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完整版)《天降萌妻国民老公轻轻宠》(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07:31

这里为您提供完整版《天降萌妻国民老公轻轻宠》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慕雨菲顾子言的故事,天降萌妻国民老公轻轻宠精选:心脏不受控制的咚咚咚小鹿乱撞,我的手指下意识蜷了蜷,稳住心神走过去,有些不敢置信的仰眸看他,“顾子言,你居然会做饭。

天降萌妻国民老公轻轻宠
推荐指数:★★★★★
>>《天降萌妻国民老公轻轻宠》在线阅读>>

《天降萌妻国民老公轻轻宠》精选章节

我是被轰出的办公室,唐总根本不听我的任何解释,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就把我连人带电脑给扔了出来。

果子和杨文弓七手八脚的扶住我,“菲姐,这……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

我还想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莫名其秒被讽刺了一顿,还让人给扔了出来,原因居然是他不满意我这个人。

怎么着,我是长得碍了他的眼睛,还是梦里刨了他们家祖坟,见都没见过就否定我这个人,简直有病!

心里骂骂咧咧,面上却分毫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兀自站稳身子对两人招手,“走吧,回去再说。”

在我们回去的路上,唐狮要求更换策划的电话已经打到了公司。

所以我一到公司,就被他叫进了办公室,“我的姑奶奶,你到底干了什么,闹得人家打电话过来点名要更换策划。我不是跟你说了,这个案子关系到公司的生死存亡,你怎么就不能收敛一点自己的脾气呢?!”

我恼火的皱了下眉,“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除了讲解方案外,什么都没做。”

“和你无关?你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就把这事儿给蒙混过去了?”程宇辉满脸怒容的叉腰。

我知道,他低声下气求我回来,就是因为他以为我能把这案子拿下。

谁知道居然闹成这样,他面子里子都挂不住,生气也很正常。

可这事儿的确是和我无关,这个锅我不背。

我尽量心平气和的开口,“我说的是实话,那个唐总莫名其秒看不上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要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儿,否则人家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看不上你?”

他那怀疑的眼神,让我一直压在心里的火瞬间就炸了,“你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程宇辉!”我怒不可遏,直接冲着他吼了起来,“我慕雨菲能有今天全靠我自己的努力,外面的人怎么说我管不着,如果连我兢兢业业为之奉献的老板也这么看我,那我只能说……你配不上我的忠诚!”

言罢,我转身撞过他的肩膀,摔门而去。

身后,传来程宇辉有些懊恼的呼唤,“雨菲,我不是那个意思,我……雨菲……雨菲……”

这些年我为了公司承受了多少委屈,他没有为我辩解过一句,我只当他是老板,没有义务为我辩解,但我压根没想到,原来连他都是这么看我。

电梯里,我无力的靠在电梯壁上,心里的委屈如同雨后春笋,一茬接一茬的冒出来。

眼眶发胀,眼泪眼看着就要落下来,又被我咬着牙,仰头狠狠憋了回去。

不许哭,为了这种人哭不值得!

别人怎么看你的不重要,只要你自己知道你是怎样的人就好了。

慕雨菲,这是你自己的人生,你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看法,更不必理会他们的指手画脚。

可话虽如此,心里却依然难受得要命。

从公司出来,我站在大厦门口正准备掏出手机给悠悠打电话,让她出来陪陪我的时候,手机先一步响起短信的声音。

我掏出来一看,陌生的号码,简单的一句话:雨菲,我回来了!

瞳孔猛地一缩,连带着心脏都狠狠一揪。

如同一根钉子,将我狠狠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是他?一定是他?是他回来了!

身后有一只手,猛然拍上我的肩膀,“雨菲,我……”

我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打开那只手,想逃。

慌乱中,踩滑了脚,从大厦前的楼梯上猛然栽倒。

痛!

是我晕倒前最后的记忆。

心痛,身体也痛!

迷迷糊糊醒过来,率先闯入感知的是浓郁的消毒水味道,然后是刺眼的白。

我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

旁边有敲打键盘的声音传来,我偏头去看,入目是一张英俊儒雅的脸。

“顾子言,你……你怎么在这儿?”我怔怔的问。

我和他之间的关系,除了林家和顾爷爷,就只有悠悠知道,医院的人就算要通知我的家属,也不该通知他啊。

“钱悠悠,是你的朋友?”虽然用的是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我瞬间就明白了,肯定是医院肯定是找不到我的家属,所以通知了悠悠。而悠悠不清楚我和顾子言具体的关系,只当他是我丈夫,所以给他打了电话。

想到他说的隐婚,绝不能告诉任何人,我不由得一阵心虚,忙不迭的解释,“悠悠是我最好的闺蜜,我不想对闺蜜撒谎,所以结婚这件事我的确告诉了她。不过悠悠不是大嘴巴的人,我也说了我们的婚姻需要保密,所以她绝对不会外传。如果、如果你真的介意的话,你可以……你可以……”

可以什么,我却说不上来。

我能许诺他什么呢?他什么都不缺,唯一想从我这里得到的,大概就是一纸离婚协议书,偏偏我还没办法满足。

所以这个可以,跟不可以,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

谁知道,他居然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就什么都没说了,而是岔开话题,“你回联合上班了?”

说起这个,我愈发心虚,因为之前在顾宅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是极力反对的。我自作主张跑回去上班,而且还意外从公司门前的楼梯上摔下来,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现在心里窝着怎样的火。

“我是回去上班了,”深吸口气,逃避不是办法,终归还是要面对,不如干脆一次说清楚,“你也知道我们的婚姻……我不可能靠你一辈子,所以我需要有自己的事业。这样有朝一日要是被你抛弃了,才不至于太悲惨。”

男人阴沉着俊脸,冷声,“你怎么就知道有朝一日会被我抛弃?!”

