的!可惜啊,没能连你一起烧死!”

  说到这里,原本一向和善的表姐脸上居然出现了难以想象的扭曲,这样的她,简直丑陋到了极点。

  若说在得知自己必死的那一刻,袁梦晴就心如死灰的话,那么这一刻在得知五年前那个真相时,她只是觉得可笑!

  可笑自己把这个害死自己娘亲跟胞弟的凶手当做好姐妹,更可恨,恨自己居然现在才知道,恨自己居然没有丝毫怀疑过付婉儿!

  她真的是很失败吧?人之将死,才发现自己过得这一辈子,都是一个巨大的谎言,一个可悲的笑话……

  “莹莹,怎么还跟她这般废话,立即处死即可!”

  真正把袁梦晴推向深渊的,或许就是这一句话。

  门外那个不耐烦地声音,穿着明黄色的锦服,这是皇上跟太子才享有的。

  元符瑜踏着他那专属的官步,慢慢的走了进来。

  “殿下,神武侯府世代为国,忠心耿耿,我爹不可能谋反,我爹他是被人冤枉的,请殿下明察!”就算方才他说出了那般绝情绝义之语,但袁梦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她拉扯着他的衣摆,跪着,言辞恳切。

  此时此刻袁梦晴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元符瑜身上,想着这些年,她对他的好,对他的情义,总该可以打动他的。

  哪曾想等待她的只是厌恶的一眼,随后元符瑜一脚将她踢开,“本宫说他谋反,那他就是谋反!”

  若说刚才孟莹莹的一脚是身上的疼痛,那么元符瑜的一脚,就是心痛。

  呵,原本以为神武侯府被诬陷谋反,只是孟莹莹给予正妃之位而为,现在看来,这其中还有元符瑜的支持。

  是啊,她怎么那么傻呢,若是没有元符瑜的默许,孟家又怎么可能如此胆大妄为?

  当年她不顾爹爹的反对,毅然下嫁给他为妃,她以为元符瑜执意娶她是因为爱她,却不想,竟只是为了捆绑神武侯府作为夺皇位的工具么?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可笑她的一心一意,却变成了自以为是。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在垂死挣扎?与其被他们羞辱致死,不如……

  拼着自己最后的一份力气,袁梦晴一头撞在了墙上,顿时鲜血倾流而出。

  元符瑜,我诅咒你,诅咒你喜欢的江山,将来有一天毁在你的手里!

  元符瑜,如果有来生,我定然也要让你痛不欲生!

  元符瑜,孟莹莹,哦,还有付婉儿,如果我能化作厉鬼,那定会向你们报仇!

  在这些怨念过后,袁梦晴吊着的一口气便再也回不来了。

  “死了。”是的,死了,自己撞死的,好过折磨而死……

第2章 重生五年前

  “梦晴,梦晴,你快醒醒啊,你要是不醒来的话,娘亲该怎么办啊,呜呜……”

  袁梦晴只感觉到头疼得厉害,耳边的哭声持续,有种熟悉的陌生感。

  她挣脱开似乎有千斤重的眼皮,模模糊糊中看到了一个身影,而那个模样渐渐清晰,直到看清楚脸庞,袁梦晴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啊!梦晴啊!你可算是醒了,可吓死娘了!”展林媛一把把袁梦晴揽在怀里,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欢喜。

  这个真实的有温度的怀抱,还有她身上散发出的味道,袁梦晴不会忘,这就是她的娘亲。

  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是地狱吗?所以才看到了娘亲?

  还是说这一切都不过只是她临死的幻觉?

  但是很快袁梦晴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幻觉,这种真实的感觉,不会错的。

  而且这里熟悉的场景,这个房间,可不就是她未出嫁前住的屏香苑么?

  所以说,她没有死,那么这又是怎么了?

