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靠边站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邢臣佑霍桑,是由网络作家蜜糖罐子倾情创作,又名《总

发布时间:2019-03-14 22:49

邢臣佑霍桑小说

总裁爹地靠边站全文阅读

  总裁爹地靠边站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邢臣佑霍桑,是由网络作家蜜糖罐子倾情创作,又名《总裁爹地送上门》。总裁爹地靠边站全文讲述了五年前,霍桑未婚先孕,声名狼藉被退婚。五年后,带着萌娃归来的她,摇身一变成了邢夫人。婚后,霍桑拿出协议想离婚,邢臣佑以实际行动告诉她,他爱她爱得无可救药!
  刑臣佑扫了他一眼,皱了皱眉,看在这张脸的份上,弯腰捞起他。
  霍桑咬了咬唇,这位大哥到底是干嘛的,小星星找来演戏的嘛?
  她很是头疼,自己儿子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不过也好,这位大哥长得很冷酷威严,能唬得住人。
  站起来后,霍桑又抬眼朝面前的男人的脸看过去,他走得近了,光没那么刺眼了,可以看得清楚了,这一看,差点吓昏过去。
  这位大哥长得也太凑巧了吧,竟然和小星星长得这么像!

第1章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唔~~”

  霍桑觉得浑身都在大海里沉浮,从未有过的感觉在四肢百骸流淌着,颤栗着,她紧咬着唇,心里有些害羞。

  她没想到,顾廷竟然在床上的时候这么狂野,冷冽,霸道,和平常的温柔完全不一样。

  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她没想到,没想到会这样野性。

  霍桑意乱情迷,脑袋昏昏沉沉的,黑暗中,只看得清身上这个男人健壮有力的身形,像是豹子一样。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她只觉得一切都像是在梦里。

  是梦么?

  她拿着手里的早孕化验单,敲了顾家的门,进去后,却看到了继母蒋玉华正带着霍皎坐在顾家的沙发上,而与她早早定下婚事的未婚夫顾廷就坐在霍皎旁边。

  “顾廷,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霍桑一向与继母不和,进去后,只眼睛看着顾廷,有些欢喜地说道。

  顾廷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和不敢置信,皱了皱眉,他顿了顿,眼底有些晦涩,似乎心里藏了很多心事,随后,他才沉声说道,“桑桑,你在说什么?我和你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怎么可能会让你怀孕。”

  霍桑更不敢置信,那一晚上,明明就是他,他怎么能不负责任,他怎么能不承认?

  坐在顾廷身边的霍皎握住了顾廷的手,转头看着他,与霍桑说道,“桑桑,有一件事,我和阿廷还没来得及与你说,我和阿廷已经私定终身,你与阿廷的娃娃亲,因为你们当时都没出生,所以……不作数!”

  霍桑脸色苍白,大受打击,她和顾廷青梅竹马,她说不作数就不作数了?

  顾父不在家,顾母从厨房里端着切好的水果出来,她刚好也听到了霍桑的话,保养得当的脸上露出一些讽刺来,

  “桑桑,虽然你伯父一直开玩笑说你和阿廷的婚事,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你妈妈也早就去世了,阿廷和你姐姐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和你伯父已经给他们订好婚了。”

  霍皎与顾廷十指相握,霍桑的眼睛,一眼就看到了他们手上戴着的戒指。

  她脸色惨白,她拿着早孕单递给顾母,倔强地喃喃道,“这是阿廷的孩子。”

  霍皎却替顾母接过了早孕单,扫了一眼时间,眼底露出一抹暗色,原本以为这小表子逃过了那一晚,毕竟,她派去的人没接到她。

  现在可好,她竟然怀了野种。

  “桑桑,你说你和顾廷在一起了,这是几号的事情?”霍皎端庄温柔地将头发捋了捋。

  “上个月1号,他生日……”

  霍桑话还没说完,蒋玉华便和顾母一起笑了,“桑桑,你在胡说什么呢,阿廷的生日会就在家里办的,那天,可没见你来。”

  霍桑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顾母看着霍桑生的那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哼了一声,笑着,却是言语尖锐起来,“桑桑,你别不是和别人鬼混了,要把这锅甩到阿廷身上。”

  蒋玉华看向门口,“老公,桑桑怀孕了,还说这孩子是阿廷的!”

  霍桑回头,看到一脸威严的父亲从门口那过来,她一时愣住了,迷茫。

  ‘啪!’

  重重的一巴掌,打的霍桑倒在地上,嘴角都磕出血来。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未婚怀孕,还要把这锅甩到你未来姐夫身上,脸呢!”

  霍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顾家出来的,只记得那些不堪的谩骂声,只知道当天下午,网络上都是她勾引富商,堕落的消息。

  “妈咪!妈咪!醒醒,醒醒!”

