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唯安霍祁深小说大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苏唯安霍祁深小说名字是《曾经深爱你》,这是

发布时间:2019-03-15 03:41

苏唯安霍祁深小说免费阅读

曾经深爱你全文阅读

  苏唯安霍祁深小说大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苏唯安霍祁深小说名字是《曾经深爱你》,这是一本剧情还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多肉爱吃肉呀是此书的作者,《爱你是最深的执念》、《那年那月那段情》均为此书的又名。结婚一年多以来,苏唯安见到霍祁深的此书屈指可数,因为她不过是霍祁深不得不娶的女人。
  慕思语瞄了一眼她的肚子,缓缓笑道:“我这刚想要个孩子,苏唯安你就帮我怀了。苏唯安,你果真是我的好闺蜜。”苏唯安的心又一次被凌迟了。
  她紧紧握住手,故意说着激怒慕思语的言语:“你休想夺走我的孩子!只要我不和祁深离婚,你就没机会做我孩子的母亲!”
  慕思语脸上瞬间出现了怒气。但她嘲讽的笑了一笑,走近苏唯安抚着苏唯安肚子道:“可是怎么办,祁深要和你离婚,你没办法不离的。苏唯安,你知道昨晚祁深跟我说什么吗?他说,这孩子的母亲以后会是我,而你……不过是个代孕工具而已。”
  代孕……工具。这几个字,将苏唯安的心刺得鲜血横流,她脸色霎时变得苍白不堪。她用力咬住了唇瓣,克制住眼里的泪。
  她突然恨恨的瞪了一下慕思语,甩手就给了慕思语一巴掌。这一切都是慕思语造成的,如果不是慕思语,她现在也不会和祁深这样。
  慕思语被打的“啊”的惊叫了一声,随后就往地上倒去。刚好霍祁深进来了。霍祁深看到这一幕,他脸上怒气腾腾,抬脚就向苏唯安走过来。

第一章 老规矩,取悦我

  雨夜,窗外电闪雷鸣,整个夜晚笼罩着一层恐怖之色。

  苏唯安躺在床上,她想着隔壁房间霍祁深或许正在和慕思语你侬我侬,她嘴角不禁扯出了一丝苦笑,眼角有晶莹的泪珠在滑落。

  今晚,她等了霍祁深一个晚上,想和霍祁深说件重要事情。

  可是没想到,等到的却是霍祁深带着慕思语一起回来。

  而霍祁深回来后,根本就不愿理她,直接带着慕思语进了隔壁房间。

  想着结婚一年多来,霍祁深鲜少有回家,多数时间是宿在慕思语家里,而就算回来,也是带着慕思语一起回来。

  她嘴角的苦笑更甚,心口像是被撕裂了开来狠狠的疼着。

  正在她强迫着自己入睡,想等明天早上再找霍祁深时,突然房门打开了。

  随着房门的打开,一道挺拔伟岸的身影走了进来。

  听着房门那里传来的动静,苏唯安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坐起身来,打开了床头灯。

  “祁深……”看着霍祁深的身影,苏唯安有一瞬间的呆愣,他不是在隔壁房间陪着慕思语吗?怎么会到她房间来?

  幽暗的灯光下,霍祁深俊美的轮廓有些模糊,可是更显魅惑。

  走到床边站定,霍祁深冷冷睨了苏唯安一眼,淡漠道:“又想要钱了?”

  以往苏唯安找霍祁深,无非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钱。

  虽然那些钱,都不是进了苏唯安自己口袋里。

  苏唯安咬了咬唇,她觉得有些难堪。

  但是她深吸了口气,目光望着霍祁深俊脸道:“祁深,外婆生病了要做一场手术,她……”

  “要多少?”

  霍祁深根本就不听她说完,他显然没耐性。

  苏唯安手指紧紧攥在一起,“要八万。”

  “呵!”霍祁深冷笑一声,他脸上有着嘲讽之色,“要八万?苏唯安,你倒是越来越会狮子大开口了!”

  苏唯安脸色有丝苍白,霍祁深羞辱的话语让她窒息。

  她微微的垂下头来,压抑着心头的苦涩:“你知道我工资少,我是没有办法才……”

  “老规矩,取悦我!只要让我满意了,我就给你八万!”

