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沈寞南李然小说深海不及我爱你-沈寞南李然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03:57

《沈寞南李然》小说叫做《深海不及我爱你》,是由晏筱莙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沈寞南李然小说主要讲述了:自己爱的人却因自己而死,她被绝望给包围了,最后她嫁了自己爱的男人双胞胎弟弟,可是婚后,她去发现了自己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她爱人的影子。

小编推荐:
《爱你让我无可救药》《情深唯安》《若能让我吻下去》

精彩节选:

“李叔叔,你快帮我劝劝李然,放过我肚子里的孩子。寞南是为了救我才会推李然,导致她流产,无论她怎么怪责我,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莫莉莉哭得梨花带雨,旁人一看,就是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

爸爸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一些蹊跷,在没弄明白事实的情况下,沉着脸没有接话。

“地上凉,快起来!”江兰从后面走上前来,伸手去拉莫莉莉。

“阿姨,你还是让我跪着吧。等李然气消了,愿意放过我的孩子了,我再起来。”

莫莉莉执意跪着不起,江兰一个人拉不动她,见两位亲家脸色都不好看,也不敢叫他们帮忙。

“莫莉莉,你在这里干什么?”沈寞南出现在几人身后,手里提着外卖的袋子。

“我来看李然,想安慰一下她。”莫莉莉一脸委屈地解释起来,“可她很生气,怪我害死了她的孩子,非要逼我打掉我们的孩子,为她的孩子陪葬。”

“你的孩子是寞南的?”妈妈惊呼,很不高兴地诘问起沈寞南,“寞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女人刚才说,阿然的孩子是因为你才流产的,是真的吗?”

爸爸也脸色难看地看着沈寞南,等着他的解释。

“爸,妈,这件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迟一点我再跟你们解释。”

说完,沈寞南越过他们,走过来将手上的外卖放在床头柜上,先仔细打量了我一眼,然后才转过身去。

“莫莉莉,你要是再继续闹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没有闹事,是李然想对我们的孩子不利。”

“你马上回自己的病房去,不要再出现在阿然的面前。”

莫莉莉委屈地咬着唇瓣,在江兰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慢慢往外走。

“你没弄掉我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反而流掉了,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嚣张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

播放录音之前,我特意把音量调到最大,让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真的觉得我没病吗?”我凄然一笑,“寞南,其实你和我一样,都没有从那件事的阴影里走出来。你和我一起去做心理疏导,好不好?”

“我和你去看心理医生,让他确诊我有精神病,会对你造成严重伤害和精神困扰,你就可以以这个理由跟我离婚,然后和你的文师兄双宿双栖了。多么好的如意算盘啊!”沈寞南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误会了,我跟文师兄是清白的!我们之间真的就是医生和病人,还有校友的关系。”

“那大哥呢,你敢说你和大哥也是清白的?大哥死的前一天,我亲眼看见你和大哥在玻璃花房里接吻。”

封闭的狭小的车厢里,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沉重起来。

沈寞南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我没有一点意外。

我早就知道,沈寞南在婚前就已经发现了我对沈寂北的感情,我也一直等待他摊牌发难的那一天。

但我没想到,会是在今天。

“大哥走后,你之所以愿意跟我结婚,是把我当成了大哥的替代品。现在你勾搭上文谦,是因为你发现文谦更神似大哥,还是因为你发现我无法替代你心目中的大哥,嗯?”

我拼命摇头否认,但其实心虚得很。

我和沈寞南青梅竹马,自小就被两家父母默认为一对,但我真正爱的人,是沈寞南的孪生哥哥沈寂北。

那个清冷矜贵的男人,经常穿着黑色西裤,白色衬衫,喜欢把袖子随意地卷到手肘位置。

他喜欢看书,画画。

他有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他弹的钢琴曲很好听。

他很少参与我和沈寞南的活动,但又总在我的视线中,不远不近,若即若离。

他是我年少时一直仰视的人,也是我安放少女隐秘心事的人。

“李然,我沈寞南是你想利用就利用,利用完就随手扔掉的人吗?”沈寞南眼里含着痛苦,越说越激动,突然一拳朝我的面门打过来。

我吓得闭上眼睛,可是等了很久拳头都没有落到脸上。战战兢兢睁开眼,才发现他的拳头打在了我脑袋旁的座椅靠背上。

看得出,沈寞南在努力克制自己。就算再愤怒,他也从不会真正伤害到我。

我不否认他爱我的事实,但无法做到同等去爱他。我对他的感情,始终少了一点什么。

我知道这对他不公平,也因此一直心怀愧疚,自认没有权利怪责他日益见长的脾气。

“李小然,你又惹阿南生气了。”伴随着淡漠清冷的语调,沈寞南周身的气场瞬间改变了。

我悚然一惊,我姓李,单名一个然字,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叫我“李小然”,那就是沈寂北。

震惊之下,我没忘记瞥一眼车窗外明亮的天色,现在确实还是白天,可“沈寂北”怎么出现了?

以往,沈寞南只在天黑后才会变成“沈寂北”。

见我不说话,“沈寂北”轻轻一叹,收回拳头,坐正了身体,眼睛并不看我,而是直视着前方的挡板:“李小然,对阿南好点,这是我们欠他的。”

又是这一句!

这几个月来,每当我支撑不下去,想要放弃的时候,“沈寂北”都会用这句话对我进行道德绑架。

但我实在不懂,“沈寂北”口中所谓的欠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只知道,沈寂北曾经说过,他要和我在一起,可他食言了。

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让我可以继续活着。

但对我而言,与其让悔恨日日夜夜蚕食我的心,不如当时和他一起葬身于大海的波涛之中。

展开内容+
  • 沈寞南李然小说 截图1
  • 沈寞南李然小说 截图2
  • 沈寞南李然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