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爱她十年恨他一瞬by红酥手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12:00
爱她十年恨他一瞬状态:已完结作者:红酥手全文阅读

小编为读者朋友们淘来这本由红酥手创作的小说《爱她十年恨他一瞬》,主要讲述苏清月白承允的爱情故事,苏清月回忆着老爷子昨天走时的脸色,确实不好看,不然刘永也不会求助地看着白承允,恳求他跟着一起回老宅。

爱她十年恨他一瞬 第193章 不能没有你

酒店外。

苏清月忍着脚腕复发的痛意,抱着心柑一路小跑跑到了马路边。

方才还能浅笑着说自己没事妈妈不要担心的小人儿,已经昏倒在苏清月怀里,不省人事。

心柑,你真的别吓妈妈,妈妈不能没有你的。

苏清月每呼出一口气,都带着浓浓的颤意。

黑色迈巴赫如急速的闪电,破开暗夜飞驰而来,到苏清月面前尖锐刹住。

车门打开,白承允下车,从车头绕过来,打开了里侧的后车门。

“上车。”他对苏清月道。

烨哥儿也隔着安全座椅探过身来,“苏阿姨,快!”

苏清月没时间说“谢谢”,她手扶在心柑后颈处,飞快地矮下身子坐进了车里。

整个过程,白承允的手一直垫在车上,直到苏清月坐稳,才挪开收起。

紧接着又俯下身,拉出安全带扣在苏清月身侧。

“我会尽量开快,你抱紧心柑,也注意着点安全。”

说完,关上车门,快步绕到驾驶座上坐定,踩下油门疾驰而出。

迈巴赫刚刚离开,江扬帆的黄色超跑跟了过来。

隔着挡风玻璃,江扬帆见苏清月进了白承允的车。他也没喊她,只跟着踩油门,一路跟在白承允车后。

白承允尽力将车开到又快又稳。

半路时冷苍的电话打过来。

“先生,医院那边都已经准备就绪。”

白承允“嗯”了声,“联系艾瑞克杨,让他尽快回国。”

“是!”

电话挂断,白承允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苏清月。

她一直在紧搂着心柑,不时会给心柑擦擦头上的汗。

而她自己,脸上虽然没了最初的慌乱,人也镇定了许多,但不断哆嗦的双手,却出卖了她的紧张。

白承允收回目光,瞥一眼车载导航上的路线,确定未来一大段都会是直行,油门又往下踩了一阶。

苏清月感觉自己像是熬了一个世纪,才看到医院的大门。

白承允的车还没在急诊楼前停稳,苏清月就解了安全带冲了下去。

院长早已携所有儿科精英在门口等候,一见是上次来过的爆炸头,心里犯了声嘀咕。

这孩子,怎么又来了?

心柑很快被送进了急诊室。

苏清月站在外面的空地上,看着严实的密不透风的帘子,手脚冰凉。

白承允看在眼里,拍拍烨哥儿的肩膀,“去给你苏阿姨买杯热可可。”

自己则脱了西装外套,走过去,披在了苏清月的身上。

“别担心,心柑不会有事。”他低声道。

属于白承允的清凉薄荷气息窜入鼻间,苏清月觉得鼻子发酸。

她勉强挤了个笑容,“嗯,我知道。心柑就是从小身体就弱,现在夏季病菌又多,她生病也是、也是正常的。我没事!真的没事!”

嘴上说着没事,唇瓣上的血色却所剩无几。

烨哥儿小心翼翼地端着杯热可可走过来,塞到苏清月手中。

“苏阿姨,热可可除了补充热量还能缓和心理紧张。你喝一杯,会舒服点的。”

“谢谢。”苏清月接过杯子,烨哥儿平日和心柑最好,如果当初自己的儿子没死,也是烨哥儿这般大,如果心柑有个这样的同胞哥哥,这时候也会像烨哥儿一样陪着心柑吧?

想到心柑还躺在帘子后什么情况都未知,苏清月心里更难受了。

“唰”的一声,帘子拉开,院长走出来,没剩几根头发的脑门上全是汗。

离白承允越近他越胆寒,“白总,我们的儿科医生对苏心柑进行了初步的检查,暂时……没查出什么问题……”

话未说完,院长就看到白承允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

天要亡他啊!

苏清月腾地站起来,手中的热可可没有端稳,洒了一身。

她忍着皮肤上的灼烫,急急道:“怎么会查不出来呢?她都昏迷了!”

从酒店到医院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这么长的昏迷时间,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

白承允抽了张湿纸巾擦掉苏清月皮肤上的可可,衣服上的没管,并不如以往一般责斥她毛手毛脚。

苏清月死死盯着医生,不敢眨半秒眼睛,手背上传来的凉意让她微有怔楞,是白承允,他竟然在照顾她?

院长被双面夹击成了肉夹馍,汗不敢擦,老心脏也哆嗦的也快要报废。

“苏女士不要着急,孩子虽然看上去像是昏迷,但从各项体征来看,她更像是陷入了深度睡眠,所以才会叫不醒。”

苏清月对院长的论断表示质疑,“她昨晚睡够了九个钟头,今中午也有一个半小时的午睡时间,怎么可能会深度沉睡?”

又不是资深网民去网吧熬了好几天的通宵。

所以情况很棘手。

院长很是头疼,只能先问问情况。

“那她以前出现过这种现象吗?就是突然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苏清月确定地摇头:“没有。”

“有过一次。”

白承允的声音也在旁边响起,他已经将手中的湿纸巾扔进了垃圾桶。

按照院长的说法,之前他送烨哥儿和心柑去幼儿园那次,心柑应该就是这种症状。

苏清月惊得瞪大了眼,“白承允,你确定?”

为什么她从来不知道?

白承允道,“当时我们都以为她只是睡着了,你又刚刚出院,所以就没让你知道。至于时间……是6月初。”

最后一句,是白承允对院长说的,以让院长能更准确地判断病情。

烨哥儿皱着一张小脸,原来心柑以前睡着,并不是因为太累?

是他耽误心柑的病情了!

烨哥儿一拍脑门,“苏阿姨,妹妹在幼儿园也睡着过一次,在学校的食堂,但她怕你担心,不让我跟你说,我当时觉得没什么,她是照顾你太累了,就没说。”

爱她十年恨他一瞬状态:已完结作者:红酥手全文阅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