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叫韩骁女主叫喻茗希的小说名字是《专宠契约:冰山总裁的蜜糖萌妻》,这是一本很精

发布时间:2019-03-15 01:06

韩骁喻茗希小说

专宠契约:冰山总裁的蜜糖萌妻全文阅读

  男主叫韩骁女主叫喻茗希的小说名字是《专宠契约:冰山总裁的蜜糖萌妻》,这是一本很精彩的现代豪门总裁文,由网络作者晨来所著。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爷爷死后,喻茗希被迫背上了天价债务,本以为走投无路,却不想韩骁跳出来说帮她还债,条件是他们假结婚。可到了最后,韩骁竟然想假戏真做!
  害得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好不容易站稳,刚抬起头,迎面扑来一个黑影,是一架大相机向她扫了过来——
  喻茗希躲避不及,下意识闭眼,双手挡在脸前,然后听见“嘭”的一声闷响,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出现。
  “天啊!撞到人了!是韩导!哎抱歉啊韩导!抱歉抱歉……”
  闻言,她连忙睁开眼睛,果然看见那个冷漠的男人抬着手臂,挡在她跟前,稳稳挡住那架相机,依然是侧对着她,轮廓依旧坚硬冰冷,表情也没有丝毫波动,却和昨天傍晚替她拦下那群凶神恶煞的人一样,让她感到没由来的心安。
  顾不得周围乱成一锅粥的情形,喻茗希着急地上前拉住韩骁的西装袖子,“邢、韩先生,你怎么样?”
  却在下一刻被韩骁冷冷睨了一眼,仿佛在警告和提醒她什么。
  喻茗希瞬间惊醒,记起协议书里的一条明白写着,他们的关系是秘密,不能让媒体知道。
  她立即松开手,后退了几步,这时不断有人跑过来,很快就将她挤出老远,她却仿佛不觉,远远地看着被人群包围的,几乎看不见的韩骁,眼底透着焦急和担忧。

第1章 银色宾利

  站在铁门外的年轻女孩,隔着栅栏往里遥遥看着贴在那栋熟悉的房子上令人无比陌生的封条。

  黑色的衣服在灼热的阳光下,像是一道束缚灵魂的枷锁,勒得人呼吸不畅,喻茗希伸手抓紧了栏杆,痛苦地弯下腰,回荡在耳边的是她和世上唯一的亲人在这个地方曾有过的欢声笑语。

  突然,身后传来声响,她就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倔强地直起腰,转过头才发现只是一辆车经过罢了。

  “走吧,走吧,这里已经不属于你了。”喻茗希轻吐了口气,再看那栋房子最后一眼,拉了拉肩上的黑色背包,离开。

  她还需要出席葬礼,在那之前,她要给爷爷选一束白色的菊花。

  来到离墓园最近的一条街上,她随便挑了一家花店,买好了花,推门走出,沿着街往东边走,经过一家人气极旺的餐厅,餐厅的电视屏幕里正在播一则新闻。

  “……D市著名建筑企业红日集团于一周前正式宣布破产,集团董事长陆飞不堪重负,跳楼身亡……”

  “……本周六红日集团旗下所有股权及所有房产将进行拍卖……”

  喻茗希捏紧了手里的白菊,眼眶仿佛进了沙子般地疼了起来,她匆匆移开视线,低下头看着面前的玻璃窗,窗内映出她身后车水马龙的景象,一辆银色宾利停在她这条街道边,扎入她眼底。

  这辆车……刚才似乎见过?

  喻茗希愣愣地看着窗户里的车,缓缓转过身,那辆车却已绝尘而去,只留一个模糊的背影。

  或许是多想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揉了揉泛红的眼睛,收起了胡思乱想,径直往东街的墓园走去。

  葬礼并不隆重,树倒猢狲散,来的人不多,喻茗希粗略地扫了一眼,认得有几个是爷爷生前老友。

  突然,一个陌生的身影闯入她眼帘,那是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五官如同刀刻过一般,立体鲜明,只是脸上缺少表情,眉头微微皱着,看起来有些严肃,那双眼睛向她望来,仿佛是一片结了冰的海洋,看得她心头更不舒服,便移了视线,落回墓碑上。

  依旧刺目的阳光倾泻在那片冰冷坚硬的墓碑上,喻茗希固执地看了许久,直到人越来越少,只剩她一个,才拖着脚步,不舍地走出了墓园。

  这时,本是十分安静的墓园蓦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面包车唰地停在她面前,车门哗啦打开,从车上跑下几个男人,冲上来抓住她的胳膊就往车里拖。

  “等等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喻小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爷爷欠的钱,他死了没法还,就只能你来偿了!”为首的男人一挥手,冲一帮手下喝道,“带走!”