  他打断她的话,眸光突然像是看低贱之物一样的看着她。

  苏唯安觉得自己血液在逆流,她身子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每次他提这个要求,她就觉得自己像个妓女一样。

  妓女,不就是用身体去换钱吗?

  他或许就是想用这种方法羞辱她吧,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妓女。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的话我走了!”

  他转过身来,作势要走。

  苏唯安一急,赶紧从身后抱住他,“别走,我……我愿意。”

  外婆明天就要手术了,她必须得把这八万凑齐。

  霍祁深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他突然挑起她下巴,“苏唯安,你总是这么贱!”

  一句话,让苏唯安脸上血色尽失。

  苏唯安紧紧的咬着唇,她心里的口子被放大,心里越来越疼。

  但是她忍住这种疼,樱唇慢慢的往他薄唇触去,吻住了他。

  是啊,她是很贱,明知他不爱她,她却还是嫁了他。

  明知他不会喜欢她,她却还是傻傻的守着这段婚姻,希望有一天他能回头看她一眼。

  她真的是很贱,贱到没有了自尊。

  空气在慢慢变得燥热起来,整个卧室,变得有些旖旎。

  开始本是苏唯安主动,可是后来变成了霍祁深主动。

  霍祁深的动作粗鲁又凶猛,似乎要将她折腾死。

  苏唯安有些受不住,她眸光溢满水花的望着霍祁深道:“你就不能温柔点吗?难道你在床上也是这么对慕思语的?”

第二章 我愿意放你自由

  霍祁深动作猛然一顿。

  他眸光变得阴鹜,伸手狠狠掐住了她下巴,“你有什么资格跟思语比?思语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当然不会这么对她!”

  苏唯安的心被撕得鲜血淋漓。

  她眼里隐忍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滑落了下来。

  她的确是没资格跟慕思语比的。

  就凭最爱的人这几个字。

  苏唯安紧紧咬住了唇瓣,她不让自己哭出声。

  霍祁深又继续着动作,继续对苏唯安的酷刑。

  每一次和他欢好,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场酷刑。

  事情结束后,霍祁深从床上下来,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

  苏唯安望着他挺拔高大的背影,突然哀哀的说:“你到底要怎么样才会相信我?两年前,真的是我救了你,和你发生关系的那个人,也是我!”

  两年前,也是一个雨夜。

  他被人追杀,还身中春药。

  当时是她在巷道里救了他,还将他给带回了家。

  后面,他将她当成了解药,强占了她清白。

  而那天晚上,慕思语也来到了她家。

  慕思语认出了他身份。

  所以她就将她打晕,然后她自己躺在了他身边。

  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也知道了。

  霍祁深俊脸一下子阴沉下来。

  他紧紧的扼住苏唯安脖颈,一字一顿道:“苏唯安,我有没有警告你,不要再提这事了?!你以为你一遍遍的提起,我就会相信你了?!我告诉你,你只会让我觉得更恶心,只会让我觉得更卑劣!”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一样,狠狠的刺进她心里。

  她心里鲜血横流,疼得有些痉挛。

  她闭了闭眼,眼角的泪水迅速滑落。

  她缓缓的张着嘴,语调悲戚:“祁深,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是慕思语在说谎,只希望你不要太后悔。”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娶了你!”

  霍祁深甩开她,声音冷得可怕。

  苏唯安被甩在床上,她紧紧抓住了被子,眼里的泪一颗一颗融进被褥里。

  她苦笑着,没再回话。

  因为她知道,她不管说什么,他都是讨厌的。

  他转身大步离开,眨眼就消失在了房内。

  苏唯安知道,他又回去隔壁房间了,慕思语一个人在房间里,他怎么忍心?

  抬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她突然望了望房门那边,眼里面痛楚翻涌。

  祁深,我一直苦苦坚持着这段婚姻,可是我发现,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

  第二天早上,苏唯安下楼时,竟在楼梯口撞见了慕思语。

  慕思语看了看她,讥讽道:“我说你怎么就这么贱,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不纠缠祁深?!”

  苏唯安沉下脸色,“真正贱的那个人是你吧?当初如果不是你耍手段,祁深怎么会这么对我?”

  “你竟敢说我贱?”

