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总裁勾上门》是一本内容非常有趣的豪门总裁小说,夜弦是此书的作者,已婚总裁勾

发布时间:2019-03-15 06:07

黎薇薇费南萧小说

已婚总裁勾上门全文阅读

  《已婚总裁勾上门》是一本内容非常有趣的豪门总裁小说,夜弦是此书的作者,已婚总裁勾上门黎薇薇费南萧是书中的主要人物。为了逃离父亲的管束,黎薇薇非常机智的逃走了,而且还是拿着手枪逼着费南萧帮助自己逃跑,只是她却还不知道自己惹上的是什么妖魔鬼怪。
  仿佛变魔术一般,弹指一挥间,原本摇曳生姿的裙摆,被她断然卸下。高贵典雅的长裙,在她手上立刻变成了性感火辣又不失俏皮的迷你短裙。
  “这样看起来比较舒服。”满意的放下剪刀。
  费以素短暂的惊愕后,扬唇一笑,朝一旁的助理开口:“把黎小姐改后的重新缝一遍边,速度快一点。”
  费南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了礼服,最简单的黑白配,却衬出他高贵不凡的气质。
  他懒懒的靠在门边,已经将刚刚薇薇所有的动作都收纳进眼里,饶有兴致的眯眼,打趣她:“小东西,你这是想拆素素的店吗?”
  她这儿的每一件礼服,都是出自名家之手,件件价值连城。
  薇薇没有回答,倒是费以素轻开口,“看来黎小姐是不喜欢太多约束。”她现在本身的装束就很简单。
  白色的上衣和精致玲珑的小马甲,一条帅气的黑色皮裤,勾勒出她曼妙的线条。脚上的小马靴又为她的装扮更添几分英气。
  “你先出去吧,她换好礼服马上就出来。”发现自己弟弟眼底的探究变得更深沉,费以素忍不住开口。

第1章 她绝对是第一个

  深夜,地下车场。

  两束强烈的光线,划破了黑幕,从车场中徐徐投射过来。

  薇薇漂亮的眸子轻轻眯起,在璀璨的光线下,妖娆得像只小猫儿。

  回头警惕的扫一眼身后追赶过来的几名大汉,她没有迟疑,断然的往那两束光线奔去。

  好女人能屈能伸,更何况,追过来的这些人,在老爸的手下身手都是数一数二的,好得根本是让人咋舌。

  “站住!”身后有气急败坏的大呼声。

  薇薇不理会他们,一眼就见到一辆灰色敞篷跑车正从停车场驶出来。

  敞篷正要徐徐合上,她美眸一紧,顾不得危险,细臂一下子撑住一边的车门,小小的身子潇洒而利落的跃进了车里。

  敞篷,适时合上……

  “再见了,各位叔叔!”降下车窗,薇薇调皮的朝被自己甩掉的几个大男人扮着鬼脸。

  ……

  一股清甜馨香的味道袭进车厢。

  车里突然多了个女人,费南萧微微皱眉,冷眼看过去。

  她看起来尚未成年,身形娇小,却偏偏玲珑有致。

  巴掌大的小脸,微微偏着,正淘气的朝窗外扮鬼脸。

  透过玻璃窗上的影子,费南萧能清晰的看到小脸上那对可爱的梨涡,明澈的眸子弯成一对月牙,看起来天真无邪。

  他好笑的勾唇。

  这确实是个很特别的女孩,调皮得像只小野猫。

  只可惜,今晚他没空和女人周旋。

  抽回视线,透过后视镜看一眼后面陆陆续续跟上来的五辆车,正要踩下刹车,太阳穴上忽而一凉。

  太清楚这种金属的厚重感,即使不去看,也知道头上比着自己的是什么。

  “带我离开这儿。”急需要离开这儿的薇薇,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枪,才来得及打量一下身边的男人。

  一身墨色西服,衬出他线条完美的身型。只是从侧面,却依旧能看出他面部轮廓深刻有型,鼻梁高挺个性,薄唇深深抿着,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危险。

  这个男人真的很迷人……

  薇薇不由得感叹,下意识里,觉得这男人非同一般。

  费南萧任她放肆,唇际勾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始终不发一语,却也没有再踩下刹车,赶她下车。

  敢这样大胆用枪指着他的人并不多,更别提是女人。

  她绝对是第一个!

