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南风沉醉的夜晚小说全文目录-南风沉醉的夜晚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3-15 04:00

本文学为您提供《南风沉醉的夜晚》小说全文目录!《南风沉醉的夜晚》讲述了顾南骁夏初心的故事。南风沉醉的夜晚精选:夏初心懒得用轮椅,踮起脚尖去开门,打开门,却看到门口手里端着两杯牛奶的潘玲玉。

南风沉醉的夜晚
推荐指数:★★★★★
>>《南风沉醉的夜晚》在线阅读>>

《南风沉醉的夜晚》精选章节

顾南骁连着催促了好几次之后,陈医生也有些恼了:“我已经很轻了,再轻的话,碎玻璃就清理不出来了。”

夏初心也知道顾南骁是在担心自己,忙安抚道:“不疼,真的不疼的。”

可顾南骁哪里相信,他皱着眉头,思来想去,直接就夺过了陈医生手里的镊子:“我来。”

顾辰山看着也慌了:“南骁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又不是医生!”

顾南骁手上的动作微微顿了顿,猛地抬头瞥了顾辰山一眼,忍不住道:“爸爸您难道忘了吗?从七八岁的时候,我就会自己处理伤口了!”

那是怎样一个眼神啊,不像是嫡亲的父子,倒像是多年的死对头一样。

顾辰山被看得心惊肉跳的,心里惊了一下,想想的确从很小的时候,这兄弟俩就老是打架,南笙每次受伤了都会去找自己撒娇,而南骁受伤了都会自己躲起来。

等出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就好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不会哭的孩子就被遗忘,所以这些年顾辰山也一直都没有去过多关注过。

想到这里,顾辰山一时间也有些感慨。

他有些发憷,收回视线去,不再吭声。

而顾南骁处理伤口果然也很娴熟,手上也很快,虽然也有一丁点痛,但因为他动作太快,这种痛都不算太长久,很快便消散了。

不一会,他便清理完了所有的碎片,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看着她满是血迹的白皙小腿,他眼睛有些发酸,但他忍住了,强忍着给她上了药,然后小心的包了起来。

“好了!”他丢掉了这些东西,想也没想的牵着她就说:“伤口包扎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看着他这个着急的样子,顾辰山也惊了:“你怎么回去?你们现在两个人的腿都不行,要怎么回去?”

顾南骁一惊,眉头微微闪过一抹懊恼。

是啊,他太过着急,倒差点忘记自己如今还是个残废的这一茬,差点都露馅了!

看到他这副模样,顾辰山也只当他是急昏了头,叹了口气,接着又说:“你俩先去南苓的房间暂时休息,你这边,我要找人好好清理一下。”

顾南骁略微犹豫,往夏初心那边瞥了一眼,见她并没有多么不高兴,也答应了。

接下来,顾家的佣人用顾南骁的轮椅,运了两趟,才将夫妻俩都运到隔壁卧室。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房间里立马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刚刚哭着安慰顾南骁的时候,夏初心倒没什么感觉,如今两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她倒有些尴尬了。

不敢去看他,她收回视线,默默打量着这个以粉红色为主题的公主般华丽梦幻的房间。

这个房间的美好,几乎是所有女孩少女时代的梦想,夏初心有些羡慕,禁不住没话找话的夸赞道:“真漂亮,嗯,这个所谓的南苓,是你妹妹吗?是你一个妈生的,还是,嗯——跟他们一边的?”

“都不是。”顾南骁看了一眼夏初心,涩声道:“我差不多五岁的时候,我亲妈就去世了,那时候我爷爷也还在,爷爷决不允许潘玲玉进门,又怕我寂寞,便从孤儿院带回了一个女孩给我做妹妹。”

顾南骁说着,眼里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意,像是说着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一样,道:“南苓比我小四岁,刚到顾家的时候,她还是个一岁的小奶娃,我那时候照顾她,到时花了不少心思,渐渐忘记了伤痛,后来爷爷不在后,这个顾家,她应该是我最后的温暖了,可两年前,她就被潘玲玉撺掇着送出国留学了,至今都没有回国。”

听出了顾南骁言语里的失落,清醒状态下的夏初心,也不知道该回什么,更何况,刚刚她说那些话的时候,顾南骁并没有回应她,想到这里,她也只是道:“别多想,既然是留学,你妹妹应该很快就能回来,到那个时候,你就能不寂寞了。”

她故意没有提自己的存在,是想看顾南骁眼里有没有她。

然而,她话音落后,却久久的没有听到回应。

她茫然的抬起头,对上的却是顾南骁冷峻中含着几分温柔的脸,唇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配合着他俊美无铸的轮廓,更是好看得不像话。

“看我做什么?”他挑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见她俏脸飞快的爬上了绯红色,他悬着的心,也彻底的放了下来。

动情的话,他是说不出口的,他只是笑着握住了她的手:“不管南苓有没有回来,有你陪着,我也不寂寞!”

