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场恐怖游戏吧txt下载全集已经出来了,来场恐怖游戏吧小说全文怎么样?这是由作者

发布时间:2019-03-15 08:34

陆阳陈洁全文阅读

来场恐怖游戏吧全文阅读

  来场恐怖游戏吧txt下载全集已经出来了,来场恐怖游戏吧小说全文怎么样?这是由作者闲来夜叩门所著的一部非常好看的游戏小说,小说来场恐怖游戏吧全文讲述了主角陆阳是一名技术宅,看他会如何通过一个无限流恐怖游戏来征服全世界……
  【感谢您使用本公司的产品】
  【游戏正在载入•••】
  【游戏加载完成,正在登陆ID•••】
  【请选择服务区。】
  【您好,选择的是新手服务区009,是否确认进入?】
  【您好,您现在位于新手服务区009,我是您的智能服务系统小艾,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进入新手任务。”陆阳看着眼前黄金比例身材的美女,感到完全视觉疲劳了。
  时光飞逝,只从2016年VR技术取得突破以来,各类游戏的仿真度越来越高,短短20年,各大游戏公司便陆续推出了一系列真人体感游戏。这类体感游戏早不是原来拿着感应器挥舞的体验,而是利用脑电波直接将各种电信号输送到人的脑内,转化为各种神经脉冲。玩家只要闭上眼睛,带上头盔,便可以进入虚拟游戏世界。
  如果是职业玩家,只需要买好游戏舱,便可以长年累月的“活”在游戏中了,游戏舱会为他们的身体提供充足的营养。
  什么,你问想解决生理问题怎么办?你当还是原来啊,现在的人们每天吃的都是一条包括人体所有所需能量的纯度百分百营养剂,所有成分都可以吸收,根本就不需要去解决生理问题了。你问如果人体新陈代谢怎么办?现在有各种帮助人更好的新陈代谢的APP,只要一键下载,所有问题立马就不是问题!
  再来介绍我们的主角陆阳,他年龄21,在校大学生,单身狗一枚。
  当他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单身狗时,他每天都被外面的花式秀恩爱的人生赢家们伤害,最终,在那双24k钛合金狗眼被闪瞎后,他选择待在宿舍里,一个人静静地扒狗粮。这是一个闻者流泪的悲伤故事。
  宅在宿舍能干些什么?无外乎看小说,看片,玩游戏。不要问我他看

第1章 野村(一)

  【感谢您使用本公司的产品】

  【游戏正在载入•••】

  【游戏加载完成,正在登陆ID•••】

  【请选择服务区。】

  【您好,选择的是新手服务区009,是否确认进入?】

  【您好,您现在位于新手服务区009,我是您的智能服务系统小艾,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进入新手任务。”陆阳看着眼前黄金比例身材的美女,感到完全视觉疲劳了。

  时光飞逝,只从2016年VR技术取得突破以来,各类游戏的仿真度越来越高,短短20年,各大游戏公司便陆续推出了一系列真人体感游戏。这类体感游戏早不是原来拿着感应器挥舞的体验,而是利用脑电波直接将各种电信号输送到人的脑内,转化为各种神经脉冲。玩家只要闭上眼睛,带上头盔,便可以进入虚拟游戏世界。

  如果是职业玩家,只需要买好游戏舱,便可以长年累月的“活”在游戏中了,游戏舱会为他们的身体提供充足的营养。

  什么,你问想解决生理问题怎么办?你当还是原来啊,现在的人们每天吃的都是一条包括人体所有所需能量的纯度百分百营养剂,所有成分都可以吸收,根本就不需要去解决生理问题了。你问如果人体新陈代谢怎么办?现在有各种帮助人更好的新陈代谢的APP,只要一键下载,所有问题立马就不是问题!

  再来介绍我们的主角陆阳,他年龄21,在校大学生,单身狗一枚。

  当他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单身狗时,他每天都被外面的花式秀恩爱的人生赢家们伤害,最终,在那双24k钛合金狗眼被闪瞎后,他选择待在宿舍里,一个人静静地扒狗粮。这是一个闻者流泪的悲伤故事。

  宅在宿舍能干些什么?无外乎看小说,看片,玩游戏。不要问我他看什么片!