  收下自己的所有心思,袁梦晴安慰着怀中的人,“娘,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没事的,别哭了……”

  展林媛得到安慰,才慢慢的安定下来,只是心里还是隐隐的担忧。

  “梦晴啊,以后去池塘边还是小心点,别再掉下去了,你要是再经受这一次,娘亲可真没有第二条命给你吓了……”说着竟是又带着哭腔。

  说到这里,袁梦晴倒是记得了,没错,这是五年前的场景。

  五年前,她不过十五岁,还不是神武侯府的嫡女,只是个庶出的小姐而已。

  而娘亲虽然深得爹爹宠爱,却依旧是个妾,好听点别人唤她一声二夫人。

  她还有个八岁的弟弟袁竟,那个天真的孩子,现在总算是可以再次相见了。

  还有一个大哥名唤袁华,是嫡母林洛眉之子,更是神武侯府的世子。

  现在这个时间,爹爹征战在外失踪生死未卜的消息应该马上就要传来了。

  在这不久以后,整个屏香苑便着了火,只有袁梦晴侥幸逃过一劫,而娘亲弟弟全部葬身火海。

  对,这场火是付婉儿放的!是她,她让自己失去了最亲之人!

  付婉儿,前世被你所骗蒙在鼓里,今世我定让你尝尝这般滋味!

  猛地,袁梦晴眼中闪过一抹凛冽寒光,这是她重生归来,她要做不一样的袁梦晴!

  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恨意,不过那紧握的拳头依旧。

  此刻的她,没有遇见元符瑜,也没有成为侯府嫡女,娘亲弟弟也没有死,一切的一切都是重新开始。

  崭新的她归来,她定然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亲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不让奸人得逞!

  前世你们怎样对我,我必然还之,绝不放过!

  就在这时,外面的莫姑的声音便传来,“小姐,二夫人,夫人命我来喊,跟我走一趟吧。”

  莫姑是林洛眉带过来的陪嫁丫鬟,如今更是管理这侯府的一应调度,正因为如此,未免有些眼高手低,不守规矩,更是不把她这个二房的放在眼里。

  如果可以的话,袁梦晴真的很想收拾收拾这个以下犯上的奴才,只是想到如今的身份,只好忍下了,她得罪不起。

  现在的她,没有权利,爹爹也不在府中,她必须保持低调,循序渐进才是。

  “莫姑,你等等,竟儿还在睡着,我去把他叫醒一同前去。”夫人叫他们过去,一定是出了什么事,竟儿要是不去的话,这也太不像话。

  直到展林媛带着还有些睡意的袁竟出来,袁梦晴才觉得自己的眼睛湿润了。

  曾几何时,她无数次在梦里见过的场景,现在却成为了真实……

  袁梦晴抱起袁竟,而后跟着莫姑一起来到了前院。

  倒是这一路上袁竟的表情十分奇怪,要知道以前这个姐姐可是没有如此抱过他的。

  平常要她抱,那都是得乱摸硬泡才得那么一次,而且时间之短,如今却是一路把他带到了前院,八岁的孩子不怎么会说话,也不懂得如何去思考,只是觉得姐姐抱他了,就很开心。

  而走在身后的展林媛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女儿长大了,懂得去疼爱弟弟,懂得做好一个姐姐。

  前院之中,林洛眉脸上满是担忧的表情。

  她身边站着的还有袁华以及付婉儿,那个前世她一直当做好姐妹的人,更是袁华的表妹,袁梦晴的表姐!

  重生过后,再次见到仇人的这一刻,袁梦晴真的有一种上前掐死她的冲动,只是她不能,至少是现在不能,更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得知袁伟镜失踪的消息让大家都陷入了慌乱,只有袁梦晴知道爹爹并没有死,这只不过是他为了迷惑对手而放出的假消息而已。

  想当初,她可也是为了这件事担忧伤心了好久。

  正在此时,门外的嬷嬷走进来禀报,“夫人,有两位贵客来访。”

  “快请进!”林洛眉脸上扬起一抹笑,亲自起身迎接,刚才为之担忧的神色立马收了回去。

  不多时,便进来两名男子,为首那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身穿镶着金丝边的青色长袍,长袍乃是由纯正的冰清蚕丝做成,但就这面料就值千金,更别说还带着珠玉金丝了。