  慕思语扬起了手,想打苏唯安。

  可是眼角余光看到霍祁深从房间出来,她眼神一闪,突然向苏唯安跪下去道:“安安我求求你,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爱祁深,我离不开祁深。”

  “苏唯安,你在干什么?!”

  慕思语话落,霍祁深愤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霍祁深快步走到慕思语身旁,扶起了慕思语。

  “苏唯安你这恶毒的女人,你又欺负思语了吗?!”霍祁深眼里尽是对苏唯安的厌恶。

  苏唯安紧紧握住了手,她看着窝在霍祁深怀里的慕思语,她狠狠皱了皱眉,突然道:“我没有欺负她!是她想陷害我!她刚才是故意跪下去的,她……”

  “祁深,安安让我离开你,她让我滚得越远越好。”

  慕思语哀哀的说着,她眼眸委屈的看着霍祁深。

  霍祁深怒不可遏,他冷冷睨着苏唯安道:“该滚的人是你!苏唯安,你霸占了思语的位置,你应该将这位置归还!”

  苏唯安觉得自己全身血液都被冻住了,她浑身变得冰凉。

  她嘴角边浮现笑意,只是笑意苦涩不已,“祁深,原来你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

  眼角有泪珠在滑落,她声音突然充满了绝望,“或许我们的婚姻真该结束了,祁深,我愿意放你自由。”

  这段没有爱的婚姻,她终于坚持不住了。

第三章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离婚

  霍祁深不知怎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异样。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他指尖溜走一样。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依然是冷冷的看着苏唯安。

  苏唯安从家里出来,她脸上泪水肆虐。

  虽然头顶上的阳光温暖柔和,可是她的心里,悲凉一片。

  ……

  苏唯安在医院里一直照顾外婆,直到外婆病情稳定。

  这天外婆看了看苏唯安,叹息道:“外婆知道你很爱祁深,可是安安,祁深并不爱你啊。他不爱你,你不会幸福的。安安,外婆只希望你幸福,不希望你终日郁郁寡欢。”

  苏唯安的眼眶红了起来,她看了看外婆,脸上努力挤出丝微笑:“我知道了外婆。”

  她和霍祁深的婚姻该结束了,或许她该尽快的,和霍祁深做个了断。

  霍祁深的公司里。

  霍祁深眉目阴沉着,他想着十天前苏唯安说的那些话,他心底里有些难受,还有一点点烦躁。

  他不该被苏唯安影响的。

  可是这些天,他总是想起苏唯安,总是因苏唯安的话感到烦躁郁闷。

  他丢掉手中文件,想拿出根烟抽抽。

  这时候特助敲门走了进来。

  “霍总,太……苏小姐来了。”

  特助本想说“太太”,可是想到霍祁深不愿在人前承认苏唯安的身份,所以快速的改了口,改为“苏小姐”。

  霍祁深眼眸一闪,苏唯安?她来做什么?!

  霍祁深让苏唯安上来。

  苏唯安上来后,她将一份牛皮纸袋递向了霍祁深,缓缓道:“祁深,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从今以后,你彻底自由了。”

  苏唯安脸上在笑,可是心底,在泣血。

  霍祁深俊脸一下子冷凝了下来,他看了苏唯安一眼,随后快速将牛皮纸袋内的文件取了出来。

  这份文件,确实是离婚协议书。

  而苏唯安,确实签字了。

  眉心拧了拧,霍祁深的眉眼,变得阴霾起来。

  “协议书我已经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苏唯安转过身来,要往外走。

  霍祁深“啪”的一声将协议书放下,冷冷道:“苏唯安,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离婚?就算要离婚,也是我提!”

  苏唯安脚下的步子顿住,她苦笑:“离婚一直都是你提出来的,我不过是顺着你心意,给你送来了离婚协议书而已。”

  想到十天前他说的话,她心里,还是十分难受。

  抬起步子来继续往外走,“我今天就会搬出去的,你不用担心我会死赖在你家不走。”

  霍祁深眉眼更加阴霾。

  他紧紧蹙起眉头,语气不耐烦:“要搬就尽快搬,我不想回家再看到你!”