  喻茗希拼命挣扎,但哪里是几个大男人的对手,现在墓园根本没什么人,她就是喊破喉咙也没用,眼看就要被按进车中,突然听见有人喊了“住手”两字,钳制她的人被一个年轻男人撂倒了两个,她立即抓住机会,往另一个困住她的人手上狠狠咬了一口,拔腿往外跑去。

  她埋头向前冲到半途,直直撞上了一副坚硬宽阔的胸膛,随即肩膀被人不容置喙地按住。

  耳边落下一句语调毫无起伏的话,“冷静。”

  喻茗希抬起头,看见一张没表情的严肃面孔,是在葬礼上见到的那个男人,男人身边停着一辆银色的车子。

  ……又是宾利?

  这辆车确实很像之前见到的。

  喻茗希恍惚地想着,那个男人已经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护到身后,面朝着向他们冲来的那一帮人,从侧面她只能看见如刀锋一样冷峻的轮廓,听见对方开口的声音冰冷且充满威严:

  “她的债务我来还。”

第2章 不小心亲了冰山

  喻茗希坐在车内,看着窗外像是在倒退的树木,隐约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

  就在一个小时前,她差点被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绑走,但是现在坐在她身旁的这个男人救了她,替她还清了爷爷欠下的债务。就好像小时候爷爷常和她说的王子与公主的故事那样神奇美好,但爷爷已经不在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公主呢……

  喻茗希深吸气,调整好表情,转向身边那个冷漠的男人,礼貌又乖巧地开口,“大叔……”

  “韩骁。”从上了车就没说过话,看起来非常惜字如金的男人截断了她的话。

  “啊?”喻茗希愣是没能反应过来。

  这时,坐在驾驶座上刚才替她揍了那帮人的年轻男人笑了一声,解释说,“喻小姐,这是我们韩骁韩大导演。”

  韩骁?导演?

  喻茗希皱起细长的眉毛,看了看那个冰山大叔,渐渐地,对方的模样和她脑海中的某个影像重合……

  “你你你是说——”喻茗希惊愕地站起身,完全忘了这是在车内,结果脑袋哐地砸上了车厢顶,痛得她眼泪都快流出来,慌忙捂着头坐了回去,低着声,“你是说,那个连续获得两届金花影帝奖的前影帝,现在是国内最有名制片厂寰时制片的金牌导演韩骁?”

  她有一个在M大就读表演系的闺蜜,平时没少给她灌输各种相关知识和信息,譬如给她介绍国内著名的导演,其中对这位导演更是推崇,在她耳边念叨过很多次。

  “是啊。”从驾驶座又传来一声轻笑,年轻男人给了肯定的答复。

  韩大导演仍旧没有任何反应,像是一座雕像杵在车座上,而知道他身份之后的喻茗希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两只小手紧紧按着膝盖,努力缓解着对方带来的压迫感。

  奇怪了,演艺圈的传闻是这位大导演虽然严厉,但是不会这么冷漠,拒人以千里的模样,怎么搁到这就是一座大冰山,果然镜头前的明星都是装出来的么……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喻茗希掐住自己的大腿,重点是对方替自己还的钱,这个世界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喻茗希握了握拳头,鼓足勇气,重新开口,“韩先生,你应该不会免费帮我还债的吧?”

  韩骁侧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答,“当然。”

  喻茗希直视着韩骁,努力展现自己的诚恳,“我可以替您打扫房子、做饭、洗衣服,我可以做很多事,不会的我也可以学,直到——呃?”

  她停了下来,愣愣地接过韩骁递过来的一沓纸,听见对方说,“你只需要做这上面的事。”

  这沓纸起码有四五页,喻茗希欲哭无泪,这得做多少事啊……

  喻茗希耷拉着脑袋,开始仔细翻看着手里的文件,刚才没太注意看,此刻文件标题跃入了眼底——“结婚协议书?!”

  五个大字惊得她轰的一下又站起来,脑袋直直又再撞上车厢顶,但这次撞得她眼冒金花她也再顾不得,焦急地抓住了韩骁的手臂,想问些什么。

  突然,车身猛地一晃,她整个人猝不及防地朝韩骁摔去,然后,嘴唇好死不死狠狠地碾上了眼前这座冰山的……唇。

第3章 大导演,你疯了吗

  “韩导,对不起!一时没注意到前面在修路。”

  “韩先生,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韩骁看向迅速从他身上弹开,慌慌张张再一次撞上车厢顶的喻茗希,皱起眉头,“喻小姐再撞下去,恐怕我们就要改道送你去医院了吧。”

  “不、不用,我头硬、结实,就撞几下,撞不坏的。”缩在角落的喻茗希一边揉着头,一边嗫嚅着,来回翻着手里的文件,思考再三,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坐了回去,“但是韩先生,我们能谈谈这个吗?”