  霍桑眉头紧锁着,却是听到耳旁一道软软糯糯的声音,她一下惊醒,看着天花板略显破旧的吊灯,她转头看向身边,这一看,就看到了一只小可爱。

  皮肤白皙,眉眼生的极其漂亮,那双眼睛乌黑狭长,笑起来却弯弯的,小小年纪,眉毛已经浓密有型了,比电视里的小童星还要漂亮百倍。

  “小星星。”

  原来是噩梦,已经过去五年了的噩梦。

  霍桑呼出一口气,笑着抚了抚眉头,从床上起身,抱住了身边长得比小女孩还漂亮的小包子吧唧一口猛亲了一口。

  小星星笑眯眯的,粉雕玉琢,特别鬼灵精可爱,他那歪头杀,简直萌上天,“妈咪,你再不起来,我们要迟到啦!”

  霍桑看到自己的小宝贝手里抱着个平板电脑,正在上面敲代码。

  那些玩意,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像是天书一样,真不知道小星星的亲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奇葩,竟然生出了小星星这个小奇葩!

  她没有见过比小星星更聪明的孩子!

  “完工!妈咪走了走了,今天那场婚礼可是马上要开始了。”小星星已经穿好可爱的小礼服了,那小礼服已经显得有些小了,绷着他的小肚皮,显得有些逗萌,,“刚刚我又改了一点代码,好期待婚礼上的特效奇景呀!”

  霍桑看了一眼时间,懒洋洋地起来换衣服。

  她的副业是婚礼策划师,这一次策划的婚礼还挺神秘的,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婚礼的新郎和新娘叫什么名字。

  这新娘听说自带世界级婚礼策划师,她霍桑也就是因为特效奇景的名头才能参与进去。

  “妈咪快点啦,说不定这一次婚礼上有帅哥伴郎,你就可以摆脱单身狗的命运了!”

  “拜托,你妈咪是一匹孤狼好不好,什么单身狗,和你妈咪我的气质一点不相符!”

  “孤狼和哈士奇有什么不一样嘛!”

  “当然不一样,我很凶的!”

  “切~妈咪你是奶凶奶凶吧……”

  “你这小兔崽子,让你看看什么叫凶!”

  “哈哈哈哈,妈咪我错了,我错了,别挠痒痒,啊哈哈啊,妈咪,我错了嘛!”

  “哼!亲妈咪两下。”

  “木马!木马!”

  母子俩闹过之后,把装备弄齐全了,去了这次婚礼的场地,邢氏集团旗下的帝城酒店。

  仰头看着这巍峨大厦,小星星的小胖手遮在额头上,声音奶声奶气的,“妈咪,我们像不像刘姥姥进大观园呀?”

  “看把你能的,刘姥姥都知道!”

  霍桑笑着,拿出了公司发的工作证,带着小星星通过侧门进了酒店。

  “哎,你,过来,那边正忙着,在这干嘛呢?”

  霍桑穿着职业套装,刚到婚礼场地,还没说什么,就被一个看起来是酒店员工的人抓着训斥一番。

  她回头看了一眼小星星。

  小星星对她做了个OK的手势,她口型告诉他,待在这别跑。

  小星星很是无奈,脆生生的嘀咕,明明是妈咪看起来更像是会走丢的人嘛!

  婚礼上人很多,好像没人顾得上小星星这么个小不点,他迈着小短腿,被人挤着挤着就挤到了一处电梯旁边。

  这电梯这里人少的很。

  “总算可以好好呼吸了。”小星星呼出一口气来,亮晶晶的眼睛好奇地朝四周打量。

  他发现,这个电梯是指纹开启的。

  小星星的眼睛就更亮了,他踮起脚尖,从自己的小礼服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在指纹处扫了一下。

  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手机上捣鼓了什么,没五分钟,电梯门忽然就开了。

  小星星左看看,右看看,特别开心地蹦跳着进了电梯。

  电梯里只有一个楼层,他直接被送上了三十七层。

  出了电梯,小星星可迷茫了,小手有些紧张地扯了扯自己的小领结,婚礼好像半个小时开始了,他在这乱跑一下,应该木有事吧?

  邢臣佑刚洗过澡,他脸色有些苍白,半湿的头发随意耷拉着,人显得慵懒了几分。

  他浑身上下只披了一条浴巾,精壮的肌肉令线条极其流畅完美,灯光打在上面,腹肌连着人鱼线,散发着性感的荷尔蒙,可偏偏他冷峻的容颜令他看起来冷冽禁欲。

  刑臣佑走到茶几边,那里放着一杯水,两颗药,他抬手准备拿药。

  门铃却在此刻响了。

第2章 这种熟悉的感觉

  邢臣佑皱眉,这一层,只有他,雷克来不会按门铃,谁?

