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最深最浓的爱恋全文免费阅读-最深最浓的爱恋免费阅读by赵咸咸

发布时间:2019-03-15 04:03

最深最浓的爱恋全文免费阅读

最深最浓的爱恋全文阅读

  女主尤娴艾男主厉佟小说的名字是《最深最浓的爱恋》,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短篇言情小说,赵咸咸是此书的作者,此书又名《鸟笼》,全文讲述的是尤娴艾是厉佟的妻子,可她却更像一个任人揉捏的玩物,因为她本是厉佟用6个亿拍卖下来的货物。
  她敏感的转过头看向男人,才发现他并不是生气的说出这句话,而是脸上带了些无奈,像是纵容又像是宠溺。
  “好,我马上过去,再等二十分钟好不好?”男人竟然会征求别人的意见,她以为他的世界从来只以自己为中心。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还不满意,他只好再说:“十五分钟不能再少了。”
  那人似乎松了口,男人这才挂了电话,从床上起身去了浴室,匆匆的冲了个澡,随便拿了套衣服换上就要出门。
  她拢了拢身上的被子,小心翼翼的问:“先生,今晚还回来吗?”
  男人楞了一下,随即皱眉说:“不用等我了,艾艾。”尤娴艾依然保持着温柔的笑意,回答:“好的。”
  男人走了之后,尤娴艾觉得浑身不舒服,便也进了浴室冲了个澡。她抹开一道被水气覆盖的镜子,仔仔细细的打量自己。
  她不过二十四岁,风华正茂的年纪,也有着令人羡艳的皮囊,可是却怎么都圈不住那个男人的心。
  刚刚从她的床上下来的男人叫厉佟,是她的合法丈夫。她只能叫他“先生”,不是那种先生夫人的相互称谓,而是每个人都可以称呼的“厉先生”。

第一章 鸟笼

  “啊!轻、轻点。”

  一头温柔卷发的女人趴在床上,面颊绯红的压抑的*着。床外透进来的月光照在她光滑的脊背,和露出来的半张脸上,把她衬托的如夜色中的精灵。

  只是这时候,面色冷峻的男人却毫不怜惜的按着她的后颈,粗鲁的进入,让她的脸上多了几分痛苦。

  她颤抖着想要找一个让自己不那么难受的姿势,但沉浸在*中的男人却不许她挪动,火热的手掌如铁钳般将她定在原地,只能咬住自己的唇,尽量不发出让男人扫兴的声音。

  可是男人好像并不打算让她就这么“舒服”的挺过这一次,他慢慢的在里面摩擦,贴近女人的耳朵,冷笑一声,命令般的说:“给我叫。”

  她咬着唇,逼得自己满眼泪水,最终还是屈辱的服从了,随着男人的节奏毫无意义的哼哼。

  男人似乎受到了鼓励,更加卖力的品尝身下的美食。

  突然,刺耳的铃声打断了月下的旖旎,男人本来不打算理会,无意扫过来电的名字,却意外的停了下来,接通了电话。

  “喂。”

  男人的声音总是很冷淡,似乎对什么事都提不起来兴趣。可能是她听错了,她觉得他接电话的那一刻,声音里有一丝柔情蜜意稍纵即逝。

  “你想让我怎么样。”

  她敏感的转过头看向男人,才发现他并不是生气的说出这句话,而是脸上带了些无奈,像是纵容又像是宠溺。

  “好,我马上过去,再等二十分钟好不好?”

  男人竟然会征求别人的意见,她以为他的世界从来只以自己为中心。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还不满意,他只好再说:“十五分钟不能再少了。”

  那人似乎松了口,男人这才挂了电话,从床上起身去了浴室,匆匆的冲了个澡,随便拿了套衣服换上就要出门。

  她拢了拢身上的被子,小心翼翼的问:“先生,今晚还回来吗?”

