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薇和顾朝承目录哪里有?顾朝承沈薇小说的名字是《唯你是我情之所钟》,这是由网络作

发布时间:2019-03-15 01:06

沈薇顾朝承最新章节

沈薇顾朝承全文阅读

  沈薇和顾朝承目录哪里有?顾朝承沈薇小说的名字是《唯你是我情之所钟》,这是由网络作者三千的泪光倾情打造的一本现代豪门总裁文,非常的好看。沈薇顾朝承全文免费讲述的是当年她和闺蜜的男友躺在一张床上被记者拍到,不仅成了一个拜金女,还陷进了一段无爱的婚姻里,更重要的是她最爱的男人顾朝承也误会了她!
  “陈景彻,小薇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看到你们结婚了却闹成这个样子,我希望她能幸福你懂吗?请你不要这么说她。”
  “你呀,就是太善良了。”陈景彻对顾惜的装柔弱大度十分配合。一唱一和。
  大约是怕她再把顾惜给伤害了,陈景彻像一堵墙般将顾惜牢牢护在了身后,即便顾惜一直都在挽着顾朝承的手。
  顾朝承是什么人,他最护短了,即使陈景彻不再这里,也能将她杀的片甲不留。
  还真是多亏了陈景彻,不然沈薇觉得自己会输的更惨。某种程度上,沈薇真的很羡慕顾惜。
  不管发生什么,陈景彻都会守在她身旁,舍不得她受一丁点的伤害,顾朝承也会站在她身边,相信她说的所有话。
  她就像座密不透风的城池,在她面前,沈薇从来讨不到半点好。
  沈薇并不贪心,只想要生命中有一丁点的真诚和温暖就好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步步被人掐的死死的,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我还有事情要办,你们有什么需要叙旧的,可以当做没有我,我也会当做视而不见,先走了。”沈薇努力挺直了背脊,冲他们挤出了最后一丝笑容。

第一章 荒诞

  夜里房间的空调开到了最低,呼吸间皆是冰冷的空气,身体却好似有一团火在燃烧。

  沈薇迷糊中半睁着眼睛,从床上撑着手想要起身。

  “水,我要喝水。”

  听到她糯软的嗓音,身后的人突然转醒。

  一翻身,沈薇跌入了一个火热的怀抱中。

  顾朝承深邃好看的眉眼皱起,眼里那丝带着睡意的关怀,在目光转到她性感的锁骨时,逐渐化为了浓浓的炙热。

  “睡不着?”

  黑夜里,顾朝承的双眸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嗓音里带着欲、望燃烧的低沉沙哑。

  两两相望。

  沈薇整个脑海被男人炽热的呼吸搅得混乱。

  一直到紧紧相拥时,她才晃过神来,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在那一瞬间被打开。

  沈薇禁不住小声叫他:“阿朝……不要……”

  起伏的声调划过男人心间,暧昧的房间里温度攀升。

  顾朝承浑身的血液都往下翻涌,好看的眉眼紧紧皱起,再也顾不得什么隔音,只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拆吞入腹。

  ……

  沈薇被窗外的阳光刺醒,一只手搭在了枕边人的后背,心中窃喜:昨晚终于成了阿朝的人。

  谁料正沉浸在幸福中的沈薇,被转身的枕边人甩了一巴掌,一道犀利的指责声奚落下来:“卑鄙,为了钱连底线都没有的人真让人恶心。”

  沈薇苍白的脸上多出了一掌红印,等她看清眼前人,竟然是陈景彻时,脑海里充满了疑惑。

  眼泪瞬间湿了眼眶,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知道沈家遇到了经济危机,除了陈氏没人能帮得上忙。

  陈家提出来的条件就是让她嫁过去。

  这一幕落到任何人眼中,都是她为了得到那笔资金不择手段。

  看着床上昨夜凌乱的痕迹,还有衣衫不整的自己。

  脸上的疼痛差点逼得她泪水夺眶而出,沈薇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忍着:“我昨晚明明是和顾……”

  陈景彻丝毫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起身撕了一张支票扔到沈薇脸上:“像你这样的女人,我看一眼都嫌恶心,上面的数字随便填,拿了钱赶快给我滚,要是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你别怪我翻脸。”

  沈薇试图站起来穿好衣服,整个身体哆嗦的厉害。

  就在这时……

  镁光灯闪烁,房门外冲了好几个举着相机的记者进来,对着她和陈景彻一阵猛拍。

  她措手不及,摔倒在地上。

  才传出陈沈两家有意联姻的消息,就拍到当事人在酒店出现。

  大新闻!

