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寄得相思一点灰》(乔羿曲阮)小说阅读by圣地亚哥老渔

发布时间:2019-03-14 22:01

已完结小说寄得相思一点灰是著名作家圣地亚哥老渔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乔羿曲阮,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古言小说寄得相思一点灰精选篇章:庆朝没有宵禁,故而街道上虽然人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马夫言说家中老爷出门行商,在外地遇难,夫人急着出京处理后事,守关的士兵略微盘问几句便放了过去。

寄得相思一点灰

推荐指数:8分

《寄得相思一点灰》在线阅读全文

寄得相思一点灰第12章 逃离

曲若玉果然没有说谎,到了子时,趁着府兵换防,一辆青蓬小车,从角门悄无声息地驶了出去。

庆朝没有宵禁,故而街道上虽然人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马夫言说家中老爷出门行商,在外地遇难,夫人急着出京处理后事,守关的士兵略微盘问几句便放了过去。

曲阮撑不住困意,靠在摇摇晃晃的车厢内,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划破了侯府上空。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曲若玉哭得不能自已,她跪在空空的小摇篮前,差点晕厥过去。

老王妃坐在堂上,狠狠地跺了跺龙头拐杖:“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毒妇!”转头又道,“叫人去请王爷回来没有?还不快去!”

谈嬷嬷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道:“早就派人去了,想来王爷已快到府上了。”

曲若玉将头发抓得更乱,靠着摇篮直喘粗气。

过了不久,只听外头小厮匆匆忙忙跑进来,报道:“王爷回来了。”

乔羿心急如焚但面上不显,他一听下人来报便匆匆赶回:“阿阮呢?”

刚说完,老王妃便一拐杖打在他背上:“你娶的毒妇!她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往日我只以为她是个烈性子,总叫安逸多让着她,可你看看她都做了什么?”

乔羿挨了这一下,并不做声,只看着曲若玉:“你说。”

曲若玉膝行几步,抱着他的小腿,哭喊道:“皇姐昨天突然过来看我,我只当是稀客,留她在储玉阁夜宿。可今天一早起来,悦儿竟和皇姐一同不见了!”

乔羿冷冷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是她带走悦儿,万一是贼人将她一道掳走了呢?”他没有耐心同曲若玉周旋,只想确定曲阮的去向,谁敢伤害她……他必叫那人付出代价。

“王爷,我没有证据,也不会胡说,昨晚皇姐逼我帮她离开王府,我劝她想开点,一心一意和王爷好好过日子,”曲若玉抽泣几声,接着道,“可谁知,皇姐说,她接受不了悦儿的存在,除非悦儿死了……”

这话立刻触碰到乔羿的逆鳞,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曲阮的离开。

“来人,沿路去追,找到王妃的,重重有赏!”乔羿大踏步走向门口。

曲若玉跟着跪倒在门边,继续哭求:“悦儿那么小,又先天不足,请王爷一定要把他完完整整地带回来,我愿意用命去换他平安啊。”

乔羿打心底不相信曲阮会做这种事,可一切矛头都指向她,唯有将她带回,才能知道事情的始末。

另一头,约莫五更时分,曲阮在一处密林里醒来,车夫早已不见踪迹,车上装干粮和盘缠的包裹也空空如也。

她猜想是这车夫见财起意,留她一命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很快便看开了。

曲阮下车看了看山势,还算平坦,走山路比走官道要安全许多,大大降低了被乔羿发现的可能性。

不知道车夫是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此地里镇北王府差多远,曲阮不敢掉以轻心,活动一会儿筋骨后,便自己驾车,沿着山道继续奔逃。

终于在清晨时看见一个小小的土地庙,她的身体急需好好休息,便下车进去打量了一番,准备在此地休整半天。

正待她回到马车附近,一只大手,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口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