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奕萧卓少风大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苏奕萧卓少风小说的名字是《一夜索情:总裁请轻点

发布时间:2019-03-15 05:36

苏奕萧卓少风大结局

一夜索情:总裁请轻点全文阅读

  苏奕萧卓少风大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苏奕萧卓少风小说的名字是《一夜索情:总裁请轻点》,这是一本剧情还不错的豪门总裁小说,温水情所著。卓少风本是苏奕萧的救命恩人,可在四年后两人再见的时候,卓少风明显的忘了她,于是苏奕萧只能在他身边好好的当着联姻的妻子。
  话一问出口,奕萧又突然心口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两颊飞上桃红,难道他要洞房?不是吧?!
  “装淑女?!”卓少风鹰眸如箭般直射而来,深邃而漆黑的瞳孔像是漫天星辰,闪烁着夺目的光辉,冷冷两个字:“过来!”
  “少、少风!”奕萧紧张的唤他的名字。
  “闭嘴!你只能叫我卓先生!”他瘦削刚毅的脸庞冷若冰霜,棱角分明的薄唇不自觉抿紧。
  “呃!卓、卓先生,我知道这是商业联姻,既然你不喜欢,我们可以保持和平相处?”
  “和平相处?”卓少风倏地站起来,伸过手将她扯过来,一个不稳,奕萧被他拉入怀中,而他又坐在了沙发上,她则被他拉得坐在了他的腿上,他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漆黑的眸子对上她惶恐的大眼。“如果你不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或许我们还能和平相处,但现在,你休想!”
  “你——”她恍然的想喊,却发现他眼中的敌意是那样的深浓,抓着她肩头的手那样用力,像是要把她骨头捏碎了一般,好痛,肩头的骨头发出一声轻响,奕萧都怀疑自己的胳膊是不是断了。

第1章 偶遇

  波士顿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今年五月的波士顿气温依然很低。

  苏奕萧喜欢一个人走在冷风吹过的陌生街头,扬起小巧的下巴,欣赏那风格迥异的建筑。这时,天空开始在飘雨,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脸上,滴进心里,感觉有些冷,冰凉冰凉的触感却又让一颗心瞬间得到宁静。

  接到苏老爷子电话的一刹,奕萧有些微微的讶异:“苏老先生?”

  “奕萧,什么时候叫我一声爷爷?”那端传来苏东申略带慈祥的声音。

  “……”奕萧微微一怔,却还是没有叫出口,只是轻声道:“苏老先生,您有事吗?”

  那端沉默了一下,悠长地叹了口气。“奕萧,我的时间不多了,爷爷希望你能立刻回国!四年了,你已经毕业,也该回来了。”

  心里蓦地一沉,冷风吹过,身体一个本能的瑟缩,奕萧望向远处的视线有些悠远而飘渺,茫茫雨幕,连风景都看不真切了。“您……身体不好吗?”

  那端又是一个长久的沉默:“回来吧,奕萧!爷爷想你了!”

  终于,还是无法拒绝苏老爷子的,他时间不多了?他说想她了?多久了,或许,从来,就没有人想过他,今天他说想她了,她的心,一下子如波士顿的街头,潮湿无比。

  当晚,奕萧就收拾行礼,踏上了归国的飞机。

  奕萧订了一张经济舱的机票,进去坐下的时候,旁边的座位还是空的,等到机舱门快要关闭的时候才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接着电话急匆匆走来。

  机舱的灯光很明亮,他背光而来,身后是明亮的光线,耀眼的光晕笼罩在他的周身,有空姐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哇噢!好帅的男人哦!”

  “极品!”

  “……”

  在一阵惊叹声里,奕萧缓缓的抬头,一张熟悉的脸就这样撞入了自己的眸子里。

  奕萧猛地心里一惊,是他?!

  男人直接走到这边,抬手打开上方的行李架,把自己随手一个小皮箱放在上面,关门,坐下来,还在讲着电话,低沉的男中音就在奕萧旁边响起:“什么头等舱,如今这形式,我还有资格挑剔吗?不说了,我在飞机上,要关机!”

  奕萧没想到会偶遇卓少风,五年了,即便是过去五年,她看到这张脸,依然清晰的认出来是他。

  卓少风似乎也察觉到了身旁的视线,视线不经意一瞥,发现奕萧正望着自己,倏地,一双鹰眸凌厉起来,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冷冷的瞥了一眼她,眸子里除了冷漠便是傲然冷僻的气息。

  显然,他没有认出自己来?!

