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头号甜妻送上门宋钦轩柳沫小说在哪看-《头号甜妻送上门》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04:01

近日之神书《头号甜妻送上门》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宋钦轩柳沫,该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哦,难道说,宋钦轩的未婚妻有通行证,刷脸卡就行,而其他的闲杂人等面谈。百欢道谢,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转头看着柳沫,唇角扬起难以掩饰的笑意。两人相对而站一对比,相形见绌。柳沫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她怎么会不知道接待这种级别的工作人员是按上头指令办事,没有他的指令,谁能见到他?

头号甜妻送上门

推荐指数:8分

《头号甜妻送上门》在线阅读全文

头号甜妻送上门第19章 般配

百欢回国后的第三天,出席了一场拍卖会,整个R城炒的沸沸扬扬,各大报纸娱乐版块的头条全是第一名媛回国的消息。

总有人满脸八卦的议论,第一名媛是江陵总裁的未婚妻,听说恩宠浓厚无人能敌。

听说,许多听说都是道听途说。柳沫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就连一向沉迷麻将的周琳也破天荒的没有打麻将,而是围在院子门口七嘴八舌地和一群妇女讨论起来。

周琳啧啧两声,道:“你说这第一名媛百欢回国,那也没见她和那个江陵的公子哥一同出入什么公共场合呀?”

一个婶儿边嗑瓜子边搭嘴,“你懂什么呀,大人物不是一般都要做保密工作吗,和明星一个样!”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邻居阿姨则满脸的艳羡,一脸渴望地说道:“也只有第一名媛那样处处完美的女人,才配得上江陵总裁那般的大人物吧。”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柳沫碰巧出现在一群阿姨中间。

周琳从旁边婶儿手中抓过一把瓜子,扫了她一眼,“今天这么早就去上课啊?”

难得周琳好声好气地对她说话,倒是让柳沫一时间不太适应,只是轻轻点点头,从人堆边儿上绕了过去。

直到走了很远一段距离,直到一阵凛冽的冬风吹得她脸上发疼,才肯停下来。

柳沫立在一颗法国梧桐的树下,树上的叶子在冬季掉得差不多,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活脱脱像是饿死鬼的手。

她盯着树皮发呆,脑子里面全是街坊四邻和她妈的对话。是啊,在所有人的眼中,百欢和宋钦轩都是那么的登对。而她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不上不下地横在宋钦轩的生活中,进不去也出不来。

可笑至极。

让柳沫感觉到疑惑的是,明明只是一段被逼领证的形式婚姻,为什么她会在得知他有未婚妻的情况下,心里像是得了一场重疾。

一番心里斗争之后,柳沫决定找宋钦轩问明白,免得夜夜睡不安稳。

柳沫打车到了江陵集团楼下,她仰头看着高楼,心里唏嘘果然是资本家的产业,光从外面看上去都光辉熠熠。

推开旋转门,柳沫到前台接待处,有着正装露出八颗牙齿微笑的小姐,“你好。”

“你好。”柳沫抿抿唇,接着说,“我要见你们宋总。”

接待小姐以非常公式化的口吻拒绝她,“请问您有预约吗?”

闻言,柳沫很是失落,但是也不好为难工作人员,只好道谢转身欲离开。

将将回过身,便对上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百欢拎着食盒,看向她的目光中满是鄙夷。

“好巧。”百欢说,“你也来找钦轩,怎么,上不去?”

柳沫不语,恬淡无比地盯着百欢手中的食盒,然后看见百欢越过她对接待小姐说,“我给钦轩送午餐的,能帮我通传一下吗,谢谢。”

看见来人是百欢,接待小姐的脸上有了不一样的表情,讶异中透着惊喜,“百小姐,您请。”

柳沫皱眉,不是要通传吗?

哦,难道说,宋钦轩的未婚妻有通行证,刷脸卡就行,而其他的闲杂人等面谈。

百欢道谢,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转头看着柳沫,唇角扬起难以掩饰的笑意。

两人相对而站一对比,相形见绌。

柳沫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她怎么会不知道接待这种级别的工作人员是按上头指令办事,没有他的指令,谁能见到他?

她自嘲般一笑,也不理会冲她耀武扬威的百欢,脚尖一转出了江陵。

总裁办公室。

门外传来一级秘书的清脆嗓音,“百小姐,总裁现在正在忙,说过谁也不见。您不能进去,您——”

嘭,然后是门被人推开的声音。

百欢拎着食盒进来,越过山水屏风,一眼看见正坐在桌案前俯首工作的宋钦轩——他的眉眼低垂,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淡淡阴影,黑眸中凝着专注。

紧接着,办公室的安静被秘书打破,“对不起宋总,我已经阻止百小姐了,可是。。。。。。”

宋钦轩没抬头,只是淡淡道:“你出去吧。”

室内只余二人,可以看得出今日的百欢是精心打扮过的,一身月牙色及膝长裙裹出优质的身段,外面套着件昂贵黑色风衣。

她看向宋钦轩时的目光有着羞怯,“钦轩,我亲手给你做了午餐。”一连上前好几步走到办公桌案前,将食盒放在上面,“也马上到饭点了,饭菜都还是热的。”

终于,男人抬头,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漫越到百欢精致的脸上,“谁让你随意进来?”

满脸的热情却被迎头泼一盆冷水,这让百欢的笑意僵在嘴角,难看至极。

百欢努力维持着面部表情,扯了扯嘴角,“才回国,我们都没有好好吃一顿饭坐下来聊一聊,所以我过来给你送饭了。”

男人的脸上却毫无喜色,除了眸底渐渐卷起来的凉意之外,什么也没有。

他搁下鼠标,十指搁在一起放在桌上,“三年不见,基本的规矩都不守了?”

“我说过要通报的。”百欢替自己开解着,推卸责任,“是楼下接待直接放我进来的,毕竟人人都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

“现在不是了,”男人的目光淡淡从她手指上钻戒划过,最后落向窗外灰蒙蒙的冬季天空上,“那是三年前的事情。”

听见他这么说,百欢的指间收紧捏入掌心,她咬唇质问,“你这是要悔婚吗?”

“我不是要悔婚。”宋钦轩的眸底微光渐渐泯灭,最后不复存在,然后用一种极其认真的口吻说道:“在中国,我还犯不起重婚罪。”

重婚罪。

字字砸进百欢的耳中,让她想起那日咖啡中的画面,胸口突如其来有些窒息。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