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完整版)《一世兵王》(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04:00

这里为您提供完整版《一世兵王》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李雪雁秦风的故事,一世兵王精选:

一世兵王
推荐指数:★★★★★
>>《一世兵王》在线阅读>>

《一世兵王》精选章节

江宁。

钟山高尔夫富人区,18号别墅。

杨策站在落地窗前,微微眯着眼,看着窗外刺眼而毒辣的阳光,一脸的阴晴不定。

早的时候,他曾答应梁世豪,十二点之前会将秦风送到梁世豪手中。

如今,已过了十二点,他不但没有做到这一点,而且依然无法与赵龙取得联系。

“杨爷!”

就在杨策一脸阴晴不定的时候,被誉为杨策左膀右臂的阴柔男子,快步走进了别墅,对杨策行礼。

“阿九,你有事?”

杨策转过身,皱眉看着阴柔男子,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眼中的忧虑。

“赵龙在门外。”阿九开门见山道。

“什……什么?”

杨策闻言,不由一怔,尔后道:“怎么不让他进来?”

“金刚嘴长,问赵龙是否完成了任务,赵龙回答说没有,我觉得事情不对劲,所以先来请示您。”阿九说道。

“通知金刚,带赵龙进来!”

杨策稍作沉吟,便做出了决定,他也觉得事情不对劲,要问个清楚。

一分钟后,身材魁梧的金刚,很不友好地带着赵龙进入了别墅。

“我听阿九说,你没有完成任务,到底怎么回事?”

眼看赵龙进门,杨策沉声问道,态度不再像之前那般客气,而是带着质问的口吻。

“我不是目标的对手。”

赵龙毫不畏惧地迎杨策的目光,一字一句道。

“嘿,你身可没有一点伤!”

金刚冷笑了起来,他虽然身材魁梧,但并不傻,在他看来,既然赵龙不是目标的对手,就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回到江宁。

唯一的解释是:赵龙压根没出手!

“赵龙,我需要一个解释。”杨策的语气冷了下来。

尚且连金刚都看出了猫腻,何况他?

这世没有免费的午餐。

他帮赵龙的女儿治病,没少花费心思和金钱,赵龙答应帮他做事,如今又把他当猴耍,让他很窝火!

“没有受伤,是因为我与目标认识,否则我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死人。”赵龙面无表情道。

“认识?”

杨策、金刚和阿九三人都是一怔。

“是的。因为认识,他没有难为我,而且还让我带一句话给你。”赵龙点了点头。

“什么?”

杨策下意识地问道。

“他不追究你对他下手的事情,权当是还你帮我女儿治病的人情债。”赵龙语出惊人。

“呃……”

再次听到赵龙的话,杨策、金刚和阿九三人直接呆住了。

赵龙去对付目标,目标非但没有对赵龙出手,反而帮助赵龙还人情……

这……尼玛也太离谱了!

这一刻,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杨爷,这家伙明显在胡扯!”

金刚率先回过神,怒目瞪着赵龙,咬牙切齿道:“依我看,他压根就没有去东海,编了这么个故事来敷衍您。”

“的确难以让人相信。”阿九也点头。

“赵龙,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么?”杨策眼中涌现出了怒意,他也觉得赵龙在糊弄他。

“他还说,若你还想杀他,尽管派人去。”赵龙答非所问。

“……”

杨策气得浑身一哆嗦,只觉得心中有一万只羊驼践踏而过!

“嗡”

随后,不等杨策再说什么,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喂。”

杨策阴沉地看了一眼赵龙,然后拿起手机,看到是诸葛明月的来电后,直接接通。

“东海那边刚才传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梁世豪夫妇被捕了,海天集团也被封了!”电话那头,诸葛明月有些惊魂未定地说道。

她虽然被誉为江宁乃至南苏最厉害的贤内助,拥有一颗绝对坚强的心脏,但从听到这个消息到现在,都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

“什……什么?”

杨策同样被这个消息惊到了,以至于直接站了起来,“消息准确么?”

“我刚才跟东海警方那边核实了,消息绝对准确。”

诸葛明月说着,有些不安道:“赵龙把那个叫秦风的保安交给梁世豪了吗?”

“没有。”

杨策说着,再次将目光投向赵龙,目光不再像之前那般充满怒意,而是充斥着惊疑。

“那就好,否则的话,我们也会被卷入!”

电话那头,诸葛明月松了口气,然后忍不住问道:“你说,梁世豪被捕,海天集团被封,会不会跟那个东海大学的保安有关?”

“他到底是什么人?”

