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柳煜苏秀秀小说-妃要上天:废柴风水师免费阅读by楼小安

发布时间:2019-03-15 00:03

柳煜苏秀秀小说

妃要上天:废柴风水师全文阅读

  《妃要上天:废柴风水师》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幻想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楼小安所写,主角柳煜苏秀秀。这本书全文讲述苏秀秀是个蹩脚风水师,什么事情都懂点皮毛,办事完全不牢,别的师兄弟都有天通之术,能够看见鬼神,就独独她看不到,为此她特地从师兄手里找了个办法……
  苏秀秀的犀利,叫书房前的下人全部惊呆。
  好一会,跟着苏秀秀的月儿才反应过来,赶忙上前:“老爷大人恕罪,我家表小姐自打表少也去世,整个人就魔障了,所以,所以,说的话也奇怪,不过这都是伤心使然,做不得真,我这便带我家表小姐回去。”
  说话间,月儿使出吃奶的劲,要将苏秀秀拉走。
  “我没魔障,我是在说事实真相!”苏秀秀直接将手甩开,那月儿便“哎呦”一声摔坐在地。
  “苏秀秀!”
  李大老爷眉头皱紧看着苏秀秀,看那样子是恨不得吃了苏秀秀,却还要强压住怒气:“你已不小,不要再在这里胡闹了!”
  苏秀秀全然不理:“是不是胡闹,只要请仵作来一查便知。”
  苏秀秀说着微微一顿:“舅舅,我弟弟的尸体如今就在他生前住的院子中,你可敢叫仵作来查?”

第1章 小姑娘,挺漂亮

  “别再哭了行吗,你都已经哭了一天一夜了,你再哭下去,我也想哭了。”

  苏秀秀头疼的看着蹲在她身旁,不断哭泣的半透明半大孩子,只见孩子穿着一身只能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绣五福福纹锦缎小衫,明丽的眼睛里挂着欲掉未掉的泪珠。

  “怎么能不哭,我的身体都是你的了。呜呜呜……”孩子哭的更加厉害。

  “嗷……”苏秀秀忍不住挠头,又要忍住性子不对半透明的孩子发火,谁叫她还真就占了人家的身体。

  都怪该死的师兄,知道她想让师傅刮目相看,说什么七月十五倒穿鞋在街上走就能看到鬼,结果鬼没看到,反而成了微博头条。

  她气不过啊,就去古宅找跟着师傅给人看风水的师兄算账,谁想,一着急撞到师傅立的坛子,醒过来,就看到了鬼,只是不是在现代拥有通灵神通看到鬼,而是到了这完全古色古香的地方,莫名其妙看到鬼。

  看到的还是一个爱哭鬼。

  也不知道师傅的这桩风水生意怎么样了,不会又因为她搅和给弄黄了吧!

  想到这里,苏秀秀就忍不住缩脖子。

  她自打十二岁跟着师傅学习风水相术,几乎每次跟着出去,师傅的生意就会出点问题,闹的师傅都不愿意带她去看风水了,这也造就她风水相术的理论很牛逼,至于实战嘛……

  她没真正实地改变风水的天赋,只擅长认风水局,简单看相,至于改风水局,鬼知道她改出来的都是什么,反正没好过。

  苏秀秀深吸一口气,看向身旁越哭越厉害的小姑娘:“你应该知道,即便我将身体让给你,你也回不来了,你已经……”

  小姑娘的相貌停留在死前一刻,一看就是命尽之相。

  师傅曾经说过,阳寿尽了的人是回不来的,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到这个身体里的。

  靠,不会是因为倒穿鞋走了一条街,弄出来的吧。

  要真是这样,再见到师兄,看她打不死师兄!

  “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死了,也早就预料了这个结果,只是……只是我真的放心不下。”小姑娘又嘤嘤嘤哭泣起来。

  苏秀秀听着小姑娘哭泣的声音,就更加头疼。

  每次谈话都是这个结果,小姑娘就是不断的哭。

  虽然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肯定伤心,可是一刻不停的哭一天一夜,她脑仁疼啊。

  要知道她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她也想哭啊。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你究竟有什么事情放不下,我帮你办了还不成。”苏秀秀终于忍不住开口。

  “真的?”

  小姑娘眼睛一亮,快速抬头,明亮的眼神让苏秀秀都忍不住晃神,心忍不住提起,只担心小姑娘是让她做她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不得不说,小姑娘抬头,露出的完整相貌真是漂亮,即便是经历过信息快速流通的时代,她也不得不说,这样的相貌少见。

  水汪汪的杏眼,配着没有杂线,仿佛精修慢裁出来的眉毛,高挺的鼻梁下,是水润的小嘴唇,没有化妆,却比现代妆容修饰过的美女五官更加精致。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就死了呢。

  不过很快苏秀秀就后悔询问了。

  她之所以一直不询问这小姑娘的临终遗愿,任着小姑娘哭,装聋作哑,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这里,到得这个身体。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回去,就不能和这个身体本身的生命线路接触的太紧密。

  因为师父曾说过,灵魂附体,和身体联系太紧密,灵魂锁链和身体就会越来越紧,直到和在一起一起死去,到时候就真的没有办法脱离回去了。

  只是,小姑娘完全没给她后悔的机会,几乎问完就快速开口:“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我弟弟,母亲已经过世,我……我又这样走了,我实在担心我弟弟这样一个人在府邸里,你能帮我照顾他吗?”

