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小说闻小姐别想逃在线阅读_主角余孽闻耒耒小说

发布时间:2019-03-15 11:00
闻小姐,别想逃状态:已完结作者:有诸己全文阅读

本站给读者朋友们推荐这部由有诸己精心打造的小说《闻小姐,别想逃》,主要刻画余孽闻耒耒的爱情故事,目光直视着前方,余光里那抹欣长的身影越发的近了,直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声音低沉暗哑。

闻小姐别想逃 第五十八章 我本就不是什么君子

就算是处于被动,酒哥仍旧面不改色,反倒是不慌不忙地从兜里搜了一支烟出来,自顾自地点上了,眉眼间映着002,烟雾朦胧之中,倒是缓和了002不少锐气。

“打打杀杀真不适合你,穿一身旗袍肯定特有味道!” 002瞪着眼睛,明显一副“你再说话,我抽你”的架势。

多少年了,没有遇到过压制住自己的女人,酒哥眉眼一弯,笑出了声,半晌,朝着周围的人吼了一声。

“我都被打了!特么的你们背着手站着干嘛?看笑话?”围观的人面面相觑,霎时一拥而起,将002团团围住。

“你个龌龊的小人,玩儿我?”双拳难敌四手,再怎么挣扎,002也被旁边的四个大汉给直接架了起来。

酒哥拍了拍肩膀,眼眸微眯,嘴角轻咧,露出两个梨涡。

“我本就不是君子,你同我讲什么道理?”酒哥没有像他说的那样,抱得美人归,而是将她反锁在了屋子里,听着里面愤怒的敲门声,双唇一嗒,亲啄出声,“美女,我们一定会再见的!”目标很明确,闻耒耒被直接架上了车。

所以是该庆幸终于脱离了虎口,还是该悲哀又入了狼穴?或者说,该来还是会来的。

酒哥坐在主驾驶,嘴角上的两个梨涡若隐若现,看上去心情很好,和上一次在红灯街见到的那个削人手指头的酒哥,判若两人。

闻耒耒看了看自己尚且能够灵活动弹的手指头,“五十万是没辙了,我没有那么多钱,可是要动我的手指头……”姑奶奶,我哪敢动你?酒哥从反光镜里看到闻耒耒一副认真的模样,不禁一阵唏嘘,不仅自己不敢动,还不敢让别人动,按照余孽说的,要完好无损地送回去。

说来也奇怪,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余孽从来没有因为这种事情来找过他,原本还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几个龙头兄弟都已经找齐了,没想到是一个娘们儿!酒哥这人平时将人踩在脚底下已经习惯了,趾高气昂,傲雪风霜,一想起事情来,整个人的脸都是黑的,闻耒耒在后座瞅着这么一副表情,心惊肉跳,双眉紧蹙,下意识摸了摸手指头,轻声一句。

“你的酒吧我去过,生意不错,五十万我还不起了,但我可以去给你当驻唱……”“不要。

”什么不要,明显要不起!要余孽知道了闻耒耒在自己酒吧唱歌,娱乐客人,那还不得将他脑袋别下来。

车道越来越熟悉,最后竟然准确无误地将她送回到了家门口。

这……是一个正常的绑架?那个叱诧风云,一叫出名号都能让远近十里黑暗势力闻风丧胆的酒哥竟然就这样将她安全地送到了家门口?太不可思议了!半晌,酒哥车窗摇下,脸色又恢复到了先前的阴沉,“某人让我转告你,那什么?”像是忘了词,酒哥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拿出了手机。

“那个……上课不许迟到早退,不能去网吧酒吧……”酒哥眯着眼睛,盯着屏幕,以宣告天下的架势,正式的强调和威胁的语气将嘱托宣读给了闻耒耒。

终于念完,酒哥像是完结了一件大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某人……酒哥没有明显点出是谁?但除了余孽,普天之下还有谁会说这些话?“那五十万的事?”虽然平日里闻耒耒对于还债的事情,能躲则躲,但打心底还是很将诚信。

