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瞰想记》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4 21:30

《瞰想记》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这里有!瞰想记讲述了布谷芒桦的精彩人生传奇,瞰想记小说主要内容:分配完各自任务,乾凫和一名护卫员驾驶两架单薄的悬翼机冒着海浪与大雨向环界半岛方向驶去。我见他们延着海岸线越驶越远,便回头准备去询问陆鸢那边检查情况如何。刚刚转身,就听见身后远处“咚”地一声,接着又是“咚”地一声,我惊得连忙转身往声音传来方向望去——那是乾凫两个人驾悬翼机驶往半岛的方向,远远看着海岸线尽头一股浓烟升腾直冲天际。

瞰想记
推荐指数:★★★★★
>>《瞰想记》在线阅读>>

《瞰想记》精选章节

分配完各自任务,乾凫和一名护卫员驾驶两架单薄的悬翼机冒着海浪与大雨向环界半岛方向驶去。我见他们延着海岸线越驶越远,便回头准备去询问陆鸢那边检查情况如何。刚刚转身,就听见身后远处“咚”地一声,接着又是“咚”地一声,我惊得连忙转身往声音传来方向望去——那是乾凫两个人驾悬翼机驶往半岛的方向,远远看着海岸线尽头一股浓烟升腾直冲天际。

就在我和其他护卫员愣神的时候,从海面上隐隐听见悬翼发动机的噪声,从远到近,而且不只一架,夹杂着雷声与大雨哗啦啦击打海面与礁石的声音。

“警戒!准备战斗!”我从腰间拔出枪和护盾,对剩下的几名护卫员发出命令。

耳边听得“啪”、“哎呀”两声,转头一看,左手边的护卫员鹩子已经中弹倒地。我急忙查看,见心脏中弹,已命丧当场,不由得心中一阵悲愤。“大家赶紧找地形隐蔽!”我边伏下身子边大声命令,但声音在瓢泼大雨中几乎被淹没,不过毕竟剩下的两个护卫员都经过严格训练,军事素质算是比较过硬,发觉有敌人偷袭,也迅速各自找到掩体,加上手中的防卫护盾能暂时躲避枪弹袭击。

我躲在几块大礁石后面,从缝隙中观察敌人的情况,发现海面上有二十几架悬翼机从浅海东北方向疾驰而来,上面的人用速粒步枪向我们射击,打得礁石上火星四溅。借着夜空划过的闪电光亮所映看去,那些人都披着罩头雨披,脸上乌突突的,只是毕竟已经天黑,根本看不清面孔,是哪个部族的人也无从判断。

因为敌人队形分散得很开,呈扇面型包围之势,我和两个护卫员明显抵挡得十分吃力,此时我身后传来陆鸢的声音:“长官,东南方向也有敌人出现,怎么办?”

“瞭空艇怎么样了?修好了没有?”我边还击边问他。

“不行,我还没来得及仔细检查就听见这边的枪声,只好先和你们汇合了,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东南方向的敌人。”

“这样,你先去那边海岸线去看看乾凫他们两个怎么样了,把活着的给我带回来,如果都牺牲了,别恋战,也赶紧撤回来。”

陆鸢答应了一声,刚想打开护盾往海岸线方向跑,只见乾凫踉踉跄跄从海岸线那边跑了到近前,手里的护盾只剩下半面,勉强能护住要害部位。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我问他。

“他们火力很猛,小鶄牺牲了,他们现在两面合围我们,长官,咱们怎么办?”乾凫喘着粗气问我。

“现在还不能说咱们身逢绝地,毕竟他们只是两面合围,我们还有退身余地。陆鸢,你先回艇上赶快排查故障,我们在这里先顶一会儿,实在不行的话就退到艇边,等你检修完了我们向西撤。”

决定了突围方案之后,陆鸢转身回到瞭空艇继续排查故障,我们四个则坚守阵地阻击敌人。

敌人的进攻速度也许是受了狂风暴雨和大浪的影响,似乎比刚才缓慢了些,但火力依然猛烈。我们消灭了几个悬翼机上的敌人以后,乾凫和另一个护卫员小鹉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枪伤。眼见形势岌岌可危,我不得以下达命令,让大家向瞭空艇处撤退,艇身作为掩体,利用艇上的武器与敌人周旋。

可是,命令刚下达完,矮椰林那边一声“轰”地巨响,让我心中又是一惊。见陆鸢灰头土脸地跑了回来,身上好像还受了些擦伤。

“长官,瞭空艇被敌人毁了,咱们该怎么办?”

这下我心里真的没底了。怎么办?刚才自己还说还没到身逢绝地的时候,可是转眼间,最后所指望的退路也被毁了。父亲!难道真的我们会不明不白地死在此处吗?而且到死都不知道敌人究竟是谁,这样也太窝囊了!父亲,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正在我胡思乱想、临近绝望之时,只听乾凫边往东南方向指边大声对我说:“长官,你看那边是什么情况?”