  “我弟弟很乖的,特别听话,还很可爱,姐姐你照顾他肯定一点都不费劲的。”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苏秀秀,详细的说着弟弟的好,就仿佛担心苏秀秀拒绝,说到最后却是无比低落:“可惜不能再去见他最后一面。”

  苏秀秀拒绝的话瞬间说不出口,顿了顿,才开口询问:“你现在是鬼魂照理说哪里都去得,怎么会见不了你弟弟最后一面?”

  小姑娘失落的低下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去不了,只要一出去,就会忘记要做什么,最后回到这里。”说话间小姑娘抿了抿嘴,待得抬头看到苏秀秀恢复开朗:“还好有姐姐你出现。”

  苏秀秀微微一愣:“不恨我出现占了你的身体?”

  小姑娘笑弯眉眼摇头:“不恨,我知道我已经死了,正难过没了我在,弟弟一个人在府邸里怎么生活呢,然后姐姐就出现了。”

  小姑娘深吸一口气,留恋的扫了一眼屋中的一切,才开口:“有姐姐答应帮我照顾弟弟,我也就安心了。”

  小姑娘说话间微微一顿:“作为谢礼,我离开前送姐姐一样东西。”

  不等苏秀秀开口阻拦,便感觉眼前一晃,小姑娘的身影便完全淡去,而她的脑海中同时多了一些东西,再细看竟是少女的记忆。

  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小姑娘的名字和她一样叫苏秀秀,是这个府邸老夫人的外甥女,因为父母过世,带着弟弟苏诤依附李府生活。

  整体看下来,就像红楼梦里的林妹妹,不一样的是,林妹妹一身病体,孤身一人,而这个小姑娘却身体健康,还有个乖巧懂事的弟弟,加上父母留下无数家产,外祖舅母皆是疼爱,日子过的简直不要更好。

  只等弟弟长大,脱离李府便能重建立苏家,不再依附于人。

  只是美好的一切突转而下,小姑娘莫名其妙的就在这妙龄之年去世了。

  奇怪的是,小姑娘给的记忆里竟完全没有自己死的过程。

  小姑娘只知道自己死了,怎么死的却是一片空白。

  这还真是古怪的事情,从没听过鬼还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不过想想也是,她都能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鬼又为什么不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若是小姑娘还在,她肯定要多询问几句,可惜,小姑娘托付完遗愿,便离开了,不过小姑娘记忆里的弟弟还真如小姑娘说的那般可爱,虎头虎脑,一看就招人喜欢。

  既然她答应了小姑娘,那便在她还呆在这个地方,这个身体里的时候,替小姑娘好好照顾弟弟好了。

  这么一想,苏秀秀站起身便向外走,决定去看看自己这新上任的弟弟。

  一打开门,才发现门口竟守着两个丫鬟,不过苏秀秀没注意到的是,丫鬟听到开门声明显一愣,待得看到她走出来,都快速低头,只是低下的脸上都是震惊惊恐的神情,仿佛看到无比恐怖的事情。

  苏秀秀担心叫人看出自己不是原来的苏秀秀,看到两个小丫鬟低下头,反倒松一口气,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表少爷呢?”

  两个小丫鬟瞬间抬头,看着苏秀秀的神情更加惊恐。

  苏秀秀疑惑,她找弟弟还找错了不成,担心露马脚,苏秀秀不再说话,直接向着记忆中,苏家弟弟住的方向走去。

  只是这么一走,记忆力漂亮的亭台楼榭没看到,却是硬生生的看到苏家弟弟住的院子前挂满办白事的白布,同时还看到白布下,一个满脸是血,虎头虎脑的小身影茫然的站着。

  这身影和小姑娘记忆中的弟弟身影完全重合。

  只是苏秀秀却是吓的连连倒退,因为这个身影和刚刚自行消散掉的小姑娘的身影状况完全相同。

  显然。

  这不是真人,是鬼魂——

  苏秀秀瞬间想起小姑娘离开前说的话……

  “我弟弟很乖的,特别听话,还很可爱,姐姐你照顾他肯定一点都不费劲的。”

  “可惜不能再去见他最后一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去不了,只要一出去,就会忘记要做什么。”

  苏秀秀不知道为什么,心忍不住一紧,一个不忍得出的答案,在心中形成,或许,苏家小弟根本也死了!爱哭的小姑娘其实一直知道,只是刻意忘记了。

  可即便忘记了,小姑娘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弟弟。

  几乎同时,苏家小弟的鬼魂看到苏秀秀,瞬间惊慌起来大喊:“姐姐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她们要杀你!”

第2章 吹牛挨雷劈

  “表小姐,您怎么在这里?”