  韩骁转头看着她,目光冰冷,“谈什么?”

  “什么叫‘放弃这桩婚姻带来的一切利益,也无需履行一切义务’?”

  “只有夫妻的名义。”韩骁面无表情道。

  喻茗希几乎气结,她不是让他解释这句话的意思,她抓紧了那份协议书,盯着面前的男人,一字一顿,“大导演,你疯了吗?”

  韩骁眉毛微微一挑,似乎不悦,喻茗希心下一抖,瞬间怂了,咽了咽口水,换了比较委婉的说法,“我是说,为什么?这毫无道理。我知道这是假结婚的意思,但是你总该给我个理由?”

  车内突然静了下来,韩骁已经转回头去,看着前方,那双刀锋般的唇紧紧抿起,喻茗希偷偷观察着他的表情,奈何那张扑克脸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

  然后视线落到那双唇上,让她不禁想起刚才的接触,温热的触感和外表看起来的冰冷坚硬完全不同,明明就很柔软……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喻茗希瞬间涨红了脸,慌乱地收回了视线。

  就在她以为韩骁不会回答她的时候,对方突然开了口,声音清冷沉稳,“天草西第二附属医院,郑亦晓,不知道喻小姐是否还有印象?”

  天草西第二附属医院,喻茗希本来茫然的表情逐渐有了变化,她的确曾经在那做过义工,曾经照顾过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少年,那个少年的名字就是……

  “亦晓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韩骁又说。

  喻茗希怀疑地把人上下审了一遍,可是根本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相像之处。

  韩骁似乎看出她的疑虑,简单说了一句,“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

  喻茗希有些明白了,虽然韩骁早已转到幕后,但是人气依旧很高,深受狗仔喜爱,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隐藏关系,才能真正保护到自己的亲人。

  喻茗希默然一阵,又抬起头问,“但是这和假结婚有什么关系?”

  “亦晓病了,胃癌晚期,只有做手术才有活下来的机会,他答应做手术,却提出了一个条件。”韩骁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仿佛只是在陈述别人的故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毫无疑问,这个条件就是她手上这份结婚协议书的由来。

  喻茗希头疼地抵着车窗,看着铺在街道上的那些暗橘色光点,仿佛看见当初那小子站在路灯下,浴在温暖的光影里,拉着她说,以后一定要让他大哥娶她,一定要让她做他大嫂。

  原来,并不是开玩笑啊……

  “无论手术是否成功,届时这份夫妻关系都会解除,其余事项也都详细列在协议上,如果喻小姐没有其他问题,签完字就可以下车了。”

  随着韩骁的话结束,车子缓缓停在了一栋郊区的小别墅前。

  喻茗希低头看着手里的协议书,协议内容确实都写得清清楚楚,没有任何让她吃亏的条例,不过是演一场戏,她既能报恩,又能救人,还能暂时解决住处没有着落的难题。

  于是她签好字,将协议递回去,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韩先生,我能去看亦晓吗?”

  韩骁接过协议书之后,将一串钥匙递给她,“等他身体好转,我会带你一起过去。明天8点领证,有问题吗?”

  “没问题。”喻茗希乖乖地回答,却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下了车,别墅门口已经站着一位面貌慈祥的大婶。

  韩骁按下车窗,“这是张婶,负责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韩先生好。太太好。”

  喻茗希当场石化,回头看了韩骁一眼,见对方根本面不改色,该说真不愧是曾经连任两届影帝的男人吗……

  张婶热情地上来就拎走她的背包,然后就往小别墅走去。

  喻茗希赶紧冲韩骁道谢加道别,连忙追去,“啊张婶,背包我自己来背就好了……还有你不用叫我太太,叫我茗希就好……我没有在开玩笑啦……张婶、张婶,你等等我啦……”

  一向体能差劲的喻茗希几乎是跑了起来才能跟上张婶的脚步,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婶都这把年纪了还能健步如飞……

  远处,还没开走的银色宾利里,后车座上的男人漠然看着小别墅前从未有过的热闹景象,看着那个年轻的小女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卖力地跟着年轻时就以飞毛腿著称的张婶的步伐。

  分明就很难过,却倔强得将伤口全都藏起来,倔强得让人觉得没什么能真正将她击垮。

  这个女孩正符合他预备筹拍的新戏中女主角的性格。

  一样的执拗,一天之中,他已看见四次。

第4章 自古闺蜜是祸害

  第二天早上从小别墅出发到领证结束,喻茗希都没有和韩骁正常对话过哪怕一句。

  并不是她不想说,实在是对着那张扑克脸,什么话都能直接给噎回肚子里。

  要知道就是那张扑克脸害得今天替他们办手续的老大爷起了疑心,偷偷把她拉到一旁问,“小姑娘,你是不是被逼的?”