  “小野猫,要去哪?”他突然开口问,微微侧过脸来看向她。

  小野猫?

  她皱皱眉,不喜欢这个称呼。

  “我叫黎薇薇,叫我薇薇就可以了。”她依旧用枪警惕的抵着他的头。

  他从善如流的点头,再一次问:“去哪?”

  薇薇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事实上,对于这个陌生的城市,她也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只好说,“随便,你去哪我就去哪好了。”

  “你确定?”费南萧扬扬俊朗的眉。

  “嗯。”她想也不想的点头,“反正我也没地方可以去,只要能甩开他们就好。”

  她纤细的手指,比了比被甩在身后的那些人。

  费南萧意味深长的扫她一眼,淡淡的开口:“我去杀人。”

  轻松自若,连眼都不眨的样子,仿佛说的只是去吃饭这样简单的事。

  没有惊悚,没有恐慌,薇薇反倒是扬唇,挑衅的看一眼他,“杀人我也去。”

  费南萧漫不经心的用食指点着方向盘,唇角噙着一抹邪惑的笑,赞道:“嗯,勇敢的小家伙。”

  小家伙……

  因为这三个字,薇薇的心,莫名的乱掉一拍。

  从他嘴里叫出来,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暧昧,仿佛带着一股莫名的诱惑,让人心乱。

  呸!黎薇薇,你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就三个字也能打乱你的心!更何况,对方还只是个陌生人。

  暗自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薇薇又紧了紧手上的枪,“你叫什么名字?”

  “费南萧。”

  “费南萧?”她咀嚼了下这三个字,略微偏头沉吟了一会,“听起来有些耳熟。”可是,一时半刻又想不起在哪听过。

  费南萧有些好笑的解释,“不奇怪,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太多。”

  “那倒是。”薇薇也没有多想。

  “会玩枪?”费南萧边开车,边不动声色的屈指敲了敲太阳穴上冰冷的枪管。

  “一点点。”娇小的手枪,帅气的在她手指上旋了个圈,被她利落的收进了短靴里。

  这,似乎不只是一点点。

  费南萧的眼底,浮出点点兴致,他侧目好整以暇的打量她,“小东西,你几岁了?未-成-年少女?”

  薇薇撇撇唇,“今年已经19了,再过段时间就20。”

第2章 无所畏惧

  她嘟嘟嘴,20岁一到就得嫁给花司炎那坏家伙。

  真是郁闷!她连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恋爱爱都没谈过,怎么能将自己就这样无端端葬送在那颗花心大萝卜手上?

  岂不是便宜了他!

  她才不要!!

  ……

  跑车,在一个荒凉的郊区停下。

  身后跟随的五辆车,陆陆续续停下来,走下来十多个穿着整齐的黑夜人,个个神色肃寒,不苟言笑。

  薇薇推开车门,跟着费南萧走下来,还来不及关上车门,倏地,数把枪口齐刷刷的对准她。

  大家都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似乎想要将她直接生吞活剥了。

  OH!看来自己得罪的人很不赖!

  薇薇吹了声口哨。

  这样的场面,她见得多了。没有半点慌乱,反是双臂撑着车头,小身子潇洒的稳稳坐了上去。

  “你的人?”她淘气的荡着两条纤细的小腿,问费南萧。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不会伤害自己。

  费南萧点点头,有些惊讶小东西的临危不乱,心里却生了几分疑窦。

  她是无意闯进了自己的世界,还是,刻意接近自己?

  很显然,她并不是个普通的女孩,玩枪的把式,一看就是经过了专业训练。

  “少爷,你没事吧?”助理阿信几步来到他身边,凌厉的视线瞪了眼车头上的女孩。

  薇薇也毫不客气的回瞪他。

  “没事,不用紧张。”费南萧摆摆手,示意阿信放松点。

  随意的环顾了下四周,这儿还是一片静谧的漆黑。

  阿信低头看了眼时间,“交易时间定的晚上10点,我们到得稍早了些。”

  他又看了眼薇薇,谨慎的问:“少爷,她该怎么处理?”