  正在苏秀秀震惊之际,便见一个带着白头带的老嬷嬷从苏家小弟诤儿住的院子里走出,几乎重叠的站在诤儿旁边。

  “您不是身体不舒服吗,还不赶紧回去休息,表少爷的丧事,我们会仔细处理的。”

  苏秀秀听到声音才反应回过神,手忍不住攥紧。

  师兄,您说倒穿鞋走一条街就能通灵见鬼,我确实能做到和你们一样通灵见鬼了,可要不要一上来就这么刺激!

  “表小姐?”

  老嬷嬷见苏秀秀不理会,满布皱纹的脸瞬间皱成老树皮,只是一双眼睛冰而带冷。

  苏秀秀回过神,看了一眼拼命打着老婆婆,哭着喊着让她跑的苏诤儿的灵魂,才低下头:“我只是想弟弟了,我能不能见我弟弟最后一面?”

  苏秀秀的话一出,苏诤儿透明的脸上瞬间哭泣起来。

  “表小姐,表少爷是病殁的,您最近身体不好,这接触了,万一染了其它的病如何是好,到时候如何向疼爱您的老夫人交代,所以您还是回去休息吧。”老嬷嬷看不到这些,一板一眼的开口。

  说话间,竟直接走向苏秀秀身边,要送苏秀秀回去。

  苏秀秀眉头瞬间皱起,还不等她开口,便见半透明的苏诤儿急的直接上前拍打老嬷嬷。

  最让苏秀秀在意的是,这拍打老嬷嬷的苏诤满头是血,却看不出一点生病的模样,要知道鬼魂一般会保持留下死前最后一个形象。

  “表小姐!你在看什么?”老嬷嬷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秀秀下意识摇头,低下头:“没,没什么,想到弟弟过世,只觉得心疼,父母离世,唯一最亲的人也离开我了。”

  苏秀秀话刚落,半透明的苏诤儿哭的更加厉害,同时拼命想拦老嬷嬷:“坏人,离我姐姐远点,快离我姐姐远点!”

  即便没用,却依旧拼命保护。

  苏秀秀眼睛发酸,这身体的灵魂死都想要守护自己的弟弟,听到弟弟有人照顾了,才安心离去,可若是对方灵魂没有离去,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又会如何。

  苏秀秀低下头,她只觉得心中喷薄着,想替这对姐弟做些什么,想问问苏诤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只是当着老嬷嬷的面却不能表现出什么,为了知道具体情况,如今只能继续低头掩饰情绪。

  老嬷嬷毫无所觉,端着嗓子:“人死不能复生,表小姐还是节哀,赶紧离开。”

  苏秀秀看着老嬷嬷身旁不断哭喊的苏诤儿,手攥紧,又松开,好一会才吐出一个自己都几乎听不出的答应音节,只是这艰难的声音不等传到老嬷嬷的耳朵里,便被另一道有些远的声音覆盖:“快传报,新任柳县丞到了,说是溪水方家府上贵妾被害,当时老爷就在方家,因此特地来府上查问。”

  苏秀秀眼睛微微一眯。

  老嬷嬷眉头微皱,恰巧屋子中走出一个丫鬟,老嬷嬷直接吩咐那丫鬟:“月儿,表小姐的身体不适,你快送表小姐回屋,万一表小姐出什么事情,我们可担待不起。”

  说话间,对着月儿使了个眼色。

  唤做月儿的小丫鬟忙应是,走到苏秀秀身旁,要扶苏秀秀离开。

  苏秀秀手下意识的躲闪,最终按耐住。

  老嬷嬷看在眼里开口:“月儿,别忘了让表小姐吃药,生了病,只有吃了药才会好。”

  “是。”小丫鬟脚步明显顿了顿,才应是。

  半透明的苏诤儿听到这话瞬间急起来:“不能吃,不能吃,有害人的东西!”

  最终见没人反应,急的嚎啕大哭。

  苏秀秀虽然不知道所有情况,但苏诤短短几句话,几乎让她脑补出这个身体身上发生的一切。

  弟弟被人害,自己也被人害。

  苏秀秀忍不住心疼这两个孩子,大的也不过十二三,小的更是只有七八岁。

  害人的怎么下的了手!

  苏秀秀忍不住看向依旧站在老嬷嬷身旁不远处的小身影,又看向那传来县丞入府消息声音的位置,待得随着月儿走了一步,脚步突然一顿。

  “表小姐,您怎么了,我们快些回您的屋子吧。”

  月儿见苏秀秀停下脚步,赶紧开口。

  “没什么,我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我看刚才小厮传报的声音似乎是从外院大堂传来的。”苏秀秀使劲搜索记忆,才隐约知道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

  月儿倒没掩饰:“是外院大堂,这里离外院近,有时候能听到那边的传报声。”

  月儿说着微微一顿:“不过这么往府内通报,估计那柳县丞一会应该会被请到老爷的书房去。”

  月儿说完开口:“表小姐,我们赶紧回屋吧。”

  苏秀秀注意力却在大老爷书房上:“一会再回,县丞来府上询问,说不定是大事,不如我们也去看看。”

  月儿拽苏秀秀手臂的力气瞬间大了起来:“不成,李妈妈让我一定带您回屋中休息,还有吃药。”

  “我身体没有不舒服也不行?”