杨策没有回答诸葛明月,而是直接挂断电话,满是好奇地冲赵龙问道。

“你惹不起的人。”

话音落下,赵龙不去看杨策三人精彩的表情,转身,大步离开。

看到这一幕,金刚下意识要前,被杨策伸手阻拦,任由赵龙离开。

在诸葛明月打电话前,他宁愿相信寡妇不会自慰,也不相信赵龙的话,但此时此刻,理智告诉他,赵龙没有糊弄他!

“梁世豪出事了。”

目送着赵龙离开,杨策逐渐恢复了冷静,“阿九,你立即去查这件事情,越详细越好。另外,动用一切能够动用的渠道,调查那个秦风的信息,同时查明看他是否和梁世豪的事有关!”

“是,杨爷!”

阿九第一时间领命,快步退出了别墅。

金刚见状,也跟着离开了。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保安扳倒了东海地产界的大佬,这尼玛也太离谱了吧?”

待金刚和阿九离开后,杨策忍不住喃喃自语。

……

东海。

虹江公安分局。

两名来自市局纪委的工作人员跟分局长进行沟通后,直接将马朝晖从办公室带走。

对此,马朝晖没有辩解,也没敢反抗,而是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直接蔫了。

因为,他知道,梁世豪被捕、海天集团被封,市局纪委的人找他,多半是掌握了梁世豪和他违法违纪的证据。

嘎吱!

就当两名市局纪委的工作人员带着马朝晖即将走到办公楼大厅的时候,一间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王梦楠走了出来。

她刚刚接到局长的电话,局长让她过去一趟。

“王警官。”

看到王梦楠,两名市局纪委的工作人员不但主动打招呼,而且露出了笑容,和面对马朝晖时简直判若两人。

这一切,只因为,他们都知道,梁世豪被捕、海天集团被封,都是王梦楠一手促成的!

王梦楠见状,微微一笑,正要回应,却发现马朝晖像是厉鬼一般,阴冷地盯着她,那目光恨不得将她活剐了!

“王梦楠,不要以为你有后台,就可以胡作非为,犯众怒的下场会很惨!”

马朝晖忍不住开口了,语气阴森,恨意凛然。

“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王梦楠一字一句地给出回应。

“你……”

马朝晖气得浑身一抖。

这一次,王梦楠没有理会,她对两名市局纪委的工作人员示意了一下,然后便与马朝晖擦肩而过。

这一瞬间,马朝晖怒气冲头,有种要把王梦楠撕碎的冲动!

但……仅有的一丝理智制止了他。

暂且不提他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单论身手,王梦楠能打得他怀疑人生!

“走吧,检察院的同志还等着呢!”

两名市局纪委的工作人员看到马朝晖表情有些冲动,冷冷地提醒了一句,然后便押着马朝晖离开了。

“砰,砰!”

与此同时,王梦楠径直走到局长办公室门口,敲响了房门。

“进来!”

房间里传出一个雄厚有力的声音。

“嘎吱!”

王梦楠推门而入,尔后冲坐在办公桌前的中年男人道:“局长,您找我。”

“梦楠啊,快坐。”

局长看到王梦楠,微笑着起身,示意王梦楠坐到沙发。

王梦楠几步走到沙发前,坦然入座,静等局长的指示。

“梦楠啊,这次的案子,既是刑事案,又是经济案,同时还有案,十分复杂,但你完成得很出色!为此,级部门对我们分局进行了大力表扬,还要让我们准备一下,择日召开表彰大会!”

局长满是笑意地看着王梦楠,很是高兴地说道:“同时,级领导对你的工作能力赞不绝口,强烈要求把你提拔到重要的工作岗位……”

“局长,这次的案子……”

听到自己要提拔,王梦楠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虽然顺利拿下了这起案子,但也知道和能力无关,一切都太巧合了。

既有梁世豪的保镖蒙彪反水,主动投案,又有那本从天而降的神秘笔记本。

“梦楠啊,虽说年轻人要谦虚一些,但你也不能太谦虚了,否则就成骄傲了。”

局长微笑着摆了摆手,打断王梦楠的话,然后道:“就这么定了!级部门有关领导要参加表彰会,这两天,你就不要来班了,好好在家准备一下表彰会的发言材料!”

“知道了,局长。”

王梦楠闻言,本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局长那兴奋的表情,又改口了。

“对了,梦楠,你从哪里找到那本笔记本的?”

随后,眼看王梦楠起身要离开,局长又开口问道,看似很随意,实则很在意。

“不是我找到的,而是有人把笔记本放在我车里。”王梦楠如实说道。

“呃……”

听到答案,局长先是一阵愕然,尔后主观地认为是王梦楠在敷衍他,肯定是动用家中关系弄到了梁世豪的犯罪记录。

尽管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但他没有继续发问,而是笑着打趣道:“你的发言材料可不能这么写啊。”

“嗯。”

王梦楠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写发言材料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甚至会闹出笑话。

“是他么?”

