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染靳子城全文目录全文目录哪里有?主人公是唐小染靳子城陆莫言陆冷霆的小说名字是

发布时间:2019-03-15 04:03

唐小染靳子城结局

时光静好岁月安然全文阅读

  唐小染靳子城全文目录全文目录哪里有?主人公是唐小染靳子城陆莫言陆冷霆的小说名字是《时光静好岁月安然》,又名《我在时光里等你》,小说的作者是老油条。唐小染靳子城全文讲述的是五年前他们一起私奔,可最后靳子城却不甘贫穷抛弃她和富家千金走了,五年后,她竟然在金主陆莫言的家里看到了改名为陆冷霆的靳子城···
  恍惚的想起五年前,她在家里被酗酒的父亲揍的时候,有个少年,曾经跳出来,为她挡过棍子,舔过伤口……但那只是曾经。摇摇头,唐小染压下了回忆,不再说话。
  脸上的伤没好之前,陆莫言不准唐小染出去,他在家里把唐小染当成奴仆一样呼来喝去,心情一不好,就会打她一边骂女人都是贱,要不然就是问她先前被男人睡是什么滋味,是不是不要脸之类的。
  唐小染全都沉默忍了,不仅仅是因为那一份卖身契,还因为,这个男人说过,五年之后,会给她一套房。
  一个属于唐小染自己的,家。到周末时候,唐小染脸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完,她只得画上浓妆来遮挡,然后穿上陆莫言给她买的名牌衣服,一脸虚伪笑容的挽着他手臂,去许家吃饭。
  进门之前陆莫言佯装恩爱的给唐小染整理着刘海,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这次家里请回来了一个重要人物,身份高贵,你一会好好给我收敛,别给我丢脸。”
  唐小染乖巧的点头应了,强迫自己勾起嘴角,露出甜美笑容。推门进入,目光往一落,唐小染整个人顿时就僵住了。
  大厅的主位上,坐着的那个男人,不就是她曾经的初恋吗?

第1章 签下卖身契

  “是第一次吗?”

  “是。”

  规规矩矩的应答完,唐小染才开始下意识的打量着这家酒店包厢,满脸冷淡嘲讽的笑意。不愧是五星级酒店,从壁纸到地板,都带着奢华豪贵的气息,有钱果然好。

  “恩,一年二十万,一共一百万,五年到期之后,我额外给你一套房子。”说话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西装革履,金边眼镜,看着十足温文尔雅。

  “好的,陆总。”唐小染的继母连连笑应,满脸的讨好和恭维,“您放心,我们小染这五年一定伺候好您!”

  陆莫言公式化的点了点头,拿出一份文件摆在巨大的圆形餐桌上,“那么,签字吧。”

  继母周雪芬连忙拿过文件,摔在唐小染的面前,钢笔也塞进她手里,催促道:“快签。”

  唐小染低头看了一眼卖身契,她的亲生父亲和继母,为了一百万,将她卖给一个富豪,当一个挂着妻子名义,但实际却根本不会领证的玩物。

  “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签!”周雪芬狠狠拧了一把唐小染的腰肉,低声警告,“不然我回去就打断你那个傻子哥哥的腿!”

  唐小染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嘴角却还是勾着冷笑,刷刷签下了名字。

  卖身契签好,就该上菜吃饭了。

  澳洲龙虾,俄罗斯红毛蟹,加拿大象拔蚌……全是唐小染听都没听过的东西,她瞄了一眼菜单的价格,平均两千一道菜。

  这顿卖身饭吃得还挺贵,她想着,默默拿起筷子夹来吃,可那么贵的东西,吃在她嘴里却是又苦又酸,比她曾经吃过的馊面包还要难吃……

  那个时候,都是五年前了。

  五年前,她一时冲动,与初恋私奔,蜗居在京州的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每天在餐馆里洗着无穷无尽的盘子,吃着最廉价的饭菜和打折的面包,天真的做着白头偕老的美梦……

  “小染,相信我,我一定在这里给你买一套房子,让我们有自己的家!”