  “她很特别。”费南萧深不可测的视线淡淡的掠过萧。她似乎知道他们在讨论自己,细细的眉头有些不悦的皱着。

  “敢用枪指着少爷,确实很特别。”全天下,怕也找不出这么几个特别的来。

  费南萧兀自沉吟了下,下了决定,“暂时把她留下来。”

  语气里,有着不容辩驳的威严。

  不管这小东西是有意或无意,都不可否认,她确实引了他去深入探究的兴致。

  太快把她处理掉,岂不是太可惜?

  “这样好吗?”阿信不敢反驳少爷的意见,但还是不可掩藏的表现出吃惊。

  要知道,少爷从来就不是个会心慈手软的人……

  更何况,这女孩之前那样胆大妄为。换做是别人,说不定早已经在举枪的那一刻就被扫射成了马蜂窝。只是刚刚没有得到少爷的指示,跟在后面的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费南萧不再多言,而是跨步,朝薇薇走过去。

  薇薇早把四周的环境打量透了,漆黑又安静,真是无聊透了!

  她百无聊赖的撇撇唇,见费南萧朝自己走过来,忍不住抱怨,“这里黑咕隆咚的,不好玩!”

  “我们可不是来玩的。”费南萧有些好笑的勾唇,朝后使了个眼色,示意手下们把枪放下。

  得到他的指示,众人不敢怠慢,训练有素的收起枪。但他们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我要走了,你忙你的!”薇薇拍拍手,小身子就要从车头跃下去。

  彼时,细臂却倏地被用力扣住。

  她低呜一声,身子重新稳稳的落回车头。

  费南萧结实的双臂一撑,将她密密实实的禁-锢在自己胸前。

  独属于成熟男人的魄力,隐隐带着薄荷的清冽,纠缠着薇薇的鼻息,让她有片刻的闪神。

  下一秒,绝美的柳叶眉浅浅一蹙,警惕的盯着眼前那张完美无瑕的俊颜。

  “你干什么?”

  费南萧挑眉,挑衅的又逼近几分,“现在知道怕了?刚刚跳进我车里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的。”

  怕?

  薇薇扬扬傲气的小脸,挺直细背,“我字典里可没有‘害怕’这两个字。”

  从小到大,在黎门里接受的教育,就是无所畏惧。

第3章 对他竟然毫无防备

  爸爸、哥哥,还有花泽宇那混小子,从小就嚷着要把她当男人养。

  可事实上,一旦出事,不管大小事,他们就都挡在她面前,从不让她承担半分,这更将她养得无法无天。

  反正再大的烂摊子,也有人来收拾,她怕什么?

  她的反应,着实让费南萧微微有些意外。

  外表看似天真无邪,可这么多枪口对着她,她依旧能泰然自若,性子里又骄傲得不容侵犯。

  这样一个特殊的女孩,难道真的只是无意闯到他身边?

  他的人生向来步步为营,所以,这一切,都不得不让他提高警惕。

  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拍拍她的头顶,“既然不害怕,那乖乖的到车上等我。等事情忙完,我带你离开这儿。现在这里根本没车,你凭着两腿也走不出去。”

  重新环顾了下四周,薇薇没有多想,干脆的点头,“好吧。”

  显然,对于她的承应费南萧很满意。颀长压迫的身躯这才退后一步,松开了她。

  她利落的从车上跳下来,拉开车门坐进去,费南萧简单的安排了两个人留下来守在车边,以防她突然改变主意。

  身份尚未明确前,他不希望出任何差错。

  “少爷,他们来了。”阿信在他耳边轻声低语。

  费南萧微微正色,抬目,远远的就能见到几束强光穿透黑暗朝他们驶来。

  “走吧。”领着一众人等,准备过去。

  “费南萧!”身后,却传来清脆的唤声。

  回头,只见她已经降下车窗,一张无瑕的小脸撑在车窗上,漂亮的眸子微微眯着,像只慵懒的小猫,看样子似乎是有些困了。

  “嗯?”费南萧沉稳的轻应,唇角微微弯起的弧度,却是连自己都不曾察觉。

  “我不喜欢等人,最多10分钟哦!”她探出白皙的食指晃了晃。

  “好。”鬼使神差,他竟然会好脾气的点头。

  阿信站在一旁简直呆若木鸡。

  以往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和少爷谈条件的?关键是,少爷什么时候这样放纵过一个女孩?而且,对方还是个身份不明的丫头!……

