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为顾梦安纪南霆小说的名字是《我有相思不可言》,这是一本很好看的已完结现代言

发布时间:2019-03-15 04:03

顾梦安纪南霆全文免费阅读

我有相思不可言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顾梦安纪南霆小说的名字是《我有相思不可言》,这是一本很好看的已完结现代言情小说,樱幼所著,此书又名《如果今生未相遇》。因为一段痴爱,顾梦安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同时也被关在监狱三年,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在外面逍遥自在。
  她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从公交车里下来。她还记得母亲的房间号码,一路走过去,却在走廊上听见了一阵哄闹的声音。
  一个大嗓门的护士嫌弃的喊着:“这老太婆太恶心了!怎么还不死啊?”
  “对啊,整天就在我们疗养院里污染空气!恶心死了!”“来,脏东西,我们好好给你洗洗!”
  顾梦安心脏一紧,这声音,是从她母亲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妈!”顾梦安小跑着冲过去,一把推开门,冲进房间了。
  屎尿的恶臭以及浓重的消毒水味道顿时扑鼻而来,熏得顾梦安脚步一顿。
  “你谁啊?”一个中年护士看到了顾梦安,手里还拿着一个喷洒器,消毒水就从里面喷出,全部洒在病床上的孱瘦虚弱的老人身上。
  “妈!”顾梦安瞳孔一缩,几步过去,那个往自己母亲身上喷消毒水的护士,“你们干什么?”护士退开几步,打量着纤瘦的顾梦安:“你是她女儿?”
  顾梦安不理会那些护士,只是看着病床上的母亲。
  三年未见,她母亲已经瘦得脱了形,浑身干枯,只剩下一层皮肉,裹在衰老的身体上,身上的衣服也脏污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第1章 流产,入狱

  “腿张开!”

  顾梦安双手被铐在病床头上,白皙手腕上已经满是青紫的勒痕。

  “不要!我求你们了!”顾梦安哭着哀求,“不要打掉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

  医生却满脸冷漠,扭头对着护士说:“把她的腿给我掰开!”

  两个强壮的护士立既伸手,暴力地直接摁住了顾梦安的双腿,大大的分开。

  “不要!”顾梦安尖叫着拼命挣扎,磨破手腕肌肤,溢出血色。

  医生毫无心软,冰冷坚硬的器械,直接刺穿了顾梦安的身体翻搅……将她腹中那个不过两个半月的胎儿,生生杀死,搅碎……

  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眨眼间染红了床铺,滴答涌流在地板上,很快汇聚成一摊刺目的鲜红。

  强烈的疼痛让顾梦安张大了嘴巴,却喊不出声音。

  那些疼,掐着了她的脖子,把她拉入了痛苦的地狱里。

  她的孩子,被杀死了。

  手术匆匆进行了十几分钟了,医生根本不给她好好的清理和善后,不过随意弄出了孩子,就撤手,摘下手套,冷冷地说:“手术完成了,可以把她拖出去了,警察已经等好久了。”

  话音落下,一旁的护士又上前来,给顾梦安提上带血的裤子,解开手铐,一把将她拽下床。

  疼痛还未消除,顾梦安根本站不稳,扑通摔在地上。

  腿间鲜血不停,她满脸灰白,瑟瑟发抖。

  “别装可怜了!”护士厌烦道,揪住顾梦安的手臂,拖着她往手术室外走。

  外面,两个警察等候已久。

  半天前,她在法庭上,被以欺诈罪判了三年牢。今天,不仅是她被迫打掉孩子的日子,还是她锒铛入狱的日子。

  警察接过顾梦安,重新给她铐上冷硬的手铐,拖着顾梦安虚软的身体,快步离开医院。

  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和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车窗贴着黑膜,顾梦安看不到里面的人,但她知道,她的丈夫,那个杀死她孩子,又亲手将她送进监狱的男人,就在车里,满眼冰冷的看着她。

  顾梦安通红的眼底,无声的流出了冰冷的眼泪。

  她痛不欲生的流产时,都没有流过半滴泪水,可现在,只是看见他的车,她就懦弱的哭了起来。

  “纪南霆,我恨你。”