  走到门口,他没看到外面有人,可门铃声还在继续。

  邢臣佑脸色一沉,酒店管理人员该开除了。

  开了门,依旧没看到人,邢臣佑脸色冷酷地准备关门,可却被人揪住了浴巾。

  “那个……”

  邢臣佑低头,这一下看到了站在前面,个头都没到他大腿的小鬼头。

  小星星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是谁啊,为什么会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邢臣佑眯了眯眼,谁敢在这里给他邢臣佑开玩笑?

  眼前这个是他缩小版的小东西是谁?

  他是怎么上来的?

  小星星的脸一下子红了,兴奋红的,他两只手都抓住了浴巾。

  难道这是他爹地嘛?妈咪这匹孤狼的眼光原来这么好的吗?这个爹地好帅呀!!!

  “爹地!”

  小星星憋了半天,憋出这两个字。

  邢臣佑的脸色彻底黑了,他的浴巾又被这小东西扯着,所以,他冷冽着一张脸,伸手揪这小东西的后衣领子,将他往房间走,然后,一把丢在沙发上。

  小星星依然兴奋不已地看着邢臣佑,两眼亮晶晶。

  “你叫我什么?”邢臣佑眯着眼睛,打量这缩小版的自己。

  哇塞,连声音都是一百分,这可太符合妈咪的择夫标准了啊!灵的灵的呦!

  “爹地!!”小星星甜甜地又重复了一遍。

  邢臣佑拿起手机,给雷克打了电话,声音冰寒,“给你五分钟,立刻到我这里来。”

  说完,挂断电话。

  雷克赶到,打开套房门,看到的就是邢大少和沙发上的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鬼大眼瞪小眼的样子。

  我的妈,这小鬼怎么上来的?

  雷克赶紧上前,等到了沙发前面,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现在是什么情况?沙发上坐着的这小子是谁啊?为什么和大少长得这么像啊我的天!

  “叔叔你好。”小星星乖乖的冲雷克扬起手打了个招呼,笑容甜甜的,嘴角还有若隐若现的酒窝。

  雷克没怎么见过大少笑,忍不住脑补,大少笑起来也有酒窝的吗?

  “这是什么情况?”

  邢臣佑揉了揉眉心,脾气在爆发的边缘。

  雷克沉默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他哪知道嘛,说不定是大少不小心在外面留的种,可大少那么禁欲……

  想了想,雷克害死小心翼翼地开口,“或许,是大少的孩子?”

  否则怎么可能长这么像!照片都没这么像的!

  “不可能。”邢臣佑斩钉截铁地否认,他没有过女人,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他脑中电闪雷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五年前意外的一夜,他的眸子立刻锐利地朝着面前的小鬼扫去,“你生日几号?”

  想到马上就要有爹地了,小星星可开心了,赶紧把自己生日告诉爹地,“宝宝生日是十二月二十五号,圣诞节!”

  十二月二十五号。

  邢臣佑皱了皱眉,这时间,不对,迟了两个月。

  可再看眼前这个小东西,恐怕他否认这是他儿子都不会有人相信。

  气氛一度凝滞。

  雷克看到茶几上还没吃掉的药片,忍不住提醒邢臣佑,“大少,该吃药了。”

  小星星一听,眨了眨眼,往茶几上也一看,小短腿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下来,哒哒哒走到药旁边,长睫毛垂着,“爹地是不是怕苦,没事,我有糖糖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粒草莓味奶糖,踮起脚尖,塞到了邢臣佑手里,还冲他眨了眨眼,“男子汉,别怕苦!”

  邢臣佑,“……”

  雷克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小棉袄的,萌的不要不要的,大少不要就给他好了!

  “你妈咪呢?”

  邢臣佑摩挲了一下掌心的糖,低头把药吃下,沉声问道。

  小星星小脸笑的和朵向日葵似的,“妈咪在婚礼现场呀。”

  邢臣佑眉头一挑,脸色迅速冷寒,如果这孩子真是他儿子,那么,现在他儿子的妈咪是不管他然后去改嫁了么?!

  雷克摸了摸鼻子,不会是这小萌娃的妈咪要改嫁,就把这小萌娃送到大少这里来吧?

  究竟是哪个大胆的女人……

  “哪个现场?”邢臣佑一把捞起小星星,眉目冷沉。

  他还光着上身,小星星一巴掌就拍到了邢臣佑胸上,他伸出手指按了按,又摸了摸,好好好,这么大一个大帅哥,妈咪一定高兴死了!

  “就一楼那个。”小星星高高兴兴地回答。

  雷克扬眉,今天在一楼举办婚礼的,不是霍家大小姐霍皎和顾家少爷顾廷么?