  当无数完美的3D建模人出现,作为一个死宅,每天面对千篇一律完美的美女,视觉审美疲劳仿佛已成为了必然,这也是陆阳有开始时那种感觉的原因。

  终于,当陆阳看到“诡域”这个游戏标题时,他便按耐不住自己的一颗抖m之心,决定体验一下这个无比占智脑内存,看起来也不高大上的游戏了。于是,便有了开头的对话了。

  “开始游戏。”

  就在陆阳开口的瞬间,他周围的环境全部变了。

  陆阳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应该是坐在旅游大巴上,整个大巴大约有20个人。陆阳试着站起身来,却仿佛有什么巨大而坚硬的阻挡物。

  这应该就是片头cg了。

  这时,小艾的声音传入陆阳脑海。

  本次是您第一次开始游戏,该“野村”副本为新手教程,多人副本,难度(简单),您现在正在观看入场动画,任务会即时发出,希望您游戏愉快。

  陆阳眼前出现一行字【主线任务一,进入野村,完成度(0/1)】

  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主角的视线转到车窗外。

  黄色的沙石到处飞散着,巨石坠落的响声与人们惊慌失措的尖叫混杂在一起,旅游大巴的玻璃已被震碎,金属的外壳也扭曲变形。

  过了几秒钟,主角的视角再次开启,但此时天已经快黑了,陆阳知道这眼睛一睁一闭,定然已过了好几个钟头了。

  “太好了,又醒来一个。”引入眼帘的是一个有些落魄的女子,清汤挂面的黑色直发上沾了不少灰尘,脸上有一处擦伤,但却显得有些凌乱的美感。

  看到陆阳醒来,女子让开了一点位置。

  这时陆阳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控制人物角色了,他顺便查看了下人物的属性。

  姓名:陆阳

  称号:新人菜鸟

  技能:无

  冥币:0

  装备:破旧的上衣(防御+2)破旧的裤子(防御+2)破旧的鞋子(速度+1)

  果然是新人菜鸟啊,陆阳心想。

  “发生了什么?”陆阳对着女子问道。

  “照现在轻狂看来,这里的山体不知为何发生了崩塌,落下的碎石刚好把我们的大巴砸了,后方也被巨石堵住。”

  “幸好没人员伤亡,现在我们被困在了这里。而且大家的手机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全没了信号,也无法求救。”女子沉重的说。

  “对了,介绍一下,我叫陈洁,是一名护士。”

  陆阳看了看女子的面容,记住了这个名字。

  随后陆阳跟大家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交流与介绍。

  夜晚很快降临,周围变得漆黑一片,只有不知从哪传来的咕咕声。一大群人坐在一起,受困的紧张使得空气仿佛凝滞住了。

  由于事发突然,大巴内缺乏食物与水源,大家一致决定先爬出巨石,找找附近有没有居住的人家。

  走了大约两小时,几点豆大的灯火在远处隐隐约约,却点亮了他们生的希望火种,众人的脚步不自觉地加快。

  走近那些简陋的农舍后,陆阳只听见“滴”的一声,眼前快速印出一行字【主线任务一,进入野村,已完成。】

  说来也是奇怪,刚才隔了老远看到的灯火,走近了,却都不见了。

  陆阳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人的表情,有几个人都露出了明显的恐惧神情,步子也变得畏缩。

  这些人应该就是和我一样的新手玩家吧,毕竟,游戏中的NPC都是不知道前方将要面临的恐怖是什么。

  为首一人敲了敲最近的一个房门。

  突然“嘎吱---”房门的一边没入黑暗中,探出了一个老者的头。

  从颈部下全部也是没入黑暗,只有一张枯燥苍白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有几分可怖。

  奇怪的是,老人看到这贸然而来的一行人,没有露出半分的疑惑,仿佛早就知道了他们会来的。

  老人露出僵硬的笑容“你们来了啊,位置已经空出来了,先进来吧。”