  男人楞了一下,随即皱眉说:“不用等我了,艾艾。”

  尤娴艾依然保持着温柔的笑意,回答:“好的。”

  男人走了之后,尤娴艾觉得浑身不舒服,便也进了浴室冲了个澡。她抹开一道被水气覆盖的镜子,仔仔细细的打量自己。

  她不过二十四岁,风华正茂的年纪,也有着令人羡艳的皮囊,可是却怎么都圈不住那个男人的心。

  刚刚从她的床上下来的男人叫厉佟,是她的合法丈夫。她只能叫他“先生”,不是那种先生夫人的相互称谓,而是每个人都可以称呼的“厉先生”。

  是的,她只能同别人一样叫他先生,因为她是厉佟用6个亿拍卖下来的货物,她不配叫他的名字。

  除此之外,厉佟这个饲主还是不错的,至少给她挂了刻着他名字的鸟牌,让她住着黄金编织的鸟笼,把她养着如同豢养脆弱美丽的金丝雀,让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厉佟捧在心尖上的人。

  “厉佟……”这两个字反复的在她口中辗转,她在镜子里盯着自己的口型,直到陌生,直到模糊。

  尤娴艾突然抓起香薰的瓶子狠狠的砸在地上,溅射的玻璃碎片滑过她的小腿,蜿蜒的血迹显得十分狰狞。

  “为什么我对你千依百顺,你还是要找别的女人!”她愤怒的声音在浴室里回响,镜子里映出来的眼睛通红,却不见有眼泪落下。

  “你对我如何冷淡,我都用加倍的温柔回应。如果不是结婚的时候你许下动听的誓言,我何必待你如挚爱!”

  她喃喃低语,仿佛只说给自己听,“我就把自己当成你的玩物,倒还活的轻松一些……”

  挺到这时候,她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心里酸涩的像是堵着沾了醋的海绵,泪越多越膨胀。

  如果他不曾对她笑过,如果她不曾对他怀有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期望,她现在不会这么痛苦,也不会这么狼狈。

  尤娴艾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重新躺在不久前与他翻云覆雨的床上,拿起手机点开通讯录里唯一的号码。

  “先生,已经入秋了,早晚温差比较大,多加一件衣服。”

  她编辑完短信,点了发送,对方果然很快就查看了,并且回复了她。

  “知道了,艾艾。”

  尤娴艾摸着手机屏幕上的一行字,心里又忍不住起了波澜。她努力把这些情绪压回去,因为她清楚,厉佟此时不知道还在哪个女人的床上。

第二章 需要我让位吗

  第二天早上,尤娴艾便直接带着换洗的衣服来到厉佟的办公室,她敲了门便直接进去。

  “宝贝儿,我最近有点忙,过段时间再陪你好不好?”

  厉佟正在给一个女人打电话,嘴里抹了蜜似的,好听的话不要钱的往外蹦,听得尤娴艾心里直犯恶心。

  她冷笑一声就要往外走,厉佟这时候才看到她,随意的招了招手,让她坐到他的身边去。

  尤娴艾面无表情的顺从他的意思,一声不吭的坐在旁边。

  谁知她坐了过来厉佟又不再理她,转过去继续讲他的电话。

  “我当然最喜欢你啊,说什么傻话呢。”

  “昨天一直开会睡在公司了,今天去陪你好不好?”

  听到这尤娴艾才明白,原来现在打电话的,和昨天那位还不是同一个人。她没来由的又勾起了昨天的火气,紧紧的捏住手里的袋子。

  厉佟好不容易才挂了电话,揽过尤娴艾的肩膀就吻在了她的唇上,像野兽一般撕咬。

  尤娴艾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便挣脱了他的束缚,站起来后退了两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男人衣领上的半个口红印。

  厉佟遭到了反抗,脸上自然不好看,但是他心情依然很好,从他还有耐心问一句“怎么了”就能看出来,电话里的女人哄得好,让他还不至于直接向尤娴艾发飙。

  尤娴艾怒极反笑,她现在就像和许多人共用一个鞍的马,而且还是最不适合鞍的那个,最遭嫌弃的那个。

  “先生,需要我让位吗?”