  顾梦安红着眼睛,死死盯着黑色的车窗,张口,无声却又字字清晰的,重复着说:“我,恨,你。”

  “上车!”警察一把将顾梦安攘进车里,哗啦摔上门。

  警鸣响起,顾梦安无力的靠在车壁上,绝望的闭上眼睛。

  半个小时后,顾梦安被送进了监狱。

  三年后。

  春,阳光明媚。

  顾梦安空着手,穿着宽大陈旧的衣服,独自走出监狱。

  三年牢狱,让顾梦安身形消瘦干瘪,脸色也是病态的苍白,头发凌乱,只用一根橡筋捆着,完整露出她清瘦的脸颊以及那双仍旧明亮干净的眼睛。

  阳光刺目的洒下,顾梦安微微抬起头,看着碧空与晴日,眼眶酸涩。

  她深吸了一口干净的空气,环起手臂,正要往公交站走去,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突然呼啸而来,疾驰开到顾梦安的身边,再唰的一声停下。

  车窗,依旧贴着防窥的黑膜。

  顾梦安盯着那窗户,死死捏住了手心。

第2章 离婚协议书

  顾梦安定住了脚步,那车也驻停在她面前。

  她认得,这是纪南霆的车。

  车窗缓缓降下,一寸寸露出车里人的脸,顾梦安的手指也跟着一点点捏紧……

  但车里坐着的人,却并不是纪南霆,而是顾梦安同父异母的妹妹,顾婉婉!

  “是你!”顾梦安眼底顿时泄出恨意。

  让纪南霆是送她进监狱的直接凶手就是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她……

  顾婉婉扬起得意笑容,缓缓推开车门走出来:“好久不见啊,我的好姐姐。”

  她下车,后背一挺,故意露出微微凸起的小腹。

  顾梦安心脏一缩,想起了自己被流掉的孩子……

  “姐姐,恭喜我吧。”顾婉婉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我怀着的,也是南霆的孩子呢……不过呀,跟你那个贱种不一样,南霆很喜欢我肚子里的孩子呢。”

  顾梦安脸色惨白,捏紧的手指不住发颤:“你怀了他的孩子?”

  纪南霆还没和她离婚呢!顾婉婉怎么能怀上她丈夫的孩子?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顾婉婉扫过她一眼,慢悠悠的从车里拿出一份文件来,“我今天来找你,只是为了一件事。”

  她递过来文件,扉页上写着——离婚协议书。

  “签了吧。”顾婉婉高高在上道,“然后赶紧消失,免得南霆看见你,碍眼。”

  顾梦安用力咬紧牙齿,眼神明亮得锐利:“我为什么要签字?我碍眼,你又好得到哪里去?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小三,你肚子里怀着的,不过一个私生子!”

  “啪——”顾婉婉脸色一变,狠狠扇了顾梦安一耳光。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顾梦安猝不及防的被打得一退,还未反应过来,顾婉婉又扑上来,粗暴扯住顾梦安的头发,拽着她往车里推。

  “给我把字签了!”

  她一手翻开座椅上的文件,摁着顾梦安的头,扔下来一支笔,狠狠道:“给我把字签了,贱人!”

  顾梦安静静地趴在座椅上,冷淡从容:“我要是不签呢?”

  若是三年前,顾梦安还可能被她的暴力吓住,但是现在……顾梦安这几年在监狱里,经历过无数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

  打架,见血,受伤,于她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

  顾婉婉手指用力,指甲几乎划破顾梦安的头皮:“那我今天就把你的贱脸撕破!”

  顾梦安一笑,忽然反手拧住顾婉婉的腕子,用力一掰。

  “哎哟!”顾婉婉尖叫着立马松开了劲。

  顾梦安甩开她,冷冷道:“顾婉婉,以前的账,如今我全都要一点点的,好好和你算回来!”

  顾婉婉吃惊的瞪大眼睛:“你要和我算账?你这个贱人,敢威胁我?”