这个男人,气人的时候气死人!却又总有一句话便让人心花怒放的本事!

夏初心小脸一红,低低道:“你――你真的没事了吗?”

“我能有什么事?”他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哼了哼,冷道:“今天的事,不许告诉别人!”

“今天什么事?”夏初心脑子一懵,下意识的问道。

顾南骁不说话,只低头看着她脚上的伤口。

夏初心明白过来,立马点头如捣蒜:“放心吧!你不管在我心中,还是在外人心中,还是英勇无敌一提名字就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顾大少!”

“你!你这个缠人的小丫头!”顾南骁沉下了脸,屈起食指轻轻敲了下夏初心的额头。

夏初心吃痛,鼓着脸看着他:“我怎么缠人了!我怎么觉得我懂事体贴得很!”

“是是,你体贴,你最体贴!”顾南骁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夏初心看着他,目光落在了他柔和了许多的脸颊上,心头有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异样的,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发酵异样。

看着这样的她,顾南骁莫名就笑了出来。

夏初心被弄得不好意思,也笑着去锤他:“你笑我做什么!你讨厌!”

一时间,两人都笑了。

在这轻微的笑声里,他的茫然和无助,夏初心小心的掩藏在了心底最深处。

而他的眼里,最后的不安与戒备,也如春风化雨一般,也彻底的消融。

女人的笑容,就像是微风下荡漾的湖心的波澜,又像是人世间最晶莹剔透的珍珠,正午的阳光下,勾人的,夺人心魄。

顾南骁看着这样的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道:“你脚受伤了,这几天咱们就暂且在这边住下,等回去咱们自家,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

夏初心茫然了一下,瞬间就明白过来,顾南骁什么都告诉自己了,还能有什么秘密?

肯定他双腿并没有残废的这个秘密吧!

她想不到还有其他的什么秘密!

他之所以不愿意在这边说,是怕隔墙有耳,怕别人听了去吧!

夏初心想了想,也清咳了一声,正色道:“等回家后,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好呀!”他望着她,笑意浅淡,一双明眸流光溢彩:“累不累?累了就休息一下吧!”

她唇角微挑:“那我们一起休息!”

很快,两人并排躺在了卧室的床上。

折腾了这么久,夏初心确实是累了,毕竟她一个女人,又是爬梯子,又是苦口婆心的劝慰,脚上又受伤,哪里有不累。

她闭上了眼睛,作假寐状。

顾南骁摊开被子小心的盖住了她的肚子,目光缱绻的落在她的脸上,心里却亢奋得很。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心底里的一点点欢喜迅速扩散,开出花来一样。

看来,等一个多月以后,祛除了残废的名号,他就得放开自己了,像秦时说的那样,是时候好好的谈一场恋爱了。

而与此同时,楼下客厅,顾辰山和潘玲玉坐在沙发上,看着佣人们进进出出的收拾东西,不断的往外抬碎掉的花瓶,撞坏的桌椅,还有烂掉的布艺品,忍不住道:“辰山,这都五年了,南骁这个毛病还是改不了,这可怎么办啊!”

顾辰山现在沉浸于空前的愧疚中,表情冷肃:“我早就说过,南骁这不是毛病,他也是受害者!”

“我知道他是受害者啊,所以这些年他说我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反驳过,可是你看——”潘玲玉指着刚好扛着花瓶碎片从自己身边走过去的佣人,叹息的说:“这些年,我也愧对南骁,我自知自己当初犯了错,不该介入你的婚姻,所以这些年我从没有为自己和南笙争取过什么,倒是把最好的都给南骁了,几百万的古董花瓶一个接一个的往南骁房里送,我倒是舍得了,他呢,他摔起来的时候倒是眼睛都不眨,这样下去可不行啊,顾家再大的家底,也经不起这样摔啊!”

潘玲玉叹了口气,又补充道:“辰山,我不是心疼钱,是心疼你啊,顾家虽然家大业大,可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坚持赚钱也不是容易事,南骁现在有人在头顶压着都还这样,以后要是你管不了他了,指不定还要怎样暴戾呢!”

这话倒是说到了顾辰山的心里去了,虽然他不愿承认,但事实好像的确是这样。

这些年,玲玉跟着自己没用过什么真正绝好的东西,没有主动要过钱物,除了南笙定聘礼的那一次,其他时候一直都谨守着本份。

可饶是如此,南骁暴戾的性格却一直都改不了,一直都容不下玲玉南笙母子俩。

现在有自己撑着,尚且做得如此明显,若以后自己一命呜呼了,这个家岂不是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了?

