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唐悠然叶萧和小说全文免费-悄然失心免费阅读by清风舞

发布时间:2019-03-14 19:12

唐悠然叶萧和小说全文免费

悄然失心全文阅读

  唐悠然叶萧和目录哪里有?叶萧和唐悠然大结局是什么?这本言情小说名叫《悄然失心》,网络作家清风舞是此书的作者,又名《一夜成瘾:总裁老公请节制》、《知心却被情伤》。主要讲述的是唐悠然原来是抱着目的而来,逢场做戏而已,可是谁知道,最后沉沦的却是自己的心……
  这个晚上注定不太平,那个男人离开后,唐悠然又在车里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有等到妈咪派来的人。
  她给妈咪打电话,无法接通,又给夜总会里熟识的其他人打电话,还是没有接通。
  大概是淋了雨,又加上惊吓过度,唐悠然发现自己开始发烧,无奈之下只好求救120,最后是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的。
  都说病来如山倒,唐悠然这一病竟然在医院打了好几天的吊针。
  等她病好出院,才知道那天晚上不是妈咪把她忘记了,而是她自己也自顾不暇。

第1章 婚礼变故

  “陆站北先生,你愿意娶乔晚婷小姐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对她不离不弃?”

  牧师的声音庄严的在交通里响起,陆站北英俊的脸上带了笑容,“我愿意!”

  “乔晚婷小姐,你愿意嫁给陆站北先生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他爱护她,对他不离不弃?”

  乔晚婷一双美目含情脉脉的看着神情凝视她的陆站北,毫不犹豫的开口:“我……”

  那个愿意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婚礼场地上空突然响起奇怪的声音,“啊……嗯……”

  突然响起的爱美声音让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声音来源之地,婚礼舞台上的超大液晶屏幕。

  屏幕上面的轮番滚动的新人甜蜜互动的画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酒店场景,奢华的欧式酒店大床上,两个身子在翻滚纠缠,虽然被打了马赛克,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女主角就是新娘乔晚婷。

  素来以温柔贤淑,多才多艺著称的乔家千金大小姐眼神迷离,红唇微张,发出醉人的轻吟,一副享受陶醉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今天的新娘子吗?那个男人是谁?好像不是新郎哎?”

  “没有想到新娘竟然是这样的人,什么大家千金,真是丢尽脸面啊?”

  “关掉!还不块关掉!”新娘母亲乔夫人声嘶力竭的吼叫着。

  屏幕上不堪入目的影像被切断电源停止,新郎陆站北目眦欲裂的看着乔晚婷:“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啊?偷人都偷得人尽皆知了你还敢否认?”陆站北眼睛血红,“我是瞎眼了才会喜欢你这个贱@人!”

  “不是那样的站北!”乔晚婷急切的想解释,陆站北恶狠狠的打断她:“刚刚视频里的女人不是你?啊?”

  “我不知道……”乔晚婷痛苦的抱住头,她明明没有背叛陆站北,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你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都曝光了就用一句不知道来打发我?我告诉你我陆站北眼睛里不揉沙子,你这样的贱@人我陆家要不起,今天的婚礼取消!”陆站北气急败坏的把结婚戒指扔在台上就走。

  乔晚婷上前抓住他的手,“站北,你听我解释!”

  “解释?我只问你,那个女人是不是你!”

  乔晚婷摇头,陆站北的姐姐陆婉心冲上台来,“不是你?我刚刚可是看得很清楚,那个女人的脖子上有颗红痣,你脖子上也有颗红痣,你敢说不是你?”

  “贱@人!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否认?当我是傻子吗?”陆站北重重的用力推开乔晚婷,她控制不住的摔倒在地。

  “晚婷!”母亲乔夫人心疼的上台来扶起她,乔晚婷泪眼朦胧的看着陆站北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

  “亲家,这到底怎么回事?”陆站北的母亲陆夫人也上台来了。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晚婷那么乖巧听话,一定是有人陷害她的。”乔夫人为女儿辨别。

  “陷害?什么样的陷害会需要把她衣服脱光让她和男人做那样的事情?”陆家大小姐陆婉心一脸鄙夷的文。

  “是啊,亲家,刚刚那个视频里的女人,分明就是晚婷啊?”