  她压抑着心里的苦涩,假装轻松的问出了这句话。

  厉佟本来没听懂她的意思,直到看到她脸上讽刺的表情才恍然大悟,冷着声音说:“你又要逃?别忘了上一次被抓回来,是什么惩罚。”

  她顺着厉佟的话回忆起了那段黑暗的日子,脸色煞白,但还是咬着牙继续说:“这不一样的先生,上次是我自己逃跑的,这次……是先生赶我走的。”

  “我什么时候赶你走了?”厉佟冷笑,翘起腿靠在沙发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尤娴艾,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她撕碎。

  尤娴艾开了个头,心里倒是没那么怕了,避开厉佟的眼神,自顾自的往下说。

  “先生有了新欢,自然就不需要我这旧爱了。”

  她停顿了一下,突然笑出来:“我说错了,我怎么够资格说自己是先生的旧爱呢?我只不过是先生买来的玩物罢了。”

  对,厉佟从来没爱过她,他的温柔他的包容,从来都是她扭曲了意思自以为的,谁会对一件玩物产生感情呢?不管是多么稀奇的东西,玩久了就厌烦了。

  连她的父母都可以明码标价的拍卖自己的女儿,她又怎么能期待买主对她付出真心呢?

  尤娴艾抬起头来看向厉佟,她果然看到他神色冰冷,隐隐有被冒犯的怒气。

  “你当然是我的玩物,”厉佟嗤笑一声,从脚边拎起来一只毛茸茸的垂耳兔,一下一下的顺着毛,眼睛却盯着尤娴艾,“玩物怎么有说不的权利呢?”

  厉佟的手捏在兔子的身上,却像捏在了尤娴艾的身上一般。

  她的眼睛泛红,正如他手里的兔子,屈辱感成倍的增加,但是她知道他的手段,逃跑只会被一次又一次的拖回来,如果能趁这个机会从他身边光明正大的离开……尤娴艾强颜欢笑,说:“先生,我会每个月定期还钱到您的卡上,我知道区区几千块几万块您看不上眼,但我会一直坚持到还清这笔钱的。”

  厉佟向她咧嘴笑开,眼神里是满满的讽刺。“既然你要和我算钱,那我就依你。三年前我花了六个亿把你买下来,零头就抹去不算,我给你按照最低的贷款利率计算,你知道现在利息已经累计多少了吗?”

  “就你现在工资的三倍,还利息也要还到你死的那天。”

  他眼里倒映出她倔强的身影,厉佟觉得不够,继续打击她说:“不然这样吧,你每个星期让我上一次,我就不算你的利息了。”

  尤娴艾死死地咬住下唇,和厉佟对视了许久,发现他真的是在和她认真的讨论这个问题,心里骤然一痛,几乎不能*。

  她爱过他,甚至试着容忍他有别的女人。她不期望自己能和别人争一争,可也希望他不要践踏她的一片真心。

  她和他论爱,她得不到他的爱。

  她和他论钱,她付不起这份钱。

  厉佟站在她的面前,指尖挑起她脸上的泪珠,抹在她的唇上,欺身而上把她压入柔软的沙发里,撕咬着柔嫩的唇瓣,火热的舌在口腔里纠缠,粗糙的手掌从衣摆滑入。

  他轻轻的亲吻她的眼皮,凑到她的耳边,“艾艾,你听话。”

  “只要你听话,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第三章 我要你只看我一个人

  厉佟轻柔的帮尤娴艾把衣衫褪下,自己却衣冠整洁的压在她的身上。

  虽然室内的温度不低,但尤娴艾还是抱着身体不断的颤抖,似是害怕,似是压抑。

  厉佟把她抱紧怀里,难得的在这件事上温柔的如同抱着心爱的妻子,不管是*还是进入的时候,都十分有耐心,只要尤娴艾的脸上有一丝的难受,他就停下来浅浅的吻着她。

  她全程闭着眼睛,除了轻声的啜泣没有丝毫的反应,但这并不削减厉佟的兴趣,反而觉得在办公室里亲热果然别有一番滋味。

  释放之后,他体贴的帮她穿好衣服,舌尖舔走她脸颊的香汗。

  “艾艾,这样多好。不要逼我惩罚你,嗯?”