  吵闹中,有个女人的哭泣声让整个场面安静了下来

  那个娇弱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指责着:“沈薇!你竟然背叛我们的友谊。”

  顾惜哆嗦着,记者的镁光焦点聚集着她,沈薇愧疚的看着闺蜜顾惜想解释她没有勾引陈景彻。

  可是陈景彻狠狠瞪了沈薇一眼,见顾惜要走,他连忙追了出去:“小惜,你要相信我,是这个女人不要脸的来勾引我。”

  谁都不是聋子,听到了这番话的人纷纷用议论的眼光打量着沈薇。

  “都别拍了。”

  一道低沉的嗓音在房间里落下,冰冷的连空气都要凝固,她的整颗心如同一根要断裂的琴弦,紧紧崩在一起。

  记者们交流了几下眼神,纷纷离去,往门口看去,顾朝承站在那里身影颀长,脸色铁青。

  沈薇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来不及多想,走上前去和顾朝承解释:“阿朝,我记得昨天晚上躺在我身边的人明明是你,今天起来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够了!”

  顾朝承愤怒的伸手推开沈薇,她重心不稳,身体一歪,又跌倒在冰凉的瓷砖上。

  他眸色暗了暗,话语无比冷漠:“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好自为之。”

  人生从未如那一刻那般仓皇不知所措,沈薇心痛如刀绞,泪如雨下:“为什么?连你也不相信我?”

  顾朝承转身离开,说了一句无比诛心的话:“不要提相信,你这样肮脏、虚荣、不择手段的女人,不配。”

第二章 小三上门

  再一次在梦境中经历了两年前的场景。

  沈薇抽了两张纸,擦干净脸颊两边的泪水。

  仰着头看了天花板很久,最终还是从办公桌上站了起来。

  窗外刚好有一架美航的飞机划过,她无心看风景,脑子里全是支离破碎的画面。

  顾朝承嘴角扬起的一个浅笑深深烙印在她心上,失望而又愤怒的目光也还堵在沈薇的胸口。

  “沈总,您没事吧,外面有位小姐吵着想要见您,已经闹腾了一中午了。”

  秘书周然看着沈薇默然站在窗前的背影,一面好奇一面催促,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一向机敏稳重的女上司如此失魂落魄。

  “是什么人?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告诉她我不在。”

  只要一提小姐这两个字,就不外乎是陈景彻外头的女人找上门来了,在她千疮百孔的心上多加上一道。

  “她说……今天如果见不到您,明天就去您公寓门口。”

  今天这一位比其余人要难打发多了,大有一种沈薇不出去,她就要在大楼里当街撒泼的感觉。

  “听起来好像有点难对付。”

  沈薇苦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还没走到会议室门口,就已经听到了里面高扬的声音。

  “沈薇呢?给我把她叫出来,躲起来不见人算什么本事,她老公现在爱的人是我,以后你们公司的老板娘也是我,我是来让她滚蛋的,听明白了吗?”

  她推门进去,听这口气,想来最近陈景彻对她比以往的任何女人都要好。

  苏雯轻蔑的眼光前后打量了好几番:“你就是沈薇?景彻口中那个甩不掉的糟糠之妻?”

  甩不掉的糟糠,她也才二十三岁。

  看着眼前明艳的模特,那和顾惜七分相似的眉眼差点让她晃了神。

  沈薇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指甲狠狠嵌入掌心,她从容问道:“开个价,你想要多少?”

  她和模特身高相差不多,可这几年打理陈氏,气势增长了不少,一下子就把对方嚣张的气焰压下去不少。

  苏雯此行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探探传说中这位陈太太的虚实,没想到对方直接让她开价。

  她眼光的余光瞥向外面穿着西装的男子,开始酝酿情绪。

  “对不起,陈太太,我肚子里面已经有了景彻的孩子,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请恕我不能因为你给多少钱,就去医院做人流。”

  眼眶开始微微泛着泪光,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格外心疼。

  沈薇蹙眉,不明白她说这段话的意义。

  “沈薇!你够了!你还可以不可更加恶毒一点?”