  “晚婷,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是被冤枉的是不是?”乔夫人看着女儿迫切的需要她否认。

  “我……”乔晚婷的话到嘴边一下子打住了,她突然想起自己生日当天晚上喝醉酒后坐的一个春梦。

  她一直以为那只是梦,可是刚刚视频的场景却让她有些熟悉,难道她真的被?

  见乔晚婷吐出一个字没有了声音,陆婉心冷笑一声:“当了婊砸还立牌坊,乔晚婷,你可真是不要脸啊?”

  “我不许你这样说我的晚婷!”乔夫人心疼的扶住女儿。

  “事实俱在,乔夫人还想护短吗?”陆思雨有些咄咄逼人。“我们陆家清清白白,站北也是清清白白的,可要不起这样人尽可夫的女人,这婚事到此为止吧!”

  “什么?陆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还没有搞清楚……”

  “还要搞清楚什么?乔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乔父阴沉着脸,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还在这里呆着干什么?还不嫌丢人现眼啊?”

  “老乔,你得为女儿做主啊?我的晚婷不是那种人!”

  “不是那种人?哼!上梁不正下梁歪!”乔父恶狠狠的扔下一句话就走,乔夫人急了:“老乔,你不能走啊?事情还没有说清楚,你走了算什么?”

  “你不嫌丢人我嫌丢人!”乔父一把推开乔夫人,用力过猛,乔夫人往后一倒,一下子摔下了台。

  “妈!”乔晚婷发出一声惊叫,目光所及之处,只见乔夫人一头一脸的血。

第2章 撞破出轨

  医院乔夫人悠悠醒转,目光扫到女儿守在旁边她虚弱的开口:“晚婷,站北呢?”

  “不知道,他从婚礼现场离开后就关机了。”

  “你赶快去找他,和他解释……今天的事情换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半分接受,晚婷,你必须找站北解释。”

  “妈,我担心你!”

  “我没有事情,你去找站北,赶快去!”

  乔晚婷还在犹豫手里的电话响了,她接通闺蜜李小萌的声音焦急的传来:“晚婷,你赶快过来,站北在海边别墅喝了许多的酒,怎么劝也劝不住,我担心……”

  没有多考虑李小萌为什么会和陆站北在一起,乔晚婷答应一声马上赶去了海边别墅。

  停好车她拉开车门就往别墅跑,推开门楼下静悄悄的看不见一个人影,不是说陆站北在喝闷酒吗?怎么看不到他人,难道在楼上卧室?

  乔晚婷大步直奔楼梯,刚转过楼梯拐角就听见楼上卧室传来耳热心跳的声音:“啊……啊……站北……我爱你!”

  这不是李小萌的声音吗?乔晚婷脚步一顿,以为自己幻听了,很快她就发现不是自己幻听,那声音很清晰的从二楼主卧室传来。

  李小萌和陆站北?乔晚婷心里腾的涌起一股怒火,她急步上楼,一脚踢开了卧室虚掩的门。

  里面的一切映入她的眼帘,在卧室里那张精美的欧式大床上,陆站北和李小萌正赤果果的纠缠在一起。

  她的新婚老公和闺蜜竟然搞在一切了,换谁也没有办法忍受,乔晚婷目眦欲裂,浑身都在抖:“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她的声音让床上忘情投入的两人停止了动作,陆站北没有丝毫被捉奸在床的害怕,冷飕飕的看着她笑:“乔晚婷,我们扯平了!”

  “你说什么?什么扯平?陆站北你这个混蛋!”

  “我是混蛋,我要不是混蛋才不会把你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当宝一样疼爱,什么要把美好留到新婚夜,我竟然相信了你这个贱@人,真是耻辱啊!”

  “你……陆站北,你无耻!”乔晚婷浑身都在抖。

  “晚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站北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在外面偷男人给他戴绿帽子呢?”陆站北身下的李小萌没有丝毫的害怕,对着乔晚婷挑衅的笑,“和男人搞在一起,还拍了视频,这样羞辱站北,可真是让人寒心啊?”