  当即让她哭笑不得,一边庆幸老大爷认不得韩大导演,一边努力解释,并发誓保证自己是十万个愿意,绝对不是被逼婚。

  喻茗希对着那辆渐渐驶离她视线范围,和那位大导演一样冷冰冰的车子碎碎念道,难怪转到幕后,一定是年纪越大,脸部神经越坏死,不好当演员了,一定是。

  突然,衣服口袋里传出一串英文歌铃声。喻茗希摸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卿近来可好?朕今日途经一桃花小园,见那桃花开得极艳,想是正值相思之际,无怪乎朕思卿甚疾,辗转难眠……”

  喻茗希嘴角抽了一抽,“还是麻烦皇上说人话。”

  “听卿一番话便知卿尚安好,朕心甚慰之——”

  “不说人话真挂了啊!”

  “别别别!茗希大宝贝,我回国啦,你怎么样?还好吧?我就出了趟国培训了一下,没想到你家就发生这么大变故,你现在在哪呢?有住的地方吗?要不来我这?”

  喻茗希感动得鼻子一抽,几天来压抑的痛苦似乎在一瞬间决堤,她没开口回答,然而在电话那头的人却好像有所感应,双方安静过了一会儿,那边才又传来一句话,“小希,没事啊,没事了。不怕,我们不怕。”

  晴空下,安静的郊区里,一名年轻的女孩握着手机,站在一栋美丽的小别墅前,无声地流泪。

  *

  黄金三角再次齐聚,从幼时开始就是好友的三个人列成一排站在一家古典风格的咖啡馆前。

  喻茗希眯起眼睛看着咖啡馆门牌上的“Lolita”字样,又看了看在咖啡馆内外扛着拍摄器材和各种道具进进出出的一群工作人员。

  “不是说安慰我幼小的心灵请我喝奶茶的吗?”喻茗希转头看向她们的男闺蜜杜冉,杜冉习惯性地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黑框眼镜,然后举起了双手表示他是无辜的。

  “哎呀,我这不是刚好收到试镜通过的消息嘛,这可是我拍的第一支大广告,你们不来打气助威说得过去么?”

  没等她的脑袋转向另一边质问,肩膀就被某个一米七五的女汉子猛地一拍,害得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好不容易站稳,刚抬起头,迎面扑来一个黑影,是一架大相机向她扫了过来——

  喻茗希躲避不及,下意识闭眼,双手挡在脸前,然后听见“嘭”的一声闷响,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出现。

  “天啊!撞到人了!是韩导!哎抱歉啊韩导!抱歉抱歉……”

  闻言,她连忙睁开眼睛,果然看见那个冷漠的男人抬着手臂,挡在她跟前,稳稳挡住那架相机,依然是侧对着她,轮廓依旧坚硬冰冷,表情也没有丝毫波动,却和昨天傍晚替她拦下那群凶神恶煞的人一样,让她感到没由来的心安。

  顾不得周围乱成一锅粥的情形,喻茗希着急地上前拉住韩骁的西装袖子,“邢、韩先生,你怎么样?”

  却在下一刻被韩骁冷冷睨了一眼,仿佛在警告和提醒她什么。

  喻茗希瞬间惊醒,记起协议书里的一条明白写着,他们的关系是秘密,不能让媒体知道。

  她立即松开手,后退了几步,这时不断有人跑过来,很快就将她挤出老远,她却仿佛不觉,远远地看着被人群包围的,几乎看不见的韩骁,眼底透着焦急和担忧。

第5章 不准动我闺蜜

  “哎,不愧是我心中排第一梯队的导演之一!这么热心——哎哟!”林米婕捂着被赏了一个爆栗的后脑勺,委屈地看向正叉着腰对她吹胡子瞪眼的喻茗希。

  “你还敢说!回去家法伺候!”