  玉树临风,这四个字都难以形容他的气质。

  天然自成的清贵之气,让人不由自主都被吸引。

  此人便是有天下第一才子之名,墨家的墨霖予。

  墨霖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琴声为之最,传闻中连皇家长公主为了听他这人间仙曲特意登门拜访,故此成为佳话,令其名声更甚。

  而他身后的那边便是何府的大少爷何立闵,也是一表人才,但是在墨霖予面前,却完美的成为了陪衬。

  墨家乃是权贵之家,不属朝廷也不属江湖,但两边之人都得对其礼让三分。

  至于这墨家与袁家的关系,这就要问袁伟镜了,不过他却从来没说过,只是知道墨家跟袁家有那么一丝的渊源。

  这次墨霖予赶来,也是因为听闻袁伟镜失踪生死未卜过来看望的吧。

  但比起墨霖予,此时却有另外一个人前来,一瞬间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第3章 付婉儿被吓

  他一身大红锦袍,这样的大红不免让人想起了大婚之时所用的喜袍。

  大红向来用于喜事居多,但是在平日里穿在身上却会被人认之为艳俗。

  可此人不同,他的一身红却显得更为邪魅迷惑,三千华发盛雪,随着他走动,银丝在微微飘动。

  精致的面庞把那金玉雕琢般的五官衬托的恰到好处,最为引人探究的,就是那深邃如浩瀚星河的墨色眼眸,他的眼睛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人探究,勾人魂魄。

  或许这就是大家所谓的谪仙下凡,只有神仙才会拥有这样一张妖孽的脸。

  一顾倾城,袁梦晴觉得这样一个词用在这个男人身上丝毫不为过。

  他是大奎国第一权贵安瑞侯世子,凌潇肃。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凌潇肃所吸引,久久无法移开视线,倒是袁梦晴有着前世的记忆,见过如此的阵仗,也了解他是一位怎样的人物,可望不可及,故也就默默低下了头。

  “老身携袁家众人见过世子爷。”林洛眉紧张的行礼,他不知道这位也会来。

  “袁夫人不必客气。”潇凌溯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情绪。

  现在一下子来了三位贵客,没有当家人在,林洛眉更是紧张的,只好连连请人进去,给他们安排了上好位置。

  身为庶女的袁梦晴自然是在一边好好的站着,而她身边的自然就是付婉儿。

  想起上一世的场景,袁梦晴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微笑,这不,马上好戏就要上演了。

  只见付婉儿结果下人手中的茶水,径直的朝着潇凌溯的方向走去。

  “世子爷,这是上好的春茶,您尝尝。”

  但是潇凌溯就像是一块木头板,没有端茶,更没有望付婉儿一眼。

  他本来就是被家里的老头子赶过来询问一下情况的,他得赶紧了解清楚赶紧走,这地方他可待不下去!

  哪里晓得付婉儿不懂得看脸色,依旧是献殷勤,“这茶是皇城中最新的一批,乃是其中的精品,世子爷您一定会喜欢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安瑞侯府喝不起这春茶?”他本无意,更不想多说一句,只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着实讨厌。

  付婉儿被这一吓,那端着的底盘顿时一个手滑,而里面的另外两杯茶水就这样径直洒在了潇凌溯身上。

  潇凌溯素来爱干净,猛然被这茶水洒到,立马发怒站了起来,“大胆!”

  而这一声大胆,付婉儿更是立马跪下连声求饶,“世子爷,婉儿不是故意的,求世子爷恕罪!”

  而眼前的这一切,就是上辈子的重演,袁梦晴自然没有什么意外。

  当初太傻太天真的她,在事后还对她不停地安慰,如今看来也不过是她自作孽。

  对安瑞侯世子如此,不过就是为了多一份关注,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罢?