  “大夫说您不舒服了。”月儿低下头。

  苏秀秀只能看到月儿的头顶,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自己屋外守着的两个丫鬟:“哦,不行就不行吧,可是我想如厕,快憋不住了,等如厕完了再回屋子吧。”

  “这……”月儿迟疑。

  “不会连在这附近如厕一下都不行,要憋回自己的屋子如厕吧?”苏秀秀瞬间看向月儿。

  月儿表情为难:“小姐如厕当然可以。”

  “那便成了。”苏秀秀说话间,直接将月儿的手从手臂上撸下,走向最近的茅房。

  月儿赶忙跟上前。

  苏秀秀脚步快,月儿几乎要小跑跟上,到得茅房附近苏秀秀又放慢,月儿松一口气,特别是看着苏秀秀要进入茅房的时候。

  只是苏秀秀却并没有如月儿的预料进茅房,而是中途突然一个拐弯,直接冲向大老爷书房的方向。

  这身体留给苏秀秀的记忆很清晰,清晰到这府邸的一草一木都熟悉,正好也知道这茅房的位置正好再前往大老爷书房的方向。

  月儿瞬间一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赶忙追:“表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

  苏秀秀却是撒开丫子快跑。

  做什么,没看出来嘛,她这是在脱离控制!

  虽然她不能确定这个身体是怎么死的,但是这苏诤儿绝对死的不正常,这府邸的人隐瞒这件事情,更不正常。

  她必须还苏家姐弟一个公道!

  这丫鬟明显在控制她的活动范围,真想要弄清这对姐弟的死因,就必须脱离眼前的困境。

  而今看来,突然到李府的县丞是眼下唯一的契机。

  几乎在苏秀秀冲向书房的同时。

  外院到书房的假山间,李府下人也领着一对主仆前行。

  只见仆人看着分外的结实,一双手上隐约露出的老茧,就显示出此人身手非凡了得,在哪里都绝不普通,可就是这么一个人,行走间也是对前行的主子毕恭毕敬。

  主子一身藏青色修福纹长衫,头发束起,英俊的五官在束发下越发立体,只可惜表情透着丝清冷,即便如此,放在现代,也是能吸引女粉丝叫嚣为其生猴子的存在。

  “柳大人,只要再绕过这座假山,便到老爷的书房了。”下人一边走,一边仔细的开口。

  “李府倒是很大,下人们看着也仅仅有条。”仆人一边看着李府的状况,一边对着主子开口。

  李府的下人一见这仆人这般说,脸上瞬间露出自豪:“那自然,李府在柳州可是数的上名号的,不但府邸园林漂亮精致出了名,府邸里的规矩也是出名的呢。府中夫人大气,小姐端庄,丫鬟更是轻声细语,不许大声嚷嚷。”

  正当下人自豪的说着,一行人便听一个急促的丫鬟的喊声:“表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您不能去大老爷的书房,大老爷正办正事!”

  再抬眼看去,便见一身耦合色春装少女,撒丫子在院间石子路上奔跑……

第3章 大人,小女子要告状

  柳大人的仆人忍不住偷偷发笑。

  李府下人僵在一旁。

  “刘能,不得无礼。”

  那仆人立刻恭敬点头:“是。”

  李府下人这才领着柳县丞继续前行,只是这次没敢继续多说什么,担心打脸。

  柳大人见下人这般也没说什么,只是临行之际,扫了眼那抹快速前行的耦合色。

  苏秀秀不知道一座假山间隔之地发生的事情,只是快速往前跑。

  随着月儿大喊,已有许多丫鬟停下脚步,目光都扫向苏秀秀,看那架势要拦她去路。

  苏秀秀灵动的眼珠子微微一转,计上心头,直接大声开口:“不好了,走水了,着火了,西苑着火了。”

  西苑是李府的后宅,靠近李府大老爷的书房,也是苏秀秀冲过来的方向。

  本来停顿的管事妈妈脸上瞬间扬起着急,再顾不得管苏秀秀,全都赶向西苑。

  苏秀秀笑眯眯的看着这些管事妈妈从身边擦肩而过。

  对付师兄师弟的招数用来对付这古代的管事丫鬟也还挺有用嘛。

  月儿看到这状况却是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苏秀秀随口就扯谎,也不怕说出这样的谎话最后怎么收场。

  只是月儿一愣神的功夫,再想拦住那些要救火的管事妈妈解释,已经来不及,不仅如此,也已经赶不上苏秀秀。

  苏秀秀趁着这片刻,快速继续往前冲。

  几乎是柳大人被迎进书房不久,苏秀秀便到得书房前。

  只是和柳煜的待遇不同,苏秀秀将将靠近,便被书房前的下人拦住:“表小姐,大老爷正在书房和贵客谈事,您不能进去。”

  “哦。”苏秀秀乖巧停下脚步,却开口询问:“刚刚听家丁传话说柳县丞来询问案事,你们说的贵客可是那柳大人?”