  听李小萌这样说陆站北从床上坐起来,恶狠狠的看着乔晚婷,“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和你这样人尽可夫的女人在一起的,我们的事情到此为止!”

  “站北……不是你想的那样……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我!”乔晚婷急切的想解释。

  陆站北看她的眼睛冰冷无情:“陷害?陷害的人能扒了你的衣服让你躺在男人怀里吗?”

  “晚婷,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否认了,你既然对站北无情,就放过他也放过自己吧,何苦为了一个陆家少夫人的名头把两个人的幸福绑在一切呢?”

  “你胡说什么?我和站北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贱@人来插嘴!”乔晚婷厌恶的看着李小萌,勾引闺蜜的男人,她今天才知道李小萌竟然如此好本事。

  “晚婷,我也不想说,可是你太过分了,不但玩弄站北的感情,还这样让他丢尽脸面,我只是可怜站北,他那么爱你,你怎么舍得那么对他?站北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说了,晚婷她一点都不爱你,之前就一直背着你去夜店找男人快活。”

  “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去夜店快活了?”

  “你还否认,这个是什么?”陆站北随手砸给乔晚婷一叠照片。

  乔晚婷拿起,照片上的她穿着黑色的紧身衣,身旁围着几个打扮怪异的年轻男人,乔晚婷只看了一眼马上否认:“这不是我!我从来步认识这些人!”

  “不认识这些人?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否认?这些人都是夜色的少爷,你不是说他们功夫不错吗?”李小萌插嘴。

  “你胡说什么?”乔悅彤看向李小萌脸上得意的笑。她不是傻子,马上明白过来了,“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什么我搞的鬼?你不学好还不让人说了?”李小萌反驳。“晚婷,我爱站北很久了,如果你不做这些事情,我会一直把我的爱藏在心里的,可是现在,你竟然这样无耻,我不想隐藏我的爱了,站北,我爱你!愿意一辈子陪着你!”

  陆站北的目光在李小萌和乔晚婷脸上巡视了一下,一言不发的进入浴室关上了门。

第3章 生死

  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声,乔晚婷双目含火的看着李小萌,“今天这一切是你稿的鬼?”

  “是又怎么样?”

  “无耻!”她一个嘴巴扇过去。

  李小萌也步闪躲,捂住脸看着她冷笑,“乔晚婷,我和站北不是第一次,我们在你生日当天就在一起了。”

  李小萌看着乔晚婷笑得那个得意:“我暗恋站北很久了,一直想得到他,你生日当天晚上我佯装喝醉,和他发生了关系。”

  “你胡说!”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我是不是胡说了?”李小萌拿起手机点开一个视频。

  只看了一眼乔晚婷就看不下去了,扬手一个嘴巴抽向李小萌。

  李小萌没有闪避,乔晚婷这一巴掌下去,她姣好的脸上就出现五个清晰的指印。

  她竟然在笑:“后来我们又做了很多次,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留宿你家吗?你睡得像是死猪,我和站北当时就在沙发上……”

  “混蛋!”乔晚婷被她激得发疯,又是一个巴掌抽过去,却被一只手托住了。

  陆站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室出来了,他一把甩开乔晚婷打李小萌的手:“你没有资格打小萌!”

  乔晚婷急切的看着陆站北:“站北,那照片是假的,李小萌刚刚说了,照片是她故意合成的,她还说她暗恋你很久了,她做这一切就是为了拆散我们……”

  “够了!”陆站北打断她。

  “乔晚婷,我没有想到你不但不守妇道,还会血口喷人,照片是我姐给我的,和小萌没有丝毫的关系。”

  “什么?照片是陆婉心给你的?”乔晚婷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小萌,后者对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晚婷,我和站北之间一直清清白白的,不错,我的确暗恋他,可是我一直把这种爱藏在心底,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说实话,我真的为站北不值得,他刚刚还想原谅你的,可是你竟然……”

  “李小萌,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悔改还敢威胁小萌?”陆站北扬手一个嘴巴抽在乔晚婷脸上。

  “你……你打我?”乔晚婷气得浑身哆嗦。“陆站北,你混蛋!”