“我也没有办法!我是他的父亲啊!”顾辰山有些难受的叹息着说。

“那又如何?五年前的那事儿是意外,跟你没有关系,你什么都往自己肩上扛,我看着心疼。”潘玲玉眼里含着泪,第一次鼓起了勇气,说:“辰山,你不需要为我们娘俩着想,你还是为自己好好想想吧,顾家百年基业,传到你这儿,好不容易发展壮大,成为海市第一豪门了,若是落在南骁手上,他性格上有点问题,双腿又不方便,能不能守得住,这是个问题!”

顾辰山低着头,第一次的,没有反驳她的这个问题。

他心里都明白,这话虽然说得不好听,却都是事实。

南骁再这样下去的话,确实很难守得住偌大的顾氏,而南笙,或许也需要多一点的机会。

就当给自己再多一条退路也好。

想到这里,顾辰山叹息一声,又道:“程氏的这个项目,我会让南笙独自去做,我也会私下里帮帮他,若是他好好做了,做得漂漂亮亮了,以后在公司里的发展,也更加的服众了。”

听到这话,潘玲玉喜不自禁:“辰山,谢谢你!谢谢你愿意给南笙机会!”

“谢我做什么!南笙也是我的儿子,他靠着自己爬上来,这一点也让我很感动。”顾辰山笑了笑,接着又沉下了脸,又说:“至于私生活方面,你劝南笙还是收一收,还有白家那边,你也得哄好了,白家实力雄厚,比起南骁的外婆家楚家,是不算差的。”

听到这里,潘玲玉哪里不知道顾辰山是在给自己的儿子铺路,心情顿时也就更加的高兴了。

“多谢辰山。”潘玲玉坐过来,朝顾辰山脸上吻了吻,四十出头的人了,仍然一番小姑娘的动人模样,笑说:“我今晚亲自下厨,做你最爱吃的菜,好不好?”

顾辰山转身握住了潘玲玉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了吻,压低了声音,道:“可是,我想先吃你!”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去了卧室,潘玲玉再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想起自己刚刚好好的伺候了老头子一番,用了手,用了嘴,简直是十八般武艺用尽,唇上也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神色。

“跟我斗?哼,不知道最柔不过枕边风么!”冷笑一声,潘玲玉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去了厨房。

别看她四十多岁的人了,在房内事上倒是很愿意学习的,在顾辰山身上,也是肯用心的。

先喂饱他的人,再喂饱他的胃,二十多年来,她刚柔并济的招数,屡试不爽。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潘玲玉终于做好了晚饭。

整整齐齐的八菜一汤,摆满了餐桌,既照顾了顾辰山偏辣的胃口,又照顾了夏初心这个病号的清淡胃口。

做好后,潘玲玉亲自去敲响了顾南苓房间的门。

夏初心揉着惺忪的睡眼,踮起脚尖起来开门,一开门,诡异的就看到了门口的潘玲玉,和她脚边的一个新轮椅。

夏初心惊讶不已,问道:“阿姨,您这是做什么?”

潘玲玉笑笑,温柔的说:“我担心你脚上受伤不方便,弄个轮椅上下楼都方便,也不会伤到脚。”

潘玲玉说着,叮嘱他们洗簌后赶紧下午吃饭,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放在门口的轮椅,夏初心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个潘玲玉,虽然偶尔说话会刺人,但真正办事的时候真让人挑不出错来,这样的女人,也难怪这么多年,顾辰山始终如一的相信她。

要想击败这个女人,口蜜腹剑的这一招,他们可得好好的学一学了!

两人下了楼,桌上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在各自的位子上坐了一会儿,顾辰山也终于姗姗来迟。

顾辰山小憩醒来,看到这满满一桌菜,再想起潘玲玉之前的卖力伺候,愉悦极了,忍不住夸赞道:“玲玉不轻易下厨,但厨艺还是很好的,南骁,初心,你们多吃点!”

潘玲玉也亲自盛了一碗乳白馨香的鱼汤,端给夏初心,笑说:“这是我特意为你炖的,初心,你脚上受伤了,多喝鱼汤才能好得更快,你多吃点!”

夏初心受宠若惊,可又不得不喝!

东西入口的时候,她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是舒畅的,她微眯着眼睛,不得不承认,潘玲玉这种女人可真是厉害,要不是见识过她的招数,很难想象到她是时时刻刻耍手段的那种女人。

吃完饭,顾辰山借口顾南骁难得在家一次,便让他们两口子跟大家一起坐着看看电视吃吃水果。

顾南骁当然是不愿意的,要和顾辰山还有潘玲玉一起,他宁愿去楼上躺着。

可夏初心却背地里掐了他一下,顾南骁不明所以,夏初心却扯着他的袖子就说:“好啊爸,家里有没有草莓,我和南骁都喜欢。”

夏初心越是不客气,顾辰山看着越是满意,连忙让佣人洗了点草莓,又切好了其他的水果,满满一个大果盘端过来。

夏初心微眯着眼睛,美滋滋的捻起一颗最大最红的草莓,递到了顾南骁的嘴前。

顾南骁还有些扭捏:“是你爱吃,我不爱吃。”

夏初心挑了挑眉,不以为然道:“老公,你不是说了只要我喜欢的你都喜欢吗?”