  下人显然只要苏秀秀不进书房即可,几乎是苏秀秀一开口,便点头:“正是那柳大人。”

  “哦。”苏秀秀点点头,却抬脚就继续向前。

  下人们傻眼:“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您不能进去,大老爷正屋内和人谈事。”

  下人说话间,月儿终于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看到眼前的状况,赶忙拽住苏秀秀:“表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快跟我回去,您刚刚骗了那么多人,若是传到老夫人÷,老夫人说不定会大怒。”

  说话间,哄着苏秀秀:“只要现在回去解释还来得及,不然那些人回去查看了西苑没事情,再禀报上去……表小姐,您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苏秀秀顿住脚步。

  月儿一喜,低声继续开口:“您现在随奴婢回去,奴婢便去贾妈妈说,只要贾妈妈在那些仆人们闹起来前和夫人,您的舅母说这件事情,这件事情肯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说话间,月儿打量苏秀秀,见苏秀秀意动,手终于微微放松,放松之际忍不住看了一眼书房。

  苏秀秀将月儿的表情看在眼里,认真的点头:“确实应该和大舅母说。”

  月儿欣喜。

  “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件事情想做。”

  月儿一愣:“什么事?”

  “大事!”苏秀秀说话间对着书房大声开口:“柳大人,听下人说您在府上,民女苏秀秀求见,有事要状告整个李府!”

  苏秀秀的话一出,整个院子一静,静的只听得到风声虫鸣。

  月儿吓的脸色苍白:“表小姐,您这是做什么?”

  上前就想将苏秀秀拉走:“您骗骗府上的人不是大事,如今在大老爷的书房前,可不能胡闹!”

  “哦?你真觉得是胡闹?”苏秀秀盯着月儿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月儿下意识一缩。

  苏秀秀冷笑:“我可不是胡闹,我是在做该做之事。”

  这身体和这身体的弟弟死的太惨烈,不看到也就罢了,既然看到了,她必须还苏家姐弟一个公道!

  月儿反应过来,再次拼命拽苏秀秀。

  苏秀秀任月儿拉扯,只是巍然不动。

  书房外守着的下人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表小姐,您赶紧回去吧,这里可不是随便胡闹的地方。”

  家丁有心想要上前帮月儿,碍于主仆男女之别只能迎上前说话。

  苏秀秀不仅没退,反倒又向书房靠近两步。

  惊的家丁只能倒退。

  他们也不是没见过这位表小姐,可从不曾见表小姐有过这番气势,竟没敢再上前。

  月儿也愣了愣,随即更急,有心找人一起拉苏秀秀,又不敢擅自离开,只能对着家丁狂使眼色。

  家丁反应过来,赶忙离开找人。

  苏秀秀看在眼里,眼见书房还没动静,决定硬闯。

  这样书房里的人总不能装聋作哑了。

  就在苏秀秀冲向前,书房房门打开,一身墨色长摆露出书房台阶,几乎同时,严厉的声音响起:“秀秀,还不回自己的院子,这书房重地岂是你胡闹的地方。”

  却是李府大老爷终于按耐不住走出书房。

  只见他一脸怒意,说完便对下人吩咐:“你们还不快将小姐带回去,表小姐不懂事,难不成,你们也不懂事,不知道拦着主子胡闹?”

  月儿诚惶诚恐,赶忙认错,说完上前拉苏秀秀。

  苏秀秀一把甩开。

  李府大老爷一怒,就要上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明朗的声音在李大老爷身后清冷的响起:“李老爷,你府上的表小姐倒是有趣,竟要状告你李府。”

  “小孩子家家不懂事,说不得是在谁那里受了委屈,就这么闹起来,倒是让柳大人见笑了。”李大老爷看了一眼苏秀秀,对着柳大人开口。

  “哦。”柳大人随口应着,看不出是否认真听了李大老爷的话,只是说话间,看向苏秀秀:“小姑娘,你是有什么委屈,要告状呢?”

  李大老爷一听柳县丞的话,眉头皱紧:“我这外甥女就喜欢瞎胡闹,柳大人无须理会……”

  苏秀秀抬头,不管李大老爷的话,以及警告的眼神,直接开口:“不是我委屈,是我弟弟委屈,我要状告李府草菅人命,隐瞒我弟弟死亡真相!”

  苏秀秀的话一出,所有人色变。

  柳大人终于抬眼:“草菅人命不是小事,乱说是要治罪的。”

  “民女没有乱说,不信大人可以去查!”苏秀秀恨声开口:“我弟弟明明是他杀,可李府的人硬要说他是病故!”

  “也不知道是在替谁隐瞒杀人之事,还是说,就是李府之人要了我弟弟性命!”苏秀秀说到最后,眼睛更是毫不示弱的看向李大老爷!

第4章 男人好看是祸水

  苏秀秀的犀利,叫书房前的下人全部惊呆。

  好一会,跟着苏秀秀的月儿才反应过来,赶忙上前:“老爷大人恕罪,我家表小姐自打表少也去世,整个人就魔障了,所以,所以,说的话也奇怪,不过这都是伤心使然,做不得真,我这便带我家表小姐回去。”

  说话间,月儿使出吃奶的劲,要将苏秀秀拉走。

  “我没魔障,我是在说事实真相!”苏秀秀直接将手甩开,那月儿便“哎呦”一声摔坐在地。

  “苏秀秀!”