  “不要啊皇上!”林米婕一把抱住喻茗希的胳膊,见喻茗希还是绷着脸,连忙埋胸,作痛哭状,“我都道过歉了,也给你打听到了只是轻微扭伤,真不碍事,皇上您消消气,臣妾知错了呜呜……”说完还顺带扯了一下站在旁边的杜冉,“快给我求个情。”

  杜冉立刻像模像样地做了个揖,道,“臣附议。”

  被他们两个这么一闹,喻茗希噗地笑了出来,脸色稍微缓和了,伸出手,正要把埋在怀里的女汉子揪起来。

  突然插入一道刺耳的熟悉的嗲声,“哟,这不是M大表演系的高材生么?怎么?知道自己虚有其表,所以连休息时间都要演得根本停不下来,以勤补拙么?可惜演技还是太浮夸啊。”

  喻茗希和林米婕同时看了过去,看见一个身材高挑妖娆,脸上抹着浓妆的女人,冲她们高傲地扬着下巴。

  果然是熟人,佟小雨——林米婕大学的同班同学,半年前被选中参演大型都市题材电视剧《秋恋》女二号,自此收获不少人气,也是在那时正式出道。

  相比之下,比起非高材生的她,身为高材生的林米婕确实运气不佳,至今默默无闻。

  然而面对佟小雨的挑衅,喻茗希和林米婕完全不为所动,默契地一起拿出旺仔牛奶,碰了杯,淡定地喝了起来。

  被无视的佟小雨愤怒地哼了一声,收起挑衅,转而说,“胜寻,一会儿和她对戏可要辛苦你了,还请你看在她是我同窗的份上多担待一些呀。”

  喻茗希这才注意到佟小雨身旁原来还站了一个人,她本身就是个脸盲,想了半天,看见对方嘴角的一颗黑痣时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个因为特别机车难搞,被称为“大牌痣”的三线男星,乔胜寻。

  演技平平,但据说后台比较硬,也勉强算是一表人才,所以出道三年也没被挤下三线,只是人气也并不算太高。

  乔胜寻瞟了喻茗希两人一眼,故作高冷地说,“只要不是真的太差,我也不会太过严苛。”说完就和佟小雨一起离开了休息室。

  真是物以类聚。

  喻茗希恨恨地咬着吸管,林米婕赶紧从她的魔牙下救出她的吸管,“你干嘛呢,不气、不气,我都没生气,你气什么啊?”

  “为你抱不平啊!”喻茗希理直气壮地说道,一把抢回吸管。

  “好好好,下次再来,你就用跆拳道帮我揍他们!”

  喻茗希一口气吸完牛奶,豪气地一砸桌,道,“行!”

  *

  下午拍摄广告的后半段。

  广告并不复杂,是为这家咖啡馆的咖啡做宣传,主要内容是由乔胜寻扮演的男主角被佟小雨扮演的前女友提出分手,失意之下走进这家咖啡馆,与林米婕扮演的女主角——这家咖啡馆的咖啡师开始一段新的情缘。

  下午拍的就是男主角和女主角的相遇,然而林米婕总是被乔胜寻找茬般以各种理由挑刺,导致屡次NG,一直没能拍过。

  在又一次NG之后,导演让大家休息半个小时再继续。

  休息室内,林米婕终于忍不住与乔胜寻起了争执,“喂,你是故意的吧?”

  “我认为你应该好好检讨自己。”

  “可是我认为根本就是你的问题!”

  “你是在质疑我的演技吗?”乔胜寻脸色变得难看。

  “你根本就没演技好吧。”

  “你!看样子你连尊重前辈都不会,很好,那就让我来给你上一课……”乔胜寻恼怒地举起手,挥了出去。

  然而本该落到林米婕脸上的手却停在半空中,乔胜寻的手腕正被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握着,他试图甩开,却发现甩不动。看似柔弱的手指,却蕴藏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力量,稳稳地攥着他的手腕,丝毫不予退让。

  喻茗希挡在林米婕身前,直视着乔胜寻,无畏无惧道,“既然自认前辈,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打人,也未免太没有风度了吧,前辈。”

  休息室内两人僵持,休息室外同样是两个人。

  “真不好意思,韩导,让您看笑话了,过后我会好好批评他们的,我们去会议室吧,有一个人,我可是要大力推荐给您……”

  “不必。”韩骁透过门缝凝视着休息室内那个看似娇小却没有人能折断的身影,声音依旧冷漠,“人我已经找到了。”

  “啊?!韩导您是在开玩笑吧?您不是来挑女主角的,可这里面除了胜寻……”

  “我从不开玩笑。”韩骁冷冷丢下一句,转身离开。

  某领导急忙追了上去,“好吧好吧,那您选中了哪一个?”

  韩骁停下脚步,似乎思索了一阵,说,“最矮的那个。”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