  身后传来陈景彻愤怒的声音,她才终于明白,自己又掉入了一个圈套里面。

  “我并不知道她肚子里面有孩子。”沈薇第一时间辩解。

  “够了!我太了解你是个什么人了,你现在马上向苏雯道歉。”陈景彻打断她命令道。

  在他的眼中外面所有的莺莺燕燕都是受害者。

  无论她沈薇说什么,陈景彻都是不信的。

  只因为这些人有着和顾惜相似的脸,有着和她一样颠倒是非的本事,所以无论她们说什么陈景彻都相信。

  “道歉!”在苏雯煽风点火的眼神下,陈景彻加重了语气。

  沈薇涨红了脸,转过身去,平复了一下呼吸:“我没有说过让她打胎的话,在场这么多人都听到了,你可以问问他们。”

  “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道歉。”陈景彻依然是那副发号施令的语气。

  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道歉?

  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苏雯脸上扬起一丝胜利者的微笑,朝着沈薇的角度,她挑衅般的等着沈薇开口。

  秘书犹豫着走了进来,附在陈景彻耳边说了一句:“陈总,顾小姐今天回来了,还有半小时下飞机。”

  话音未落,陈景彻失魂落魄。

  片刻之后,他又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放下怀中的苏雯径直就冲了出去。

第三章 重逢

  当年陈景彻对顾惜一往情深,即使家里的忙只有陈家帮得上,她也从来没有动过要拆散人家的心思。

  那晚酒店的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和她毫无关系,到现在她还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和顾朝承在一起,早上醒来那人就变成了陈景彻。

  一场荒诞的事故,她成了名正言顺的陈太太。

  顾惜远走他乡。

  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她胜利了。

  可这两年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只有沈薇自己知道,这场离心的婚姻是她应得的,个中的苦楚也只有自己去体会。

  ……

  苏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你说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我还想向苏小姐请教,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才能让我的丈夫对你神魂颠倒,对我弃之敝履。”

  沈薇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该愤恨的人不应该是她吗?

  在公司这么多人,陈景彻一点面子也不给,妻子不像妻子,朋友就更谈不上了,他对自己恨之入骨。

  “哼,你有自知之明就好,这次的事情我就算了。”

  苏雯大约也知道自己在一个不卑不亢的原配糟糠面前讨不到什么好处,扬扬手潇洒的离去了。

  ……

  看着刚刚出现在门外的湖蓝色倩影,沈薇转过身去抹了一下脸,挺直了腰杆道:“戏已经没得看了,想说什么就进来。”

  两年不见,顾惜眉眼弯弯,出落的越发楚楚动人,全身上下都洋溢着生动。

  不像她,早已经被沉重的工作,压得无法喘息。

  顾惜踩着5CM的高跟鞋,慢慢走进来道:“小薇,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帮你解了今天的围。”

  她和陈景彻的婚姻已经是板上钉钉,她并不意外顾惜有回来的这一天。

  她原以为自己会是百感交集。

  可真到了这一刻,对这个女人她只有斗不过的认命和麻木:“你不去机场和你的老情人会面,两个人互相诉说着我拆散你们的恶毒,来看我一个失败者做什么。”

  一提到陈景彻,顾惜明显一愣,眼里流淌着藏不住的委屈和难过。

  顾惜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关切道:“我以为过了两年,你能够明白,我并不爱他,是他一直对我死缠烂打。”

  是的,她并不爱陈景彻,她不过是为了吊着那个傻瓜罢了。

  当年的顾惜很幸运,在沈薇查到记者是她叫来之后,线索就断了。

  而且事实已经摆在沈薇眼前,做再多的挣扎也没有,她就这样糊涂的嫁给了心里还惦记着顾惜的男人。

  沈薇不动声色推开顾惜的手,冷冷道:“对不起!我没法明白。”

  “当年的那些记者真的不是我叫过来的,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更何况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和陈景彻只有结婚这一条路,这两年为了避嫌,我去了国外,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可以尽管和我说。”顾惜的声音略带哽咽,带着十万分的委屈。

  “你不必再介怀当年的事情,我差不多都忘了,现在我过得很好。”连沈薇自己都不敢相信,她自己竟然能够语气平平的说出这番话。

  听到这话,顾惜梨花带雨的脸上终于扬起了一丝笑容:“原来你一直都过得很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对大家都好,也不会再有人再心心念念眼里只有一个你了。”

  顾惜这话一听就不是对她说的。

  见她目光盯着外面,沈薇心里咯噔一响。

  莫非!