  苏唯安眼里有泪花在打转。

  她微微笑了笑,佯装坚强:“好。”

  苏唯安离开了。

  霍祁深站起身来,发泄似的踢了下办公桌。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他烦躁不堪。

  傍晚,霍祁深带慕思语回了家。

  看到玄关处苏唯安的鞋子,霍祁深冷笑。

  不是说今天就搬走吗?怎么还在这儿?

  快速往楼上走去,霍祁深一进苏唯安的房间就道:“不是今天就要搬走?怎么还不搬?!”

  苏唯安正在收拾自己行礼。

  听着霍祁深的话,她动作一顿,心里有痛楚在弥漫开来。

  他就这么讨厌她吗?这么迫不及待想让她走?

  回头往他看了一眼,她嗓音压抑着苦涩道:“我还有点衣服没收拾好,等衣服收拾好了,我立刻走。”

第四章 你真是阴险得让我恶心

  霍祁深这才看到她在收拾着行李。

  他眉眼暗沉下来,俊美的脸霎时变得冷硬。

  他烦躁的睇了她一眼,语气冷漠:“那你动作快点儿!别磨磨蹭蹭的!”

  说着转身出去,将门“碰”的带上。

  苏唯安心痛得有些窒息。

  她抬手抚了抚眼,眼里有泪水在涌出来。

  她多么希望她的离开他会有丝不舍。

  可是这种希望,终究是她的痴心妄想而已。

  拖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慕思语看着她道:“安安,你真的要走吗?”

  慕思语的虚情假意让苏唯安皱眉头,苏唯安看着她,想回话。

  而霍祁深道:“她早就该走了!她霸占你的位置这么久,她是时候归还了!”

  苏唯安的心,瞬间千疮百孔。

  她看了一眼霍祁深,心头满是苦涩,“祁深,我离开了,以后你和慕思语可以幸福了。”

  在这场三角关系里,她终究是被抛弃的那个。

  霍祁深脸色冷沉,“我们当然会幸福!你要滚就滚,别说废话!”

  他连告别的话都不想让她说,他真的是讨厌她到极点。

  眉眼低垂下来,她紧紧咬住了唇,快速的走出了这个家。

  拖着行李箱,好像一个孤魂野鬼的走在路上。

  苏唯安回头望了一眼,她眼里的泪终于决堤。

  曾经对那段婚姻有多期待,现在就有多悲痛。

  曾经她期待的那些美好,现在全都变成了绝望,凌迟着她的心。

  她慢慢蹲下身来,手掌撑着行李箱哭得不能自已。

  而哭了一会儿,她站起身来,想去公交站口。

  只是……

  她一起身,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是在医院,而霍祁深就在她旁边。

  看到霍祁深,她心里有些惊喜,还有些激动。

  她想开口,而他却是冷冷道:“苏唯安,你这女人真是有心计!没想到你竟敢算计我!”

  霍祁深的眼眸里有着怒意,还有着浓浓厌恶。

  苏唯安一怔,满目诧然,“祁深你在说什么?我哪有算计你,我……”

  “哼,还敢跟我装?苏唯安,你早就知道你怀孕了对吗?所以你才敢肆无忌惮的跟我提出离婚,还说要搬走!因为你知道,奶奶知道了这事的话,肯定会阻止我们离婚,还会让你搬回去。苏唯安,我从没有见过你这么有心计的女人!你真是阴险得让我恶心!”

  霍祁深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算计!

  而偏偏苏唯安就这么做了!

  苏唯安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我……我怀孕了?”

  苏唯安抓住了话中的重点。

  霍祁深冷哼,“怎么,还想跟我装?还没有装够?苏唯安,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霍祁深每一个字都透着对她的厌恶。

  苏唯安咬紧了唇,她有些委屈,“我没有……我没有装,我真的不知道……”

  “我不想听你辩解,跟我走!”

  他拉着她下了床,将她宛若一个拖把一样的往外拖。

  苏唯安有些踉跄,“祁深,你慢一点……我头还有些晕,你慢一点点。”

  霍祁深却是转过头来嘲讽的睨了她一眼,“头晕?是不是还想装晕倒?苏唯安,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

  苏唯安脸色有丝苍白,她没想到她先前的晕倒,他也觉得是装的。

  她哀哀的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

  而他却是不耐烦的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在停车场上了车,霍祁深一边开着车,一边对她道:“孩子生下来后我们就离婚!苏唯安,你别想用孩子绑住我!”