  只可惜,人家完全对你没有意思,如此倒贴也难怪人家不喜。

  “世子,都是我管教无方,还请世子饶恕婉儿。”林洛眉连连上前为之求情,付婉儿乃是她姐姐之女,奈何姐姐姐夫早亡,而她也膝下无女,这才把婉儿接进府中,当成是亲生女儿一般疼爱,自是舍不得她受委屈的。

  可是这安瑞侯府的世子,身份尊贵亦是不好得罪,只求他能看在老爷的面子上不去计较。

  袁梦晴嘴角扯出一丝冷笑,笑她们的姨侄情深。

  林洛眉啊林洛眉,你又可曾想到有一天,你所护住的人,就是让我们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正当她心中感慨之际,突然感受到一抹探索的目光袭来,袁梦晴下意识的望向来源,只是仅仅是对视瞬间,便立马低下头来装出一副唯诺害怕的额模样。

  只是在心里不由得疑惑,这个安瑞世子为何会突然看她?而且似乎带着些玩味。

  前世袁梦晴与他并未有过多的交集,也捉摸不透此人的性格。

  她不过是想安安静静躲在角落看戏,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潇凌溯的目光只不过在袁梦晴微微停顿片刻后便移开了,他早就发现这个小女子似乎有些不对劲。别人或许没看出来,但是他却能够感觉到这貌似紧张的面容下带着的是看好戏的心态,以及蕴藏着的恨意。

  从来都只有他看别人的戏,没想到今天倒是让这个女人看了自己的戏,真是有趣啊有趣……

  但这思绪也仅是一瞬,再回到林洛眉跟付婉儿身上时,眸光骤冷,心里对着两个人已然放在了厌恶的地位。

  “罢了,念在神武侯府与我安瑞侯府有些交情,且袁侯爷如今生死未卜,本世子不予计较,告辞!”

  这话中含义,不过就是看在袁伟镜的面子,若非如此,他定是要好好惩罚这个付婉儿。

  潇凌溯向来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只要不合己意,又算得了什么?

  “诶,凌溯……”墨霖予方想喊住他,可惜潇凌溯脚程够快,如今已是听不到了。

  墨霖予与潇凌溯颇有些交情,这才一同前来,如今倒是潇凌溯先走一步了。

  “袁夫人,我们此番前来,实属关心袁侯爷安危。”

  “如此,若有袁侯爷消息,还望袁夫人派人前往告知府中,让家父安心。”

  “一定一定。”林洛眉自是应着,如今得罪了世子,这墨家公子可不能再怠慢了。

  墨霖予随后行礼,“那霖予便先行告退了。”

  “立闵也先告退。”何立闵是跟着一起来的,自然也随同离开。

  待三人离开以后,林洛眉先是好生教诲付婉儿,让她以后做事谨慎些,而后又是一番安慰。

  毕竟这样的场面,付婉儿还是第一次遇见,说实话是真有些吓着了。

  她都不敢相信,若是姨母没能为她求情的话,后果会是如何。

  “梦晴,你可知方才我都要被吓死了,那潇世子怎这般不近人情……”说着竟是眼眶开始湿润,那泪水如流水般滑落。

  如此一番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都会心疼吧?

  但在袁梦晴眼中看来,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虚假。

  装柔弱,得到别人的同情,这就是袁梦晴在神武侯府这些年来所用的武器。

  明明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显得这般装模作样,可偏偏前世的自己就被她所骗!

  “表姐,真是委屈你了,方才我也被吓得不轻。”袁梦晴自然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既然要演,那么就要像样一点不是么?

  现在还不是时候跟她撕破脸皮,那么只能等,等到自己有能力的那一天,她定会让仇人,都死在自己手上!

第4章 黑衣人刺客

  “表姐,你今日受惊,不如妹妹今夜就与你睡在一屋吧,也好安心些。”袁梦晴表现得十分担忧,处处为其着想。

  奈何只有袁梦晴知道,今天除了爹爹的消息传来以及三位贵客上门以外,还有一件事要发生。

  今夜会有刺客上门,而且直冲着袁梦晴的房门而来,故此在挣扎之时吵醒了已经入睡的娘亲跟弟弟,而弟弟也因此被刺客所伤受了好些罪。

  如今想来,她原胆小懦弱,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何以会得罪于人?

  这事十有八九便是付婉儿雇凶,如若能杀了她,那她便是这神武侯府唯一待嫁女眷,虽是表亲,可林洛眉待她视如亲生,加上皇上有意把神武侯府之女嫁与太子,她定然想要把握这个机会。

  嫁与太子,那便是太子妃,将来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谁又能够不心动呢?