  李大老爷眉头皱紧看着苏秀秀,看那样子是恨不得吃了苏秀秀,却还要强压住怒气:“你已不小,不要再在这里胡闹了!”

  苏秀秀全然不理:“是不是胡闹,只要请仵作来一查便知。”

  苏秀秀说着微微一顿:“舅舅,我弟弟的尸体如今就在他生前住的院子中,你可敢叫仵作来查?”

  李大老爷眉头皱起:“胡闹,你弟弟病死的事情是他贴身丫鬟上报的,怎可能有假。”

  “既然没有假,又何惧仵作来查?请仵作来为我解去疑惑不是更好。”苏秀秀毫不退让。

  “验尸岂是儿戏!”

  “生死更不是儿戏!”

  苏秀秀不再看李大老爷,直接抬头看向李大老爷身后:“柳大人,青天大老爷,民女既不想污蔑李府,也不想弟弟蒙冤而亡,求大老爷明察,帮帮民女,请衙门的仵作替民女的弟弟验一下尸。”

  “大人这事不可……”李大老爷看向柳县丞。

  柳县丞眼神一直平淡,看不出来是否有被打动,不过到了这个时候,终是开口:“贴身的丫鬟婆子照理说确实不会说假话,李老爷的话也不可能有假……”

  李老爷眉头松开。

  苏秀秀失望。

  若是这柳大人不作为,她如今闹成这样,说不得一会只能行非常手段,暂时离开李府了。

  这么想着,苏秀秀已经做好突然站起袭击柳县丞的准备。

  如果想要离开,去牢房里呆呆显然最靠谱。

  “大人。”

  正当苏秀秀想着,柳县丞的手下刘能显然有些不忍,忍不住开口。

  柳县丞瞥了一眼刘能,刘能立刻闭嘴。

  柳县丞才继续开口:“生死也确实不是儿戏,如今这事情闹的你们舅甥如此争吵,就是为了家中和睦,确实也应当给个结果,本官初到柳州不久,也想结个善缘……”

  “这样吧,刘能,你回衙门招陈仵作来此,就当为了李府家中和睦,让陈仵作帮李府瞧瞧情况。”柳县丞说着对着自己的下人刘能吩咐道。

  刘能一喜,快速点头:“是,大人。”

  苏秀秀看着眼前的峰回路转,也不禁愣了愣,终于忍不住抬头仔细打量这柳大人。

  这一抬头,却是忍不住一呆。

  这柳大人长的明显比她想想的年轻,看样貌年纪不过二十来岁,最关键的是这相貌。

  一双桃花眼,明明应该看人都似笑非笑带着撩拨才对,可在眼前这人身上,却带着一丝丝清冷的贵气,高挺的鼻梁,看着光润无比,好看的不行,不但如此,按照相学,这鼻子也是最有福气财气的鼻子。

  再往下是薄唇紧抿,疏离冷淡。

  苏秀秀想不出更多的词来形容,最后只能用两个字去夸,好看,真的太好看了。

  就是这面相看着便贵气,怎么看都是年少便该位极人臣的样子,可听这县丞似乎官位不高啊。

  算了,她看相本来就是半桶水,说不定是以后能够位极人臣,这会看错了呢。

  不过这样贵气的相貌,在这个时代若是能攀附上,绝对是金大腿。

  苏秀秀眨巴眨巴嘴,好想抱大腿。

  不过苏秀秀很快回过神,她是要回现代的人,就是眼前的人面相贵气,也还是饱饱眼福就算了。

  “看够了吗?”就当苏秀秀想着,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秀秀听到这话不禁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看了这位柳大人许久。

  再抬头便见周围下人丫鬟不忍目睹的眼神,以及这柳大人清冷至极的表情。

  苏秀秀终于有点尴尬,找人查案帮忙,结果看人看呆了,确实有点丢人,一时间尴尬的笑了笑,见所有人还这么看着自己,不由开口:“那个,我也不是故意这么看柳大人的,只是我看过几本相书,柳大人这面相看着应该贵极人臣才是,怎么感觉都不像只是县丞的官位,就忍不住看了两眼。”

  围观的丫鬟下人更加鄙视。

  柳大人清冷的目光终于扫了一次苏秀秀。

  李府大老爷听到苏秀秀的话,脸瞬间拉下来:“什么胡话,好好的闺阁女子,看男子竟看呆了也便罢了,竟还胡诌出这等乱七八糟的话来讨好男子,简直不检点,李府的面子都被你丢完了!”