  她满脸扭曲的愤怒,扬起手又要打顾梦安。

  顾梦安侧身一躲,顾婉婉挥手落空,身体跟着一晃,竟是没站稳,一头撞在了车灯上,碰的一声大响后,顾婉婉又尖叫了起来。

  她的额头,在车灯上撞破了,流出殷红的血丝。

  她抬手一碰,眼底的狠意更加歹毒尖锐:“顾梦……”

  吱呀——一辆黑色轿车,这时候忽然出现,顾婉婉瞥见那车,脸上的狠毒瞬间收敛,她软着身体,往地上一座,哀婉的哭了起来。

  “姐姐,我知道我不该提孩子的事情,是我错了,我给你道歉好不好?你不要打我了。”

  顾梦安皱眉,还未说话,便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嗓音。

  “顾梦安,你在干什么?”

  顾梦安后背猛然绷紧,连着瞳孔也缩了一缩。

  这声音,是纪南霆。

  纪南霆大步从车里走出,俊美的脸上满是恐怖的阴鹜。

  “你竟然敢伤害婉婉?”

第3章 是不是牢没做够

  顾梦安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半步:“我没……”

  “滚开!”纪南霆走近,毫不留情的一把推开挡顾梦安。

  顾梦安跌撞数步,踢到路肩,一时没站稳,扑摔在地上,手掌摁在路肩棱子上,一股剧痛。

  纪南霆头也没回,只是,温柔地将顾婉婉扶起来:“婉婉,你怎么样?”

  “我没事……”顾婉婉靠在他怀里,柔弱的道,“你不要和姐姐生气,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在姐姐刚出狱就和她提孩子和离婚的事情……”

  她说着,脸色发白的捂住自己微凸的肚子。

  纪南霆眸色瞬间冷厉:“她是不是想伤害你的孩子?”

  顾婉婉连连摇头,浑身都是欲盖弥彰的味道:“没有没有,姐姐只是想起了她自己的孩子,我不怪她。她在监狱里一定受了很多苦,以后,我一定把她接到家里去,好好照顾……”

  “接她回家?”纪南霆嘲讽锐利道,“不可能!她这样卑鄙伪善的贱女人,就算在监狱里呆一辈子,也是活该!”

  顾梦安撑起身站起,蜷紧受伤的手指,将那些细碎的伤口藏在别人看不见的掌心的里。

  “我卑鄙伪善?”她缓缓笑起来,只是那笑容苍白又悲戚,“纪南霆,真正伪善的女人,可就你在怀里!”

  三年多以前,纪家与顾家联姻,可顾婉婉却在那时忽然与人私奔。父亲和继母迫于无奈,让顾梦安顶替上去,成为了纪南霆的未婚妻,并且在顾梦安继母的撮合下,两人有了关系,顾梦安由此怀孕。

  顾梦安盯着顾婉婉凸起的小腹,指甲狠狠刺入了掌心。

  她还记得,她刚把医院的怀孕单给纪南霆看时,他眼底惊喜的光。也是因为怀孕,纪南霆与顾梦安在当日就领了结婚证,婚礼也迅速提上了日程。

  可偏偏,就在结婚当日,顾婉婉回来了。

  也从那个时候开始,顾梦安的刚刚萌芽的幸福婚姻,被顾婉婉一脚踩碎了。

  她成了为嫁给纪南霆,不惜算计亲妹妹的卑鄙小人,连她与纪南霆的那几次关系,也变成了是她无耻下药的阴谋算计。

  得知“真相”的纪南霆大发雷霆,不仅打了顾梦安肚子里孩子,还将她送进了监狱。

  她的人生轨迹,就此被改变。

  她成了一个坐过牢,有案底的不堪女人。

  “顾梦安!”纪南霆低沉含怒的嗓音将她拉回冰冷现实,“事到如今了,你还在诋毁婉婉?是不是牢没还做够,还想进去待几年?”

  顾梦安咬紧了牙齿,说不出话。

  纪南霆目光如刀子,狠狠剜着顾梦安的皮肉:“要不是为了离婚,我真是一眼也不想看见你这个贱人!”

  顾梦安身体一晃,几乎咬碎了牙齿。

  “离婚协议,给她了吗?”纪南霆柔声问怀里的顾婉婉。

  “给了,但是姐姐好像……”顾婉婉迟疑道,“姐姐好像不愿意离。”

  “这可由不得她!”纪南霆轻柔的将顾婉婉放进了车前座里,抓起后座位置上的协议书,砸在顾梦安的身上,“立即把字给我签了!”