  “我再混蛋也比不上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表面上清高装纯,暗地里却是荡@@妇,什么要把美好留在新婚夜,我TM的竟然相信了你!”

  陆站北血红着眼睛瞪着乔晚婷,如果能杀人,他的目光早就把乔晚婷刺了几个窟窿。

  “乔晚婷,我告诉你,我陆站北眼睛里不揉沙子,你想拖着残花败柳身子做陆家少奶奶,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明天就去把协议签了,马上给我滚蛋!”

  陆站北无情的话像是刀子一样重重的刺进乔晚婷的心里,疼得她五脏六腑都疼。

  她想说照片是冤枉的,想说一切不是他想的那样。

  可是看着陆站北旁边的李小萌,她突然发现解释已经没有必要了。

  说再多也不能改变陆站北和李小萌苟且的事实,留在这里只是白白的受辱。

  “陆站北,离婚协议我会签的,放心,我乔晚婷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

  忍下这句话乔晚婷决然的转身,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的离开了别墅。

  看着她决然的背影,陆站北一时间作声不得。

  身后传来李小萌的声音:“站北,要不要叫住晚婷,她这个样子看起来很危险。”

  “你担心她干什么?能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的女人,是不会寻死的!”

  陆站北的绝情和从前对她的好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乔晚婷死死的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不哭出声,跌跌撞撞的出了别墅。

  拉开车门,她坐上驾驶室准备发动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突然在后视镜里发现后排座位上竟然坐着两个人。

  “你们……”

  乔晚婷质问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后脑就被人重重一击,一阵剧痛袭来,她瞬间陷入了黑暗中。

  从汽车后座上钻出两个身影,一个开车,一个快速把乔晚婷捆好向海边疾驰而去……

第4章 雨夜的男人

  三年后,海市。

  夜!

  皇廷夜总会奢华的圆形大舞台上,一个膀大腰圆的魁梧汉子正拿着麦克风声嘶力竭的唱着那英的“一笑而过”。

  你伤害了我,

  还一笑而过,

  你爱的贪婪我爱的懦弱,

  眼泪流过回忆是多余的,

  只怪自己爱你所有的错……

  外面的喧闹一阵紧似一阵,唐悠然快速在自己的专用房间脱下身上的露肩小礼服,换上休闲长裤和衬衫平底鞋拎着包出了房间。

  穿过走廊,从后门来到停车场,刚拉开车门,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悠然,你这是要去哪里?”

  “荷姐好几天没有来,我担心她,想去看看她。”

  “马老板马上要来,你这样走了我怎么和他交代?”妈咪脸上明显的带着不高兴。

  “放心吧,我已经和马老板打过招呼了,你不用担心。”

  听她这样一说,妈咪脸上不快散去,换上了殷勤的笑容,“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行不行?要不要我派个人保护你?”

  “不用。”唐悠然拒绝。

  “风这么大,天又这么黑,你一个人不害怕?”妈咪试图说服她。

  “不害怕。”唐悠然淡淡的笑,“你回去吧,我走了!”

  白荷住的地方有些偏远,因为担心她唐悠然的车速很快,却不想天不遂人愿,车到半道,刺眼的闪电开始在天际一道道划过,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不一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车顶上面,很快外面就是一片雨雾。

  雨势很大,唐悠然不敢开快车,而是放慢车速小心的在雨雾里前行,一开始她还能看清楚道路,后来,雨越下越大,倾盆的大雨像是要将城市淹没一样,唐悠然车上的雨刮器已经起不了左右,她不敢继续前行,于是找了一个地方靠边停下,打算等雨停了再走。

  却不想运气实在太背,只听见一声“嘭”的一声,不知道她停车的地方有什么竟然把她的车胎给戳爆了。

  这下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唐悠然叹口气,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妈咪的电话,“我车胎爆了,你派辆车来接我吧!”