  莫非主角后来看到的都是虚幻的?是死后的世界?这个游戏就是利用玩家们“我一定是活着”的思维误区来迷惑大家?陆阳提出了几个猜想,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决了。

  这个游戏,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

第2章 野村(二)

  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一行人被安置在了一间超大的房间里。

  这个房子,从外面看是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面积的,果然,已经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能力了吗。

  在这个游戏中,玩家是不能直接告知其他人身份的,说出相关信息时会被消声,被告知者也会暂时抹去这段记忆。因为玩家可以从各种渠道得到游戏信息包括片头cg的提示,如果告知了那些“单纯”的NPC,这样无疑会影响游戏进程,甚至可能完全无法完成游戏。

  举个例子,如果玩家在片头cg看到某个人出现在某个不该出现的位置,那么玩家瞬间就知道那个人与事件的关联,直接告知他人后说不定能瞬间到达某些游戏的结局,那么这个游戏过程便几近作废了,但由于系统的存在,他的直接告知变成了不可能,告知的前提是找到足够的证据。当然,如果不打算告知他人那更是省事了。

  陆阳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去在游戏中争个第一第二的,他只想好好体验游戏的快乐,沉浸在其中忘记现实世界的烦恼。不过,嘿嘿,如果能在游戏中交往上妹子,这种事对于作为死宅的他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粉饰的墙壁上有许多的泥痕,角落堆着一些褐色的木材,应该是主人用来烧火用的。主人家不知为何给他们,点燃了许多蜡烛,蜡烛烛身白惨惨的,看起来有些瘆人。

  被照亮的墙上,一整片密密麻麻的,全是山间飞来的各式各样的飞蛾。地上有几只,已经萎缩被烧死的飞蛾,它们是在飞到它们最渴望的地方之后,正如一句俗语,飞蛾扑火,被灼热的烛光碾成灰烬。

  不过陆阳没有心思去感伤这些,他现在是最当紧的事是,去完成这个游戏。

  稍微理清了下思路之后,陆洋再次的提出了几个假设。首先,他们,这群在旅游大巴上的人真的是活着的吗?按一般的道理来说,刚死去的灵体应该是在人体与人体之间转换的,至少这种游戏的设定就是这样,在这个游戏里面是允许鬼怪存在的。

  自然,当玩家们遇到了一些需要对付鬼怪的时候,他们也自然拥有了一些领域的能力。但是还存在这样几个疑点,刚想到这,陆阳的思绪突然被,系统打断了,眼前凭空出现了一行字。【主线任务二,找出野村隐藏的秘密,完成度0/1】

  主线任务出现没多久,就有人开始按耐不住了。

  陆阳只听见一个男生的声音说着,让大家过来一起商量一下,他觉得这个村子不对劲。或许因为这是大家的同感,慢慢的人群都围成了一个圈。

  陆阳站在人群的最外围,他并不希望自己太高调参与这些事情,相比于做参与者陆阳更喜欢去成为一个旁观者。

  “我觉得这个村子有古怪,这么久了,我们只看到了那一个老头。其他的一个活人也没有见到,而且那个老头说不定是。”

  “哎呀呀,别说了,听着怪渗人的。”

  “是啊,我们还是聊一些别的吧,比如说一些所谓的避鬼方法。这么恐怖的气氛,非常适合说这些东西。”

  “哎呀,你真讨厌,不要说这些了,吓死人的。”

  “这种东西,说不定还可以保命呢,当然,开玩笑的。”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那两个女生娇笑着打闹,陆阳在最外围却心想着,这一手死亡flag立的真好,这不是大写的作死两个字吗。

  “我听说在外面走夜路的时候,背后有人叫你千万不要回头,不然的话好像是人的身上有三把火,一回头火就灭了,人的阳气稀薄了,阴气就旺盛了,鬼就可以抓到你。”

  听到这话有几个人立刻僵直了脖子,连头都不敢乱动了,生怕熄灭了自己肩膀上的火。

  “还有那种说法,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鞋尖不能对着自己,不然的话,你就想一想那个鬼穿上你的鞋子,到阴气旺盛的晚上,就站在床旁边静静的看着你睡觉,那个样子想着就怪渗人的。”

