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灾世星穹星羽烬》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3-15 00:30

《灾世星穹》星羽烬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灾世星穹讲述了青纪的故事,灾世星穹星羽烬节选:当青纪迷迷糊糊地醒来时,他耳边所能听到的,只有发动机闷沉的响声,青纪尝试着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袋子当中,他的整只右臂依然没办法操控,所能感觉到的,只有那种深入骨髓的冰寒。幸好,青纪的左手依然完好,他在四周摸索了一下,初步判定了自己应该在汽车的后座,汽车的车速很快,而且没什么颠簸,周围寂静无声,也判断不出到底去往何方。

灾世星穹
推荐指数:★★★★★
>>《灾世星穹》在线阅读>>

《灾世星穹》精选章节

嗡~嗡嗡嗡~

当青纪迷迷糊糊地醒来时,他耳边所能听到的,只有发动机闷沉的响声,青纪尝试着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袋子当中,他的整只右臂依然没办法操控,所能感觉到的,只有那种深入骨髓的冰寒。

幸好,青纪的左手依然完好,他在四周摸索了一下,初步判定了自己应该在汽车的后座,汽车的车速很快,而且没什么颠簸,周围寂静无声,也判断不出到底去往何方。

虽然醒来,但青纪的身体依然没什么力气,他不敢让开车的丁儒发现自己已经醒来,就一直一动不动,脑中分析着情况,不断轻缓地活动着身体,等待着恢复体能的时刻。

然而,给青纪残存的时间出乎意料的少,他醒来没过几分钟,汽车就颠簸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汽车就停了下来,丁儒从车上下来,扛着布袋中的青纪,没有丝毫喘息地爬上了有些凹凸不平的地方。

啪~!

当丁儒停下来的时候,青纪就被摔在了地上,地面有不少尖突,青纪浑身好几个地方被磕得青紫,但青纪忍住了疼痛,只是哼了两声。

“青纪大天才,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然而,丁儒却早就知道了青纪在伪装,他打开口袋,让青纪的脸颊露了出来——

空气间,腐朽而陈旧的味道四处飘散,月色蔓延在青纪的眼前,坍塌的废墟和溃裂崩坏的大地满目疮痍,一直延伸到了黑暗之中也不见休止。

“荒野废墟?”

青纪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瞬间知道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他看了眼月亮,这才明白,自己竟然昏睡了四五个小时,这段时间中,丁儒开车把自己送到了这里。

“丁儒……是何江靖吗?”

青纪看着自己面前的熟人,没有问他为什么带自己来这,也没问他到底想干什么,反而直接问他是不是何江靖主使的。

“嘿嘿~青纪,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也不是傻子~我为什么带你来这,你也有谱了,至于是谁指示的,这还需要问吗……”

“是啊……不需要问了。”

青纪的身体依然处于麻痹中,他看着丁儒,神色平静,仿佛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真是让人讨厌的冷静啊~”

丁儒看着没有丝毫惊讶的青纪,只觉得心中那些报复的快感全没了,他一把揪住青纪的头发,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

“你知道吗,青纪,我特别讨厌你这一点,特别特别讨厌你的这种装模作样!”

“对了~青纪,不如,让我告诉你一些好玩的事情吧~”

“有关于…墨祈颜小姐,悲惨的未来——”

那一刻,丁儒看着青纪脸上的平静瞬间崩塌成惊恐,脸上忍不住露出报复快感的笑容,他丑陋的面孔与青纪对视着,满是恶意地呲起了牙齿,笑声极为愉悦。

“知道吗~青纪!你最爱的人——就要死了~”

“丁儒——”

那一瞬,青纪骤然想到让他毛骨悚然的真相——何江靖对付他,肯定是为了墨祈颜,自己死了,墨祈颜肯定会不惜一切找寻真相,进行报复。在这种众人皆知的事情面前,何江靖既然杀死他,那么肯定也对墨祈颜做出了针对的计划,譬如……在这次极度危险的狩荒当中!

“哈哈哈哈哈~青纪大天才,你想到了吧!很开心的想到了吧!啊~~~真是让人畅快的表情啊!”

丁儒看着青纪脸上惊恐的神情,笑得开心至极,他松开青纪的头发,将青纪重重摔在地上。

“青纪,你就要死了,墨祈颜也要死了,你们这些天才都会惨死,但我~我这个从小就不被看好的‘垃圾’,反而会凌驾你们之上!”