  那个人的诺言还那么清楚的记在脑子里,可结局呢……

  结局是,那个男人最后跟一个有钱的老女人走了。

  留下了怀着孕的,十九岁的她,一个人在地下室里做着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

  真是可笑。

  唐小染咬着筷子想,太可笑了。

  饭吃完,唐小染被金主带回了家,位于最繁华市中心的公寓顶层里,一面巨大的落下窗,窗下,就是京州的流离灯光,炫目璀璨,刺得人眼睛疼。

  唐小染垂着睫毛,安静的,定定的站在客厅里。

  陆莫言靠过来,直接越过她,展开身体坐在沙发上,表情不再是在外面吃饭时的温文尔雅,而是冷冰冰的,带着几分高傲和狠毒。

  “唐小染,我买了你,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以后,我叫你做什么,你就给我做什么,明白吗?”

  唐小染抬起眼睛看他,似笑非笑道:“明白。”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道理,她现在很懂。

  陆莫言满意点头,指着浴室说:“去,把自己洗干净。”

第2章 骗了她,还让她流了产

  唐小染毫不犹豫的进了浴室,麻木的洗了个澡,然后穿着浴衣走出去,主动坐在了床边。

  有什么好怕的呢……

  左右不过是被男人睡,反正她五年前就已经被人白睡过了,那个人不仅睡了她,还骗了她,还让她流了产……

  陆莫言进来了,白衬衣黑西裤,十分的人模人样。

  他捏着唐小染的下巴,欣赏似的打量她的脸。

  “长得还是好看……”

  唐小染垂着睫毛没说话,她文凭不好,家世不好,唯一出挑的,就是这身人皮,相貌好,身材好,也仅此而已。

  “你真的是第一次吗?以前没和人睡过?”陆莫言问她,用词粗鄙。

  唐小染想起继母的叮嘱,一定要说自己是个处,男人都喜欢处,可现在她偏偏不想继续撒谎了。

  红唇一勾,唐小染笑得张扬。

  “不是。”她说,“早就不是了。”

  陆莫言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暗淡灯光下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抬手便狠狠一巴掌扇在了唐小染的脸上。

  唐小染整个身体都被他打得一偏,额头撞在床头柜上,脑子嗡嗡直响。

  “果然是骗我的!贱人!肮脏的贱女人!”陆莫言勃然大怒,又抓着唐小染的头发,狠狠的扇她的脸。

  唐小染眼前发黑,嘴巴里全是腥味,被陆莫言丢在地上时才缓了过来,眼花缭乱的勉强看清了东西。

  陆莫言蹲了下来,掐着唐小染的脖子问她:“被人搞舒服吗?贱人!”

  唐小染没力气说话,陆莫言又将她拽回床上,扯她的衣服,用力的掐她的肉,一边掐她,一边狠狠的骂她肮脏,下贱,却再没有其他的动作。

  唐小染忽然明白过来,这个陆莫言,大概是不行。

  她又笑起来,难怪他舍得花一百万买一个女人回去,不想被人知道自己不行,还有暴力倾向,这些事情要是被说出去,他的精英形象,肯定全没了……

  不用再被人睡,也好……

  被打晕过去之前,唐小染迷迷糊糊的想着。

  醒过来的时候,她还睡在地板上,阳光刺目的从窗户洒进来。

  陆莫言站在一旁的落地镜前,正在打领带。

  他又恢复了白天的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丝毫不见昨晚的野蛮、残忍,对着唐小染说道:“好好养你脸上的伤,周末的时候跟我回去见家人。”

  唐小染慢慢坐起来,抬手摸了一下红肿的脸,木然的哦了一声。

  她在家里的时候,也经常被打。

  酗酒的父亲会打她,恶毒的继母也会打她……所以这点伤,她不以为意。

  陆莫言瞥了她一眼,不在说话,走了。

  唐小染一个人继续在地板上坐着,盯着地上的光斑,恍惚的想起五年前,她在家里被酗酒的父亲揍的时候,有个少年,曾经跳出来,为她挡过棍子,舔过伤口……

  但那只是曾经。

  摇摇头,唐小染压下了回忆,不再说话。

  脸上的伤没好之前,陆莫言不准唐小染出去,他在家里把唐小染当成奴仆一样呼来喝去,心情一不好,就会打她一边骂女人都是贱,要不然就是问她先前被男人睡是什么滋味,是不是不要脸之类的。