  对方的车,陆陆续续停下。

  车上走下来一群同样训练有素的人。

  对方的首领,是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男子,见到费南萧,内敛的神情间还是闪过淡淡的惊诧,“没想到萧少爷会亲自来。”

  “第一次交易,自然要体现我们费切斯家族的诚意。”费南萧淡淡的一摆手,沉声吩咐阿信,“让占先生验货。”

  语气和动作间都有股慑人的气魄和威严。

  “是。”阿信立刻吩咐下去。

  众人齐齐将军火抬出来,对方飞快的验货确认后,将钱交过来,一场黑市交易顺利而利落的完成。

  “合作愉快,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们合作。”费南萧率先上前一步,沉稳的朝对方探出手。

  “早听闻萧少是爽快的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占维之语带欣赏,出手迎上去。

  ……

  很快的,几辆车低调的沉进了黑幕里,迅速的消失在静谧的郊外。

  费南萧这才领着众人转身。

  “几分钟了?”他偏头漫不经心的问身边的阿信。

  阿信有片刻的不解,见到他看向跑车的视线,一下子明白过来,连忙低头看时间,“少爷,刚过了十八分钟。”

  离小东西要求的时间,已经过了八分钟,或许,她早已经不耐了。

  ……

  见他们走来,守在车边的手下,连忙挺直身子,恭敬的打招呼:“少爷。”

  “还在?”他边问,边探手打开车门。

  “是的。”

  费南萧满意的点头,拉开车门,后座上蜷缩的小身子让他的视线微微一顿。

  没有预料中的不耐,她只是闭着眼,像只小猫儿一般慵懒的蜷缩在后车厢里,浅淡而均匀的呼吸,让这个夜晚变得越发静谧。

  凝着她无害的睡颜,费南萧墨黑的眸色变得深沉如夜。

  这小东西是真的完全没有危机意识?对他竟然毫无防备,可以就这样睡着。

  真是个让他迷惑的女孩……

  “少爷?”见他没有多余的动作,阿信忍不住轻唤了一句提醒道:“我们该走了,下一场宴会马上要开始了。”

  “嗯。”费南萧沉声吩咐,“你来开车。”

  转身,坐进了后车厢。在阿信大诧不已的神情下,他动手将薇薇微偏的小脑袋搬过来枕在自己腿上。

  这个女孩很特别,所以,他愿意给她特别的待遇。

  阿信想说什么,但终究将话全数噎下去,只是漠然的坐进驾驶室。

  女人,只能玩玩,真正的爱情,并不适合费切斯家族的继承人,他想,这个道理少爷比谁都清楚。

第4章 越发费解

  ……

  被他搬动,薇薇还是没有醒来,只是不安稳的皱了皱小眉头。迷迷糊糊的,她以为是枕在爸爸的腿上,不由得用小脸蹭了蹭对方的腿,小手臂再自然不过的揽上那精实的腰肢。

  这样的动作,让费南萧微微一怔。

  这么多年来,他经历的女人实在是太多。

  若是以往,有女人做这个动作,他定然会毫不犹豫的把这视作勾-引,而后,要么厌恶的甩开,要么顺水推舟。

  可是,薇薇迷糊又天真的样子,却让他有些看不懂。

  “小东西,突然闯到我身边来,你到底是想做什么?”低语着,他动手撩开散落在她颊边的乱发,就这样俯首看着她安静的样子。

  原本浮躁的心,竟渐渐变得平和……

  这样的感觉,连费南萧自己都觉得奇怪。出现在他生命里的任何女人,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去费心猜过对方的心思。

  费切斯的继承人,有守护家族的责任,女人在他的生命里不过只是陪衬,或者说是调剂品,不想费心,也不能费心。但这个初次见面的小丫头,却让他有些失常。

  或许,是他最近太忙,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吗?