“丁儒,你知道了何江靖所做的一切,他也同意不会放过你!”

青纪咬着牙关,死死地盯着丁儒,恨不得生啖其肉,他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但身体却半分力气都用不出来。

“不不不,青纪,你理解错误了~我可和你们不一样哦,何江靖少爷对我很器重的,甚至,他还告诉我了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真相~”

丁儒的胸有成竹地笑着,他站起身体,俯视着青纪,欣赏着青纪痛苦万分的表情,他看起来更加愉悦。

“嘿嘿~青纪,何江靖少爷为了让隐藏潜行能力独一无二的墨祈颜帮他,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啊,但是~你知道墨祈颜要了什么报酬吗?我告诉你啊~她要的,是一支价值连城的特殊进化药剂哦~!

哈哈哈!没错!为了你哦!就是为你了!为了你这个废物!你知道吗,那只特殊进化药剂是研制最新型进化药剂时的试验品,材料可是高等荒兽的血肉精华,但结果材料过于高级,能量过大,普通人注射竟然会爆体而亡!

因为没办法使用,所以这种进化药剂就被搁置了起来,结果不知道墨祈颜从哪里知道的,竟然知道何江靖少爷有,于是她就要来做这次计划的报酬。青纪啊~你也是聪明人,你说,这么贵重的进化药剂做报酬,墨祈颜她到底要做什么危险事情呢?”

丁儒肥胖的脸上笑容灿烂,本来就小的眼睛几乎要眯成一条缝,他看着青纪,神情中充满了报复的愉悦感。

“祈颜……”

青纪这时候再一次想起早晨时墨祈颜的话,那时候的她看起来轻飘飘的一句话,但这支所谓的特殊进化药剂……竟然真的要用她的性命去争取!

青纪这时候忽然不再那么激动,想到墨祈颜,他狂乱的心绪也就平静了下来,他抬头看着丁儒,语气中仿佛毫无感情:“丁儒,祈颜她到底要做什么?这次联合狩猎到底要干什么?”

“咦~?怎么又是这幅模样?真是无趣啊~我还想看你更多~更多痛苦的表情!”

这一刻,丁儒的嘴角一咧,他他右手握拳,猛地向下一挥,在青纪肚子上打了一拳!

“咳啊——”

同一位置的第二次伤痛,让青纪腹部之前稍有好转的伤势再次严重起来,青纪哇地一下,之前吃的东西一下子全吐了出来,他的鼻子流出血,呼吸甚至都短暂的停止了。

“哈哈哈哈!没错,青纪,你要这样子,这样子才配得上你,毕竟身为超级天才的你,小时候那么帅气,现在变成了废人,也只有这种凄惨痛苦的表情才与你相配!”

这一刻,丁儒的眼睛瞪得老大,他愤怒地看着青纪,简直就好像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青纪,你就要死了,你不是想知道吗,好啊~我就告诉你~”

“我告诉你啊——这次联合狩猎,是雾凇狩猎团和鹰空狩猎团一起,他们的目标是巢穴母皇。这种强大的荒兽,正面打的胜算极低,所以呢,何江靖就找到了一种特殊的药剂。”

“这种药剂进入巢穴母皇的体内后,会让她陷入沉睡和恍惚,让战斗难度大大降低,也正是有这种药剂,雾凇狩猎团才答应参加。至于墨祈颜呢,她的任务很简单,就是靠她暗刭善于隐藏的特性,潜入巢穴母皇的老窝,将药剂混入巢穴母皇的食物,想办法让它吃掉……”

“看吧~青纪,整个蔚城区,这是只有墨祈颜才做得到的事情,但正常来说,这种拼了命的事情,没人会去做,然而——为了你,她还真的决心走入虫巢,用自己的性命,去给你这个废物,再争取一次可能——呵呵~哈哈哈!你那什么表情!羞愧?痛苦?恨不得自己死掉?是的~这幅嘴脸真的和你很配啊……青纪。 ”

“……”

这一刻,被丁儒再次重伤的青纪躺在地上,他甚至说不出话了,青纪终于明白,墨祈颜到底要面对什么,一时间瘫软在地,脑中只有墨祈颜,甚至连对丁儒的仇恨都没有了。

巢穴母皇——五级灾祸·亚金阶领主类荒兽,观测体长超过三十米,超巨型荒兽,它拥有数量近万的刀蝗虫保护,巢穴深埋地底,从没有任何人类走进去过。

为了那一支特殊的进化药剂,墨祈颜要孤身潜入,一旦她被发现,近万的尖刺蝗虫绝对会将她撕成碎片!