  尤娴艾睁开眼便看到他饱含深情的眼神,那眼神像是在看着她,又像是穿透了她看向别人。

  厉佟的秘书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两个人柔情蜜意的抱在一起,像是要发生什么,又像是刚刚结束了什么。

  突然有人闯进来,厉佟的脸色十分不好,他面带怒气吓得秘书不敢多留,把手里的文件放下就逃之夭夭。

  被人打搅了之后,他顿时觉得兴致全无,从沙发上起身,把尤娴艾一个人扔在那。

  “这个兔子是送你的,以后再逃惩罚照旧,今天就先放过你。”

  尤娴艾回到秘书室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用异色的眼光打量她,和左右的同事低声讨论着刚刚她和厉佟在办公室*的事。

  她收敛了情绪回到自己的工位上,不理会四周的议论,强忍着*的不适,逼着自己进入工作的状态。

  她刚刚拿起一个文件夹,就被旁边的女人抢了过去,她不解的看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脸上笑得如同即将腐烂的玫瑰,捏着矫情的嗓子说:“哎呀娴艾,谁给你分配了这么多的工作呀,我来帮你做吧,你只要让老板高兴就好了。”

  整个办公室里爆发出刺耳的笑声,尤娴艾没有如往常一般任她们调笑,反而夺回了文件夹,淡淡的说:“不必了,谢谢你们的好意。”

  她狠狠地咬着“好意”两个字,哄笑的女人们如同被扼住了领头鸭的母鸭群,一哄而散。

  上午的时间一晃而过,尤娴艾刚走进食堂,就看到厉佟的助理等在一旁,带着她直接上了高层人员使用的三层。

  厉佟已经换上了她带来的那套衣服,面前摆着已经点好的餐,老神在在的等着她入座。

  刚刚被他欺负过,她做不出平日里伪装的样子和他打招呼。

  厉佟毫不在意,心情甚至还很好,帮她切好了牛肉,一副绅士的做派。

  谁知道他刚装模作样不过两分钟,就接起了别的女人的电话。

  “宝贝儿又怎么了?”

  尤娴艾听到这几个字就条件反射般的想躲开,这样或许还能骗骗自己,厉佟虽然不爱她身边却只有她一个人。

  但是他却连这样的假象都不愿意给她,她想要逃,他就抓住她的手捏在手心里把玩,甚至还伸过头来,让她听到电话里的女人向他撒娇。

  “人家想你嘛,就想打电话给你。”

  她气得浑身发抖,想要逃走却被他抓得死死的,她越往后缩,他便越靠近,直到把她逼得无路可退。

  厉佟眼睛盯着尤娴艾,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一边和电话里的女人调着情,一边欣赏着她的挣扎。

  “要不这样吧宝贝儿,你这么粘着我,不如就住到我家来吧。”

  尤娴艾不敢置信的看向他,她知道厉佟的意思肯定不是要把那个女人随便安排到哪个他名下的房产里,而是指那套他们共*住的房子,她和他的家。

  那是他们结婚时买下来的房子,是他囚禁她的房子,他们**过的房子,是她失去了父母之后,唯一称得上家的地方。

  她不许!决不允许任何人住进她的房子!

  她剧烈的挣扎,厉佟似乎知道这已经是她的底线了,于是便一笑带过,不再提这件事,手机里的女人也识趣的跟着转移了话题。

  厉佟挂了电话的时候,尤娴艾已经不闹了,身上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倒不像是他硬生生的把她禁锢,而是她情意绵绵的投怀送抱。

  他笑了笑,摸着她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如同早上为那只兔子顺毛一样。

  尤娴艾哑着嗓子,恍若在求他:“先生,我再也不逃了。”

  厉佟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嘴里吐出来的话却不失温柔:“这才乖,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她握着他冰冷的手,放在胸前。“既然先生许诺我了,那我希望……”

  “以后至少在餐桌上,在床上,先生的眼睛看着我,心里便不要再有其他人。”

  “我答应你,我的心里只有你啊,艾艾。”

第四章 她不后悔拨通了这个号码

  厉佟已经半个月没有回过家了,或许这里对他来说并不是家,只是一个留宿的地方,他要来便来,要走便走,她连询问的理由都没有。

  这些天她一直做噩梦,梦到她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的时候。

  那时候她的父母还如同天下千万的父母一样,疼她爱她,会给她买任何想要的洋娃娃,会抱着她讲着一个又一个的睡前故事,她如同公主般的活着。

  那时候她有一个寡言少语的小伙伴,他是厉家的少爷,却永远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她和他分享玩具,分享故事,分享食物,甚至分享连父母都不愿意讲的秘密。