  李府大老爷的话一下,旁边的下人也忍不住小声议论:“表小姐不会是从什么地方听说这位柳大人年轻好看,就故意找事情过来接近这位柳大人吧。”

  “真是不要脸,连自己死去的弟弟都利用上了。”

  苏秀秀眉头瞬间皱起,这话在现代也是不好听了,更何况是在古代对一个小姑娘开口,如果不是苏秀秀听到这样的话,而是这身体本身,恐怕都羞愤死了。

  “舅舅难道就是一个让人尊敬的长辈,哪家正经长辈会说自己的外甥女不检点,看来大舅舅也不正经。”

  李大老爷被噎住,最终开口:“这都是你胡闹,我才会被气糊涂,府中没有的事情,你都无中生有,你外祖母真是白疼你了。”

  “究竟有没有,看过就知道。”苏秀秀一想到那死去的苏诤儿,不由声音变冷。

  李府大老爷听到这话,眉头不经意间皱了一下,看了一眼向旁边的下人。

  那下人不知道收到什么指令,转身便离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柳大人终于再次开口,对着苏秀秀开口:“既然你说看过就知道,那便不必继续在这里等了,仵作过来估计还需要些时间,在这之前,我们便先过去看看吧。”

  苏秀秀愣了愣。

  柳大人带头向前走,见苏秀秀眉头动静眉头微微蹙了蹙,几近看不见变化,声音却是更清冷:“怎么?不查你弟弟的事情了?”

  “查!自然是查。”苏秀秀快速开口。

  “那还不带路。”

  苏秀秀赶忙点头,只是转身带路之际,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柳县丞,最终乖乖带路。

  李老爷看着柳县丞跟着苏秀秀离开,眼睛却是眯起,唤来身旁的下人又说了两句,才随着苏秀秀和柳县丞前行。

  不多久,苏秀秀便带着柳县丞到得苏小弟住的院子。

第5章 这才叫酷帅叼咋天

  一路安稳的将柳大人带到苏小弟的院子,苏秀秀才松一口气,接下来,只要让柳大人看到苏小弟的尸体就可以了。

  毕竟病死和脑子磕出血死亡完全不同,即便普通人也能看出问题。

  等到柳大人确认了苏小弟非正常死亡,接下这案子,接下来也就没她的事情,她也算完成了对苏小妹的托付。

  这么想着,苏秀秀直接领着所有人向苏小弟屋子走去。

  一般人过世,尸体入殓之前都会停在死者屋中。

  只是带柳大人走进屋中,苏秀秀便忍不住皱眉。

  因为,屋中空空如也,根本没有苏小弟的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

  苏秀秀一时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身后的柳大人,特别是那柳大人一张好看的脸完全看不出情绪,让她的感觉更糟糕。

  但她总不能就这么僵着,什么都不做吧。

  想了想,苏秀秀只得僵着头皮回身对着柳大人开口:“我去问问人,我弟弟的尸体在哪里。”

  柳大人面无表情,既看不出同意,也看不出拒绝,倒是她那便宜舅舅,嘴角勾起一丝叫人担心的弧度。

  但苏秀秀也顾不得了,快速向屋外走。

  最多找不到人询问状况,就将苏小弟的鬼魂找出来,询问苏小弟自己。

  反正苏小弟的鬼魂之前就在这个院子前,必定不会走远,而鬼魂想来知道自己尸体在哪。

  这么想着,苏秀秀的脚步才松快一些。

  只是一到屋外,别人不曾见到,却见拦她,不让她看苏小弟尸体的老嬷嬷站在屋外。

  不仅如此,半透明的苏小弟就跟着这老嬷嬷。

  苏小弟见到苏秀秀面上瞬间露出笑容,迎着苏秀秀便快步前行:“姐姐,您怎么又回来了?”

  说完话,又皱眉。

  也不知是害怕她出事,还是意识到自己无论说什么,谁都不会听到。

  苏秀秀看着苏小弟秀气的小脸揪成一团,忍不住心疼,恨不得拽住苏小弟安抚一番,只是古人对付未知的东西很极端,若叫人知道她能见鬼,再发现她其实不是苏小妹,说不得得直接被人烧死。

  所以只能敛下眉眼,刻意不叫人发现她眼神中的特别。

  算计着等眼前的事情了了,再想个办法,单独拉苏小弟说上几句。

  也因为注意力分散到苏小弟身上,苏秀秀并没有注意到这老嬷嬷第一眼便看向她身后,跟着她和柳大人过来的李大老爷。

  只见李大老爷见老嬷嬷看来,递了一个带着特殊含义的眼神。

  老嬷嬷见了后,对着李大老爷微微颔首。

  “贾妈妈,我弟弟的尸体现在何处,我带了柳大人过来查看我弟弟的尸体。”苏秀秀收敛情绪后,便对着老嬷嬷询问。

  “尸体?”

  贾妈妈一副疑惑表情:“表小姐,您糊涂了吗,表少爷两天前就入殓了,如今早已入土为安,怎么可能看得到?”

  “什么?”苏秀秀傻眼,忍不住看了一眼柳大人,对着贾妈妈快速开口:“可我之前来这里说要看弟弟时,你可没说过我弟弟已经入土为安。”

  贾妈妈敛下眼睛:“表小姐,那是老奴担心您太伤心,伤了身子,才没和您说,其实之前表少爷就已经入殓了。”

  “您这两日身体不好,我们实在不想在表少爷走后,又失去您,才瞒着您的。”

  如果没有半透明的苏小弟在贾妈妈的话落下,瞬间满脸愤怒,苏秀秀说不得就上当了。

  只见半透明的苏小弟忍不住想要抬腿踢贾妈妈,却最终又收敛住,只大声的呵斥:“骗子,我根本没有入殓,根本没有被埋起来,我明明就在院东的下人房里,不许你骗我姐姐!”