  “我的姑奶奶,这么大的雨怎么开车,你呆在那边别动,等雨小了我马上派人过来。”

  挂了电话,唐悠然靠在车里看着雨雾发愣,又过了大约半小时左右,雨势渐渐的小了。

  可是经理派来接她的人却还没有来,唐悠然有些烦躁的从车里拿了把伞,打开车门准备下去看究竟。

  刚下车撑开伞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就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透过密密的雨帘,唐悠然看见在离自己不远的一个路口出现一群诡异可怕的男人。

  他们身穿黑色西服,手里拿着器械 ,杀气腾腾的跑过来……

  在皇廷一号呆了这俩年多,听到的江湖追杀,黑到火拼故事并不少,但是亲眼看见这一幕还是让唐悠然有些胆寒。

  她转身就想上车躲避,却不想后面突然伸出一双手,一下子捂住她的嘴。

  紧接着一个低沉的磁力非凡的声音在唐悠然耳边响起,“不许出声!”

  突然的变故让唐悠然吓得魂飞魄散,她下意识的挣扎。

  对方牢牢的控制住她,贴着她的耳朵低语, “有人在追杀我!别出声!我不会伤害你!只是借你车用用。”

  说着话他快速的把唐悠然拖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上车后男人大概觉得安全了,随手放开唐悠然一伸手去开车。

  借此机会唐悠然看到男人胸前一大片血渍,很显然,他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她哆嗦着嘴唇吐出四个字,“车胎爆了!”

  “该死!”男人低声咒骂,他欲打开车门下车,目光扫到那群黑衣人越来越近,马上又放弃了。

  转而把目光看向车内的唐悠然,四目相对,唐悠然看到的是一双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子,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她仓皇的伸手准备去拉车门,却是晚了一步,男人一把抓住她把唐悠然提到了自己的身上。

  另外一只手快速的落下了车锁,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配合一下,我放你一马,不然……”

  后面的潜台词唐悠然懂,如果她不配合男人会让她陪葬的。

  惊悸让唐悠然来不及思考, 只是傻乎乎的看着身下的男人,男人恶狠狠的按下她的头,很快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

  这一切在瞬间发生,唐悠然还来不及思考,男人的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游走。

  耳朵里听到一声“撕拉”她身上的衬衫被男人厮破,露出里面的黑色底衣。

  这当口,那群黑衣人已经走到了车子旁边,雨势小了许多,透过玻璃,唐悠然能看见他们手里的器械闪着银光。

  耳朵里清晰的听到他们的对话,“他受伤了,肯定跑不远,就在这附近仔细的搜索,找到他后快速解决!”

  冷酷的话语传进唐悠然的耳朵,她心里害怕得要命,外面的这些男人一听就是狠角色。

  要是让他们发现了车内的男人是他们要找的人很显然只有一个结局。

  而这个男人肯定也不会放过她,就算她能侥幸逃脱,外面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她。

  毕竟这些人是不可能留下她这个见证人活口的。

  对死亡的恐惧让唐悠然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在这之前她本来是抗拒男人的触碰的。

  不过为了活命现在顾不了这许多的,她压低了身子,让自己的身子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身上。

  一头瀑布似的长发遮盖下来,挡住了男人的脸。

  男人的手虽然在她身上游走,但是目光一直警醒的盯着外面的情形,唐悠然的举动显然让他很意外。

  在他愣神间,唐悠然伸手解下了自己的里衣,她洁白丰满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在夜总会一年多,耳闻目睹了太多的事情,唐悠然柔软的身子在男人身上上下摩擦,嘴里发出醉人的声音。

  她的举动让身下的男人一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开始大力的配合唐悠然的行动。

  汽车在两人的剧烈运动下开始抖动,引得外面的黑衣人看了过来。黑夜像是一块遮羞布,把实情掩盖得接近真实。

  外面的黑衣人并不能完全看清楚车内的情形,只是看了一个大概,应该是一对男女在雨夜干柴烈火玩车震。

  这种情形在平时无疑很让他们感兴趣,可是此时,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们只是粗略的扫了眼车内的情形,就急匆匆的向奔向别的地方搜寻。

  ……

  车外恢复了宁静,唐悠然这才从男人身上下来,颤抖着手摸索胸衣穿上。

  因为害怕,她扣了几次都没有扣上,这当口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伸过来帮她扣上了扣子。

  低沉的带着磁力的声音再次响起,“叫什么名字?”