当王梦楠走出局长办公室后,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秦风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

没有答案。

这一瞬间,她有种给秦风打电话求证的冲动!

……

……

在政界,不少和海天集团有交易的官老爷被带走,更多的则是恐慌不安。

而商界,那些梁世豪的合作伙伴、竞争对手,纷纷磨刀霍霍,准备趁火打劫。

三天后。

梁世豪在看守所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离世。

这个消息传出,再次在东海政商界引发轩然大波!

有些人暗暗放下心,有些人暗暗可惜,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与此同时。

虹江分局召开了表彰大会,区政府、市局相关领导出席。

“各位领导、同事,早好。我是虹江分局刑警队王梦楠……”

会议开始不久,王梦楠代表虹江分局登台对梁世豪的案子进行发言。

讲台,王梦楠一身警服,笔直地站再那里,慷慨激昂地说着破案的过程。

她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开口,峰峦都会随之颤动,幅度惊人,将警服衬衣撑得鼓鼓的,颇为吸引人的目光,甚至让人担心会不会将衬衣扣子撑掉了。

咔嚓

闪光灯不停地闪烁,王梦楠激情解说的样子被一次又一次定格。

“啪啪……”

二十分钟后,王梦楠结束了发言,礼堂里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

她分别对着下方和主席台鞠躬后,收起发言稿,昂首挺胸地走向自己的位置,那叫一个英姿飒爽。

随后,待王梦楠入座后,市局某位副局长,对王梦楠的发言进行了点评,并且当众宣布提拔王梦楠为虹江分局刑警队副队长。

任命宣布,现场再次响起了掌声,而且比起之前更为猛烈,仿佛要将礼堂的房顶掀翻似的。

将近十一点三十分的时候,表彰会才结束,领导们率先离席,前去食堂就餐。

王梦楠作为表彰会的主角,被虹江分局大局长拉着去陪领导吃饭。

“局长,我听说,梁世豪在看守所突发疾病死了?”

走出礼堂后,王梦楠趁着空隙,将虹江分局的局长拉到一旁,低声问道。

“嗯。”

局长闻言,脸笑容微微一僵,然后点了点头。

“局长,我觉得梁世豪死得太突然了,肯定有猫腻!我建议对此事进行调查……”王梦楠说道。

“梦楠!”

局长苦笑着打断了王梦楠的话,“你应该知道,这不归我们管,我们没有权限去调查。另外,这件事到此为止。”

“局长……”

王梦楠有些不甘心,试图还说什么。

这一次,局长压根不听,直接加快脚步追了前方的几名领导,连说带笑地步入了机关食堂。

王梦楠见状,气得跺了跺脚。

她敢肯定梁世豪的死有猫腻,但如同局长所说,她没法去调查。

这让她十分郁闷!

……

东海郊区,某军营。

东海大学的新生们结束了早的训练,吃过午饭后,三五成群地返回宿舍。

经过连日的军训,无论男生还是女生,皮肤都晒黑了不少,身的娇弱气息被坚毅、刚强的气息所取代。

“太阳简直太毒了,防晒霜抹了都没用!”

回到宿舍后,张欣然拿出化妆镜,看到自己原本白嫩的肌肤晒黑了不少,忍不住嘟囔道:“妙依啊,真羡慕你,你那皮肤就是水做的,完全晒不黑!”

“你也不黑啊……”苏妙依笑着回应。

“你们听说了吗?海天集团董事长梁世豪被抓了,而且死在了看守所,而海天集团也被封了……”

就在这时,潘蓉拿着手机,看到圈内某位朋友发来的信息,连忙对张欣然说道。

没有回应。

无论张欣然,还是苏妙依、陈静都没有吭声。

其中,苏妙依一脸淡定。

在她看来,梁世豪跟秦风斗宛如以卵击石,这个结果早已注定。

张欣然则是翘着嘴巴,一脸神气。

她想当然地认为,是自己打电话起了作用张百雄帮助秦风解决了麻烦。

而陈静则是一脸平静。

来自农村的她,不知道商场斗争的残,更不知道权钱杀人的可怕之处。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梁世豪入狱,海天集团被封意味着什么。

“你们早都知道了吗?”

眼看张欣然三人都不吱声,潘蓉有些惊讶地问道。

“正所谓梁不正下梁歪,梁博成天嚣张跋扈、惹是生非,梁世豪也好不到哪里去,出事早晚的事。”

张欣然说着,拿起手机,走出了宿舍。

她要去给张百雄打电话。

同一时间,男生宿舍。

来自江宁,被潘蓉评为级公子哥的江涛,也收到了梁世豪入狱,死在看守所,海天集团被封的消息。

原本,以他的关系网,在梁世豪被捕那天就能得知这个消息,但因为他前几天太过有恃无恐地带着手机去军训,手机被教官收走了,今天才要回来,所以刚刚才接到消息。

“这怎么可能?”