  所以今夜袁梦晴定然不能让她如愿,更不想再次让弟弟受伤,尽管心里再怎么厌恶,只要能与这付婉儿同睡一屋,那么接下来的事便有所改变。

  “妹妹的好心,我心领了,还是……”

  “怎么,姐姐是嫌弃我么?”未等付婉儿说出拒绝的话,袁梦晴便开口打断,自己都这样说了,她既要装作姐妹情深,自是不会拒绝。

  果然,虽然心里极其不愿,可还是得佯装欢喜的答应。

  “梦晴,你当真要去表小姐那么?”展林媛带着一丝担忧,她本就不欣喜梦晴同这位表小姐坐得近,只因觉得这孩子心里不似表面这般纯真。

  展林媛活了这大半辈子,在林洛眉的打压下,也练就了一身识人的本事。

  以往不是没同这孩子说过,只是在府中再无其他同龄伙伴,而梦晴早已把那付婉儿视作好姐妹,对她所说置之不理,所以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次跌落池塘,展林媛是亲眼看到这付婉儿有些鬼祟在附近的,她不是没有怀疑是这付婉儿故意害梦晴落水,只是没有证据,只能憋在心里。

  而这次她心里更是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展林媛希望她不要出去。

  袁梦晴望着娘亲担忧的样子,心里自有一股暖意,已经很久了,她都没有感受到娘亲的关怀。

  曾经一度,她还因为娘亲不愿自己同付婉儿交好而生闷气。

  原来娘亲早已看破一切,而她却不愿相信罢了。

  但是如今不同,她袁梦晴早就认清付婉儿这个表里不一之人,她不会再让她得趁的!

  “娘亲,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她要是留下来,那才是会有危险!

  展林媛见挽留不住,只能由她去。

  来到付婉儿的住处,天色已晚,袁梦晴自是跟付婉儿好一番“推心置腹”,大抵都是议论今日这安瑞世子如何可怕。

  只有袁梦晴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她在等这个黑衣人的到来,甚至到了望眼欲穿的地步,只是为何黑衣人还不出现?难道是因为自己重生所以导致一切发生了变化?

  还是说因为她改变了住处,所以黑衣人便不来了?

  就在袁梦晴疑惑之时,窗边的一声清脆响声传来,随后屋中变多了一名身穿夜行衣的男人。

  此人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在烛火之中尤显得阴森可怕。

  脸上戴了黑色的蒙面,让人看不清楚外貌。此番的打扮,倒是与前世所见相差无二。

  这个黑衣人,可算是来了,不枉费她等着!

  黑衣人的目标很显然,他直冲着袁梦晴而来,几乎是一瞬间就冲着她而来。

  奈何袁梦晴早有准备,在几乎是同一动作之间,袁梦晴佯装害怕顺势把付婉儿顶在前方。

  “来人呐,救命啊,有刺客,有刺客!”袁梦晴扯着嗓子喊道。

  黑衣人哪里知道这付婉儿会突然的冒出,但也就是这一个迟疑,瞬间外面便进来了神武侯府的府兵,他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在犹豫之下,黑衣人一把抓住了付婉儿,把手中的长剑架在她的脖子上,“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付婉儿是府中的表小姐,深得林洛眉的喜爱,府兵一时不敢靠近。

  哼!若是刚才还是怀疑,现今袁梦晴已然可以确认,这个黑衣人就是付婉儿请来的!

  因为除了这付婉儿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以外,那黑衣人的剑虽然架在她脖子上,但是却离她的脖颈相差两指多距离。

  若黑衣人当真是想利用付婉儿做人质,那该是死死抵住才是。

  “你们快些退开,放他走!”付婉儿似乎是很担心自己的小命,连连喊着。

  她倒不是怕这黑衣人会做什么,而是怕这杀手若是真的被府兵所捕,定然会被询问是何人所授意,万一他嘴巴不牢靠把自己给供出去,那可就是哥大麻烦!