  这孩子,是霍皎的?

  邢臣佑眯了眯眼,眼神寒冰一样冷酷。

  霍桑被抓着换上了一件婚纱,她迷迷糊糊的,看到化妆间里还有一排戴着面穿婚纱的新娘子,立刻就知道这搞的是什么鬼了。

  新郎必须要选出正确的新娘。

  都是做做样子的,在这种场合办婚礼的新娘,穿的都是设计款婚纱,一眼就能找得出来。

  “那个LOVE公司的婚礼策划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来?”一个穿着高定西服的年轻男人看了看手表,颇为娘炮地翻了个白眼,“这种小公司的人就是没素质,没时间观念!”

  霍桑刚巧就站在他前面,眉毛一挑,立刻就伸手去摘面具,可偏偏这个时候,有个男人进了化妆间。

  “都好了么?”

  男人的声音温润细致,很是动听,如同山涧小泉一样淌过人心间。

  霍桑抓着面具的手一顿,豁然抬头朝着那道声音看去。

  入眼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温润俊朗,比起五年前来,成熟了很多,眉间的温雅越发深入骨髓。

  是顾廷!

  “好了好了,都差不多了。”死娘炮笑的和朵花似的,甚至是含情脉脉的看向顾廷。

  顾廷点了点头,扫了一眼这化妆间的‘新娘们’,忽然,视线就在霍桑身上停住。

  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即皱了一下眉头。

  这种熟悉的感觉……

  霍桑回过神,立刻低下了头。

  五年前的屈辱,还历历在目,她不会再沉沦在顾廷那双眼里虚假的温柔里。

  顾廷朝着霍桑走过去,“你……”

  这个时候,他手机响了,他匆匆接了个电话才出去。

  霍桑心思有点乱,跟着大部队出了化妆间,走到外面大舞台边上时,她才反应过来,这是顾廷的婚礼!

  顾廷和谁的?

  当霍桑看到从另一侧走上来的同样穿着婚纱的新娘,她立刻咬住了唇。

  霍皎哪怕是变成灰,她都认得出来!

  抢走她的未婚夫,害她被爸爸厌恶的,令她名声尽毁,让她不得不为了小星星隐藏在国外避风头的霍皎!

  这竟然是顾廷和霍皎的婚礼!

第3章 这么不要脸,来抢婚的么

  这一瞬间,霍桑想从化妆间离开!

  如果早就知道这场该死的神秘婚礼是霍皎和顾廷的,就算是给她一个亿她都不会来,更不会花心思为他们策划!

  “哎呦,看到没有?刚才那个正点的帅哥,就是这一次的新郎,你们这群人,就别肖想他了,收收你们的口水,他呀,只属于今天真正的新娘,你们也就过个场,演个戏,他是绝对不会选你们的,知道吗?”

  死娘炮满脸春笑地看着顾廷离开,转回头看到这一帮子假新娘的表情,冷嗤了一声,他走到霍桑面前,

  “尤其是你,看的眼珠子都快掉了,省省心吧,像你这种人,啧,八辈子都不可能和这样的男人有牵扯!”

  霍桑眸光一窒,伸手就要将面具扯下来。

  “哎哎哎,你干嘛,我说两句你就发飙了还?想不想要工钱了?!这个节骨眼上要是出问题,老娘把你魂都打飞!哎哎哎,好,我们这边好了,可以上去了!”

  娘炮策划师冲着霍桑怒瞪,这个时候,有人来这边喊上台,他变脸飞快地朝后笑呵呵,回头又狠瞪霍桑,几乎是压着将她第一个送上舞台。

  这死娘炮!

  霍桑被推上舞台后,因为没站稳,还打了个趔趄,站在红毯尽头的顾廷一下将目光锁在了她身上。

  这一瞬间,霍桑浑身的血液就像是冻僵了一样。

  难堪,羞愤,混杂着五年前那些心碎了的爱恋一下子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顾廷凝眸,盯着站的最突兀的那位‘新娘’,他当然知道,这不是霍皎,只是,面具下那双眼睛,为什么会那么熟悉?

  她……

  霍桑低下头,她不想暴露出自己是谁,免得被冠上来抢婚的污名,现在逃离并不合适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这舞台上做个小透明,反正,选新娘这只是一个流程,不可能选错。

  舞台上婚礼主持的声音,霍桑全当听不见,只希望赶快结束这个流程。

  可她却没想到,灯光忽然全打在她一个人身上。

  “你……”

  顾廷的声音,从她前面传来。

  霍桑简直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抬头,这一抬头,对上了顾廷的眼睛。

  站在人群之中,穿着最特别的高定婚纱的霍皎看到顾廷竟然站在别的女人面前,差点气疯。

  顾廷在搞什么!

