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岁岁年年有今朝》作者小折竹-拓跋钰楚懿欢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5 00:01

花生小编为您推荐《岁岁年年有今朝》,这是著名作家小折竹的女频小说,讲述拓跋钰楚懿欢的故事,古言小说岁岁年年有今朝已上线,快来阅读吧:楚懿欢从未受过这等的调戏,她厉声道:“无耻!”“你那么大反应作甚,这事我还没考虑清楚呢。你的午膳已经放在地上了,待会你吃了便可。”男子说完便要离去。他刚走没几步却又停下脚步,黑暗中瞧见他以石子为刃,割断了禁锢楚懿欢双手的绳索。

岁岁年年有今朝

推荐指数:8分

《岁岁年年有今朝》在线阅读全文

岁岁年年有今朝第五章

在慌乱之中,其中一个女悍匪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将楚懿欢从马车内拽出。随后又尖锐锋利的砍刀架在了楚懿欢白皙秀颀的脖子前。

她用汉文对着人群吼道:“你们的公主已经被我挟持了!若想让她活命,便让北漠王一人带着金银珠宝前东岳山来换回人质!”

“撤!”女子话音刚落,那堆悍匪便使用了特制□□迷惑了众人的视线,从而完美的脱了身。

“咳咳!”阿莲咳嗽了几声,随后用手去扇开眼前的烟雾,她猛的间发觉楚懿欢居然也一同跟着悍匪消失了。阿莲惊慌失措,她急忙的询问着北漠使者该如何才能平安救回公主。

“这衣服真繁琐!”北漠使者一把撕开了身上的裙袍,露出了自己原先的劲装穿着。

“这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你怎么还在换衣服啊!”阿莲越想越急,她恨不得自己会武功,再不及会轻功也行,这样就能追上那群悍匪了

“你放心,公主肯定会安然无恙。”

“为何?”阿莲不解道。

“就在事发前我已发觉周围有人埋伏,所以事先发送了信号弹通知了身在北漠的王上。”北漠使者说罢,掏出怀里的信号弹丢给了阿莲。阿莲接过一看觉得这东西很是新奇,但此时她心中更多的还是着急。

“那我们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等着公主自己回来吗?!”

“你这侍女脑瓜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那悍匪头子都已开口了,若是想公主平安回来只得王上一人前去营救。现在着急也没什么用,只有在原地等着王上到来。”

“可我心里总觉不安啊,公主您可千万要平安回来。”

楚懿欢被悍匪掳走后,便被关在了一个山洞之中。她的双手被捆绑着,山洞内黑漆一篇,但所幸借着外边阳光还能看清些东西。周围安静的只能听见水滴落在地面所发出的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楚懿欢听见了来人的脚步声。

“你就是大楚公主?”说话的是一个男人,他的声音富有磁性。

“明知故问。”

“脾气还挺倔,为了防止你在北漠王前来交付赎金前被饿死,所以每日我都会来给你送饭。”

“想要北漠王前来交付赎金?本宫看你是痴人说梦话。”

“你不是拓拔钰的女人吗?只要你在我手中一日,他就绝不会不来营救。”

“拓拔钰?”楚懿欢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原来自己未来的夫君是叫这个名字。随即她又开口道:“你说拓拔钰他会不会因为一个从未谋面的女子,甘愿冒这个险呢?”

“以我估计拓拔钰他不会为了你冒险,是我失算了。”男子沉思了一会又继续开口:“不过就算拓拔钰不来营救你,我也可以把你留下做我的压寨夫人,这样也不亏我损失了几名随从。”

楚懿欢从未受过这等的调戏,她厉声道:“无耻!”

“你那么大反应作甚,这事我还没考虑清楚呢。你的午膳已经放在地上了,待会你吃了便可。”男子说完便要离去。他刚走没几步却又停下脚步,黑暗中瞧见他以石子为刃,割断了禁锢楚懿欢双手的绳索。

“忘了你的手还被绳索捆着,我已经替你解开了。但你可千万别忘想逃跑,山洞外边的人还有人把守着,他们可不像我这般好说话。”

男子说完便走了,只留得楚懿欢一人独自待在山洞里。她自嘲的笑了一声,为何上天要如此捉弄自己?

又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向自己接近,楚懿欢谨慎的问道:“是谁!”

“听说大姐今天掳到了一个楚国公主,好似还是拓拔钰的女人?”

“拓拔钰?!就是他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天道轮回现在他的女人居然落在了我们手里!”

“呵,既然无法直接向拓拔钰报仇,那只得从他的女人身上下手了。”

楚懿欢越听越觉害怕,她大声喊道:“你们要做什么!”

“你放心,我们不会为难你。”

“我们只是要把在拓拔钰身上所受到过得痛苦,全数还给你罢了!”

楚懿欢的尖叫划过天际,她绝望闭上双眼。

“想要报仇就冲着本王来,欺负一个女人有什么本领?”山洞内又来了一个人,他的声音如沐春风给了楚懿欢莫名的安全感。

“拓拔钰?!你来的正好!”原先打算打算对楚懿欢下手的那人,迅速的将手中的砍刀重重的砍向拓拔钰。

只见拓拔钰灵巧一转身,躲过了攻击。他使用着轻功向后退去,与那土匪拉开距离了。熟练又利索的从背后拿出箭矢,搭在了弓箭上。一瞬间连发三支,并且全数射中了土匪的心脏位置。

另一个土匪见情势不妙,便拽起了楚懿欢以她作为人质。

“放我走!”

拓拔钰向前走去,强大的气场让人觉得难以呼吸。见拓拔钰逐步逼近,土匪双腿发抖,不停的向后退去。

“你觉得本王会因为一个女人从而对你手下留情?”

“传闻拓拔钰冷酷无情,今日所见还真如传言那样!既然如此,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一个垫背的!“

楚懿欢的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疼痛,原来是土匪将他的匕首刺向了自己的胸膛。

“该死!”拓拔钰急忙的解决了剩下的那个土匪。而楚懿欢却因为疼痛瘫倒在地,她的额头上也流下了豆大的汗珠。

“坚持住!我拓拔钰的女人不会这样轻易死去!”

这是楚懿欢在昏死前听过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她的夫君拓拔钰对自己所说的第一句话。

“拓拔钰……的女人吗?”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