  大家都俯下身检查自己的鞋子,看到鞋尖对着自己的,立马把鞋子摆乱,或者是反转180度,脸上都是一副死里逃生的样子

  “我还听说,晚上如果听到那种婴儿的笑声或者是婴儿的哭声,千万不要出去找,就把耳朵死死的蒙住了,假装听不见就可以了。”

  “还有那种尾行的鬼,被鬼缠上的人如果一旦看到自己的影子被拉长那就赶快向前跑,不要回头看,在家门口前把两只鞋子丢到后面去。听说这个样子,那鬼就不会再继续追了。”

  陆阳心想着这是一个恐怖游戏,就应该有着生路的存在。绝对不会是像咒怨那种无解的恐怖片,那还玩个毛。

  所以的话,他需要非常仔细地观察身边周围的一切,包括,这些旅客们的聊天内容,或许,这其中就蕴含着生路的存在。

  看着墙上的一些飞蛾,陆阳突然想到了苔娜黛眼蝶,就是那种可以吃尸体吃腐烂的尸体的蝴蝶,在有尸体存在的位置,它们就非常的多。

  “还有那种晚上,就是如果听到敲门声,就千万不要开门,特别像这种没有门槛的门。城市里的那种,都是有门槛的话,就是为了,阻拦外面的一些邪气,而没有门槛的话,只要门不锁,那里面住的人完全就呵呵了。”

  一行人的目光瞬间转向了门,发现门锁上了,门闸也被关上了,大家顿觉放心。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一群人目光“深情”的注视着门时,“砰砰砰!”突然出现的敲门声瞬间让所有人感到非常的惊慌。

  而更让人感到惊慌的是这个敲门声不是从外面敲传来的,而是从房内敲击发出的声音。

  毕竟这种反常现象是没有人愿意主动上前去解决的,人的本能注定了要趋利避害。

  敲门声越来越剧烈,后来突然停止。

  这时候,一行人中传来了一声尖叫,大家立马回头向声源处看去。

  一个中年男子倒在了地上,抽搐着,嘴角流出鲜血,他的脖子上有两个黑色的爪印,看形状大小应该是被人手掐出的。

  “这一定是刚才那个敲门的鬼做的。”

  陆阳发现身旁围绕的很多蜡烛中,有一个蜡烛熄灭了。但是很快所有的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

  因为,本来是白色的蜡烛烛身,烛火下却冒出来了殷红的血,血痕组成了名字,而刚才那各代表男人名字的蜡烛现在已经熄灭了。

  “难,难道,这个蜡烛,这个蜡烛的火光,就是代表了我们的生命吗?”颤抖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不过很快就没有人能仔细想这个问题了。

  因为,那恐怖的敲门声又再次响起。

第3章 野村(三)

  这时,所有人的脸上几乎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个被鬼掐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被鬼盯上的概率不足二十分之一,但是,对于那个不幸的人来说,死亡就是百分之百的。

  沉默的看着周围很久了的陆阳这时突然走上前去。

  大家瞬间都开始注视他的背影,生怕徒生什么变故。谁料,敲门声越来越响的时候,陆阳突然一把打开了门。

  后面有人要阻止,因为原先他们谈话中说到的是打开门会把邪气放进来。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打开门的一瞬间,敲门声就停止了。于是,陆阳此时快速的把门关上,门闸拉好。

  因为他看到外面是完全漆黑的一片,仿佛任何光透进去都不会再出来,而当他的手接触到外面的时候,系统突然传出提示【外面被神秘的黑暗力量包围着,你确定要出去吗?】觉得没必要冒险的陆阳立马缩回了手,顺便把门带上。因为,里面东西出去了,外面的东西难道不可以进来吗?

  过了一会儿,也没有人再倒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有人问陆阳说,在这么紧张的时候,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做的?