  霍皎的目光恶狠狠地朝着顾廷的助理看过去。

  顾廷助理紧张的想上前提醒顾廷。

  可这时,顾廷忽然伸手,揭开了面前这个女人的面具。

  全场寂静,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场的人非富即贵,谁不知道那个穿着高定婚纱的新娘才是霍皎,可现在……

  “那不是霍家小女儿霍桑么?”

  “她不是五年前就被赶出霍家了么?”

  “天哪,她竟然来这里了,这么不要脸,来抢婚的么?”

  “霍桑本来就小小年纪爬上富商的床了,被逐出霍家后过的挺惨吧,都不要脸的来抢婚了!”

  顾廷揭面具太突然了,霍桑根本没有防备,灯光打下来,太刺眼了,她的眼睛眯起来,比光更刺眼的是周围那些哗然!

  台下坐着的顾母和蒋玉华一下站了起来。

  “亲家,这是怎么回事!”顾母脸冷下来。

  蒋玉华面色不太好看,羞怒的她看着霍桑,直接上了舞台,一巴掌就打向霍桑,“你来这里干什么!”

  霍桑的脸被打偏了,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小心。”顾廷条件反射一般拉住她。

  霍皎见了,再也维持不住端庄,几步上前,扯开了顾廷的手,转头看向霍桑,她摘下面具,露出那张被媒体誉为冰清玉洁的脸。

  她不敢置信的是,顾廷掀开的竟然是霍桑的面具,她气得握紧了拳头,又是她,还是她,为什么霍桑总是像噩梦一样缠绕着她!

  “霍桑,你今天来我婚礼这样做,是真的要和我撕破脸么?”她眼睛一眨,眼泪都似乎要掉下来,可怜至极。

  顾廷看着霍皎,顿时有些心疼,“皎皎,我……”

  “阿廷,我不怪你,也不怪桑桑,我只是难过,桑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霍皎看着霍桑,心痛无比。

  霍桑冷笑一声,“霍皎,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当初谁耍手段抢走顾廷,你我心知肚明。”

  “桑桑,我和顾廷两情相悦,你怎么却一直沉浸在不作数的娃娃亲婚约里呢?求你别来拆散我们了!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霍皎凑近了霍桑,拉住她的手,作势要抱她,可却在她耳边恶狠狠道,“霍桑,我劝你识相一点立刻从这里滚,否则,我让你五年前身败名裂从霍家除名,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在上京待不下去!甚至,送你去监狱!”

  霍桑忍着,她知道她打的什么算盘,她是想让所有人看到她霍桑怎么推搡欺负霍皎的!

  “霍桑,你不知道吧,你的生母,就是这样被我妈给赶出霍家,到死都不瞑目,据说,烂在房间里一个月才被人发现,啧……”

  霍桑瞳孔猛地收缩,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推开霍皎。

  霍皎眼底里露出一抹得逞的笑,顺势倒在顾廷怀里。

  顾廷看着霍皎眼底的难过,一下愤怒地看向霍桑,“桑桑,你别再欺负你姐姐了!”

  “霍皎,你把刚才的话给我说清楚!”霍桑气极,她以为,她妈妈就是病重过世的,可没想到……

  “霍桑,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五年前不要脸怀了野种来抢你姐姐的未婚夫就算了,现在你姐姐和你姐夫的婚礼你都要来插一脚么?”

  “不入流的下贱货,这种场合是你这种人可以来的么?”

  “霍桑,你会对我儿子还有想法吧,别傻了,你都和别人鬼混怀了野种了,你还肖想我儿子!”

  “婚礼策划呢,在哪里,怎么能让这种人混进来?!”

  蒋玉华已经站到霍桑面前,和顾母两个人,指着霍桑鼻子就骂,霍桑都没有空隙说话!

  顾廷就抱着霍桑,满目沉痛,他没想到,霍桑会来抢婚,更没想到,她现在变成了这种样子……

  这个时候,顾廷的特助匆匆赶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顾廷大惊失色,他皱了皱眉,有些不太敢相信,所以,迟疑着,没开口。

  助理很着急,想了想,又和霍皎说了,霍皎本就目光扫着特助,此时,眼神一暗,她真是没想到,她安排好的这个,能正好栽赃到霍桑头上,“桑桑,你来婚礼,我,不介意,但你怎么能窃取顾家商业机密!”

第4章 想做我爹地,下辈子吧

  助理很着急,想了想,又和霍皎说了,霍皎本就目光扫着特助,此时,眼神一暗,她真是没想到,她安排好的这个,能正好栽赃到霍桑头上,“桑桑,你来婚礼,我,不介意,但你怎么能窃取顾家商业机密!”

