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岁岁年年有今朝拓跋钰楚懿欢小说在哪看-《岁岁年年有今朝》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4 23:36

近日之神书《岁岁年年有今朝》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拓跋钰楚懿欢,该小说是一本古言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楚懿欢从小就是个爱哭鬼,只是旁人不知道而已。但她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流下一滴眼泪,不论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所以楚懿欢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不知情感的怪胎。他们不知道的是楚懿欢只有在私下无人的时候才会哭泣,因为她不想被任何人看到。

岁岁年年有今朝

推荐指数:8分

《岁岁年年有今朝》在线阅读全文

岁岁年年有今朝第四章

北漠使者向楚懿欢伸出左手,示意让她扶着自己走下殿去。楚懿欢犹豫了一秒,随后伸出自己纤纤玉手放在了北漠使者的手心上。

他牵着楚懿欢走下殿去,每走一步便能更清晰乐师奏响的喜乐声。

“公主刚刚有所犹豫,可是因为不舍大楚所致?”由于喜乐声过于响亮,完美的掩盖了北漠使者的声音。但他身边的楚懿欢却能清晰的听见北漠使者刚刚所发出的疑问。

楚懿欢目视前方继续前行,她唇瓣轻启:“这本就不是本宫的容身之处,何来的不舍之说?”

“如此,那臣祝公主在北漠能找寻到归属感。”北漠使者听后面带微笑的回答道。

“借使者吉言。”

台阶正好有十六步,楚懿欢每走一步就仿佛是在对过去进行洗礼。她闭上眼,在脑海中浮现了十六年来的各种人和事。母妃的离世,父皇的冷淡,浣衣局的受苦,阮春梅的折磨,阿瞑的帮助。

阿瞑…..想到他,楚懿欢的心头便隐隐作痛。前些日子阿瞑曾说好与她一起前往北漠,可楚懿欢不愿将他卷入这场纷争。便在昨夜约他月下饮酒,并在事先准备好的酒里下了蒙汗药。此时的阿瞑估计还在酣睡中,全然不知楚懿欢就要离开大楚了。

“阿欢!阿欢!”

楚懿欢恍然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好熟悉的声音,究竟是谁?她转过身望去,一看大惊竟是阿瞑。可楚懿欢却不能应答,她生怕阿瞑为了自己扰乱和亲典礼。她扭过头,强忍着泪水像行尸走肉般的继续前行。

“对不起阿瞑,我食言了。”楚懿欢心中念道,她希望阿瞑将来可以遇见心爱的女子与其携手共度一生。千万不要如自己一般不幸。可心中痛苦哪是能压抑的,一滴泪水从楚懿欢的眼眶中流下,身旁细心的北漠使者发现了这一举动。

“公主是在为远处的男子所哭泣吗?”

“不,本宫只是想起了自己早已逝世的母妃。”

“想必公主也知道,您现在是北漠的王后,更是北漠王的女人。”北漠使者此番话的意思便是在提醒楚懿欢,除了北漠王之外她的心中不允许存有第二个男子。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她就要断了对阿瞑的任何想法。

楚懿欢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平静的对着北漠使者说:“扶本宫上车吧,莫要耽误了。”

“是。”

站在远处的阿瞑握紧了拳头,一拳打在了身边的柱子上。他亲眼看着楚懿欢上了和亲马车,却又无力阻拦。只可惜这里是大楚而并非北漠,若是此时在北漠他一定可以阻止这的发生一切!

“恨风!”

阿瞑刚说完,便有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黑影单膝跪地,正听候命令:“属下在,殿下有何吩咐?”

“回北漠。

恨风听后大惊,反问道:“为何殿下突然想回北漠,是否要通知….”

不等他说完,阿瞑便打断了他的话语。

“不必,本王来楚地多年最近心里甚是思念北漠。再听闻钰儿新王上任,本王这个当哥哥的自然要回去好好恭喜。”

“是,属下立即去准备。”恨风说罢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欢,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拓跋钰的!”

一路上楚懿欢的手中都紧紧握着阿瞑赠予自己的玉铃铛,偌大的马车上除了自己空无一人,此时的她终于可以放肆的哭泣了。

楚懿欢从小就是个爱哭鬼,只是旁人不知道而已。

但她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流下一滴眼泪,不论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所以楚懿欢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不知情感的怪胎。他们不知道的是楚懿欢只有在私下无人的时候才会哭泣,因为她不想被任何人看到。

而她与阿瞑的相识,便是因为那次在受阮春梅的折磨后,她偷偷跑去喜悦殿蹲在墙角向已逝的母妃哭诉。却被躲在梁上的阿瞑发现,那也是阿瞑第一次见女孩子哭。他手无足措的扮着鬼脸,只求楚懿欢停止哭泣。果然这一招很有效果,楚懿欢擦了一把眼泪又冲向他咧嘴一笑。

此后每次楚懿欢心里难受或是想哭泣,阿瞑便会带她偷偷溜出宫,去一座满山都开满郁金香的山头上。对着辽阔的天大吼,诉说自己心中的委屈和愤怒。

“阿瞑,若是你在我身旁会不会嘲笑我现在哭泣狼狈的样子?”

说罢,楚懿欢便感受到了马车剧烈的晃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楚懿欢立马擦干了眼泪,从窗口望去想要一看究竟。只见几个蒙面人手持砍刀,肆虐的厮杀着送亲宫人,嘴里还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

“保护公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