  唐小染全都沉默忍了,不仅仅是因为那一份卖身契,还因为,这个男人说过,五年之后,会给她一套房。

  一个属于唐小染自己的,家。

  到周末时候,唐小染脸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完,她只得画上浓妆来遮挡,然后穿上陆莫言给她买的名牌衣服,一脸虚伪笑容的挽着他手臂,去许家吃饭。

  进门之前陆莫言佯装恩爱的给唐小染整理着刘海,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这次家里请回来了一个重要人物,身份高贵,你一会好好给我收敛,别给我丢脸。”

  唐小染乖巧的点头应了,强迫自己勾起嘴角,露出甜美笑容。

  推门进入,目光往一落,唐小染整个人顿时就僵住了。

  大厅的主位上,坐着的那个男人,不就是她曾经的初恋吗?

第3章 他不是他

  一看见他,唐小染的脚步就僵在原地里,浑身发冷,连着脸色都刷一下惨白,睁大了眼睛看着主位上的那个男人。

  深色西装裹身,雪白衬衣整洁得一丝不苟,气势威压,面容冷峻而凛冽,尤其是那双眼睛,那双少年时代意气风发,温暖含笑的眼睛,此刻里面只有深沉和冰冷,尤其是当那双眸子看向唐小染的时候,更是冷得叫她灵魂都在发颤。

  他看她的眼神,像是已经完全不认识她了一般。

  “靳子城……”唐小染哑声喃喃念出这个名字,就是他,当初残忍的丢下了怀孕的她。

  陆莫言没听清她在念什么,只见她僵着不走,心中不悦,道:“愣着干什么,给我丢脸吗?”

  唐小染连忙回神,慌张的垂下眸子,浑身僵硬的跟着陆莫言进屋。

  “莫言来了。”说话女人是陆莫言母亲,许琴仪,她一脸热情笑容走过来,又打量了一眼唐小染,热络问道,“哎呀,这就是小染吧,快进来。”

  唐小染扯着嘴角笑了笑,由着她将自己拽进了屋子。

  “你第一次来家里,我给你介绍介绍人。”她率先就带着唐小染朝着靳子城走去,声音恭敬道,“这位是莫言的二叔,叫陆冷霆,你就跟着我们莫言也叫他二叔,这位是他的妻子,你二婶,苏落薇。”

  他的妻子……

  唐小染垂着的脑袋,猛然抬起朝着那个女人看去。

  浅栗色的卷发,妆容精致成熟,一颦一笑都好似带着说不出的款款风情,穿着香奈儿的贴身长裙,随意一站,便是藏不住的高贵和优雅,她亲昵的挽着靳子城的手臂,冲着唐小染和善一笑:“您好。”

  唐小染只看她一眼,便觉得扎眼得双眸吃痛,忍不住的泛红起来,再转眸,看着近在咫尺,却又冷若冰霜的靳子城。

  他当初丢下她出国,就是跟这个女人走了的吗?

  唐小染再也忍不住,眼泪刷的就落了下来,抬眸瞪着靳子城,她几乎就要脱口质问出来。

  问他当初为什么要丢下她,问他知不知道,自己为他怀过孕,流过产……

  “唐小染!”陆莫言的声音及时打断了她,他暗中狠狠拧了一把唐小染的腰肉,“妈在给你介绍家里人呢,你哭什么?快叫人啊。”

  靳子城毫无感情的,冷冰冰的扫了一眼唐小染,眉头微微拧起,似乎有些不耐烦,他俯身,亲密的贴在苏落薇耳后说了句什么,随后一个眼角余光也没有给唐小染,直接转身就走。

  唐小染盯着他,下意识的抬脚就追,却被陆莫言狠狠扯住了手腕,他阴冷的瞪了一眼唐小染警告,捏着她手腕的手指大力得让她清晰的感觉到了疼。

  “不好意思啊,妈,小染第一次见家长,害羞。我带她到楼上去缓缓先。”陆莫言找了个借口,将钳制着唐小染的手腕,将她给拽上到了楼上。

  哐当一声,门被重重关上。

  陆莫言抬手就一巴掌狠力扇在唐小染脸上:“贱女人,你特么是不是没见过男人?怎么,才看见我二叔你就迈不开腿了?”