  奕萧猜想他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花痴,他太帅了,应该经常被女孩子注意或者搭讪,一定以为她跟那些长跟他搭讪的女孩一样吧。

  思及此,奕萧低下头去,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再抬头时,想说句话打个招呼,可是却话到嘴边被男人更加锐利冷漠的眼神给吓住了!

  他的眼神更加冰冷如霜,视线带着明显警告性一瞥,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奕萧心里微微的讶异,如踹了小鹿般忐忑的同时又松了口气。

  好吧,既然他忘记了,也不喜欢被人搭讪,她也不强求,只是“滴水恩涌泉般”她会永远记在心里,以希他日自己有能力时或者他需要帮助时,再回报他吧。可是像他这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有需要她帮助的地方呢?

  他可是卓少风啊,卓氏集团传奇人物,哈佛商学院毕业,获得贝克学者荣誉称号。

  传闻他三年前入驻摇摇欲坠的卓氏,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将家族企业拯救与危难,卓氏终究没有破产,再后来,卓少风不明原因辞去总裁一职,后来不明去向。

  奕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难道这三年,他是在波士顿吗?

  不过他不喜欢被打扰,她也不勉强,只好把视线收回来,转向了窗外。

  空姐已经在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马上要起飞了!

第2章 商业联姻

  又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一眼身侧的男人,他是那样完美,只是一个侧脸,就像完美的雕塑,棱角分明,他闲淡地依靠在椅背上,全身上下流淌着冷峻卓然的气息。

  发觉奕萧又在看自己,卓少风的眸光再度降到冰点。

  奕萧蓦地一怔,心中暗自好笑,他还真是敏感警惕,从他那一掠而过的眸光中,感受到了他眸中的凌厉和厌恶,以及那种一个眼神可以将人置于死地的犀利。

  这个人,不做商场霸主,真是可惜了!

  就这样一路,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吃喝,十几个小时,卓少风基本都在睡觉,而奕萧却毫无睡意,偶尔会侧头看向身旁的他。

  他睡着了,并不知道在他熟睡的时候,自己在肆无忌惮的打量他,俊美的脸庞上,剑眉如墨,长长的浓密的睫毛覆盖在眼皮上,挺直的鼻子,唇角也没有抿起来,看起来没那么凌厉了,只是这样看着,奕萧的唇角不自觉的上翘。

  身旁的人微微一动,她立刻收回视线,随意拿了一份报纸,装着读起来,只是瞬间,被上面的消息震撼了——卓氏出现重大危机,卓少风能否再度力挽狂澜?

  莲城苏家的大厅里。

  奕萧错愕的看着面前已逾古稀的老人,“苏老先生,您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联姻?以苏家这样的商场霸主地位,什么时候轮到靠联姻来度日了?”

  苏东申倒也不生气,只是微笑着点点头,一双眸子凌厉异常,“先别急着拒绝,总要知道他是谁吧?”

  奕萧一怔,皱眉。“是谁?”

  苏东申精明的眸子落在自己的孙女脸上,这个孙女,虽然是他开始看不上的,但是经过观察,他发现,她很聪明,在如今苏家已经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奕萧无疑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偌大家业,给谁他都不放心,唯有给奕萧找一个有能力的老公,他走的才能安心。

  “是谁我也不同意!”奕萧直接拒绝。

  “卓少风!”苏东申幽幽吐出三个字。

  奕萧猛地一僵,脑海里飞快的转动,卓氏危机,卓少风他无力力挽狂澜了吗?

  “他已经同意联姻,奕萧,只等你点头了!”

  “他同意联姻?”奕萧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你在逼迫他?”

  “需要我去逼迫他吗?他离开卓氏的三年里,卓氏的元老们一个个勾心斗角,一盘散沙,贪污腐败,私设自己小金库,卓氏如今早已名存实亡!”

  “既然如此,您为何又要跟卓氏联姻?”

