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人面桃花别样红-慕憬奕安初雪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03:00

一本书好不好,不是由小编来评价的,毕竟众口难调,但小编还是要给大家推荐一下北歌写的这本《人面桃花别样红》,剧情方面可以说是近年写得最好的了,文笔逻辑性更是没话说,在对男女主角慕憬奕安初雪的刻画方面更是入骨三分,深入骨髓。喜欢穿越架空类小说的建议不要错过哟。

人面桃花别样红

推荐指数:8分

《人面桃花别样红》在线阅读全文

人面桃花别样红第二章 一纸情歌断前缘

安初雪来到翠轩庭,刚靠近便看见那一袭白衣飘飘,站立与庭阁之中的少年,只见那如墨的发丝随着微风轻扬在空中,安初雪不禁有些看呆了,这么久不见,景泫还是那样的耀眼,即使只是一个背影。

“景泫!”安初雪小脸上挂着兴奋,激动的喊出他的名字。

慕景泫转过头来,只见一双丹眸里多的是柔情,眉目如画,肌肤似雪晶莹剔透皎洁无暇,黑发如瀑肆意垂下,被风扬起似能拂走那隔世的忧伤。

即使他不说话,那周身的气质也好似那夜晚天空的皎月般孤独清冷。

“初雪。”慕景泫微微一笑,眸子里尽是温柔,如三月暖阳般温暖柔和的声音传进安初雪耳里,一时间安初雪晃了神。

许久,安初雪回过神,语气不自觉的温和下来,脸上也浮现出许久未见的笑意:“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说至少还得半个月吗?”

“想你了,自然就回来了。”慕景泫淡淡一笑,随即迈开脚步走向安初雪,一会儿,他来到安初雪身边,替她轻轻拂去了落在肩上的树叶。

忽然,慕景泫抬手抚摸着她的额头,说道,“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眼尖的慕景泫一下子便看到了那若隐若现的疤痕,语气有一丝动怒。

“无妨,我自己不小心磕伤的。”安初雪笑了笑,随即拿开停留在额头的手。

“怎么这般不小心,这是消除疤痕的药,你拿去,每天早晚各涂一次,两日后这伤疤便消失了。”说着便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白玉瓷做的小瓶子。

安初雪也没有推脱,收下瓶子,“这次回来还走吗?”她看着慕景泫,眼底少了几分往日的痴傻,更多了几分认真。

慕景泫对上安初雪的眼睛,彼此的眸子里留有对方的影子,他也认真的回答道:“不走了。”

慕景泫不知为何,从第一次见到她的那刻起,便被她的眼睛给深深的吸引住了,她的那双眸子如那清澈的湖水般透亮,秋水盈盈,而那眼底深处却好似藏了万千故事,几缕忧伤让人猜测不透。

“真的?”安初雪有些不相信,她知道他的身份,他是北瞑国的皇子,更是北暝国的大将军,他身上的担子如千金重,不允许他有丝毫的差错,每一步都走在刀刃上,一不留神便很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我几时骗过你?”慕景泫宠溺的摸了摸安初雪的脑袋,眼底深处的那一抹冰冷随着微微动容。

“那真是太好了!你说过,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看那十里桃林,如今桃花开得正美,想必你一定很喜欢。”安初雪一把扑到慕景泫的怀里,满脸幸福的模样。

“呵。”慕景泫轻笑,随后柔声应到:“好。”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映浅红。

今番故人归旧来,双面桃花别样红。

这天晚上,安初雪高兴得像个孩子,因为慕景泫的归来,她彻夜未眠,直到寅时才慢慢睡去。

次日,艳阳高照,鸟儿鸣唱,位于门庭的槐树懒洋洋的伸展着它粗壮的树枝。

安初雪正躺在这桃树之下,身下的软榻破破旧旧,摇起来咯吱咯吱的响,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一袭白纱长裙落地,腰间刺绣的几只飞鸟栩栩如生,及腰的长发如瀑随意散落。

“妹妹今个起得好早,怎么?是听说慕将军回来了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躺在院子里的安初雪听到这刺耳的声音原本舒展的眉头却微微一皱,愉悦的心情也被这道声音硬生生的给破坏了。

安初雪起身,轻轻拍了拍落在身上的桃花,拿掉发丝上的花瓣,头发长及脚踝,步履轻盈,缓缓走至门口之处。

而这时那声音的主人也出现在安初雪的视野里,一袭红衣罩体,一抹酥胸如雪光滑白皙,半遮半现,魅惑至极。

红唇勾起一抹讥讽的角度,黑色的眸子里透露着鄙夷,眉峰微微上扬,丝毫不乏骨子里的嚣张跋扈。

“妹妹拜见姐姐。”安初雪眼里浮现几分痴傻,憨厚可掬的笑着微微福身道。

“傻子就是傻子,听不懂人话,安初雪,你那老旧人,心上人——慕景泫,慕大将军回来了,如今就在大厅,你怎么不去见见?”安初笑嘲讽着安初雪,右手里拿着一封信函,安初雪眸色暗沉,这封信是给自己的吗?

“嘿嘿嘿……”安初雪是个傻子,至少在世人眼里她是,所以别人说什么做什么她也不管那么多,只顾着傻笑便是,谁叫她是傻子呢?

“罢了罢了,和你这傻子说这些你又听不懂,今日我前来可不是来看你的,这信是慕将军给你的,我看,他八成是不要你了吧?呵。”说着,安初雪冷笑一声便把信粗鲁的塞给安初雪,随即像是碰到什么垃圾一样迅速把手收了回来,眼底的那一抹嫌弃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安初雪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傻傻的笑着,安初笑见此知道她是个傻子,也没指望她能回应她或者说流露出什么其他表情,待了几秒钟后没说什么便走了。

待安初笑走后,安初雪急忙拆开信封,这是景泫写给她的,只是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非要写信这么麻烦呢?

打开信封几行黑色的大字映入眼帘,看过了慕景泫的字那么多年,安初雪一眼便认出这是他的字。

只是这信里的内容却让她瞬间脑子一片空白,落款处之道四字:再不相识。

没错,这是一封诀别信,原因很简单,慕景泫……他爱上别人了!

是邻国的公主,此次回来也并非想她,而是因为要向公主提亲,他们是在一次战场上相见的,慕景泫说喜欢她的直率,她的坦诚,她的一切。

安初雪没有说话,也没有哭,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所谓的撕心裂肺,她出奇的平静,也平静的可怕。

她知道,他们身份悬殊,今日这番结果即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只是,这心如刀绞的滋味着实不好受,疼得她快要窒息,疼得她快要倒下。

噗,一口浓郁的血腥味蔓延开来,只见安初雪口吐鲜血缓缓倒下。

一纸千里诉情缘,怎断了情灭了缘。

一朝一夕思君归,只等几句断绝言。

如今心上人已去,心如刀绞难堪言。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