顾南骁无语,脸色微微有些僵硬,但还是一口吃下去了。

夏初心终于心满意足,脸上瞬间堆满了笑意:“原来你喜欢我喂你嘛,早说吧!”

这话一出口,顾辰山也跟着笑了起来:“初心啊,南骁谁都不怕,就怕你,你和南骁,可真是一物降一物!”

“那是因为他爱我嘛!”夏初心笑眯眯的,又捻起一颗草莓塞到顾南骁的嘴里,接着又抽了张纸巾细心的帮他擦了擦唇边粉红色的汁液。

顾辰山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不管未来顾氏交到谁手上,顾南骁毕竟都是自己的儿子,南骁有夏初心照顾着,他肯定是放心的。

于是,这一晚,夏初心秀了一晚上的恩爱。

终于,吃饱了水果,看着时间都不早了,两人一起推着轮椅回房,场面有点滑稽。

回了房间,才发现短短一个下午,房间里全都恢复到原样了,干净整洁的,丝毫看不出来经历过一场浩劫。

顾南骁顿了顿,忍不住皱着眉头就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吃了一晚上草莓,我嘴巴都酸了!”

“你没有发现,看着你夫妻恩爱,你爸就高兴得很吗?”夏初心狡黠的勾了勾唇角,笑眯眯的说。

“我不需要他高兴!”顾南骁傲娇的扭过脸,脸色难看得很。

“可是——”夏初心推了推,这轮椅自己用得不太顺手,干脆就丢了轮椅,踮起脚尖走到顾南骁身边,沉着脸又问:“你都没有发现,潘玲玉就是用这一招获取你爸爸的欢心的吗?”

顾南骁脸色沉了下去:“我不喜欢笑脸逢迎这一套!”

“你不喜欢又不需要你来做,我来就可以了嘛!”夏初心拍了拍顾南骁的手背,双手撑在轮椅的两侧,笑说:“你这个人啊,性子骄傲又别扭,所以你都没有发现,你最不屑的东西,就是别人最擅长的武器!不说别的,就说潘玲玉给我准备的轮椅吧,还有她亲自下厨做的饭菜,还有她炖的鱼汤,哪一样不是投其所好,哪一样不是证明她用心了呢?她明明也恨你恨得要死,对不对,可她恨归恨,还是耐着性子做这些事,因为她这样是做给你爸爸看的,她知道她这样能讨你爸爸欢心,而你爸爸的信任,则是她在这个家里立足最大的根本!”

夏初心一口气说了许多,顾南骁的脸色也沉了下去。

这些,的确是他从前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

这些年,潘玲玉虽然表面上对自己很好,却不止一次暗下狠手,还有一个处处挡道跃跃欲试的顾南笙,他恨都来不及,哪里愿意降尊屈贵去给笑脸呢!

想到这里,顾南骁不自觉的将目光落在夏初心的脸上。

当初找上她的时候,原以为只是一个挡箭牌,原以为两人同心合作,两年期到就各自分开,可现在,她为自己真的做得太多太多,远远超过了一个契约妻子需要做的本分了。

顾南骁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夏初心的手,热烈而专注的目光紧盯着她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的时候,砰砰,敲门声响了起来。

夏初心懒得用轮椅,踮起脚尖去开门,打开门,却看到门口手里端着两杯牛奶的潘玲玉。

看着她竟然下地了,潘玲玉惊讶道:“你怎么自己下地走路了?伤到了脚怎么办?”

夏初心有些不好意思,抓耳挠腮道:“没什么,也就一会儿的事,阿姨,你有什么事吗?”

“这是牛奶。”潘玲玉越过夏初心,亲自将两杯牛奶端进来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笑说:“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担心你们睡不好,睡前喝杯牛奶,能有助于睡眠。”

夏初心心底里有些不屑,暗道这个女人又来了又来了,但还是忍住,微笑的说:“那就谢谢阿姨了,您也早点休息。”

直到目送着潘玲玉离开,重新反锁了房门,夏初心脸上的笑容才消失掉。

“你自己看吧,从一个局外人的眼光来看,她这个后妈是不是做得很到位?如果你是你爸的话,会不会对她深信不疑?”夏初心哼了哼,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快步到沙发前来。

刚端起一杯牛奶,可弯腰的时候却不小心牵动到小腿上的一处伤口,疼得她手上拿不稳,哗,牛奶杯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身上,热热的牛奶如数从她胸口一直流到下面的小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