我勉强笑了一下,“我这也是未雨绸缪,总不能真等到被抛弃了,生活不能自理了,才临时抱佛脚想办法吧。”

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怕自己心里的难过会抑制不住出现在脸上,所以主动转移话题,“医生有说什么吗?”

他拧着眉盯着我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你从楼梯上摔下来,差点流产,医生说需要卧床观察两天。”

流产?这么严重?!

难怪我当时会疼得晕了过去!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的位置,好在,孩子没事。

可能我摸肚子这个动作给了他什么误解,他看着我冷淡的问“饿了?要吃什么,我去……”顾子言的话还没说完,他揣在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男人掏出来看了一眼,从来面无表情的俊脸倏然一变,我很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一闪而没的某种复杂的情绪,快得让我来不及分辨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听他说,“我有点事,你给钱悠悠打电话,让她来照顾你。”

我愣了愣,“你要走?”

“不是说迟早会被我抛弃?就当提前练习了。”

我,“……”

他这算什么,现世报?!

男人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两天后,我来接你出院。”

我,“……”

这又算什么?打一巴掌,再给颗糖?!

不过是什么意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很清楚自己没有资格要求他留下来陪我。

甚至于悠悠给他打电话,他就过来,已经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

膝盖上的药膏,大概就只是对我诚心为顾爷爷求来佛珠的感谢吧。

顾子言说两天后来接我,接下来的两天就真的再也没出现过。

倒是悠悠,我没给她打电话,她还是来了。一天三顿打卡,给我送吃的过来。

我跟她说了两次不用麻烦,她依然我行我素之后,就不再说了。反正她的手艺,的确比外卖和医院食堂好吃很多。

不过我吃着,总觉得不像是她做的。

所以第三天中午的时候,我总算憋不住问,“悠悠,一段时间不见,厨艺见长啊!”

悠悠看了我一眼,抿着唇鸡贼的笑,“这不是我做的。”

“那是谁做的?”吃着也不像是外卖啊!

悠悠凑到我面前,特别暧昧的看着我,“这是顾总吩咐秘书拿给我,让我给你送来的。你说,是不是顾总亲手做的呀?”

我扒饭的动作一顿,心跳不由得漏了一拍。

这饭,是顾子言让悠悠给我送的?

难怪她每天早上和中午来,都会待很久,也不担心迟到。

“老实讲,我还从来没见顾总对哪个女的这么上心过。菲菲,你可以哦!”悠悠冲我挤眉弄眼。

我收敛了表情,恢复平静,“别胡说,他关心的,不过是我肚子里的孩子罢了。”

“行了,你就别嘴硬了。你现在心里肯定偷着乐吧!”多年闺蜜,悠悠俨然十分了解我的心思,“说实话,如果换做我是你的话,早就乐得找不着北了。那可是顾子言啊!”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心里还是忍不住感到开心的。

只是开心的同时,又有点莫名的担忧,生怕自己会错意,表错情。到时候就不只是尴尬,而是无地自容了!

悠悠好像也知道我的担忧,所以没有再多说什么,又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走的时候跟我说,晚上她就不过来了。说这话的时候,她还特别暧昧的眨了眨眼,搞得我莫名其秒。

傍晚,当顾子言出现在病房里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为什么那样了。

感情这丫头是在好心的给我们提供二人世界的空间!

顾子言是来履行承诺,接我出院的。半句不提这两天为什么没出现,只替我办了出院手续,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沉默着走出医院上了车。

低头绑安全带的时候,我忍不住先开了口,“我住院的事,顾爷爷知道吗?”

“我没告诉他老人家,怕他着急上火。”顾子言发动了车子,把车开上主干道。

我点点头,“那就好。”

其实我早就猜到他应该不会说了,只是从悠悠那里知道了顾子言安排她来看我的事,不知道为什么,跟他单独相处的时候,居然有种莫名的尴尬,所以想找点话题打破沉默。

但很显然,这个话题找得不是很成功,到这里基本就无法继续了。我一时间又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气氛就这样诡异的沉默了下来。

一直到回到静安里,我们都没有再说一句。

进了屋,我低头换鞋的时候,男人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晚饭大概需要四十分钟,你可以上去洗个澡。”

我愣了一下,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在医院这两天,虽然住的VIP套房有单独的浴室,但我不太习惯在陌生的地方洗澡,所以都只是简单的擦洗一下,身上的确是不太舒服。所以也没多说什么,换好鞋就上了楼。

美美的泡了个澡下来,就看见顾子言在餐桌旁摆碗筷。

餐桌上,简单的三菜一汤冒着热气,徐徐的食物香味透过空气传过来。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裤子,腰上系着一条围裙,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在橘色的灯光下,竟意外让人觉得莫名的温暖。

这样的一幕,看得我蓦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心脏不受控制的咚咚咚小鹿乱撞,我的手指下意识蜷了蜷,稳住心神走过去,有些不敢置信的仰眸看他,“顾子言,你居然会做饭?”

“嗯,勉强还能吃。”

我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一下子愣住!

这个味道……

握着筷子的手指紧了紧,原来这两天,悠悠带过来的饭菜,都是他亲手做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很想立刻就跟他问清楚,可是这句话在心里翻来覆去滚了好几遍,却始终出不了口。

万一,他给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那个,该怎么办?

万一,是我自己想太多,该怎么办?

吃过晚饭,顾子言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洗碗,我坐在餐桌边,听着厨房里传来的水声,和碗筷碰撞的声音,一颗心像是被泡在温水里,软得不像话。

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在外婆家一样,让我有种家的温暖。

家!

这个字眼,让我不由自主的扬起唇角,露出一抹连我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柔软笑容。

或许,我真的可以鼓起勇气,问问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