就算她成功潜入巢穴,将药剂混合在食物中让巢穴母皇吃掉,成功之后呢?她真就能存活下来吗?

“为什么不说话了?青纪,现在你明白了吧,墨祈颜她为了你到底做了什么,而你——为了她做过什么?”

丁儒一把将青纪从地上抓了起来,他看着已经呼吸艰难地青纪,脸上的表情尤为狰狞。

“青纪,小的时候,你在梓馨阿姨的保护下,现在,你在墨祈颜的保护下!所有人都喜欢你!护着你!但是你知道吗,你已经变成了废物!垃圾!寄生虫!

这样的你,凭什么能让墨祈颜喜欢你!你配吗!我知道我配不上她,所以我远离她!但为什么!你自己就不明白呢!”

丁儒仿佛陷入了某种魔障,他用力摇晃着青纪,双眼中已经充血。

“你·为·什·么·不·明·白!”

愤怒到顶点,丁儒用力将青纪投掷到地上,喘着粗气,神色尤为狰狞。

“青纪,如果不是为了你,墨祈颜怎么会接受这么危险的任务,她是天才!一个被瀚唐学院要求入学的天才!”

“作为见证者,那支特殊药剂在司槿手中,墨祈颜说过,她万一死了,药剂就由司槿交给你,她不相信何江靖!只相信司家大小姐!”

“但墨祈颜还是低估了何江靖的决心,杀了你,药剂最后还是会回到他的手里,至于墨祈颜,他根本就没打算让她回来!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

那一刻,丁儒犹如一只发狂的猛兽,他半跪在地下,扼住青纪的喉咙,让他看着自己。

“青纪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啊!何江靖他从来都没有打算杀死巢穴母皇!无论是雾凇狩猎团的司槿,还是墨祈颜,都被他骗了啊!”

“何江靖将墨祈颜携带的药剂掉了包,换成了一种会让巢穴母皇和尖刺蝗虫发狂的药剂!墨祈颜只要成功让巢穴母皇吃了,所有虫子都会发狂,墨祈颜会在第一时间就被撕成碎片!然后……雾凇狩猎团和鹰空狩猎团就被虫海淹没!”

“至于何江靖,他会躲起来,安稳的活下来,等到狩猎团的人死光,疯狂后的巢穴母皇也进入虚弱期,那个时候,何江靖就会用某种方法控制它!所有人都以为墨祈颜是蔚城区第一天才,其实!真正的第一是何江靖啊!他已经突破成为了【Ⅳ白银阶·境武者】!他成功转职了【灾驱】驭兽者,他已经拥有了某种控制荒兽的能力!”

丁儒已经疯狂了,他看起来恨不得掐死青纪,但奇怪的是,他没有杀了青纪,反而嘶吼般告知他一切的真相。

“所有人……都被何江靖骗了,他没打算杀死巢穴母皇,也没打算让这次联合狩猎的人活着,他……真正的目的,是操控巢穴母皇啊!”

“啊……”

青纪躺在地上,浑身的力气还不强,右臂也无法动弹,肚子疼得发麻,丁儒掐着他的脖子,就连呼吸也都困难了,青纪听着丁儒讲述的真相,他想不惜一切代价马上去救墨祈颜,想要哪怕拼了性命也让她活下来!

然而……他现在跟个废人一样,丁儒只是一只手,他都挣扎不了,不要说去救别人了。

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大概就是你拼尽性命也毫无办法了吧,他确实是个废物——他什么也做不了,救不了别人,也救不了自己……

『“呵呵~哦~我可怜的小素体,瞧瞧你现在的模样,真是惨啊~”』

就在青纪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时,脑海中那个冰冷而空灵的少女声线,再次响起——

『“青纪,我感觉得到,你很难受~很痛苦~现在,让我们再谈谈之前的交易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