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哑妻逆袭霸道老公求放过裴靖寒楚歌小说第6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10:36

《哑妻逆袭,霸道老公求放过》小说中的主角是裴靖寒楚歌,是作者左糖糖的一本现情小说,连载中小说《哑妻逆袭,霸道老公求放过》由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在线阅读地址:楚歌以为他这是要做越轨之事,紧紧蹙起眉,咬住了唇瓣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可他脑袋一偏,滚烫气息落在她耳畔,“真看不出你还是个洁身自好的哑巴。不过——”

哑妻逆袭,霸道老公求放过

推荐指数:8分

《哑妻逆袭,霸道老公求放过》在线阅读全文

哑妻逆袭,霸道老公求放过第六章:像你这样的哑巴我看不上

楚歌以为他这是要做越轨之事,紧紧蹙起眉,咬住了唇瓣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可他脑袋一偏,滚烫气息落在她耳畔,“真看不出你还是个洁身自好的哑巴。不过——”

他顿了一下,沉冷语气带着轻嘲暗讽,“像你这样的哑巴,我还看不上!”

他说着,无情甩开她。

他的远离,让她得以喘息,她靠着墙轻轻喘气。

除了那一晚,她和裴靖寒之间没有过太多的接触,关于他的信息,多数是从姐姐那里和报刊上。

第一次,她认识到这个坐拥亿万资产的地产大亨和报道里的不一样,他嘴巴特别的恶毒,字字句句都能扎心,只怕是喝毒药长大的。

她深深呼吸一口,让自己镇定一些。

“如果裴先生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出去了。”

她指尖快速地打下一句话,给他看了一眼,他没阻止,她便打开了办公室门。

袁飞看着楚歌红着脸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待她离开后,才进去问裴靖寒,“裴总,搞清楚了吗?她是不是和太太有关系?”

关于他太太韩千千的事,他只字未提,因为他很清楚,即便提了,从那个女人口中也得不到答案。

“找人查查她。”

“是,裴总。”

袁飞应了一声,手机铃声在这时不适的响起。

他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就觉得头大,只好请示裴靖寒,“裴总,太太又给我打电话了?您看是接,还是不接?”

“接,开免提。”

得到了裴靖寒的应允,袁飞才接通了来电。

接通后,就听到韩千千聒噪的声音,“叫裴靖寒接电话。”

“你说。”

“裴靖寒,你有意思吗?两年来,每个月28号雷打不动给我寄离婚协议,真是比我大姨妈来的还准啊。”韩千千气不打一出来,直接把刚收到的那份离婚协议放进了碎纸机里。

“韩千千,别忘了我们是契约结婚,期限是三年,现如今已经是第五年了。那份离婚协议你不签,那么下个月你收到的将会是法院传票。”

“你……你是想和我打离婚官司?”韩千千呼吸一紧,整颗心在颤抖。

“是。”

这五年的婚姻,一直都是形同陌路,当初协议期限一到,他就提出了离婚,可是韩千千依旧死皮赖脸不同意,现在分居已满两年,这场离婚官司会更容易打。

“裴靖寒你这个王八蛋,你也别忘了,当初是我——”

韩千千扯着嗓门咆哮,可惜她没吼完,裴靖寒就让袁飞挂断了电话。

……

除了袁飞,在外面守着的沈志兴和李亮也注意到了,楚歌出来时小脸红扑扑的,很明显在里面她和裴靖寒发生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事。

楚歌走出来没几步,就被他俩拦在了走廊里。

“楚老师,裴总没把你怎么着吧?”

沈志兴故作关心的问道,其实内心是希望他们发生些什么,那么一来他们就捉住了裴靖寒风流的把柄,就能让裴靖寒再多捐点钱。

楚歌摇了摇头,情绪还没完全恢复,还是耐心比着手语告诉他:“沈校长,我想辞职。”

“什么?辞职?”

沈志兴和李亮异口同声道。

他们都看得出来裴靖寒对楚歌母女感兴趣,就指着她来钓裴靖寒这个大金主了,还没钓上,她就要辞职了?这怎么行呢?

“你都在我们学校干了两年了,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辞职了?”

沈志兴刚说完,李亮就接着苦口婆心的劝,“是啊,楚老师你这不声不响的就要走,那你带的那个班级怎么办?”

楚歌是有不舍,可现在情势所逼,她不得不离开。

沈志兴见她仍是眼神坚定,像是打定主意要走,又退一步说:“楚老师,假如你真的要走,我们也拦不住你,但现在聋哑老师师资力量这么稀缺。后天你带的那支手影舞团队还要去省里参加元旦晚会,有你在场坐镇,孩子们自然能正常发挥,说不定还能拿个大奖回来。

你这一走,丢给学校这么一大堆烂摊子,你也过意不去吧。不如你再等一等,等我们找到接手的老师,你把手里的交接工作都交接完了,再走也不迟啊。”

沈校长和李主任一而再的劝留,楚歌委实拒绝不了,只好无奈地比了比手,“就两天,两天之后无论你们能不能找到新老师,我都要辞职。”

她说完,就回了教工宿舍,不知是喝了红酒的缘故还是和裴靖寒亲密接触,整个脑袋还有些犯晕。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行礼打包到一半,摊得到处都是,她也没心思再收拾,而是从通讯录里找到了那个五年没有联系的人名,琢磨了一下,才发了条短信过去。

韩千千刚刚跟裴靖寒吵完,情绪还没缓和过来,没多久手机屏幕亮了下,提示有短信进来,看完后,她整张脸登时僵白。

什么?裴靖寒去了兰城,还在聋哑学校遇上了楚歌?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突然要跟她打离婚官司?

像裴靖寒这样的人看到一个跟她长得这么相像的女人,怎么可能不起疑?

这几年裴靖寒的生意越做越大,跟五年前任人鱼肉的他已是今非昔比,她很清楚,要是被他知道当初她暗中动了这么多手脚,她这裴太太的位置就更难保住了。

不,她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一番思量,她马上给楚歌拨了过去,颐指气使地命令道:“楚歌,我告诉你,现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韩家的小姐只有我一个,而你只是个见不得光的老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再者你从小就生活在兰城,也有自己的父母,就算裴靖寒去查,也未必能查出什么。

现在,你要做的是稳住心态,不要再在裴靖寒面前露出马脚。他顶多就有些好奇,过一阵子,就把这事撇到脑后了,但你如果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那么裴靖寒的疑心就更重了。

楚歌,你该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要是你敢不按照我说的做,你养母,还有你女儿,一个都别想好过!”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