  这次顾朝承也回来了!

  她多想解释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可如今她已为人妻,一想到可能要面对顾朝承,近乡情怯的紧张使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

  下意识扭身想要走,却还是晚了一步。

  “过得好,自然是好事情,沈小姐是个聪明而又功利的女人,是你太低估她了。”

  熟悉的声音已经堵在门口,沈薇转过身去,整个人如雷轰顶一般怔住。

第四章 他的冷眼

  顾朝承的声音,刚出现在沈薇的生命里是寒冬里的一抹艳阳,她怎么也没想到后来竟会变成最冷的冰,寒冻八方。

  可任凭怎么冰冷,都没有像这一刻,像利剑般直嗖嗖的穿肠而过。

  “你……回来了。”

  沈薇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他的脸,他的笑,还有他的声音,每每百转梦回后都能令沈薇无法抑制的失眠。

  顾惜似乎对这样的场面期待已久,笑的温柔而又淡雅,她笑吟吟挽住顾朝承的臂弯道:“阿朝,你是不是没有想到,小薇这些年一直过得很好?”

  顾朝承意味深长,没有说话。

  因为所有伤人的话,陈景彻都会替他说。

  他满头大汗走回来,呆呆看着顾惜道:“鸠占鹊巢的人当然过得好,小惜,这些年委屈你了。”

  “我有什么可委屈的,只是我没想到,小薇还在介怀当年我和你的事情。”顾惜眼圈有些泛红,看了看顾朝承,然后才看着陈景彻。

  一句话,两个人听,产生的两种不同的意思。

  她丝毫没有一点怯露,不过是吊着一个傻傻的备胎,比沈薇这个正室还要底气十足。

  多么自相矛盾的一个人,一面装的姐妹情深与世无争,一边又死死吊着她的老公来让她这个姐妹难堪,顺带还可以让顾朝承对她厌恶透顶。

  她所仰仗的东西,无非就是陈景彻的爱,还有顾朝承的维护,当年和现在都是如此。

  “她一个卑鄙无耻的女人,有什么可介怀的,你怎么还和这样的人做朋友。”陈景彻丝毫不顾及她任何感受。

  沈薇的目光直直落在了陈景彻的脸上。

  她是他的妻子,这些年她无时不刻都在遵守着做一个妻子的责任。

  这场婚姻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囚笼,现在所有的当事人都已经回来了,是不是属于她沈薇的裁决也该来了,她几乎可以预测下一秒陈景彻就会提出离婚。

  算了吧。

  这一切都落到了顾朝承的眼中,自己真的自食苦果,报应来了,他所有说过的话都已经实现了。

  反正她所有的自尊都丢了个干净。

  顾惜轻轻柔柔的声音,重重捶在沈薇心上:“陈景彻,小薇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看到你们结婚了却闹成这个样子,我希望她能幸福你懂吗?请你不要这么说她。”

  “你呀,就是太善良了。”

  陈景彻对顾惜的装柔弱大度十分配合。一唱一和。

  大约是怕她再把顾惜给伤害了,陈景彻像一堵墙般将顾惜牢牢护在了身后,即便顾惜一直都在挽着顾朝承的手。

  顾朝承是什么人,他最护短了,即使陈景彻不再这里,也能将她杀的片甲不留。

  还真是多亏了陈景彻,不然沈薇觉得自己会输的更惨。

  某种程度上,沈薇真的很羡慕顾惜。

  不管发生什么,陈景彻都会守在她身旁,舍不得她受一丁点的伤害,顾朝承也会站在她身边,相信她说的所有话。

  她就像座密不透风的城池,在她面前,沈薇从来讨不到半点好。

  沈薇并不贪心,只想要生命中有一丁点的真诚和温暖就好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步步被人掐的死死的,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我还有事情要办,你们有什么需要叙旧的,可以当做没有我,我也会当做视而不见,先走了。”沈薇努力挺直了背脊,冲他们挤出了最后一丝笑容。