我沿着他所指的方向用瞭镜望去,发现那边的敌人突然似乎乱了阵脚,不时有悬翼机中弹掉入海中,这是怎么回事?我心中既觉诧异,又重新萌生出希望,难道鸟族祖先在保佑我们?

我再次聚精会神往敌人斜向方向观察,发现离海岸线很近的地方突然杀出一支队伍,约莫有十几架悬翼机。领头的是一个身披防雨斗篷,个头很高的人,用的是很简易的散粒步枪,护盾范围也很小。后面的人基本都是这种装备,但在海面上前行得灵巧迅速,而且冲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一下子把东南方向包抄过来的敌人冲散了。而西南方向的敌人见斜刺里杀出另外一支队伍,放弃了对我们的合围,转头支援过去。本来那支队伍只是因为出乎敌人意料之时杀入敌阵,开始占了些上风,但随着敌人有了防备,况且人员数量和装备又处于劣势,逐渐变得势有不敌,不时有队员中弹落海。倒是领头的大个子,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打落多架敌人的悬翼。

“大家别让咱们的援兵孤军作战,给他们做掩护!”我声嘶力竭地喊着,在大雨中显得尤为亢奋。

通过我们和大个子小队的前后呼应夹击,敌人感觉已经没什么便宜可占,边战边退,最后消失在了西南方大雨与海浪之间的水雾中。

我在礁石上长出了口气,见敌人已经看不见踪影,便一屁股坐了下去,心里砰砰直跳。

“长官,敌人已经撤了。”乾凫提醒我说。

“清点人员,伤亡情况怎么样?”我缓了缓心神,对他说。

“小鶄和鹩子牺牲了,我、陆鸢和小鹉受轻伤,歼敌数量不详。”

正说着,那个大个子率领的小队登上海岸与我们汇合。我急忙迎上去对他行了个军礼,“我是联邦军事委员会下属军事部署规划局的督勤官鹄宇。”

他也赶忙摘掉斗篷和手套向我行礼,“我叫悯雀,环界俱乐部的,没有什么头衔。”然后指着后面的队员说:“这些都是俱乐部的弟兄,是布谷君让我们来接应你们的。”

“你们来得真是时候,算是给我们解了围了。”我擦擦脸上的雨水,“你知道袭击我们的是什么人吗?”

“我也不清楚。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先和我们去俱乐部吧,到那里再详细谈。”

我想确实如此,虽然敌人被打退了,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卷土重来,如果再被更多敌人困在此处,可就难以脱身了。于是命令小队的几个人各自搭乘悯雀队员的悬翼机,也带上牺牲的两个队员的遗体,我则搭乘悯雀的悬翼机,十几人一路延海岸线向东疾驰而去。

到达环界半岛已经是过了午夜,雨势稍微减小了些,但偶尔还会有隐隐雷声。悯雀带领一队人抵达了临海一座矮山的山腰间,那里有块空地,伫立着几栋建筑,他们将悬翼机开进一座像是个仓库的地方,房子很大,里面空空荡荡的。

“这里就是环界俱乐部?”我问悯雀。

还没等悯雀回答,从外面跑进来一位个子矮小的小女孩儿,后面跟着一只很少见的动物。

“悯雀哥,你回来啦!”小女孩儿用清脆的嗓音打着招呼。

我随着她的声音看去,那小女孩儿看上去不过十岁,样貌却甚是惹眼——身上披着防雨披风,虽然将全身裹得很严,但能看得出,身材很瘦小;左脸的皮肤疙里疙瘩的极其丑陋,像是受过什么伤,与粉粉嫩嫩的右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特殊的是,她的左眼上戴着片黑色眼罩,斜着用线绳固定在头上。后面的那个动物也很各色,个头如一个烧水壶一般大小,圆球型身体,长着一张像猫一样的脸,牙齿尖锐,耳朵很短,背后有一对短翅膀,让它将将能飞离地面,下面有一条极短的尾巴抖来抖去。这个动物虽然少见,但我还认得,它叫短尾鶶,大多生活在朝耀山脉麋源族的密林中,现存数量很少。

“我回来了。怎么样?俱乐部这边没什么异常情况吧?”悯雀迎过去,蹲下身,抚摸着小女孩儿的左脸。

“这里没事,我还担心你呢!看样子打过一仗吧?”小女孩儿略显担心地问他。

“没错,是打了一仗。别担心,这不安然无恙回来了吗?”

小女孩儿似乎并没有把悯雀的安慰放在心上,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安,两只小手抱住悯雀,像是感受着他的温存。

“好啦好啦,别撒娇啦,我的布谷君!”

布谷君?我诧异地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一大一小两个人,难道这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儿就是联络官布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