  “阿信,先去一趟大小姐那。”抽回神,吩咐阿信。

  阿信了然他的目的,忍不住问:“少爷是想带这位小姐去宴会?”

  “嗯。”费南萧微点头,眼神重新落向薇薇,有些意味深长,“她能帮我。”

  “好。”阿信不多问。他相信不管做出任何决定,少爷都有他的考量……

  车,停在一间奢华的造型设计室前。

  即使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但偌大的设计室里还亮着灯,来来往往的客人各个高贵典雅。

  “小东西,醒醒。”费南萧拍着薇薇肌肤细腻的小脸,手心稚嫩如婴儿般的触感,让他顿时有些爱不释手,动作不由得放得更轻了。

  但这样已经足够把薇薇给吵醒。

  漂亮的小眉头揪得更紧了,徐徐睁开眼来,眼前男人精致的西服,和鼻尖沉稳的气息都让她微微一愣。

  绝对不是爸爸!气息和爸爸的差太多。

  也不是哥哥或者花泽宇。他们一个个气息都乱七八糟,夹着很多女人的香水味。

  是谁?

  松开对方,她揉揉眼睛,撑起身子。

  见到眼前似笑非笑的俊脸,才顿时清醒过来。

  费南萧……

  刚刚她竟然莫名其妙把他当做了爸爸,还抱得那么用力?

  虽然有些荒唐,但不得不承认,抱着他的手感真是好得不可思议。若不是他叫醒自己,她根本不愿意醒来。

  “都忙完了?”朝他绽出一抹绚烂的笑,她突然觉得,若是每天醒过来都对着一张这样俊美的脸,其实真是个让人期待的事。

  花泽宇虽然也是帅到惨,但这19年来,她看得都已经麻木了。

  “嗯。你睡得很香。”费南萧不知道她小脑袋里在转着什么,锁着她的眸子里有探究,同时也藏着兴趣。

  “和那些人纠缠了一整天,好累。”她意犹未尽的打了个呵欠,眨眨眼,这才发现窗外已经是一片灯火阑珊,她茫然的问他,“这里是哪?”

  “先下车。”没有回答,阿信已经快一步下车,恭敬的将车门打开,候在一边。

  费南萧率先下车,薇薇跟在后面,稍微打量了一眼周围。

  “要去哪?”对于陌生的环境,她丝毫没有慌乱,清澈的眸子里闪烁的是好奇和兴奋。

  “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费南萧微微曲起臂弯,示意她挽着自己。语气里有几分不容拒绝的霸气。

  “一定要去?”薇薇上前一步,从善如流的挽住他。

  “嗯。”他的计划里,需要她。

  “那好,反正我现在也没地方可以去,就当还你一个救我的人情好了。”薇薇没有迟疑,爽快的一口答应。

  “救命之恩,就想这样敷衍了事?”费南萧领着她走进灯火通明的设计室,个性的唇际染上一抹邪肆的笑,“其实,我期待更好的报恩途径,嗯……比如,今晚。”

  刻意压低的语气里,透着些许诱-惑,让薇薇只觉得心尖有些发痒。

  “你!”嘟嘴低骂一句,挽着他的小手,报复性的掐他结实的手臂。

  纯净的小脸上,却因为羞涩泛起淡淡的潮红。

  这样的表现,不禁让他越发费解。

  若这一切都是她的伪装,那实在是高手中的高手。

  大胆、迷糊却又害羞得像个未经世事的少女,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或许,每一个都是她?

第5章 小东西你很美

  费以素见到弟弟亲自领着一个女孩过来时,那一向不显山露水的神情间,也透出诧异来。

  “介绍一下吧。”她优雅的笑,轻浅的打量薇薇,却丝毫不给对方任何压迫的感觉。

  似乎很习惯这样的打量,薇薇自信的扬着小脸,坦然的接受她的视线。

  “黎薇薇——我朋友。”费南萧简单的介绍:“我姐姐——费以素。”

  “你们长得真像,都美得没话说。”眼前两张都无可挑剔的脸,让薇薇忍不住感叹。

  费以素‘扑哧’一笑,抬头去看弟弟,果然见他黑着整张脸。

  只怕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别人用‘美’字来形容自己。

  薇薇才不怕他,俏皮的朝他吐舌。

  费以素看着他们之间这一来一往的小动作,眼神里,不由得添了几分担忧……

  薇薇纤细的手指,拨着那一排排典雅高贵的礼服,细眉越皱越紧。

  这些根本都不是她的风格!