  陆阳回答说,我猜的,试一下总比不试好啊。

  虽然这有那么多蜡烛,但是整个房间太过空旷,所以导致,里面显得非常的阴暗。有那么多人在里面却因为遭遇了一些恐怖的事情,所以没有人敢大声说话,聊天讲话什么的都好像做贼一样。

  因而这里显得更加恐怖。

  四周的毛躁的土胚墙上有着几个形状不是非常规整的窗户,被糊上许多的已经看不清原来样子的破报纸,用来挡风遮雨,但是上面仍然有很多洞,这也就是那么多蛾子能飞进来的原因吧!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腐烂的味道,令人作呕。

  没有哪一个人敢在这里睡着,不仅是因为环境太差,更是因为,他们没有安全感,在这个已经死过了人的房间里,那种离奇的死亡让人无端的感到恐惧,他们不敢出去,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特别是跟死尸待在一起。

  突然一个女生尖叫道…“你们听见了吗?我,我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瞬间就有几个人脸变色了。然而其他人什么都没有听到。除了,风在瓦缝间穿梭,发出的呜呜声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大家觉得惊慌地盯着那个女孩,只见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用双手死死地捂住耳朵,没多久女孩就失去了声音,她的两个耳朵里面,跟原先的中年男子一样,也开始缓缓流出殷红的鲜血,而瞳孔也已经发散了。

  “又,又死了一个。”

  有人看着熄灭的蜡烛,有人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们感到自己的命运仿佛在这里,在这个破旧的小房间内,被一只巨手给硬生生地掐住了,无法逃离。

  陆阳想到了自己一开始对付那个门的方法。或许这个游戏就是利用了人们刚开始谈话之中的思维误区,比如第一个门,正常的应该是把门锁住,但是只要是锁住,就会有人去世,因为是相当于把鬼锁进了这个房间里,那么第二个听到婴儿的哭声,是不是也是这样呢?那个女孩死死地捂住耳朵想让自己不听到这个声音,但是她却死亡了。

  而且这一次的恐怖现象不是针对于群体,而是针对某一个人,当一个人听到那个婴儿的哭声,他的举措会决定他自己的结果,这种孤立无援更是难耐。

  陆阳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这个难题,突然,一阵凄厉的婴儿的哭声传来,他急忙看了看周围的人的表情,觉得应该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得到。

  有了前车之鉴,陆阳当然不会选择去挡自己的耳朵,让自己听不见婴儿的哭声,而是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他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门。

  地上放着一个死婴,婴儿被裹在一块破襁褓里,襁褓上沾上了很多的灰尘,它的小脸已经发紫了,应该是死去多时。

  这时,陆阳才发现周围那些神秘的黑雾已经散去了,眼前是一片贫瘠的村庄,而天色已经呈现了鱼肚白。

  婴儿的小嘴没有动,但是却从他的身体内发出了哭声,陆阳蹲下身把婴儿抱了起来。哭声消失了。

  陆阳回头,才发现身后的一群人都恐怖的看着自己,仿佛自己是什么鬼怪似的,陆阳这才想起来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己俯身去抱下一个婴儿就像被鬼上身了一样。

  “我没事,我刚才听见婴儿的哭声了,所以一直在想办法,怎么能破解这个谜题?看来,我找到生路了。”陆阳这样说道。

  “你真的没事吗?”陈洁发声问道,陆阳看着她略微有些担心的神情,心中不禁一暖。

  “我们还是不要继续这样有事,没事的了吧,我们过来一起把线索集合一下,想办法先逃出这个位置,这个地方太邪门了”陆阳说。

  陆阳的心中其实早已有了一个想法,外面的天色全亮了,大家出门也不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毕竟哪听说过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出现的鬼吗?可以出来自然就不会想跟当刚才的死尸呆在一块儿,那太渗人了。

  一行人出来之后才发现这个村庄完全不可能住人了,用火烧过一样,而他们刚才住的那间房子,从外面看,上面都有一些焦黑的痕迹,一定是被火灼烧的。

  包括那个用报纸糊的窗户上面一丁点报纸都不剩了,全部都灼烧成了灰烬,那么,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些,是什么呢?那么多的蛾子,几乎占满了整个墙面,怎么可能只从那些小孔进去?