  ----------------------

  霍桑脸色难看,那种谩骂,和五年前一样,不,比五年前更难看,她看着四周下面一双双眼睛,咬紧了牙关。

  唯一庆幸的是,小星星现在不在,他没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你们也未必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是婚礼策划之一,至于为什么会在舞台上穿着这破烂婚纱,那是因为我一来就被人拽着穿上的,如果我知道新人是你们,我根本不会接这一单生意!”

  她昂起了头,绝对不会像五年前那样懦弱难堪地被击退离开。

  “至于顾家机密,这盆脏水,我不接着,还有,霍皎,你敢把刚才对我说的话,再大声说一遍么?”霍桑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

  “桑桑,这场婚礼,我们没请你,其他人都是亲朋好友,只有你。”霍皎仿若未闻,无奈如今的场面,温柔地上前说道,“窃取商业机密,是要坐牢的,桑桑,回头是岸。”

  去他妈的!

  霍桑气急了,红唇明艳,“霍小姐,你的意思是,这里都是权贵名流,就我一个穷鬼,所以,只可能是我做的对么?”

  霍皎没说话。

  蒋玉华和顾母异口同声冷笑了。

  蒋玉华说道,“不是你,难道会是别人?”

  顾母转头,“保安呢,还不快将她压下去送到警察局审问!”

  守在舞台边侧的保安立刻上台要抓霍桑。

  而在婚礼现场入口处的保安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冷飕飕的气息,条件反射一般回头,这一看,看到一个男人,浑身一激灵。

  他穿着剪裁得当的定制西服,包裹着修长高大的身形,压迫而来的强势冷酷气息让人不自觉想要低头臣服,俊美的容颜,却是冷冽无情的神色,矜贵漠然,高高在上。

  而且,他手里还牵着一个五岁大的长得极为俊俏可爱的小男孩。

  “邢总。”保安收回视线,不敢多看,赶紧低声下气地上前迎接,心跳如雷的紧张。

  雷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保安立刻住嘴。

  婚礼布置的极其华丽,是海洋系主题,此刻舞台上站了一排新娘,有一个面具摘下来了,灯光都打在她身上。

  小星星远远的都看呆了,看着自己妈咪孤身一人站在上面,看着被其他人欺负,他气坏了。

  “你们这群坏人,放开我妈咪!”他冲了上去,哒哒哒的跑步声此刻异常清晰,小星星奶萌的声音里都是愤怒。

  霍桑回头,看到小星星,心里咯噔一下,小星星不是去别处玩了么?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小星星气红了眼睛,头发都要炸起来,跑到霍桑面前,双手展开,目光凶凶地盯着保安和蒋玉华这些人。

  霍桑这一瞬间,眼圈也一红,刚才她没想哭,可现在,她却想哭。

  可下一秒,她听到了那些污言秽语,她恨不得上前杀了她们!

  “天哪,看不出来,她竟然有这么大一个孩子!”

  “什么孩子,没人要的野种而已。”

  “真不要脸,带着孩子要让顾廷喜当爹么?”

  顾母听到那些议论,气疯了,“你想让我儿子喜当爹?贱人,门都没有!”

  “我有又帅又酷又厉害的爹地,你儿子算什么,懦弱无能靠女人,想做我爹地,下辈子吧!”小星星双手叉腰,横的很,软糯糯的声音,意外的气势十足。

  “你,你……你这个没教养的小鬼,你爹地和我儿子比算什么?我儿子是顾氏继承人!!”蒋玉华气的脸色发白,嘴唇发颤。

  邢臣佑敛下了眸子,眯了眯眼,冷锐的眸子立刻扫向她们。

  同时确认,这小东西的妈咪,不是霍皎,是霍家前几年赶出去的小女儿霍桑。

  如果这是他的孩子,而这是他孩子的生母,他绝对不会允许她嫁给别人,即便他不爱她。

  灯光下,那个女人美的惊人。

  那双眼睛,让他生出了些许熟悉感。

  倔强,清澈,美丽。

  “你们放开我,你们无权这样对我!”小星星才五岁大,根本拦不住保安,霍桑为了护住保安,竟是被撕扯起衣服来!

  她穿的,可是抹胸鱼尾婚纱!