  “你和南认识很久了吗?”轻轻的嗓音从一旁传来。

  她摇摇头,“没有,今天才认识。不,准确来说,我们认识还不到两个小时。”

  “哦?真让我意外。你是南唯一一次亲自带过来的女孩。”

  “是吗?”薇薇只是随意的应着,懒懒的挑着礼服。

  很显然,她看得很重的‘唯一’,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这真是个特别的女孩!

  若换做南身边其他任何女孩,早就因为这个‘唯一’而虚荣心大涨,哪里会有她这种宠辱不惊的表现?

  单凭这一点,费以素决定对她刮目相看。

  “没有满意的?”

  她紧锁的小眉头,已经说明了一切。

  “嗯。”她也不遮掩,诚实的点头,小手顿在一条明艳的绯红色长裙上,微微沉吟了下,回头,“有剪刀吗?”

  费以素摸不清她想做什么,只是吩咐人拿了把剪刀过来。

  剪刀在小手上,灵活的绕了个花式圆圈,稳稳的被薇薇握在手心。众人惊讶之下,只见她已经利落的落下刀锋。

  “嘶——”一声,剪刀穿过布料的声音。

  仿佛变魔术一般,弹指一挥间,原本摇曳生姿的裙摆,被她断然卸下。高贵典雅的长裙,在她手上立刻变成了性感火辣又不失俏皮的迷你短裙。

  “这样看起来比较舒服。”满意的放下剪刀。

  费以素短暂的惊愕后,扬唇一笑,朝一旁的助理开口:“把黎小姐改后的重新缝一遍边,速度快一点。”

  费南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了礼服,最简单的黑白配,却衬出他高贵不凡的气质。

  他懒懒的靠在门边,已经将刚刚薇薇所有的动作都收纳进眼里,饶有兴致的眯眼,打趣她:“小东西,你这是想拆素素的店吗?”

  她这儿的每一件礼服,都是出自名家之手,件件价值连城。

  薇薇没有回答,倒是费以素轻开口,“看来黎小姐是不喜欢太多约束。”

  她现在本身的装束就很简单。

  白色的上衣和精致玲珑的小马甲,一条帅气的黑色皮裤,勾勒出她曼妙的线条。脚上的小马靴又为她的装扮更添几分英气。

  “你先出去吧,她换好礼服马上就出来。”发现自己弟弟眼底的探究变得更深沉,费以素忍不住开口。

  对于他的反应,她并不觉得惊奇。

  男人都喜欢特殊又神秘的女孩,最好能不断的给他制造惊奇。尤其像她弟弟这种习惯了征服和驾驭的男人,这种女孩更容易激起他们的欲-望……

  十分钟后。

  更衣室的帘子,被两个助理拉开。

  一抹倩影,坦然自信的从帘后走出来。

  绯红的短小礼服,火辣而热情。配上足下精致的水晶高跟鞋,将女孩白皙如凝脂般的美腿勾勒得更加修长而匀称。

  室内的灯光魅惑而绚丽,她像一只妖娆的精灵,如火绽放,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人无从抗拒的魅力。

  费南萧正坐在那随手翻着杂志,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眼前的她,让他一贯不显山露水的眸底,也不可避免的划过一丝惊艳。

  连立在一旁的阿信也微微怔愣,同身为女人的费以素也有片刻的失神。

  费南萧率先回神,站起身,缓步过去,绅士的朝她探出手。

  她大方的圈住他的臂弯,“可以出发了!”

  “嗯。”他点头,唇际弥漫出一分淡不可见的笑意,“小东西,你很美……”

  “那当然。”薇薇骄傲的扬扬小脸,笑容绚烂。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