  他想现在就离婚,可是奶奶不让!

  苏唯安紧紧抓住了安全带,她深吸了口气,转头望着他,“祁深,我愿意与你离婚。但是,我想带着孩子一起走。孩子毕竟是我掉下来的肉,我不想和他分开。而你,以后会和慕思语结婚,你会和慕思语有孩子的。所以……”

  她的孩子他不要也没关系。

  而她也不相信,他会爱她的孩子。

  “我的骨肉你觉得我会让他流落在外?更何况是你这种人带着!苏唯安,你根本就不配当母亲!孩子生下来后,我会让思语做他妈妈。思语那么善良,一定会教好他!”

  霍祁深冷冷的说着。

  他根本不相信苏唯安说的什么愿意离婚。

  苏唯安这个女人,肯定是想绑住孩子,借此绑住他!

第五章 代孕……工具

  苏唯安之前就知道他残忍,可是她不知道他能残忍到这地步。

  她眼里的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祁深,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

  “别跟我装无辜可怜,你的无辜可怜,在我这儿没有用!”

  他打断她,对她的眼泪不屑一顾。

  苏唯安心里仅剩的希望被击溃,看着他冷漠的脸,她微微垂下眼来,默默的流着泪。

  又回到了那个家。

  霍祁深冷睨着她道:“生孩子之前就好好待在这里吧,但别再给我耍阴谋诡计!你若再给我耍阴谋诡计,我要你生不如死!”

  苏唯安无力的摇着头:“我真的没有算计你,我……”

  “好自为之吧!”

  霍祁深却是不想听她说,他冷冷打断了她,然后转身往外走。

  她听到他给老宅的奶奶打电话。

  他说,他只容忍她生孩子的这段时间,等生完孩子后,他就要跟她离婚,谁也不能阻止他。

  眼里的泪不停的涌出眼眶,她抬手捂着胸口,想叫自己的心不要痛了。

  可是心口处,却是痛得不能自已……

  晚上,霍祁深带着慕思语一起回来,又去了隔壁房间。

  苏唯安望着天花板,她嘴角噙着苦笑,眼睛因一直哭变得有些红肿。

  她手掌抚摸着肚子。

  肚子里正在孕育着小生命。

  可是想到,这小生命以后要离开她,以后要叫慕思语为妈妈,她的心,就似是被利刃刺着般,心里千疮百孔。

  次日。

  苏唯安刚刚起来,慕思语就进来了。

  慕思语瞄了一眼她的肚子,缓缓笑道:“我这刚想要个孩子,苏唯安你就帮我怀了。苏唯安,你果真是我的好闺蜜。”

  苏唯安的心又一次被凌迟了。

  她紧紧握住手,故意说着激怒慕思语的言语:“你休想夺走我的孩子!只要我不和祁深离婚,你就没机会做我孩子的母亲!”

  慕思语脸上瞬间出现了怒气。但她嘲讽的笑了一笑,走近苏唯安抚着苏唯安肚子道:“可是怎么办,祁深要和你离婚,你没办法不离的。苏唯安,你知道昨晚祁深跟我说什么吗?他说,这孩子的母亲以后会是我,而你……不过是个代孕工具而已。”

  代孕……工具。

  这几个字,将苏唯安的心刺得鲜血横流,她脸色霎时变得苍白不堪。

  她用力咬住了唇瓣,克制住眼里的泪。

  她突然恨恨的瞪了一下慕思语,甩手就给了慕思语一巴掌。

  这一切都是慕思语造成的,如果不是慕思语,她现在也不会和祁深这样。

  慕思语被打的“啊”的惊叫了一声,随后就往地上倒去。

  刚好霍祁深进来了。

  霍祁深看到这一幕,他脸上怒气腾腾,抬脚就向苏唯安走过来。

  甩手狠狠的给了苏唯安一巴掌,霍祁深冷冷道:“该死的女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思语,你是不是真想找死?!”

  苏唯安被打得脑袋一偏,她身子向床铺倒去。

  她脸上立即浮现了五个手指印,嘴角还溢出丝鲜血。

  她克制的眼泪终于流下来,转过眸看向霍祁深。

  这一刻,她对霍祁深的那些爱意,快速的转变成了伤心,绝望,还有恨意。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