酒哥在反光镜里朝闻耒耒挥了挥手,“对了,还有五十万,五十万就买你个名分,最后一条,从今天开始,闻耒耒你就是我三酒的女朋友。

”“啊?”要说前面那些慷慨陈词,闻耒耒还听得认认真真,而这一句倒像是直接炸在了脑子里。

像是直接宣布一般,没有等闻耒耒表态,甚至让她反应的时间都没给。

酒哥说罢,脚踩油门,手握方向盘,将车调了个头。

从反光镜里看着越来越小的身影,酒哥吹着口哨,心情好像不错。

“艾,余孽还是不懂,爱情就是生活中的屁,像我这样的钢铁男人就没有春天,并且绝对不会被女人牵绊!” “欸,酒哥,我们不打道回府吗?”“回个屁,老子的春天还被关着呢!”……闻耒耒刚回去便感到头晕脑胀,胃部翻江倒海一顿干呕。

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医院检查身体,不知道那女人对她动过什么手脚,整颗小心脏悬着,直到报告出来,屁事没有。

只是那些不适的反应都是因为注入了剂量较猛的消炎药。

闻耒耒看着手臂上红肿的针眼,那女人还真是奇怪,为什么会给她打消炎药?不是害她?那为什么又帮她?还有酒哥为什么会突然给她表白?那语气都不像,还不如说昭告天下一般强行纳入自己名下,一定是开玩笑的!闻耒耒打了个哈欠,没有过多地思虑,无意地翻着手机,忽地一则头条新闻映入眼帘,辉山贩毒窝点被端。

新闻附加了一段小视频,本不大感兴趣的闻耒耒注意到了那辆后胎报废但依旧绚丽夺目的豪车,不正是自己开出来的那辆!不过视频中它已经被警戒黄线包围了起来,旁边多了好多辆武警专车。

虽然只是一个剪影,但要认出来不难,闻耒耒再点进去看,视频所在场景就是自己被绑架的那个地儿,就连缴获的枪支也是混了个眼熟的。

真没想到,那些绑架她的人竟然是贩毒的!有交集才会有仇恨,他们恨的是余孽,私底下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或者说,他们都是为了毒品这种高风险但高利润的东西?两年前认识他,不正是穷困潦倒的时候?为什么他能够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在商坛里崭露头角?除了手上沾染这种东西还有什么能让他暴富?一连串的事情好像告一段落,安安静静过了好几天,闻耒耒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但是心头总有一个东西梗在那里,以前最不希望听到的就是老头子又回来了,可是这几日,盼着盼着,老头子怎么不回来呢?毕竟心头太多的疑惑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闻耒耒也总是在出神中,自己将手机滑到拨通界面,熟练地按下一连串号码,可是指尖轻动,正要拨出去时,又忽然像是触了电,赶紧收回。

这天,闻耒耒刚从学校回来,便听见手机响了,连忙打开一看,陌生的号码跳了出来,顿时喜上眉梢的神情暗淡了下来。

不慌不忙将手机接起,刚听到声音,反应了好一会儿,霎时间,闻耒耒的小脸刷白,端着手机连忙找了个安静的角落。

“喂。

”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喊了一声,“爸。

”恨是有的,恨他在小时候狠心抛下妈妈,和赵蕊蕊的母亲在一起;恨他在初中时候就丢下她寄人篱下,强硬地挤进格格不入的赵家;恨他三年之中,杳无音讯……听到这一声,电话那头好像多了些许安慰,“耒耒,这几年,爸爸要给你道歉。

”父亲的音色多了些许沧桑,“事务复杂,根本脱不了身……”呵!事务繁忙,天底下有多少父亲会因为事务繁忙一点也不顾及自己家人的?或者说从母亲死后,自己就和他断绝了关系一般。

“惺惺作态就不要了吧,国际转接电话费多贵?说吧,这次找我有什么事?”电话那头沉默了好几许,半晌一字一句顿顿地从口里说出,“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

”三年!三年从来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号码,自己在遇到事情何尝不希望有个父亲站在自己身后,可是她连怎么联系到这个叫做父亲的人都不知道,每通电话都极其被动,每通电话都姗姗来迟。

闻耒耒胸口上下起伏,声音冰冷,“说完了吗?我要挂电话了。

” 虽是这么说,但心头却是哽咽得厉害。

三年来,她有多少次在委屈的时候想要打电话给世间唯一的亲人,可是连个号码都没有!“耒耒,我会活着回来……至少再看一眼你和你妈。

”什么叫活着回来?闻耒耒正想要问,就在这时,那头忽然传来几声喊叫,霎时间,电话那头传来噗噗几声杂音,紧接着就只剩嘟嘟声。

闻耒耒双手颤抖,小脸煞白,再拨回去,又如同石沉大海,根本打不通。

闻小姐,别想逃状态:已完结作者:有诸己全文阅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