  有了付婉儿的帮衬,这黑衣人自然是很快的逃脱,但此番的大动静,却是把林洛眉给惊了来。

  “婉儿,你没事吧?让姨母看看?”林洛眉甚是担忧的把付婉儿上下打量了一遍,确保她没有受到伤害才松了口气。

  “姨母,方才可是吓死我了,呜呜……”

  这付婉儿的泪水说下就下,她扑在林洛眉怀中,显得楚楚可怜。

  呵,袁梦晴在心中冷笑,好一出大戏!现在才发现原来付婉儿有着极其高的戏子天赋,若是她身在戏班,起码也得混到一个名角位置吧?

  付婉儿受惊,大家手忙脚乱,而明明她袁梦晴也是其中受害者之一,倒是无人问津,这是多么大的差距。

  不过袁梦晴却不以为意,她已经习惯了。

  为了安抚受惊的付婉儿,林洛眉特意让她去自己的住处。

  而袁梦晴也在她们这出戏演得精彩之处默默离去,反正也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屏香苑跟付婉儿的清晖苑相隔甚远,估计娘亲跟弟弟熟睡所以也没听见这边的动静。

  深夜的神武侯府,经过刚才那一变故,府兵全集中在付婉儿跟林洛眉身边,这一路上倒显得格外的清净。

  这样也好,无人打扰,还能顺便欣赏这漫天的星空跟月光。

  重生至此,不过一日时光,到现在袁梦晴才觉得是格外的珍视,而不是做梦。

  正当她倚靠在树下陷入思绪之际,一抹黑影慢慢靠近,让她立马警惕起来。

  “你是谁?”此人的打扮与方才那黑衣人刺客相差无几,可他这一双墨色的带着一丝冷意的眼眸,以及这人浑身的气派,让袁梦晴判定,这个人不是刚才那个刺客。

第5章 求人帮忙

  那黑衣人看了袁梦晴一眼,方才在清晖苑内所发生的一切他都尽收眼底,刚才明明是那么惊险的一幕,可这袁梦晴却是早就料到一般,躲过了刺客更是把付婉儿推向前,及时出声挽回了局面。

  而那个刺客分明就是跟付婉儿有勾结,而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明白的,否则也不会是看好戏的心态。

  他亲眼看到袁梦晴躲过刺客,还坑了一把付婉儿,是一个腹黑又很有心计的女人。

  她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临危不乱,甚至在最短的时间想到了最好的处理方式,不由得令人高看三分。

  黑衣人再是近了几步,袁梦晴依旧站定原地,一脸探究的望着他,似乎在思考他要做什么。

  很好!黑衣人不免在心里再次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还没有一个人面对他的时候不胆怵。

  “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这个黑衣人虽然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肃杀之气,但是袁梦晴却感受得到他不会伤人。

  黑衣人并没有回答她,转身打算要走。

  “你等等!”袁梦晴竟是不自觉的脱口而出,她自己都不明白这是为何。

  黑衣人转过身来,依旧是没有说一句话,但是袁梦晴知道他这是在询问她叫住他做什么。

  这个人的武功很高,这是袁梦晴对她的第一看法。

  方才在树下,若不是他迎面走来,或许袁梦晴根本就不会发现他的到来。

  这里众多落叶,他却还能落地无声,这得达到何种境界?

  既然已经失口叫住了他,那么就再厚脸皮些好了,在转瞬之间,袁梦晴有了一个想法。

  “这位公子,我想让公子帮我一个忙,还请公子答应我这个请求!”袁梦晴说的恳切,眼中带着希冀,她希望这个人能够答应。

  纵是黑衣人从出现到现在都未曾开口,此刻却是用那伪装出来的声音笑了起来。

  “我对于你,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之人,甚至还有可能是歹徒,你居然求我帮忙,胆子倒是不小。”

  遇见一个黑衣人,寻常的大家闺秀怕都是要吓晕了,就算有些胆大的不晕,也必定会战战兢兢的,可像她这般的处变不惊,甚至还敢提请求的人,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上地下仅此一人罢?