  陆阳想,看来有很多时候不能只相信眼睛。

  但其实这些生路也是有迹可循的。

  现在看到这焦黑的房子,洛阳心中也大抵有了想法,一开始在里面向外敲门的人一定就是发现火势已经开始蔓延了,想要逃出去,但门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打不开,即使变成了鬼魂,也仍然重复着死亡时的场景,就像地缚灵一样,永远离不开整个位置。

  而当其他人帮他把门打开,让他完成了出去的心愿之后,他对这些人的怨气也就减轻了吧,自然就不会杀人了。

  后来的那一个婴儿,事情还没弄清楚,不过既然是婴灵,那应该也是一样的吧,存在着某方面的怨气。

第4章 野村(四)

  看着已经全白的天。

  不对,陆阳心中一紧,不会是这样的,鬼,它可以迷惑我们的心智,那么我们怎么知道那现在是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

  巨大的恐惧感涌上心头,刚才他的手碰到外面时,它上面说是神秘的黑色力量,那么他们现在一行人很有可能就在那个神秘的黑色力量当中。

  想死,会那么难吗?

  有几个人突然开始疯狂地向前跑,大家再看时发现,他们的影子变得非常的长,他们这是在逃避那个尾行的鬼。

  没有过多久,那些奔跑着的身影,一个个全都倒下了,而且失去了他们的双腿,切割处没有一点的鲜血流出。

  这些房子现在都被烧灼了,窗户也都是几乎是开着的,他们逃进房子有什么用呢!陆阳心想,直接逃避是错,难道是要直接面对吗?突然他看到自己的影子也变长了,刚想转回身,突然感觉不知怎样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如果自己一旦转身了,那么才会真正的死掉了,当然,只是在这个游戏中。

  陆阳还是非常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的,毕竟在远古时期,人其实是有预知能力的,只是如今退化了而已。跑也不行,直接面对也不行,那到底应该怎么办呢?陆阳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不知道眼前这个谜题该怎么解决,不过他转念一想,新手任务怎么可能这么复杂?

  陆阳努力的平复了下自己原本不稳的心境。他想起原先说过的,人,身上有三把火,肩膀上有两把头上有一把。一旦回头的话,肩上的火就会熄灭。尽管前面有几个结论并不是正确的,然而这一个,陆阳却觉得非常的有可信度,不然也不会僵直了身子,站在原地保持不动。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看到自己的影子,变成了原来正常的长度。

  陆阳心中大舒了一口气。又过了一关。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一次之后,大家基本上都分散了。

  原本这些很多避鬼的习俗,大家都不是特别了解,但是却有人挑起话头,给大家指明了错误的方向,陆阳从其中,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或许只是自己多想了,但这件事仍然做为一个假设成立着。

  婴儿仍然紧紧地被抱在在陆阳的怀中。

  他已经猜到了几分这个游戏的剧情了。

  首先是这个婴儿,这个婴儿,他原先在房外哭得那么凄惨,但是当人们忽视他的哭声的时候,就会被杀死。

  所以陆阳赶紧打开门,把这个婴儿抱起来,就相当于是不抛弃它。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其次是这些个尾行的鬼,就仿佛是在追赶驱逐着什么似的。最后产生的效果就是那个样子,大家纷乱的奔跑着,还有那个在房间里面怎么都出不去最后被活活烧死的人,陆阳把这些事情串联起来,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个故事。

  女子有了孩子之后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被乡里的人所追赶驱赶,最终,在无奈之中抛弃了孩子,而最后选择报复的她就在村中烧了一把大火,将全村人烧死来为自己的孩子报仇。

  但村里那么多人死去的亡魂仍在这里,因此,无数的怨念成就了这里的恐怖。

  那么孩子的母亲在哪?陆阳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这个游戏中最大的boss。然而就在他完成这个思考的与过程结束后。系统提示音又到了,眼前出现了一行字。