看着圈内好友发来的消息,江涛一脸的震惊。

因为要追求苏妙依的缘故,他对苏妙依身边的人格外关注,其中包括秦风。

这也是为什么他那天对秦风和梁家的恩怨了如指掌的原因。

原本,在他看来,像秦风这样的小保安,纵然武力值很强,也会被权钱拍成肉饼,根本不可能斗得过梁家。

然而

事实却截然相反,梁家败了,一败涂地!

“难道是张百雄出手帮助了那个保安?”

震惊过后,江涛冷静了下来,忍不住暗问自己。

他不但知道秦风曾出手救张欣然的事情,而且那天亲眼目睹了张欣然听到秦风有危险后,心急火燎地赶回宿舍的情形。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张欣然很在意秦风。

如此一来,张欣然若是让张百雄出手的话,以张百雄对张欣然的溺爱程度,未必就不会帮秦风。

“不会。张百雄即便帮那保安,也不可能把梁家整垮,而且张百雄想在短短时间内让梁家一败涂地,也不可能!”

很快,江涛推翻了自己的设想,暗暗分析了一番,“这应该是个巧合!梁家这些年崛起太快,权钱交易太过明目张胆,在这个节骨眼被人揭发,结果便宜了那个保安。”

“罢了,那保安是死是活跟我也没关系,只要他日后识趣,不要妨碍我追求妙依就可以了。”

江涛如是想着,然后放下了手机,没有给圈内好友回复。

……

与此同时。

张欣然拿着手机,走出女生宿舍楼,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拨通了张百雄的电话。

“爸,谢谢你!”

电话接通,张欣然兴奋地率先开口,难得地喊出了“爸”这个称呼。

“呃……”

电话那头,张百雄听到爸这个称呼,先是心头一暖,尔后脸浮现出了笑容,心中却是明白,张欣然多半是知道了梁世豪和海天集团的事情,而且误认为是他帮了秦风。

“欣然啊,其实我什么都没做……”

张百雄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他虽然答应了张欣然帮助秦风,但压根什么都没做。

“老爹,你跟我装什么装,帮就帮了,这个人情我记着,回去请你吃饭!”

张欣然认准了是张百雄出手帮了秦风,便直接打断了张百雄的话,然后道:“好啦,我去睡觉了,拜拜,爱你哟……”

“嘟嘟……”

听着听筒中传出的忙音,张百雄哭笑不得,“这丫头一点礼貌都没有!”

嘴这样说着,但他心里却美滋滋的。

因为,自从张欣然出生以来,喊他爸的次数完全可以数得过来,主动说“爱你”更是罕见得不得了。

“好像被误会也挺好,没必要澄清了?”

张百雄如是想着,脸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砰,砰”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

张百雄说着,转身走向办公桌。

“什么事让大哥这么开心?”

朱文墨推门而入,看到张百雄一脸笑意,笑着问道。

“欣然那丫头刚才给我打电话,又是喊爸,又是说爱你的,我这心里美啊。”张百雄笑着说道,并未隐瞒朱文墨。

“看来欣然误认为你出手帮助秦风了。”朱文墨闻言,瞬间便猜到了其中的猫腻。

“嗯。”

张百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梁世豪翻船,是因为黑账本落入了那个叫王梦楠的女警手中。”

朱文墨收起笑容,认真回道:“那女警嫉恶如仇,拿到证据后,直接把梁世豪给抓了!当然,她能这么顺利地带走梁世豪,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主要还是因为她的家世。”

“本以为能看一出过江猛龙斗地头蛇的好戏,结果被这女娃给搅黄了。”张百雄有些遗憾。

“梁世豪还配不地头蛇这三个字,大哥您还差不多。”朱文墨笑道。

“那女娃娃初生牛犊不怕虎,仗着背后有靠山,完全不顾规矩,不好惹啊!”

张百雄若有所思道:“她对我有莫名的敌意,我们以后可得注意点,千万不要让她抓到把柄。”

“嗯。”

朱文墨点了点头,然后话锋一转,道:“大哥,我调查这件事的时候,还得知了一个消息黄老邪招了,雇他的人是杨策!”

“杨策?”

张百雄闻言,眉头一挑,而后问道:“消息准确么?”

“消息经过好几个人确认,应该不会有错。”朱文墨郑重回道。

“嘿,杨策敢把爪子伸到东海,而且还伸向我张百雄的女儿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

张百雄拧着眉头,眼中闪过一道杀机,“杨策在外面有三个情妇,你选一个,扔到秦淮河喂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