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鲸翱天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02:31

《鲸翱天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这里有!鲸翱天宇讲述了云乙的精彩人生传奇,鲸翱天宇小说主要内容:云长空出事后,云乙基本上没有过问过,按照他先前的说法,这样的事情,少知道为妙,只能等待,等着某一天局势明朗。云画显然没料到云乙在苏醒后便询问此事,尽管有些疑惑,她仍满心欢喜。想了片刻后,她说道:“我现在知道的也不多,因为我找不到谁可以去打听。爸被带走快一个多月时间了,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公司被封了,资金账户都被冻结。

鲸翱天宇
推荐指数:★★★★★
>>《鲸翱天宇》在线阅读>>

《鲸翱天宇》精选章节

云长空出事后,云乙基本上没有过问过,按照他先前的说法,这样的事情,少知道为妙,只能等待,等着某一天局势明朗。

云画显然没料到云乙在苏醒后便询问此事,尽管有些疑惑,她仍满心欢喜。想了片刻后,她说道:“我现在知道的也不多,因为我找不到谁可以去打听。爸被带走快一个多月时间了,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公司被封了,资金账户都被冻结。”

“能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案件吗?”云画在说事的时候,云乙也在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但有用的消息没有多少。

“可能同前段时间被双规的沪市市委书记靳海有关,我也不确定。”云画一说起这,情绪就非常低落。

“杭城那边云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爷爷去世后,大伯就掌管了整个家族。这次爸被带走后,我去跟他们求助过,但是没人站出来。你知道大伯还说了句什么话吗?他说,只要命还没搭进去,就什么都好说。”

云乙冷哼了一下,云家是自己的云家,该拿回来的东西,总有一天会拿回来的。

这一晚,云乙没让云画回家,直接在那张空出来的病床上躺了一晚。

第二天医生查房时间,曹容沐面带笑意进了房间,云中蕾在身后跟着。

一遍询问之后,云乙提出了出院的要求,曹容沐略有些为难,按照医院的惯例,云乙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但在脑海里转了几圈之后,应了下来,不过希望他在一周后来医院复查一下,云乙自然没有问题。

病房里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云乙昏迷的时候,大学宿舍的几个兄弟以及同班的几个同学来看过,留下了一些水果、礼品,都被云画一点一点搬回家了。

两人一通收拾,退了水壶之类的东西,结清住院费用,出医院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云画开着甲壳虫来的,待云乙看到,满脸笑意,不过他脑海中不断浮现着马车和悬浮车,生活多有不同。

云乙的家在宁城东面,钟山脚下,一栋二层的独门别墅。

大概是因为上班时间,过了早高峰,一路顺畅,二十多分钟后,两人便进了自家的车库。

开门进房,小黑在门口一下就扑向了云乙。

小黑是从小陪云乙他们长大的德国黑背,壮硕的身型,如威猛的将军。

云乙一愣,转而亲昵地抱起了小黑,眼珠子在熟悉和陌生之间打量着房间。

云画不愿意了,催促着他赶紧去洗澡,这躺了病床一个星期,整个人都馊了。

记忆拼接回来之后,一切又都是熟悉的样子。

云乙进了洗澡间,调水温,冲身子,仿佛要冲刷掉一切尘垢。云乙本就是个豁达的人,纵然是背负着迷乱的记忆,他依旧坚信在一定时间,所有的一切都会明了。唐朝的竹林已是遥远的过去,湮灭在历史中,而火星基地在不可及的未来,并非现在可触碰的。

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尽快熟悉这周遭的一切。

云乙洗澡的时候,云画在厨房里一阵倒腾。待云乙收拾完后,两碗西红柿红烧牛腩面热气腾腾地摆在餐桌上,云画随便招呼了一声,迫不及待地坐下开始作战。

两人出发去杭城,为开谁的车又争执了一番,按云乙的意见,这几个小时上高速,得开自己的牧马人,云画不干了,守着自己的甲壳虫,摆出一副不妥协的姿态。云乙好说歹说,才把云画拽到牧马人旁。不过,苦口婆心劝说的后果是,云画坐在了驾驶座,一脸不忿。

云乙装作没看见,在开出自家车库之后,倒腾着车载音响,车里响起了小红莓乐队的《Dreaming-My-Dream》。云乙和云画两人虽然时有斗嘴,不过在一些喜好上倒也接近,两人哼着歌,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暂时抛在脑后,All-the-things-U-said-2-me-today,Changed-my-perspective-in-every-way。

云乙的嗓音不错,云画也不遑多让。两人不紧不慢地赶路,中途换了云乙来开,到达杭城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半了。

三月的杭城,已经是春回大地,沿路绿荫绵绵,各色花儿在明媚但不凶悍的阳光下,顺着微风摇摆。

靠近云家祖宅,云画的脸色没了一路上的欢愉,挤着眉头,黑着脸,也不吭声。

如果可以,云乙也不想过来,安慰了云画几句,让她先去找徐未晚,晚上的时候一起吃个饭。

云家祖宅在西湖边上,一处规模不小的园林建筑群。前一世云乙晚年远离长安,前往江南钱塘县城,在这靠山环水之地修建了祖宅。经过一千多年,这片土地还在云家手中,也是不易。漫长的岁月中,朝代更迭,云宅曾几经易手。庆幸的是,明万历年间,出现了还算出息的子嗣,云家人才又重新搬回了祖宅。

云长空一辈有四兄弟三姐妹,现在常年住在云宅的是老大云长天。云长空排行老二,凭家族之力,以地产起家,涉足多个领域,在业内有“魔鬼之手”的外号,说的是云家老二行事风格多有张扬,对待敌人如疾风扫落叶一般无情,在外算得罪了不少人,云家人对此也颇有微词。

这次云长空被请去喝茶,云家人并未尽力疏通关系,一多半原因是有人递话,说是云长空惹了不该惹的人,一小半原因是云家人多有怨念,存着心思让他吃些苦头。

千年家族,总有些底蕴,相传云家的底蕴就在云氏宗祠内,至于底蕴是什么,老祖宗并未留下只语片言,有传言称有缘人得之,这也是当初将云家祖宅从外姓人手中夺回的原因。

不过说起来,云家人从未得到过什么机缘,长此以往,有人便声称云家所谓的底蕴其实是老祖宗冥冥之中的庇护。不知从何时开始,云家人每逢大事,均会在宗祠内祈求一番,即便不全相信,也会来求个心安理得。

云乙自然也曾如此,现在想来,这之前跪拜的竟然是自己,也是神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