  【主线任务二找出野村存在的秘密,已完成】

  【隐藏任务,帮鬼婴找到他的母亲。完成度0/1】

  【您此时可以选择直接通关,或者去完成隐藏任务。】

  陈洁惊奇地发现,自己的新人任务已经完成了,是哪个神人,这么快就能把这么难的任务完成,感觉平时的新人任务应该比这要简单多了呀!由于她的屏幕上不显示隐藏任务,所以她直接就通关了,等到回到自己的主页面之后,陈洁脑海中印出了那一个,叫做陆阳的男子,她在光脑上查询,并添加好友。

  清脆的女音响起。

  【您好,有一条新的信息,是否查看?】

  查看,眼前出现了自己哥哥陈翰的3d虚拟模型。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吧,新人任务都是给新手玩家用来适应的。感觉这个游戏怎么样啊?”陈涵轻松地说。

  “根本就不简单好不?”陈洁把游戏的剧情给自己的哥哥陈翰讲了一下,包括那些满满的死亡flag,陈涵越听越诧异,心想应该没有这么困难的呀,难道是出现了什么bug了?

  如果还有别人在现场,一定会惊讶于一个在玩家排行榜上前三的大触,如今在为新人游戏中的剧情皱眉思索。

  这边正在奇怪,而那边陆阳仍然在沉浸于他的游戏当中

  陆阳玩这个游戏,本来就是求一个开心,又怎么会只为了通关而忘记了自己原先的本心呢!

  “我选择做隐藏任务。”

  【是否查看这个乡村原来的记录?】【是】。【否】。

  “是。”

  刚选择完,陆阳便仿佛进入了一个奇幻的世界,眼前一片雾蒙蒙,用手一拂开,呈现出,一个像纪录片中一样的展示台。

  那是一个美丽的村庄,虽然民风淳朴,但是却很有些守旧,一日,一行落难的旅客来到村庄,村民们觉得他们非常的需要帮助,所以无私地伸出自己的援手。然而,当旅客走了一个月后,村长的女儿发现自己竟然怀有了身孕,她竭力地隐瞒这个消息。但是怀孕这种事情怎么藏得住呢?纸终究包不住火啊。大家非常的守旧,对于这种事情几乎是毫无谅解之心,他们用棍棒挥舞着向她追赶着,想要驱逐她,逼她把奸夫讲出来,结果打断了她一条腿。然而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奸夫,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怀孕了。村长自然而然想到了原先的那个旅游团,于是他告诉全村的人以后不允许,甚至是必须驱逐那些旅客,大家都默许了这个要求。

  而被视作孽种的无辜孩子自然就成为了替罪羊,偷偷塞给稳婆的钱造就了孩子出生时的窒息死亡。

  女孩痛苦不已,希望报复,但面对着这些生养自己的父老乡亲,她下不了手,只能在心中为孩子祭奠。

  火是在某个所有人都沉睡的午夜降临的,几乎所有人都发现自己无法打开家门,无论再怎样用力。只有这时,他们才感到了后悔与惧怕,这种超自然的力量无可抵挡。

第5章 野村(五)

  最终,当女孩在一片焦黑的废墟中站起身来,背影孤寂脆弱,不断颤抖的双肩透漏出了什么,空气中有浓重的焦糊味。

  女孩一步一步地像远方走去,步伐不稳中蕴含着坚定,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画面再一转,一位面目模糊的民俗学家正在翻看文献,其中一段是这样说的:世有噩胎,集周遭阴气而成,胎死,则阴气汹涌;胎活,则此胎命运多舛,外界风调雨顺。

  环境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陆阳看了看在自己怀中的死胎,叹息了一句,作孽啊。

  顺着刚才影片资料中的方向,陆阳走进了山林中。

  浓密的树木遮挡住了阳光,让陆阳很好的理解了什么叫做“树林阴翳”。

  有两条被人踩出的路线。陆阳觉得,这应该是为了让自己做出选择。苦思冥想半天后,没有一点头绪的他向右边的路走了一步,脖子不动地转身,走了另一条路。要说原因,自然是他听到了婴儿的哭声,陆阳他现在真心一点都不敢得罪怀里的这个小祖宗,这个游戏最大的boss。