  后来全都变了,她的父母变得像疯狂的饿狼,小伙伴也把她绑在床上,一遍一遍的侵犯,一次一次的喊着“不要逃!不许逃!”,她哭着从梦中醒来,却一再发现,这不是梦,这就是现实。

  她光着脚从床上跑下来,趴在洗手台上干呕,可是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根本什么都呕不出来。

  她的眼圈泛红,像是哭过一场,中午喝的酸汤似乎都倒流到了心里,她抬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才发觉她已经瘦了这么多,连眉眼都变得陌生了。

  尤娴艾忍不住翻出手机,点开她和厉佟发过的短信,一条一条的看上去,每当看到“艾艾”两个字,就落下一行清泪。

  她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喉咙里的呜咽将她的嗓子哽的生疼。

  她忍不住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放在耳边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

  嘟——

  第一声,没有接通。

  嘟——

  第二声,没有接通。

  嘟——

  第三声刚过,电话就被接通了,她压抑着心里涌动的情感,不知道待会开口要说些什么。

  “谁呀,大晚上的,有什么事明天说不行吗?”

  听筒里传出来的是个女人的声音,尤娴艾心头一下就冷了。

  她开始怀疑起自己打这个电话的初衷,然后又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明明知道他在别的女人身边,竟然还要打电话过去找羞辱。

  她不说话,女人又“喂、喂”的说了两句,最后骂了一句神经病就要挂断。

  尤娴艾想要大叫“不要挂,让厉佟接电话”,嘴上却说不出来,好像在死守着自己最后一点的颜面。

  挂了吧。她心里的那个小人跳出来说,最好删掉通话记录,不要让厉佟知道她做了这种傻事。

  然而天不从人愿,电话还没有被挂断,她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问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那句话不是问她的,是问那个私自接了他的电话的女人。

  他的声音近了许多,似乎把手机夺了过去,看到了正在通话的显示,或许还可能认出了她的号码。

  “谁让你动我的手机的?”他的声音低沉,明显听出是动了怒,女人还不死心的替自己开脱,说电话响个不停,她怕是什么急事才接的。

  尤娴艾心里一跳,厉佟生气的时候,通常是越解释受的罚越重。果然立刻就有人把女人从房间里拖了出去,电话里重新恢复了寂静。

  她不说话,他便陪她耗着,粗重的*从听筒传到她的耳朵里,把她颤抖的身体定在了床上。

  尤娴艾没有挂电话,她本该挂了的,现在这样像是她在向他示好,在毫无底线的争宠。但是她就是动不了,只有小腹一阵阵的抽痛,让她不至于深陷其中,还保有几分清明。

  厉佟终是耗不过她,开了口。“怎么了,这么晚打过来。”

  原来他在给每个女人打电话的时候,都是柔情似水的声音,对她也一样。这样是不是证明,她和她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厉佟等不到她的回复,细思一番再开口声音带了几分怒气:“是不是刚才那个女人对你说了什么?”

  她能对我说什么?我才不会连那种女人的醋都吃。尤娴艾想理直气壮的告诉他,想反问他在哪里,在做什么,但是通通说不出口。

  他两句稍软的话,就让你失了自己的方寸吗?

  她恨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向他服软,明明下定决心各自生活的话,都成了反复推翻的谎话。

  “艾艾?”

  “先生,你要是不回来了,我就要把卧室的门反锁了。”她颤抖的声音不知传到他的耳中被机器分解重组成了什么模样,以至于他听了这半句话,就匆匆挂断了。

  她听着那边挂断后急促的“嘟嘟”声,忍着眼泪把后半句说完。

  “最近小区里总是遭窃,我害怕,所以我要锁门了。”

  尤娴艾放下电话终于放声大哭,不顾形象,也不管会不会有人心疼。

第五章 假意的缱绻

  她像一只在汪洋大海中漂泊的小船,任风浪把她吹离海港,向着没有目标的前方不停歇的前行。

  “艾艾……”

  有一只毛色十分漂亮的鹰落在了她的船头,张嘴便叫出她的名字。

  “艾艾,艾艾。”

  不知为什么,鹰每喊一次她的名字,她就觉得自己沉下去一分,三五声过后,咸涩的海水马上就要填满她的船舱,但他钢铁般的利爪一直牢牢的抓着她,几乎让她感觉到了真实的疼痛。

  我是一条无人乘坐的船,是一棵死了很多年的树,怎么可能感觉到痛呢?