  “我自知此番要求有些唐突,可是我别无他法,还请公子答应!”袁梦晴猛地跪下,她也不知为何,就是对这个只见一次却不知容貌的人如此信任。

  明明是一个刚烈之女,方才面对刺客都可轻松应对面不改色,现在为了一个请求,却不耻下跪,故对这个要求倒是很感兴趣。

  “你且说,是何要求。”

  听到他说这话,袁梦晴知晓这事十有八九可成,于是站起来说明,“想让公子把握弟弟带走,照看他一些时日。”

  前世她最疼爱的弟弟,就那样葬身火海,今世虽然可以避免不重蹈覆辙,可依旧不能排除一切的变故。

  若是竟儿跟在他身边,袁梦晴相信,他定能平安无事。

  要是能在这黑衣人身上学些本事,那再好不过,竟儿也会有自保能力。

  “我不会让公子白做这事,”当然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请人做事,就要付出代价,“这是我神武侯府历代传世的免死金牌,就当做是谢礼。”

  免死金牌有一天会被付婉儿所盗,毫无作用,那么袁梦晴便将它拿来保弟弟一命,值!

  黑衣人显然对这个谢礼感到惊讶,世人皆知免死金牌的重大意义,这可是最后拿来救命的宝物,现在这个女人就这样交给他了?

  免死金牌只是一个传说,怕是当今圣上都不知这神武侯府有一枚,如今他却见到了,是不是一种荣幸?

  黑衣人隐藏在黑面巾之下的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这个神武侯府的小姐,还真的是有趣的紧啊……

  不过短短两次相见,而每一次都是一种惊喜,这样的女人,是激起了他那许久都未有过的好奇心。

  既然如此,这个忙,帮一帮又如何?

  “拿着这个去找潇凌溯。”黑衣人拿出一块写着“溯”字的玉佩,递给袁梦晴。

  袁梦晴接过,这个应该就是安瑞世子的,但是怎么会在黑衣人身上?

  “潇凌溯?安瑞世子?”袁梦晴一脸的诧异,她怎么都想不到,安瑞世子这个大人物跟黑衣人又有什么关系,怎么扯到他身上去了。

  黑衣人嗯了一声,解释道:“他欠我一个人情,这就是信物,我现在不方便带走你弟弟,你去找他,他会有办法的。”

  说完,黑衣人便带着她的免死金牌一闪而过,眼前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

  如今只剩下袁梦晴一个人站在树下,然后看着这个玉佩发呆。

  前世的自己嫁与太子,早已经看惯了皇室之间的争权夺利,别看潇凌溯只是一个世子,但是他手中的兵权以及自身的威望可是比几个皇子都要高。

  潇凌溯,出生于安瑞侯府,乃是安瑞侯潇泾源的嫡子,也是唯一的儿子,刚出生时皇上甚是喜爱便直接封了候,只是碍于他还是婴孩,且在大奎国有一个规矩,不成家不能袭爵,故被世人称之为世子。

  如此一个人,又得圣心,在皇室之中,多少想要夺嫡以及诸王想要拉拢他,可他偏偏独树一帜,不愿与任何人为伍,倒是让那些想要拉拢之人恨的牙痒痒却又不敢说出口。

  出身显赫也变罢了,可偏偏又生着一张殃国殃民连女子都要嫉妒的脸,正因为他这张妖孽般的样貌,这大奎的姑娘啊有十之八九都把他当成是肖想的对象。

  可偏偏他又是嗜杀成性,喜怒无常还目无王法之人,相传啊,只要靠近他的女热都没有好下场。

  今天要不是有爹的面子在,或许付婉儿早就成为了刀下亡魂。

  这让潇凌溯好奇,这爹爹跟这位世子之前的关系了。

  如此一个人,怎么想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善茬,让袁梦晴有着一种要远离不去触碰的想法。

  可是偏偏……

  “唉……”袁梦晴望着手中的玉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黑衣人是不会骗他的,要是安瑞世子真的能把弟弟带走保他周全,那么无论是深潭虎穴,她都要去闯一闯!

  弟弟,这一世,我不会再让你死于非命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