  “因为卓少风,是个人才!我看上他了,希望他能成为我的孙女婿,在以后我死了的日子里,帮助你抱住苏家基业。而且他个人已经同意了联姻,我也准备了十五亿美金的贷款,很快就可以到账!奕萧,爷爷不是命令你,是恳求你,答应吧!”苏东申看着自己的孙女,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只是那双眼睛里却藏着奕萧看不懂的讯息。

  “为什么非要我跟他联姻?你就不能帮他一下吗?或者你可以有偿帮他,他一定会给你更多的回报。”

  “奕萧,你不是喜欢他吗?”苏东申淡淡的挑眉,“爷爷只想你如愿以偿,为苏家延续香火。”

  “我不要这样的联姻,而且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能接受?”

  “帮不帮他,在你,不在我。奕萧,我是商人,商人不做赔本的生意,只会让利益更大化。”说完,苏东申站起来。“你自己可以好好考虑考虑!不过时间不多了,没有新资金注入,卓氏将被迫宣布破产!”

第3章 你配不上他

  奕萧浑身一怔,深呼吸,卓少风他真的答应了吗?苏老爷到底什么意思?可是她顾不得太多了,于是一咬牙,“好!我同意!”

  “我不同意!”突然一道飞扬跋扈的声音传来。

  奕萧一抬头看到了楼上走下来的珠光宝气的苏家大小姐苏冉,她正气愤的望着苏奕萧。“你来做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踏进苏家的大门?”

  “啪——”一声,苏老爷子的拐杖直接砸在茶几上,苏冉吓得一哆嗦,气氛的神色有所收敛,可还是依然说着:“爷爷,她只是个私生女,要联姻也应该是我,我才是你嫡亲的孙女——”

  “你闭嘴!这里是苏家,我还没死,就算我死了,也轮不到你说了算,这个家是奕萧的,她才是继承人!”

  “爷爷,你偏心!”

  “是,爷爷是偏心,爷爷喜欢的是聪明的孩子,你再多言,以后我死,什么也不给你!”

  “爷爷——”苏冉一听什么也不留给自己,一下子傻了,望向奕萧的眸子里蕴含了太多的怨恨,都是这个私生女,如果不是她,自己才是继承人。

  奕萧淡淡的看着苏冉,唇角挂着淡淡的怡人的笑。只是那双杏眸,看似在笑,眼底却隐含犀利和锋芒,令人不敢直视。“既然大小姐这么想成为联姻的主角,那苏老爷可以给苏大小姐另找一门亲事,跟奕萧一起举行个集体婚礼好了!呃,嫁给谁好呢?不如就嫁上次寻上门来要对你负责的那个金家少爷好了!”

  “苏奕萧,你闭嘴!”苏冉恼羞成怒的怒斥她。

  “怎么,不想嫁金少爷?想嫁给卓少风?”奕萧靠近她一步,低声道:“可惜,你配不上他!他不会要一个曾怀过别人孩子的女人的!”

  “你——你——”苏冉气的直哆嗦,求救似的看向苏东申。

  可是爷爷眼里却有了对奕萧的赞许,他只是看着她们姐妹,在看到奕萧瞬间反击又直接找到苏冉名门令其恼羞成怒的无话可说时,他是赞赏的。“奕萧,你果真没有让我失望!”

  苏冉一生气,转身跑了。

  望着被自己气走的苏冉,奕萧的眸子里却没有任何的得意,有的只是疲惫,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太复杂,太累。

  “您该知道我一点不喜欢成为您所谓的继承人,那不是我想要的,联姻不是为了苏氏,而是为了卓少风,您也不担心吗?”

  “奕萧,公司是迟早都要给你得,至于到时候你是败掉,还是继续发扬光大,那是你的事,爷爷到时候已经去了地下,管不了那么多了!”

  奕萧又是一愣,他是了解自己的,知道说太多的话,不如相信她,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苏老爷很懂策略,悠长的叹了口气,奕萧点点头。“我先回去了,婚礼哪天,通知我就可以了!”

  “你不住家里?”