  “笑笑!”唐悠然颤抖着回答。

  “你!很好!”男人的手指在她颤抖的嘴唇上抚摩了下,打开车门下车。

  夜色沉沉,唐悠然就这样怔怔的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夜色里。

第5章 不是一般的人

  这个晚上注定不太平,那个男人离开后,唐悠然又在车里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有等到妈咪派来的人。

  她给妈咪打电话,无法接通,又给夜总会里熟识的其他人打电话,还是没有接通。

  大概是淋了雨,又加上惊吓过度,唐悠然发现自己开始发烧,无奈之下只好求救120,最后是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的。

  都说病来如山倒,唐悠然这一病竟然在医院打了好几天的吊针。

  等她病好出院,才知道那天晚上不是妈咪把她忘记了,而是她自己也自顾不暇。

  因为那天晚上在皇廷一号发生了恐怖的事情。

  这是小姐妹白薇告诉唐悠然的原话。她说在唐悠然离开不久后,大约十一点左右,马老板就带人来了。

  那天晚上是马老板的生日,他把后半夜的场子都包了,夜总会里的人包括马老板的人都在为马老板庆祝生日。

  却不想生日蛋糕上的蜡烛还没有点上,皇廷的大门就人踢开了。

  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人,都带着真家伙,进来就开始打人,砸场子,马老板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全部被制住了。

  那群人从包厢里把马老板给拖了出来,然后皇廷一干人等见证了马老板的惨像。

  他被打断手脚剜去双目,就那样在那边嚎叫。

  白薇后怕的捂住胸口。

  “后来呢?”唐悠然问。

  “没有后来了,马老板肯定逃不了一死。没有想到那样一个意气风发财大气粗的男人就这样消失了。”白薇有些惋惜。

  “死了?你怎么知道的?”

  “那群人把他当牲口一样的拖走了,说什么要把他交给什么人处理,你想还没有见到正主就已经这样惨了,见到正主还能落好吗?”

  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只不知道马老板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马老板事件很快就冷却下去,在皇廷一号这种场所,每天都有新鲜事情发生,人们对一件事情保留的热度很难持久。

  日子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来月,这天晚上,唐悠然刚拎着包进入皇廷妈咪就来了。

  “悠然,赶快梳妆打扮,有重要客人要来。”

  唐悠然没有在意,对于妈咪来说,能让她拿到钱的人都是重要客人,唐悠然在过去的这一年没有少听见她说这样的话。

  她坐下后对着镜子开始化妆,还没有化好妆,门又被推开了,妈咪急匆匆的进来了,“小祖宗,你怎么这么慢?”

  “就好了。”唐悠然往嘴唇上抹了抹口红,妈咪心急火燎的拉起她的手就走。

  出了门,才发现外面聚满了人,都是皇廷一号数得上名字的美人。

  唐悠然愣了下,她来这里两年多了,像这样让皇廷一号倾巢出动的情形还从来没有见过,可以想见今天晚上来的客人的确不一般。

  思量中,一个懒洋洋的妩媚之极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是怎么了?皇帝选妃啊?”

  “白荷!”唐悠然循声看过去,果然是消失了半个多月的白荷。

  此时的白荷一袭黑色吊带长裙,绝美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抱着双手站在走廊的一头看着她们。

  “我的小祖宗,你总算来了!”妈咪看见白荷马上迎过去。

  “你都要炒我了,我敢不来吗?”

  妈咪也不管白荷语气里的尖酸嘲讽,“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今天晚上这种场合缺了你可不行啊!”

  说完这句恭维的话,妈咪转过头尖着嗓子开始交代,“小祖宗们,都给我打起精神到1号包厢伺候,对了,我提醒一句,里面的主可不是一般人,你们今天晚上任何人都不许出错!”

  “切!”白荷轻蔑的一笑,“我在这行做了这些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至于吗?”

  “我知道你见过大阵仗,这不紧巴巴的催你来压场吗?不怕和你交个底,今天晚上的人可真的不好伺候。”

  “你就别卖关子了,直接说是谁?”白荷不耐烦的问。

  “七爷!”妈咪吐出两个字。

  一听七爷这两个字,除了唐悠然,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白荷脸色也收敛了许多。

  妈咪见震住她们,于是开始仔细的交代注意事项。

  这当口唐悠然走到白荷身边, “你这段时间到哪去了?”

