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阴冥劫》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06:31

《阴冥劫》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阴冥劫》主角是程墨云汐,阴冥劫主要讲述:因为冥婚的事情,我一夜都没有睡好。那个女人昨晚说还有两天,现在也就是剩下一天多了,可是到现在我依旧没有一丁点办法。

阴冥劫
推荐指数:★★★★★
>>《阴冥劫》在线阅读>>

《阴冥劫》精选章节

因为冥婚的事情,我一夜都没有睡好。

那个女人昨晚说还有两天,现在也就是剩下一天多了,可是到现在我依旧没有一丁点办法。

难道说我这辈子就只能带着一个女鬼在身边了?

不行,绝对不行!

事到如今,我也只剩下一个办法了,就是把这件事告诉师父,或许师父能够解决。

师父依旧没有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家,在店里一直等到中午的时候,师父才一脸疲惫地从外面回来,我正想着把事情说出来,却发现师父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估计他是忙了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否则也不会累成这个样子。

我着急自己的事情,却也不忍心把师父叫起来,一直忍到傍晚师父醒来,一边吃饭我一边试探着问师父:“师父,你昨天怎么没有回来?”

师父扒了两口饭,漫不经心说道:“出了点事,耽搁了时间,店里没什么事吧?”

“没……没有。”我很想把那件事告诉师父,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师父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在时辰未到之前,我不能给人走阴,要是说出来还不知道师父会怎么生气呢。

可是不说……我就只能结冥婚了。

我心里一阵纠结,直到吃完饭也没决定好,眼看着师父收拾东西像是又要出门,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师父,你今天心情怎么样?”

师父随口说道:“还行。”

“我……我……”我一狠心一咬牙,硬着头皮说道:“师父,我闯祸了。”

师父停下手中的动作,摸出一颗烟点上,淡淡地说道:“说说吧。”

听这语气,仿佛他早就已经知道了一般。

话已出口,此刻除了继续说下去,我也没有了别的选择,就把昨天的事情完整地说了一遍,当然还是把最主要的责任推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上,说自己是被对方给迷惑了。

听我说完,师父一阵沉默,房间里面只剩下他“吧嗒吧嗒”抽烟的声音,烟雾缭绕中我也看不清师父的表情,想问却也不敢问,只能耐着性子等着。

半晌后师父突然叹了口气说道:“该来的总会来,挡也挡不住。”

什么意思?

我没听明白。

师父站起来在店里走了一圈说道:“我回来就发现这店里的阴气不对劲,肯定是有阴魂来过,就想看看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憋到现在。”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有点事出去一趟。”刚还在说着我的事情,突然间就换了话题,我大脑当时就死机了,愣了半天才问道:“那……那我这事怎么办?”

师父白了我一眼说道:“别苦着脸跟个娘们似的,人家都说了两天后,冥婚之前肯定不会来找你的,踏踏实实看店,到时候再说。”

苦着脸跟娘们有什么关系?

我嘀咕了一句,不过看师父这么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倒是放下心来。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师父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后推了一天,就为了解决我冥婚的事情。

第二天傍晚吃完饭,师父让我老老实实在房间里面睡觉,自己则坐在门外守着。

虽然师父胸有成竹,但我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一时间也睡不着,就在房间里面等着,可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着就要到半夜了,还是没有一丁点动静,我心里开始寻思,莫不是那个女人只是想吓吓我,实际上根本没事?

这个念头刚闪过,挂在外面的风铃突然响了起来,铃声异常急促,就好像在催命一般,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果然还是来了!

“胆敢打我徒弟的主意,却没有胆子现身一见吗?”师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话音刚落,那个熟悉的女声就响了起来:“不亏是程云峰,这世间除了你之外,怕是没哪个走阴人敢这么嚣张了。”

我扒着窗户往外看了一眼,看到小院里站着一个人,赫然就是昨天那个女人。

“知道是我还敢来,现在的阴魂胆子不小。”师父冷笑道。

这女人……是鬼?