  霍桑感觉胸口即将要走光,她想伸手捂,可双手被擒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灯,忽然在这瞬间大亮,亮的刺眼。

  一道矜贵冷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顿时,这里,静寂无声。

  “放开她。”

  保安听到这道声音,浑身一震,连忙缩回手后退,不敢再碰霍桑。

  因为惯性作用,霍桑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现在灯光太明亮了,她一时只看得到一片炽白,看不到前面的人。

  眯了眯眼熟悉了这光亮,才是看到从前面迎面走来一个男人。

  他高大修长的身形无形的给人压迫,黑色冷酷的西服,让这气氛都凝滞了起来,无端的让人紧张。

  男人的脸隐在光里,显得极为矜贵神秘,冷酷傲人。

  “你是谁……”

  蒋玉华这三个字本就说的毫无气势,还没来得及说其他的,被霍皎的哥哥霍临琛一下子拽住,打断了他的话。

  霍临琛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却能认得出来,这男人,是上京四大少之一的邢大少,是这帝城集团如今的掌舵人。

  “爹地,他们欺负妈咪!他们太坏了!爹地帮妈咪报仇!”小星星朝着那个男人扑了过去,抱住了他的腿。

  霍桑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个俊美冷酷而又陌生的男人。

  小星星在刑臣佑腿边蹭了蹭,拉着他的手走到霍桑面前,“妈咪不怕,爹地来给你撑腰了!”

  爹地?

  什么鬼?

  哪里来的爹地?

  霍桑心里有无数个疑问。

  他说的爹地不会是眼前这个俊美冷酷的大哥吧?

  小星星的话却是紧接着说道,声音奶凶奶凶的,“我爹地来了,有我爹地给我妈咪撑腰报仇,你们要、死、了!!”

  碍于男人的面子,霍司廉一直没出声。

  他觉得自己的脸面都丢尽了,因为名声难堪,作风下作被赶出霍家门的小女儿来闹大女儿的婚事已经够丢人了,更丢人的是,她竟然生下了野种,带着野种来闹!

  霍司廉面色威严,终于像是一个父亲的那样站了上来。

  可他没有说话的机会,因为,邢臣佑摸了摸小星星的头发,开了口。

  “嗯。”

  他只说了一个字,但此刻不亚于地雷一样,在这里炸开。

  这一个字,这一个眼神,邢大少竟然承认了这个孩子?!

  邢臣佑冷着脸,他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没起来的霍桑,一眼看穿了她的难堪。

  他脱下了身上的西服,微微弯腰盖到了霍桑身上,包裹住了她的身体。

  他容颜清冷淡漠,似乎没多少情绪,可霍桑却感觉到那件西服上的温热,暖到了她心里去。

  她赶紧站了起来,把西服包裹住了身体,紧紧的,那上面还有男人沐浴过后的淡淡清香。

  “爹地抱抱!”小星星乌溜溜的眼珠子特别机灵,他觉得,自己要在爹地怀里,大声告诉他们,这就是他的爹地!

第5章 有些事,当场查清楚最好

  刑臣佑扫了他一眼,皱了皱眉,看在这张脸的份上,弯腰捞起他。

  霍桑咬了咬唇,这位大哥到底是干嘛的,小星星找来演戏的嘛?

  她很是头疼,自己儿子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不过也好,这位大哥长得很冷酷威严,能唬得住人。

  站起来后,霍桑又抬眼朝面前的男人的脸看过去,他走得近了,光没那么刺眼了,可以看得清楚了,这一看,差点吓昏过去。

  这位大哥长得也太凑巧了吧,竟然和小星星长得这么像!

  怪不得小星星要抓着人家叫爹地了,这大哥也真心善,还跟着配合了。

  霍桑心里可一点都不相信那些霸道总裁文里写的那样,长得一样就一定是父子了,说不定还是基因突变呢!

  顾廷和霍皎也看到了邢臣佑的脸,此刻已经脸色大变了。

  邢臣佑轻描淡写地朝着霍家人和顾家人看去,冷酷的样子,令人生寒。

  上京邢大少,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倾家荡产。

  霍司廉已经把霍家产业交给了霍临琛和霍皎了,自己常年在外度假,竟是不认识邢臣佑,此刻只气着说道,“霍桑,你这野种,就是和这个男人生的吗?”

  霍皎和霍临琛脸色惨白,异口同声,“爸!”

  霍桑脸色冷了下来,她的宝贝小甜心怎么能被人说是野种,“小星星……”

  “我邢臣佑的儿子,什么时候变成了野种?”

  邢臣佑抱着小星星,冷冷的朝着霍司廉看过去,目光寒烈。

  凭着这张脸,他都必须站在这小东西这边。

  邢……

  听到这个姓氏的霍司廉皱了皱眉。

  台下的人都傻眼了,邢大少想来不近女色,从来没听说过他身边有女人,可他竟然生了儿子,儿子的母亲还是臭名昭著的霍家小女儿!

  那个娘炮总策划捂着嘴站在下面看着这一幕,脸色惨白,心里后悔死了,刚才他不会是对着邢大少的女人说那一番话吧?