  “我喜欢自由!”淡淡的一句话,一挥手,人已经走出大厅。

  ……

  教堂里。

  淡淡的阳光倾泻在一对璧人身上。

  男子正是卓少风,他身材高大,不仅面容俊美,而且气质非凡,浑身上下透着俊秀的气质,散发着优秀男人所具备的独特魅力。

  女孩是苏奕萧,美丽娇俏,一身洁白的婚纱,白若冬雪,柔媚的容颜在教堂神圣庄严地气氛映衬下更加美丽,欲滴的红唇扬起浅浅的微笑,洁白的婚纱合体地包裹着奕萧玲珑有致的身躯,

  苏东申更是亲自挽着孙女的手,将她交到了卓少风的手中、

  带着白色手套的小手被一双有力却冰凉的大手握住,奕萧听到苏东申说:“少风,我们家奕萧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们夫妻百年好合,白首偕老。”

  奕萧娇羞的微微抬眸,便看到卓少风唇角紧抿,双眸在看到自己时微微的讶异了下,继而原本平静的眸中升起一股阴戾,一闪而过,唇边扯出毫不掩饰的讥讽。

  他想起来了,飞机上跟他一天回来的那个女孩,原来如此,唇间的冷笑更甚,卓少风的薄唇抿得更紧。

第4章 豪华婚礼

  奕萧一怔,红霞飞上芙颊,内心却也感受到他的怒意,小手更是一个颤抖,而卓少风的大手警告性的一紧,紧握住奕萧的小手,然后视线转了过来。

  奕萧心里又是一颤,咬紧唇,细细白白的贝齿几乎把唇给咬破,抬起头,清澈的大眼望向卓少风。

  他突然笑了,笑得那样明朗,如春花般灿烂,如骄阳般明媚,可是那笑容却不达眼底,带着讥讽,只是微笑着,眼神犀利如刀,望进奕萧的眸中,像是要穿透她的心一般……

  奕萧被他这样一看,心里深深受到撞击,在惊愕的瞬间,他突然凑了过来,陌生的男性气息焦灼的喷洒在她的耳边。“原来是你,很想嫁给我是吗?”

  奕萧陡然瞪大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容颜,他的五官犹如工匠雕刻出来的,俊美深刻,一双锐利的黑眸,就这样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看着自己。

  可是,在外人看来,他们之间这样的对视,就像是含情脉脉的两个情侣之间的对视,远处的人又怎么看的清,一身白色礼服的男人像雕塑一样高高在上的矗立着,唇边含笑,而冰冷嗜血的眼神毫无一丝温度看着眼前得女孩。

  这一刻,奕萧突然觉得,嫁给卓少风,是一件又温暖,又凄凉的事!

  奕萧只是淡淡一笑,很安静的小声回道:“没关系,卓氏度过危机后,我可以答应跟你离婚!现在大家都看着呢,你不想出糗吧?”

  卓少风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苏奕萧的反应,她的反应出乎他的预料,他笑得更加灿烂。“你,果真是居心叵测!”

  “清者自清!”奕萧也笑了,杏眼弯成了月牙,笑得无害,笑得灿烂,只丢给他四个字。

  没有过多的解释,她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虽然耐心隐隐有些不安,但还没有失去理智,这一刻,两家亲属,记者,还有各行各业的人都等着看他们婚礼,一旦出错,卓氏会更加没有挽救机会儿。

  “好一个清者自清!”卓少风嘴角勾勒着一抹笑意,带着玩味,带着讥讽,握住奕萧的小手,走向了神父。

  在神父的引领下,新郎新娘交换了戒指,然后彼此各怀目的地宣誓,最后,神父说:“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卓少风身子一僵,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奕萧也是很紧张,这个提议一点都不好,说起来他们是陌生人,他怎么会吻自己?

  可是,她想错了,或许卓少风本来就会做戏,他优雅的俯身,冰凉的唇瓣绅士的落在她的额头。

  奕萧呆了呆,明显感受到他浑身上下紧绷的气息,他是不愿意的,可他甘愿做戏给那些人看,想来他也是无奈且悲哀的吧!

  奕萧没有忽略掉神父说“可以吻新娘”后他长长的睫毛下凌厉的眼神更是如冰魄银针般毒辣,多么的不情愿,他眸子里隐含着霸气和王气,比那写在脸上直接表露的凌厉更令人胆寒。

  他就这样唇边带笑,眸中带刺却又柔顺无比地吻了她的额头。

  奕萧的耳膜,和心脏一样,咕咚咕咚的狂跳起来。

  紧接着,卓少风却一把抱起来奕萧,在所有人倒抽一口气惊愕的同时,奕萧听到卓少风道:“失陪了,我跟新娘子要去洞房了,各位慢用,玩的开心!”