  “出了点事情。”白荷淡淡的回答。

  “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唐悠然有些生气。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白荷伸手摸摸唐悠然的脸,叹口气,突然压低声音,“今天晚上你注意点。能躲就躲开,不要露面。”

  “到底来了什么客人?”唐悠然也很好奇。

  “一个说一不二的主,他要是看上的东西,没有不到手的,你懂吗?”

  唐悠然一听垂下了头,她来这里半年多了,一直都是卖艺不卖身。

  在这种场合能保持清白之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唐悠然很清楚自己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

  不是她运气好,而是因为有白荷左右逢源的替她周旋。

  白荷在这一行是出名的大姐大,认识许多黑白两道的大佬,从前那些看中唐悠然出高价要买她的人都被她给挡回去了。

  现在白荷这样提醒她,很明白的,今天晚上的人她无能为力,唐悠然暗暗的留了一个心眼。

  1号包房是皇廷一号最大的一个包房,装修奢华气派。

  唐悠然等一干人等鱼贯进入包房后,一眼就看见包房的宽大沙发上面坐着一个年轻男人,他的身后站着一溜保镖。

  唐悠然打量了下男人,他身材高大,长得很英俊,是个迷人的男人,不过就是带着一丝邪气。

  妈咪陪着笑脸走上前,“七爷,我们最好的姑娘今天晚上都来了,您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七爷旋转着手里的酒杯,没有说话,他身后一个保镖开口,“带这么多人干什么?留下几个最好的就行了!”

  妈咪忙不迭的点头,伸手指了指白荷,白薇,还有白兰,她的目光在唐悠然脸上停留一下后,移到了白梅身上。

  唐悠然松了口气,跟随众人一起向包房门口走去,一只脚已经跨过了门槛,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哪一个是唐悠然!”

  唐悠然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回头。

  沙发上面的七爷呷了口酒,“听说这里有一个开价百万都不出台的人,我今天晚上想见识见识。”

  “那个……七爷,真是不巧!”白荷带着笑主动凑过去,“唐悠然今天生病了,没有来。”

  “生病了?”七爷冷笑一声,“怎么这么巧?”

  “是真的,七爷这样的人我们想见一面都难,怎么能有胆骗你呢?”

  “那就让人去她家把她给请过来!”七爷的声音很冷。

  “七爷,您看,你难得来一次,就让我们姐妹伺候你吧!”白荷伸手去抓酒瓶准备倒酒。

  却被粗暴推开了,七爷冷冰冰的眸子盯着她,“我说,让唐悠然来伺候我!”

  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僵到了冰点,看着杀气腾腾的保镖,唐悠然知道想走已经不可能,于是转身从容的走到七爷身旁,低头顺目的叫了声“七爷!”

  “不是生病了么?这是怎么回事?”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唐悠然无法解释,只是低声请求,“求七爷放过我姐妹!”

  “把头抬起来!”

  唐悠然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的男人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长得还过得去,今天晚上跟爷出台吧!”

  唐悠然站着没有动,七爷冷冷的看着她,“怎么?不愿意?”

  一旁的白荷再次上前,“七爷,对不起,唐悠然今天晚上恐怕不能伺候你了,她身上来了!”

  “身上来了,好啊,让我检查检查!”说着话一只大手像唐悠然伸过来,唐悠然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胆子不小啊,敢躲,来人,把她衣服给我扒了,让我看看是真是假!”

  话音落下,两个保镖从他身后走过来控制住了唐悠然。

  唐悠然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掉,旁边的白荷已经变了脸色,“七爷,求你放过她,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你配吗?”七爷不屑的哼一声,又命令保镖,“愣着干什么,扒光她!”

  保镖的手向唐悠然伸过来,撕拉一声,唐悠然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她下意识的护住胸前,一声轻笑突然响起,“小七,你这是干什么?”

  这声音磁力非凡,是那样的熟悉,唐悠然一下子转过头,只见包厢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