  一阵凉气从背后袭来,陆阳回头,一张放大的鬼脸出现在他的面前,猩红的舌头伸得老长,眼睛已经变成两个深不见底的黑窟窿。

  陆阳倒退两步,却发现自己的脚被人抓住,低下头,一双苍白的,只有骨头的鬼爪牢牢地绑住了他的脚踝,但是即使是这个时候陆阳也没有丢下自己手里的婴儿。

  鬼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她的舌头快伸到陆阳脸上时,陆阳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随后那张鬼脸和那双鬼手像是碰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一下子都消灭干净了。

  这条路似乎变得安全了。

  陆阳赶紧爬起身,继续向前走去。

  没走多久,突然,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非常广阔的土地,土地上没有多少杂物,应该是一块废弃的农田吧。所以人的视线可以看得特别远。

  陆阳很快就注意了前方的那一个小土堆,,过去一看时,发现后面有一副女人的骨架,说是女人,因为,这个骨架子,特别纤细,跪在地上,由于在土堆的角落里,很少受到太阳的侵蚀,所以比较完整的被保留下来。

  女人的骨架呈现出白色,上面铺了许多灰土。

  陆阳很快这一会到了隐藏任务里面的意思。走上前去,把手中襁褓中的婴儿塞入了女人的怀中,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那空空的骷髅眼眶流下了泪水。

  一位花季的少女怀抱着一个娇嫩可爱的婴儿,正站在面前,向陆阳报以感恩的微笑,然后转身向远方走去。屏幕显现出这样子

  【隐藏任务,帮鬼婴找到他的母亲,已完成】

  请玩家准备好,系统会在30秒后将玩家传送回任务空间。

  这时,陆阳仿佛隐隐的感觉到有什么危机存在他的周围。回头一看,原本的那张在树林里面的女性鬼脸出现在他面前的不远处。没有了鬼婴的帮助,陆阳现在,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从土地中,破出了许多双银白色的鬼爪,将四周缓缓包围住,使得陆阳没有逃脱的可能性。

  此时,陆阳处于完全黑暗的环境中,根本就没有太阳光的存在。

  虽然陆阳原先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片光明是鬼怪给予他们的幻境。

  但在黑暗中隐藏着的危险让陆阳感觉到身心疲惫,无法脱离。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30秒时间快点逝去。

  【您好用户欢迎回来,恭喜您完成了新手任务。】

  陆阳死里逃生,在鬼爪掐断自己脖子的一瞬间,一阵熟悉的光芒笼罩了他的身体,于是他就回到了任务空间。

  虽然过程十分艰险,但是完成任务后的幸福感与成就感是巨大的。

  【您获得了鬼婴的感谢。】

  【您获得了新人任务大礼包。】

  【您的等级已提升,您照当前的等级为普通玩家。】

  【你有一条新的好友添加申请,请问您是否同意?】

  陈洁那秀美而玲珑有致的身影在陆阳的眼前出现。市场3d技术的炉火纯青让,陆阳仔细的可以看清陈洁每一根乌黑的头发。

  陆阳不假思索的就选择了确定添加好友。

  其实陆阳并不是什么自身条件非常差的人,成为单身狗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作。

  从小他的成绩一直不错,脑袋也转的挺快的,长到现在身高的话也有1米78,长相虽不能说什么特别帅气,但也绝对耐看,只是低情商让这一切全部没用了。

  打一个他高中时的例子,一天,一位长相甜美,身材娇小的女生,怯生生地对陆阳说,你能不能教教我数学嘛~但是女生眼中的神情,却是充满了对陆阳的爱慕。谁知陆阳一口答应后第二天,给女生带了十几本厚厚的辅导书,说我觉得这些书都写的挺好的,你看着绝对成绩会变好,女生当时就生气了,后来就再也没有找过他,直到现在陆阳还不明白当时那个女生为什么要生气,明明是教她学数学啊!

  以及当时旁边同学一脸注孤生的表情。成为了陆阳心中永远的痛。

  刚上大学时,新认识的女同学对他说好冷啊!谁料陆阳这货将自己衣服的拉链拉紧说,幸好我穿的多。

  所以说,陆阳没有女朋友这种都是自己作出来的,每天被人生赢家秀恩爱闪瞎双眼也是报应。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