  苏秀秀眼睛忍不住眯起,看着贾妈妈的眼神变得冷起来,她倒要看看贾妈妈她们到底要干什么。

  贾妈妈对着苏秀秀说完,自然也注意到苏秀秀刚刚听到这话时的傻眼,嘴角微微勾了勾,便看向苏秀秀身后的柳大人,一副抱歉的开口:“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要带这位大人您过来,只是您千万莫要责怪我家表小姐,自打表少爷去了,我家表小姐就魔障了,总想带人看表少爷的尸体。”

  说话间,用手抹了抹明明没有眼泪的眼角:“她不是故意如此的,她只是太伤心了,太想表少爷了。”

  而这片刻,李大老爷也恰到好处的对柳大人开口:“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也是我那可怜妹妹命苦,嫁入苏家十几年,不想夫妻双双病逝,就留下一双儿女。偏偏儿女身体都不好,才到我府上两年,外甥竟也跟着去了,我这外甥女就魔障了。”李大老爷一副伤心模样看向柳大人:“柳大人,我这外甥确实是病死的,只是……”

  “只是我这外甥女太伤心了,就死活不信。”

  李大老爷嘴角微微勾起,面上却是伤心不已:“我也是无奈了,这才不阻止她,任她带着您过来,好真正的叫她清醒。”

  这话却是一语双关。

  苏秀秀气的咬牙。

  而李大老爷已经对着柳大人致歉:“柳大人,实在抱歉,因为我外甥女的状况,让你跟着她跑这么一趟,这次让她清醒后,若还是有问题,我便会狠下心,让下人请来大夫,专门为她看诊,将她拘在院子里。”

  “然后让我像我弟弟一样悄无声息的死掉?”苏秀秀顺着李大老爷询问。

  李大老爷眼神变了变:“秀秀,你在想什么,舅舅怎么可能害你,看来你真的是病的严重了,竟都开始幻想了,我必须让大夫关着你看诊了。”

  说话间,李大老爷直接下令丫鬟婆子扶苏秀秀离开,其实就是要强制带走苏秀秀。

  眼看着丫鬟婆子对着自己上爪子,苏秀秀也有些急起来:“滚开,都离我远点,我弟弟根本没有入殓。”

  “柳大人明鉴!”苏秀秀说话间,忍不住看向柳大人。

  只是一看柳大人的模样,就忍不住来气。

  这位大人明明将眼前的事情看在眼中,即便脑子不灵光也能看出问题吧,偏偏如今看去,还是之前那样,一副面无表情的死样子。

  果然脸好,人就不怎么样。

  之前还心说这柳大人有点帅,如今到了这危急情况,她已经完全不觉柳大人帅了,叫面瘫还差不多。

  没表情,没情绪,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情况发生,一句话也不说,这还是不是朝廷命官了,让她只能自己拼命发挥,这什么破大人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她不能就这么叫人带走啊,只能自己继续:“柳大人,我弟弟根本没有入殓,我现在知道我弟弟在什么地方了,您让她们让开,我这便带您去!”

  说话间,快步靠近柳大人。

  不管了,如果这柳大人不同意,她就在丫鬟婆子把她绑走前,挟持这柳大人去院东的下人房,反正尸体在那里,看了便明了。

  听苏秀秀这么说话,李大老爷嘴角勾起:“哎,真是家门不幸,柳大人,也是我没照顾好我这外甥女,才让她说谎成性,您便别理会这件事情了,之前我这外甥女说带您来看她弟弟的尸体,就什么也没有,连自己弟弟已经入殓都忘记了,她是真的魔障了,非不相信自己弟弟去世的事实。”

  “什么魔障不魔障的,我们打个赌如何,如果我找到我弟弟的尸体,叫柳大人看了,你们到时候就要配合交出凶手,不但如此,还不许限制我的人生,要把我家带到李府的家产都还到我手里,让我自己出府立府。”苏秀秀快速开口。

  贾妈妈和李大老爷胜利在握,根本不和苏秀秀打这个赌,只是吩咐下人带苏秀秀走,不仅如此,还不想苏秀秀继续多说。

  就在苏秀秀要被带走,忍不住诅咒这毫无动静,只剩下脸可看却毫无作为的柳大人,甚至要动手的时候,柳大人终于开口:“李老爷。”

  “柳大人?”

  “这小姑娘说自己的弟弟死于他杀,看了尸体便能知道情况。”

  “她就是魔障了,您也看了,她说弟弟的尸体在这院子里,带过来又没有,明明就是得了疯癫之症,所以她的话信不得。”

  “我到底是朝廷命官,过来了,您也并不曾证明这小姑娘的弟弟并非他杀,只说入殓了。”

  “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入殓了,也可以开棺查案。”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