  “艾艾!”

  尤娴艾猛然睁开眼,眼前就是厉佟的脸,他的手抓在她的肩上,用的力气很大,入骨的痛觉让她从虚无的梦中清醒过来,随即盗了一身冷汗。

  几日不见他憔悴了许多,是那种声色犬马,醉倒温柔乡之后*欢愉的憔悴。偏偏她自己现在也是一副憔悴的样子,是那种被抛弃的妇人,如丧考妣般的憔悴。

  他像是刚刚结束工作回到家里的男人,带着一身凉气压在她的身上。

  她错愕的抬头望去,只见锁上的门已经被强行破坏了,轻轻抱住她的那只右手划了个不小的口子,这时候还在不断的流着血。

  她惊慌失措的想把他推开,他却反而抱得更紧,鲜血似乎已经浸湿了被子触及到了她的肌肤。

  “先生!先生你的手在流血!”

  厉佟充耳不闻,深深的在她的颈间吸了一口气,径自的说着:“你快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做什么傻事……”

  尤娴艾不断试图从他怀里钻出来的动作停了下来,任凭他抱着,紧绷的身体舒展开来,声音也重新变得柔软。

  “先生……”

  她脱口而出这两个字,却又不知自己要和他说什么,只好重新闭上嘴。

  他总是这样忽冷忽热,让人猜不透什么时候是真心,什么时候是逢场作戏。

  厉佟突然抬起头来,近距离的看着她。他们鼻尖相对,额头相亲,身体之间隔着的一层被子,也如同被火烧了个干净。

  深夜的房间十分寂静,除了钟表犹自滴答,便只余彼此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他试探着靠近她的唇,她的身体微微发抖,僵直的手攥成了拳头。他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变化,没有强硬的逼迫她,而是温柔的注视着她的双眼,两人的鼻尖轻轻的摩擦,互相攫取着对方身上的味道。

  慢慢的,尤娴艾的身体开始放松了下来,她能感觉到,从对方的接触中传来的疼惜。于是她闭上眼睛,胡乱的向上亲了一下,碰巧亲在了厉佟的鼻尖上。

  他如同被小鸟啄了一下,鼻尖上传来酥麻的感觉。尤娴艾的主动让他感到意外,这种不含逼迫的亲密,如同点燃炸弹的火星,迅速的把他烧着了。

  她的纵容就是最好的催情剂,让他坚持了半刻就败下阵来。

  脸颊绯红的女人,身体也是羞涩的桃色,她十分难为情的用手臂遮住眼睛,呼吸艰难的时候,还会张开嫣红的薄唇,露出可爱的贝齿。

  他这一次温柔的不掺半分假,和那次在办公室,如同惩罚般的过程不同,每一次的动作都把一份爱意更深的钉入她的身体,让她难耐的*。有时候更要咬住胳膊,才不至于求饶。

  一个柔软的唇亲在她的手臂上,她惊得迅速抽开,却刚好中了厉佟的“诡计”。

  他瞬间俘获了她的樱唇,灵巧的舌头刮过她的上颚,她敏感的如同主动钻入他的怀抱,两具身体亲密无间。

  “我爱你……”

  尤娴艾在意识模糊见,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每个人都说,男人在床上说的话,百分之八十都是假话,但她总能寄托于那百分之二十的机会,给自己找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她用眼神描绘着他的五官,张开手臂把他抱进怀里,感受着他的力量和爱意。

  得到了鼓励的男人更加卖力,原本还有些克制的动作瞬间放开,肆意的驰骋,在她的身体里越陷越深。

  在攀上高峰的那一瞬间,他闷哼一声抱紧了怀里的娇躯,尤娴艾轻轻的凑到他的耳边,闭上眼回应了那一句表白,如同在神父面前许下诺言的那一刻,“我爱你。”

  几乎同时,她听到了男人释放时在她耳边如喟叹般低声叫出的名字,“雯儿……”

  这一句无意识的呢喃在她的耳边炸开,她猛地睁开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上意乱情迷的男人,一瞬间如坠冰窖。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