  说完,视线更是高深莫测的扫了一眼苏东申,直接将奕萧抱出了教堂。

第5章 新婚之夜

  豪华的婚房设置在海边丽景别墅,三层的豪华别墅,临海,风景绝佳,空气质量高,十分适宜居住。

  时间一点点流逝,从教堂被卓少风抱着离去到现在已经过去六七个小时了,看了看外面,已经天黑了,可是他自从把她扔下后,就不见了踪影。

  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新房里,陪伴自己的只有滴滴答答的壁钟声,安静的好像只有奕萧一个人。

  她不知道卓少风去了哪里,安静的等待了几个小时后,她便放弃了等待,她也不认为他会来洞房。

  奕萧深呼吸了一口气,站起来去浴室洗漱,看着镜子里自己粉嫩的肌肤终于卸下了那可怕的新娘妆,又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想着还是从这里搬出去,住这么大的地方一点都不自由,也不方便工作,而且卓少风很明显的就是为了卓氏才接受这样的婚姻,以后他们只怕也会离婚,卓氏一旦危机解除,以卓少风的脾性应该会要求自由的,而她所做的这一切,就当是还他的恩情吧!

  洗澡完,穿着浴衣走出浴室,去鞋帽间找衣服换,哪想到刚推开门就看到卧室的房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随之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烟草味。

  奕萧一慌,这才发现是卓少风,他的左手上随意的夹着一只香烟。

  他已经换了白色礼服,一身随意的休闲装束,依然是白色的,白色穿在他身上,无论是礼服,还是休闲款,都是那样的卓尔不凡。

  她心里漏跳了一拍,只是那么一瞬间,她平复心绪,看着他关门走到沙发边坐下来,静默不语。

  面对五官深隽的仿如雕塑般的男人,奕萧心里还是慌了,他是卓少风,她的恩人,只是他早已经忘记了。

  他看到刚刚出浴穿着浴衣的奕萧,也是恍然一怔,继而又冷笑了一声,伸手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说:“开始吧!”

  奕萧错愕一愣,骤然屏住呼吸,本能地紧张反问:“开、开始什么?”

  话一问出口,奕萧又突然心口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两颊飞上桃红,难道他要洞房?不是吧?!

  “装淑女?!”卓少风鹰眸如箭般直射而来,深邃而漆黑的瞳孔像是漫天星辰,闪烁着夺目的光辉,冷冷两个字:“过来!”

  “少、少风!”奕萧紧张的唤他的名字。

  “闭嘴!你只能叫我卓先生!”他瘦削刚毅的脸庞冷若冰霜,棱角分明的薄唇不自觉抿紧。

  “呃!卓、卓先生,我知道这是商业联姻,既然你不喜欢,我们可以保持和平相处?”

  “和平相处?”卓少风倏地站起来,伸过手将她扯过来,一个不稳,奕萧被他拉入怀中,而他又坐在了沙发上,她则被他拉得坐在了他的腿上,他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漆黑的眸子对上她惶恐的大眼。“如果你不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或许我们还能和平相处,但现在,你休想!”

  “你——”她恍然的想喊,却发现他眼中的敌意是那样的深浓,抓着她肩头的手那样用力,像是要把她骨头捏碎了一般,好痛,肩头的骨头发出一声轻响,奕萧都怀疑自己的胳膊是不是断了。

  “一个婊子的女儿能有这样的手段,也着实让人钦佩,怎么?以为进了苏家的门,就真的是大小姐了?苏奕萧,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一个被苏家玩弄过得婊子生的女儿!就算今日我卓少风娶了你,你也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卓少风低吼一声,突然大力的推了她一把,奕萧被推倒在床上。

  奕萧错愕的看着卓少风那满脸的厌恶之色,眸子里升腾起一股泪雾,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她是苏家的私生女,她的母亲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她还能说什么?

  看到奕萧的脸瞬间苍白,卓少风危险的眯起了眸子,装可怜的女人他见得多了,而眼前这个,他更是厌恶无比。

  奕萧咬紧唇,细细白白的贝齿陷入粉红的唇瓣里,唇被咬的失去血色,密密长长的睫毛染上薄薄一层水雾,只是这样安静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看到她不说话,卓少风突然就内心一阵烦躁,他站在婚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的生理期几号?”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