  唐小染本就没好完全的脸瞬间红肿起一大片,她却不在乎,只用力盯着陆莫言,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在说给谁听:“他不是陆冷霆,他是靳子城!”

第4章 你是我的人

  陆莫言眼神顿时阴沉,他一步靠前,掐着唐小染的脖子,直接将她抵在墙边,阴狠道:“靳子城是谁?你以前的男人?怎么,他睡的你很爽吗?你现在还念着他!”

  唐小染被他掐得面红耳赤,不能呼吸,不由挣扎起来。

  “你放开我!”

  陆莫言挥手又想扇她耳光,但半路又想起不能打在太明显的地方,掉头改成一拳打在唐小染肚子上。

  唐小染惨叫一声,浑身一软,跪在了地上。

  陆莫言居高临下的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唐小染,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服,阴狠道:“唐小染,我不管你之前被多少个男人睡过,但现在你签了合约,你就是我的玩.物!别特么在我面前勾.引那些野男人,不然我见一次,打你一次!”

  唐小染捂着肚子,额头上已经疼出了冷汗,却还犟着一口气说:“他真的是陆冷擎吗?”

  为什么跟靳子城长的一模一样?

  还是说,靳子城改名字了?

  那哪个是他的真名?靳子城这个名字,是他用来骗自己的吗?

  “唐小染!”陆莫言蹲下身,抓起她的头发警告,“我不管你把我二叔认成了谁,你特么现在是我的东西!你敢不听我的话,信不信按着违约处理,让你父母陪我违约费用?”

  唐小染闭着眼睛不说话,只是用力的缩起身体,只觉得身上真的太疼了,疼得她忍不住落眼泪。

  “听见没有,唐小染!”陆莫言又拍了一下她的脸,眼神狠毒暴戾。

  唐小染缓缓睁开眼睛,低低道:“听见了……”

  是啊,他是陆冷霆还是靳子城,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当初他抛弃了自己,丢下怀孕的她独自流产,这段过去,她不能原谅!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以牙还牙。

  她擦掉眼泪,眼神平静的看着陆莫言,语调里毫无起伏道:“对不起,刚刚是我没做好。”

  陆莫言皱眉厌恶的丢开她,抬手理了一下领带,不耐烦:“赶紧去给我把你脸上的巴掌印遮住,给我弄好了再出来!”

  唐小染站起身,沉默的往浴室走。

  陆莫言盯着她的背影,又骂道:“还有,你要是在再敢当着我的面那样看别的男人,我挖了你眼珠子!”

  唐小染脚步顿了一瞬,哦了一声,关上了浴室门。

  陆莫言眼底还有阴戾,他捏了捏拳头,想着等回家去了,再好好收拾这个贱人。

  暂时压下这股暴躁,他换上温文尔雅的表情,拉开门出去。

  刚好,他那个年纪比他还小几岁的二叔,就站在隔壁房间的门口。

  身姿挺拔修长,冷硬如剑,微微侧头,朝着陆莫言投过去冰凉冷厉的一眼,像是寒冰利剑一般,叫陆莫言心口狠狠一颤。

  吞了口口水,他随后才呐呐喊道:“二叔,你怎么在这儿?”