  顾梦安没有接那协议书,仍由它滚落在地上。

  “纪南霆,你说我下贱不堪,那婚内出轨的你,又好到了哪里去?”她抬起眸光,用力的盯着纪南霆,“你不仅不堪,还愚蠢!”

  愚蠢的,被顾婉婉那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顾梦安,我没时间和你废话!”纪南霆阴鹜道,“马上把字签了,不然我要你好看!”

  顾梦安忽而轻轻笑起来,她蹲下身,将那份协议书捡了起来抬起明亮干净的眼眸,直视着纪南霆阴沉的眼睛。

  “撕拉——”她将离婚协议书撕碎成渣。

  “离婚,好啊。”她笑着说,“先你把你一半的家产给我!要不然,我就算是死,也不离!”

第4章 怎么还不死

  “顾梦安!”纪南霆一步逼近,大掌直接揪起顾梦安的衣领,将那个单薄消瘦的女人提至眼前,狠戾凶残的死盯着她,“你真以为,我不会弄死你吗?”

  顾梦安脸上还是那样惨淡的笑,她反而仰起脖子,故意往纪南霆手上送一样。

  “那你杀啊,纪南霆,就像是你杀死我的孩子一样!”她冷冷道,“把我一起碎尸万段!纪南霆,你动手啊!”

  纪南霆狠狠盯着她,竟是被气得说不出话。

  顾梦安神情冰冷:“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坐过牢,我的一辈子,都被你们毁掉了。纪南霆,你觉得,我现在还会怕死吗?”

  纪南霆收紧指腹,几乎要撕破那陈旧的衣料。

  顾梦安脸上毫无畏惧:“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和你一直耗着。那篇你杀了我,我也会化作厉鬼,纠缠你一辈子!这个婚,我绝对不会离!”

  “好,好!”纪南霆咬牙点点头,一把掀开顾梦安,“那你就等着吧,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最后跪在我面前,求我和你离婚!”

  他说完,回身上车,带着顾婉婉,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

  车尾很快消失在眼前,顾梦安定定的站在的无人的公路边。

  阳光仍旧明亮温暖,可顾梦安却只觉得冷。

  从心底,到肌肤,浑身都冷透了。

  她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最后才拖着疼痛的双腿,一步步的朝着公交站走去。

  顾梦安去了疗养院。

  她母亲身体一向不好,还有一点老年痴呆,在顾梦安进监狱前,母亲就住进了疗养院。

  现在三年没见过母亲了,也不知道她身体怎么样了……

  想着温柔慈祥的母亲,顾梦安终于感觉身体暖和一点了。

  她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从公交车里下来。

  她还记得母亲的房间号码,一路走过去,却在走廊上听见了一阵哄闹的声音。

  一个大嗓门的护士嫌弃的喊着:“这老太婆太恶心了!怎么还不死啊?”

  “对啊,整天就在我们疗养院里污染空气!恶心死了!”

  “来,脏东西,我们好好给你洗洗!”

  顾梦安心脏一紧,这声音,是从她母亲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妈!”顾梦安小跑着冲过去,一把推开门,冲进房间了。

  屎尿的恶臭以及浓重的消毒水味道顿时扑鼻而来,熏得顾梦安脚步一顿。

  “你谁啊?”一个中年护士看到了顾梦安,手里还拿着一个喷洒器,消毒水就从里面喷出,全部洒在病床上的孱瘦虚弱的老人身上。

  “妈!”顾梦安瞳孔一缩,几步过去,那个往自己母亲身上喷消毒水的护士,“你们干什么?”

  护士退开几步,打量着纤瘦的顾梦安:“你是她女儿?”

  顾梦安不理会那些护士,只是看着病床上的母亲。

  三年未见,她母亲已经瘦得脱了形,浑身干枯,只剩下一层皮肉,裹在衰老的身体上,身上的衣服也脏污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而且,就在她身体下,竟然满是排泄物!