  顾父已经反映过来了,赶紧赔礼道歉,“邢大少,对不住了,我这亲家酒喝多了,说胡话呢!”

  霍临琛已经拉过了霍司廉,并低声告诉他邢臣佑是谁。

  霍司廉脸色红白交加,一瞬间,好看至极,他没想到,霍桑勾搭上的男人,竟然是邢大少!

  “雷克,赶人。”

  邢臣佑不喜欢麻烦,行事果断雷霆,他矜贵的脸上毫无表情,只给了冷酷的几个字。

  雷克立刻明白,迅速召集保安开始赶人。

  “妈咪,妈咪,过来!”小星星高兴坏了,觉得特别扬眉吐气,招着手要霍桑过来。

  霍桑看了看四周凌乱起来,有保安竟然上台赶霍家人和顾家人,她看着他们难看憋屈的脸色,这个时候,心里竟然畅快至极。

  想起霍皎污蔑她盗取顾家机密的事,以及妈妈的死,她犹豫了一下,可她还是赶紧朝着小星星走过去。

  这些丑陋的事情,她不想在小星星面前让他看到。

  邢臣佑抱着小星星,朝霍桑瞥了一眼,没做声。

  可小星星却眼睛沉沉的,等霍桑走过来后,忽然大喊一声,“等一下!”

  全部人都看向这个小萌宝。

  “刚才你说我妈咪盗取了顾家的商业机密对吗?”

  小星星指着霍桑,小脸竟然有些冷酷,那一瞬间,和刑臣佑神似。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到了霍皎脸上。

  霍皎脸上硬是挤出了一抹微笑,“或许只是一个误会……”

  “既然是误会,那就把误会解释清楚!”小星星小小年纪,却非常果断凌厉,“你一个误会,就让我妈咪受千夫指吗?我看,是故意陷害,故意冤枉吧!哼!”

  霍桑心里感动至极,又有些感伤,这些,她原本不想让小星星接触的,可这孩子早熟的她心酸。

  她定了定心,也转头冷锐地看向霍皎,母子同心,让她脊背挺直,今天不解决了这件事,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盆脏水泼来,“今天这么多人在正好也一起看看你的证据,霍皎。”

  霍皎脸色红白交加,这是临时泼到霍桑头上的脏水,她哪里来的证据!

  台下的人,交头接耳,谁都没想到,霍桑竟然是邢大少的女人,或许她今天来这里就是来破坏的,有邢大少保驾护航,谁敢说一二?!

  可既然如此,那么说霍桑盗取顾家机密的事情,就太可笑了!

  刑臣佑朝雷克看了一眼。

  雷克秒懂,悄悄退出人群。

  顾父看了一眼自己儿子,邢大少,可千万不能得罪!

  可顾廷想到霍桑竟然和刑臣佑生了儿子,而且五年前就关系不清不楚了,他心里难受,握紧了拳头,愣是没理会她。

  顾父看了一眼沉默的霍家人,就是那霍家继承人的霍临琛都安静地没出声,他咬咬牙,上前,“邢大少,这一定是个误会,我相信,霍桑没有盗取我家商业机密。”

  这事,他都还不知道,怎么发生的这么突然,可现在就算是霍桑做的,因为邢大少,他都不能承认!

  刑臣佑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施恩般地开口,冷幽无比,“有些事,当场查清楚最好。”

  顾父脸色红白交加,他就担心查出来真是霍桑做的,邢大少脸面挂不住,会不会对他们顾家打压?

  可他还想再说什么,刑臣佑的保镖上前拦住了他。

  霍皎咬牙,只好朝自己的特助使了个眼色。

  “爹地,你真好!”小星星抱着刑臣佑的胳膊,开开心心的,吧唧一口亲在刑臣佑脸上,和刚才的严肃冷酷的小模样不一样,现在,他就是个软萌萌的抹了蜜糖的小甜饼。

  刑臣佑眉头微皱,眼底却没有厌恶。

  霍桑见了,也跟着皱了皱眉,小星星找来的这位大哥,到底是真有来头,还是假装气势的?

  刑臣佑,刑臣佑,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到底哪里听过呢?

  小星星也没闲着,摸出自己的手机,胖乎乎的手指在手机上一顿按,刑臣佑只看到手机黑屏,上面出现各种代码。

  他挑了挑眉,这次惊讶了。

  雷克办事很快,加上小星星利用代码技术暗里助攻,他很快找到个人,并拿到栽赃证据。

  有刑臣佑的指示,雷克可不会给霍家还有顾家面子,舞台的灯,一下暗掉,人群哗然之间,雷克将找到的证据,统统弄成投影,投在墙壁上。

  其中,包括霍皎的短信,还有她原本的计划,一步一步,透明而清楚!

  顾父震惊,转头看向霍皎。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