  陆冷擎淡漠的收回目光,面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只姿态说不出潇洒的从兜里拿出了烟,点上,薄唇轻张,吐出一串漂亮的眼圈。

  “我抽烟。”他回答。

  陆莫言干巴巴的应了几声,正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跟他客套寒暄,许琴仪就在楼下叫他下去,他应了一声,只得匆匆跟陆冷霆道别,赶下楼去。

  陆冷霆表情淡淡的看着他的背影,香烟的烟雾袅绕,氤氲模糊了他眼底的阴沉冷色。

  狠狠吸了一口烟,陆冷霆将烟头按熄在门框上,黑眸忽然一顿,缓缓转向一旁。

  唐小染,就站在门口。

第5章 我怀过孕

  陆冷霆表情淡淡的看着他的背影,香烟的烟雾袅绕,氤氲模糊了他眼底的阴沉冷色。

  狠狠吸了一口烟,陆冷霆将烟头按熄在门框上,黑眸忽然一顿,缓缓转向一旁。

  唐小染,就站在门口。

  ——————————————————————————————————————

  唐小染睫毛一抬,直接就撞进了靳子城那双沉黑的眼睛里,心脏不可遏制的狠狠一疼,她沉默的与他对视,明澈干净的眸子里,满是倔强和嘲讽。

  “靳子城,陆冷霆,哪个是你的真名?”她冷笑着问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却已经用力收紧。

  靳子城深深看了她一眼,侧开了身体要走,一句话也不屑于跟唐小染说的模样。

  唐小染心口疼得几乎窒息,刚忍下去的泪水几乎又要涌出来了。

  她咬紧了嘴唇,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靳子城背影说道:“你妻子要是知道你跟我以前的事情,会跟你离婚吗?”

  靳子城停下了脚步,也终于肯回头,正眼看着她。

  可眼神依旧那么冷。

  “她不会在乎的。”靳子城眸色清淡的睨了她一眼,冰冷道,“你现在是陆莫言的妻子,以前那些事情捅出来,对你更没好处。”

  唐小染拳头死死攥紧,掌心被戳破了也没感觉,往前追了一步,质问道:“靳子城,难道过去那些事情,你就真忘得干干净净了吗?”

  靳子城睫毛垂了一瞬,在抬起时,眼底一片平静的晦暗。

  “我不是靳子城,我叫陆冷霆,现在是你二叔。”

  唐小染一下子笑出了声,笑出眼泪。

  她抬脚,高跟鞋轻轻的在地板上发出脆弱声响,干净透彻的眸子,直直望进靳子城眼睛里。

  “二叔?那你二叔知不知道,当初你丢下我走的时候,我怀孕了。”

  靳子城脸上的冷淡表情,终于有了一瞬间的破裂,他惊愕的睁大了黑眸,看着唐小染一时说不出话。

  唐小染却冷冷一笑,直接与他错身走过,下楼。

  脸上的巴掌印唐小染用浓妆也没能彻底遮住,一半的脸看着仍旧比另一边红肿不少,十分明显,但她不在乎。

  反正这家人也不会在乎她。

  她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吃起了葡萄,可进到嘴里的葡萄到底是什么味道,她却根本没有吃出来。

  苏落薇从后花园进来,或许是陪着许琴仪逛了一圈,两人说说笑笑的进屋,盛夏的阳光十分明媚,从窗户落进,洒在苏落薇的身上,衬得她肤色雪白,哪怕已经年过三十,却仍旧美艳动人。

  唐小染看着她,突然觉得嘴里的葡萄十分的酸,酸得吃不下。

  苏落薇步伐款款的走近,瞧着唐小染红肿的脸,有些惊讶的柔声问道:“哎,你脸怎么了?”

  唐小染无所谓的一笑,回道:“过敏。”

  苏落薇一脸担忧,关心道:“过敏得这么严重?那应该去医院……”

  唐小染丢开手里的葡萄,扯出抽纸来擦了擦手,说道:“不碍事,我就是个穷人家的姑娘,这点小伤,还死不了。”

  正好靳子城也终于从楼上下来了,目不斜视的经过唐小染,坐到了苏落薇旁边。

  苏落薇又挽住他的手臂,软声说:“阿霆,我看小染过敏挺严重的,要不你送她去医院看看吧?过敏这个病,要是一直不管,会出大事的……”

  唐小染呼吸一顿,死死盯着茶几。

  他,会关心自己的死活吗?

  靳子城转着幽暗的眸子看了过来,那眼神依旧冰凉如水,让唐小染刚刚冒头的期待,瞬间就凉了。

  他不会在意的。她笃定。

  果真,随后就听见了靳子城无情残忍的声音。

  “我跟她不熟,没空送她去医院。”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