第五章 有些巧

  她大步走出办公室,就像个打了败仗的将军,在战场上落荒而逃。

  本来今天确实是要和一个合作商见面,可对方突然打电话来说飞机晚点,所以就推迟到了明天。

  沈薇开着车游荡在江城的大街小巷,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去哪里,不知不觉车辆就驶离了闹市区。

  许是快要过年了,就连往常冷清的街道口也张灯结彩的挂起了对联,沈薇见到一家熟悉的面馆,把车停了下来。

  门面很小,设施简陋,店里的招牌是万年不变的大片牛肉面。

  她隐约想起有人曾经说过:“从小学起,我就在这家面馆吃早餐,老板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开了十几年,转眼间他的儿子都已经读初中了。”

  因为他的关系,每次一去,老板都会在碗里码上满满的牛肉。

  记不清是不是去年,沈薇点完面想起这段话,扎着马尾的老板娘笑着说:“现在我儿子高中都快毕业啦。”

  是啊。

  时间过得可真快。

  转眼间,她就已经嫁人,成为甩不掉的糟糠之妻了。

  她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大街上相互依偎的情侣,不由得开始羡慕,也十分感伤。

  还没开始吃,一直安静躺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沈薇低下头,一打开微信关于顾惜的聊天对话框,屏幕上便涌现了一大束藏满了口红的白玫瑰,还有一串卡地亚的钻石项链。

  非常符合陈景彻浪漫而又出手阔绰的性格。

  她知道,顾惜刻意炫耀就是为了让她愤怒。

  可这样拙劣的手段,就是能一次又一次惹起她情绪的波动。

  沈薇回复说:“你和我老公玩的开心就好,不用特意向我报备,我不会拿你们怎么样。”

  也许应该感谢这个在角落里的位置,可以把她的身体藏起来,不让任何看到。

  牛肉面的味道十年如一日的好吃,腾腾翻涌的热气熏的沈薇的眼眶有些湿润,眼泪不争气的掉入了碗中。

  最后喝面汤的时候,咸的有些不能下口。

  走之前,沈薇还和老板说了一声:“今天的面有些咸。”

  老板乐呵呵说:“下次下面你提前和我说一声,我少放点盐。”

  沈薇想起来是因为什么,笑了笑:“没事,也许是我最近吃的太清淡了,等下次来我的口味就变回来了。”

  等她上车了,老板看了看和她同样坐在角落里的男人,笑着说道:“小顾啊,你走的这两年,这姑娘每个星期都来我这里吃面,走的时候眼眶都红红的,我和你嫂子还不明白为什么,见你很长时间没来,才猜了出来。作为过来人我还是看得出来,她对你有感情,有的时候人不能执着于过往,该珍惜的时候千万要珍惜啊。”

  男人摘下深黑色的帽子,俊朗的面容在简陋的面馆里,凸显出干净而不平凡的气息。

  他看着沈薇的方向,勾唇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是我的,自然不会让她逃走。”

  ……

  冬天夜晚来临的比较早,一下子天就黑了,可城区里这个点肯定堵得动也动不了,沈薇打算抄近道回城。

  才走到一半,车子突然抛锚,沈薇靠边停下,把后备车厢里的警示牌拿了出来。

  她是个胆小怕死的人,买了最安全的沃尔沃,这两年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在这个关键时刻手机还没电了。

  看来人倒霉起来,真是喝凉水都容易塞牙缝。

  她只好等等看有没有车辆途经,再想办法打电话给4S店。

  没过几分钟,一道明亮且刺眼的远光灯照着她打了过来,沈薇被强烈的光线刺的闭上了眼睛,丝毫看不清里面的人。

  这条国道刚刚修好,途经的车辆不多,要是错过了这辆说不定今晚要在车上过夜。

  她揉了揉眼睛,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等看清楚车上的人,沈薇整个人瞬间就呆住了。

  他缓缓放下车窗时嘴角挂着一丝笑,低沉的声音在夜色下甚为悦耳:“看起来,有些巧。”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