  母亲就坐在那些排泄物里,花白的头发被消毒水打湿,凌乱的粘连在脸上。

  她一脸呆滞麻木的坐着,抱着膝盖,不停的打着颤。

  “妈……”顾梦安心疼不已,不顾脏污的握住了母亲的手,“妈,是我啊,安安。”

  母亲抬起眼睛,看了顾梦安半响,扯出一个孩子一般的傻气笑容:“乖啊。”

  顾梦安眼眶发涩,还未说话,背后的护士就蛮横道:“既然你是她女儿,那就把她拉在床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吧!真是脏死了!恶心得我饭都吃不下!”

第5章 直接扔出去

  顾梦安眼眶发涩,还未说话,背后的护士就蛮横道:“既然你是她女儿,那就把她拉在床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吧!真是脏死了!恶心得我饭都吃不下!”

  —————————————————— 

  “恶心?!”顾梦安冷然,“我母亲她有老年痴呆,她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用心照顾她就算了,竟然还公然虐待她!这么嚣张,就不怕我公开你们的暴行吗?”

  被说的几个护士不心虚,反而笑了起来:“这个老太婆住我们疗养院的单间,但给的却是走廊床的钱!饭钱不交,洗衣服换床单的钱也没有交!还天天污染我们疗养院的空气,这样的脏东西,我们没赶出去就是仁至义尽了!”

  “什么?”顾梦安愣住。

  她答应顶替顾婉婉和纪南霆结婚时,父亲和继母分明就承诺了会好好照顾母亲的!

  可现在……

  “你这么有孝心,不如你给你妈缴费啊,只要你能拿出钱来,我们立马就给你妈最好的照顾!”护士奚落的看着一身寒酸的顾梦安,满脸嘲讽。

  “可你有钱吗?”

  顾梦安咬紧了嘴唇,她入狱三年,身上哪里有什么钱。

  “哼,没钱正好,赶紧把这老东西带走!我们疗养院不收这种大小便失禁的脏东西!”

  顾梦安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她自己都没有住处,又怎么把母亲接出去。

  “你说我母亲没有缴饭钱,那她平时……吃什么?”

  “垃圾桶啊。”护士像是在说什么好玩的事情,“天天守在食堂门的垃圾桶里,翻那些剩菜剩饭吃,跟狗一样……”

  顾梦安脸色猛然一白,她简直无法想象那画面。

  “说吧,大小姐,现在你打算怎么着?不交钱,不满意,那就把你妈接出去呗……”

  顾梦安死死咬着牙不说话,她没钱,没后台,只能忍着。

  不理会护士的酸言尖语,她沉默的更换母亲的床单,脏污的衣服……身上也不免弄上那些恶心的东西。

  护士们满脸厌恶,避之不及的走了。

  顾梦安抱着那些脏衣物,到厕所去仔细洗干净,晾晒好,随即又把自己弄脏的衣服一并清洗,因为没有换洗,她只能忍着湿冷,接着再穿在身上。

  一切弄完,就到了午饭的时间。

  母亲这时痴痴傻傻的往食堂走去,见到别人端着剩饭去倒,她便立马扑过去,从别人手里抢剩饭,或者干脆埋头在残渣桶,抓那些东西吃……

  “妈,你不要这样!”顾梦安心痛的哭起来,将母亲拉到一边,“我去给你买饭,你等我。”

  她拿出不多的现金,买了两荤一素,拿给母亲。

  可母亲却根本不吃盘子里的东西,她固执的一定捡那些剩饭剩菜,吃得自己满脸满身的油渣。

  顾梦安怎么也拉不住,最后还是等着母亲吃饱,自己回到房间里,蜷在病床上,痴傻的笑。

  她立在病床边,酸涩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哟,果真是出狱了啊。”背后,忽然响起继母刘燕的声音,顾梦安绷起后背,警惕的回身看去。

  刘燕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脸严厉的父亲顾北城。

  “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照顾我母亲?”顾梦安红着眼睛质问,“当初,你们分明就答应好了,会一直照顾我妈的!”

  “你凶什么凶啊?”刘燕态度更是嚣张,“你妈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没死没残的,我们已经够仁义了!你还想要怎样啊?”

  顾梦安捏紧了拳头:“加钱!让我母亲有人可以……”

  “加钱可以啊。”刘燕打断顾梦安的话,睨了一眼顾北城。

  顾北城会意,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虚伪的笑着说:“安安啊,你把这个东西签约了,爸爸就给你妈加钱,加多少都行。”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