我一时间怔住,昨天跟这女人接触了两次,我都没有察觉出她和活人有什么区别来。

女人摇头说道:“不是我胆子大,而是我问心无愧……程墨的命数你应该知道,大劫将至,哪怕是有你护着他,但若是没有贵人相助,怕是也活不过这个月了。”

什么?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

今天是1号,按照这女人的说法,我岂不是最多只有二十多天的寿命了?

这怎么可能!

要是真的如此,师父怎么会不告诉我?

一定是这女人故意这么说的!

我心里面想着,却没有等来师父的反驳,沉寂了好半天,师父低沉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来:“我凭什么信你?”

他没有反驳,而是问凭什么信她,这说明……这女人说的都是真的!

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乱了。

前天的时候我还巴巴地跑去帮别人查寿命,却没想到自己寿命将尽,这还真是讽刺啊。

小院内的女人抬了下手,一道流光从她袖中飞出,直射向屋内,片刻之后师父再次说道:“九阳果,好东西,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这世间能够拿到九阳果的人还是不少的。”

女人轻笑:“我知道这说服不了你,只是凑巧听说你需要九阳果,顺手送个人情罢了,要给你看的东西是这个。”

说着,她再次抬起手,一方丝帕朝着屋内飘来。

那丝帕上仿佛写着字,但我只能够看到有字,却不知道写的什么,只知道接到这方丝帕之后,师父就沉默了下来,好半天都没有说话,而一开口就让我怔住了:“我答应你。”

“时间无多,冥婚半个时辰后举行,希望你不要言而无信。”女人说完这句话直接就消失了,接着房门被推开,师父走了进来。

“程墨……”师父缓缓开口,我直接打断了他:“为什么?”

师父叹了口气说道:“我这是为了你好,要跟你结冥婚的那位来头太大,即便是我也惹不起……”

“我不是问这个。”我再次打断师父,盯着他攥了攥拳头问道:“我寿命无多,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师父沉声说道。

“别扯这些没用的!”我冲着他吼道:“我从一出生就跟着你,一起生活了整整十八年,我是那么的信任你,可是……可是……你却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瞒着我!”

说着说着,我的眼眶就红了。

知道我出生那天的事情之后,在我心里就把师父当成了亲人,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回家看过哪怕一眼,就是认为他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可是我都快要死了,他还瞒着我!

师父向来不是个善言辞的人,面对我的质问只能沉默下来,屋子里的气氛沉闷到了极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下来,再一次缓缓问道:“为什么?”

师父点了颗烟抽着,朝着外面看了一眼问我:“还记得当初你问过我的那个问题吗?为什么要学习画符?”

“记得,但是你并没有告诉我。”我点点头说道。

师父吐了口烟说道:“那是因为这是一个秘密……在你看来,我们走阴的路数不正宗,事实上这才是真正的走阴人,外面那些所谓的走阴人不过都是野路子,真正的走阴人和修道之人没什么区别,都是逆天而行。”

缓了缓,师父继续说道:“当初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命中注定有一劫,渡过了你就是大富大贵之命,渡不过阳寿就尽了,我把你带在身边,就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帮你化解掉。”

“为什么?”我再次问道。

我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跟师父毫无瓜葛,他为什么要帮我化解劫难?

师父微微摇头说道:“你命格奇特,关系到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我不能告诉你,你只要知道你很重要就是了……经过这么多年,我发现想以一己之力化解你的劫难根本不可能,除非有贵人相助,而如今就是你的机会。”

我……很重要?

如果我真的那么重要,为什么一出生就不被父母待见?

摇头苦笑一番,我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一位贵人?”

师父看了我一眼问道:“还记得你在生死簿上看到的生辰八字吗?”

我点点头。

已经过去了两天,但那个生辰八字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的。

大概是见我没明白,师父提醒道:“看生辰需要道行,你的道行不足,本应该看不到完整的八字的。”

闻言我不由一愣。

是了!

我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这里!

要看八字没有那么简单,我的道行本应该只能看到天,可是却连时辰都看的清清楚楚,这分明是对方想让我看清楚,我才能够看到的!

见我陷入沉思,师父再次提醒道:“当时你看到的是己亥年,今年是什么年?”

“丁……丁酉年。”我喃喃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