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是一君苑姝的小说by风脉脉《她又冷又甜》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7:40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她又冷又甜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一君苑姝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苑姝皱着眉头不肯相信。看她愧疚的样子,一君试探的问了句,“不然,你帮我做一个月的饭好了,这样心里能平衡点?”她总算停下来掉眼泪,虽然半颗泪水还萦绕在眼眶,苑姝还是郑重其事的点头,“好。”一君却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现在的年轻女演员,做饭那不是要毒死自己啊。可是他又没有其他办法叫她觉得没那么对不起自己,总不能,让人以身相许吧。

她又冷又甜

推荐指数:8分

《她又冷又甜》在线阅读全文

她又冷又甜第21章 太快了

正和一君的心意,徐宏杰一副不用谢我的表情。

一君走过去,苑姝这边正要关门。就在一君扶门的瞬间,苑姝关门。

苑姝关门的力度之大,让一君感觉指头都断了。

他狼嚎一样哎呦了一声。这个死坏死坏的东西,力气真大。

听到叫声,苑姝忙开门,看一君手被夹了,她吓得捂着嘴“啊”了一声。

但她很快有冷静下来,忙着问他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

疼过那几秒钟,一君缓过神来。

他坐进车里,举着疼的不敢弯曲的手。另一只手武着鼻子,两只眼睛直愣愣的瞅她。

这女人,又是睁着灯泡一样的眼睛看着她。

苑姝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指。犹豫一阵子还是凑上来翻过他的手掌仔细瞧。

小拇指指甲已经黑了,食指也一样,中指长得足够长,很幸运的没夹到指甲。她捂着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的手,好像被夹住的是自己的手。

“怎么办?对不起,对不起啊。”

呜呜呜,苑姝自责的哭起来。

一君一只手翻出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私人医生,得到答复是,三个月,指甲会重新长出来。

松了一口气,他开始安慰她,“别哭了,没事了,”

苑姝不听,继续哭。

“还会再长出来的。”

苑姝哭的更厉害了。

“不疼,真的一点也不疼。”

苑姝皱着眉头不肯相信。

看她愧疚的样子,一君试探的问了句,“不然,你帮我做一个月的饭好了,这样心里能平衡点?”

她总算停下来掉眼泪,虽然半颗泪水还萦绕在眼眶,苑姝还是郑重其事的点头,“好。”

一君却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现在的年轻女演员,做饭那不是要毒死自己啊。可是他又没有其他办法叫她觉得没那么对不起自己,总不能,让人以身相许吧。

手没那么疼了,一君开始暗搓搓的想着以身相许的桥段,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她的胸。

蝙蝠袖显胖还显胸平,但还是能看到有胸,目测,是个D罩杯。

果然,他一开始就猜得没错。

“你这两年一直没男朋友吧。”

要是他之前这样问,她肯定不想回答。

现在她也不想回答,但是带着愧疚,苑姝坦诚回到:“没有。”

一君舔舔嘴唇,心里情不自禁的高兴。

“你呢?”她问。

过了这个年,她就20岁了,苑姝觉得自己对爱情不好奇的话,真的是要不正常了。

“算是没有吧。”一君回。

这句话却惹恼了她,“有病你。”

“算是没有?有没有女朋友,你自己都不知道吗?”

一君无辜的说:“床上的没有,公司指派的绯闻女友,那是一个接着一个。所以,我这样回复有错吗?”

“做你的女朋友真可悲。”苑姝下了结论。

一君嗤笑了一声,“是吗?你又没做过,怎么知道就可悲了。”

“你根本不拒绝公司给你的绯闻,难道不可悲?”

“因为我没有遇到,那个让我想着去拒绝的人。”一君毫不在意的回复她,“既然没有,我懒得去拒绝。因为那无关痛痒。”

他瞟她一眼,“你呢?为什么没有男朋友?”

“因为我没遇到,让我去喜欢的人。我不喜欢的,那就无关痛痒,我懒得和他说话。”苑姝莫名其妙生了气。

“哦。”一君淡淡的答应着。

黑暗里,他幽幽的开口,“老子就知道,你喜欢我。”

“老早我就想,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慢。”

“你胡说。”苑姝制止他胡说八道。

一君脸凑过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表情是似笑非笑的了然于胸,“你确定,是我胡说?”

空气里一丝不确定的气息,司机上车来,两个人不再说话。

苑姝生怕他口无遮拦继续讲下去。还好,他没有。

“先送她。”

“谢谢。”外人面前,苑姝要做到起码的礼貌。

下车,一君给苑姝开门,他嘴角带笑的看着她。苑姝能感觉到他热辣辣的眼光,那定在她身上的眼光在黑暗里也清晰可见。

还好天是黑的,不然她脸上的红晕一定很窘迫。

“师傅,你先回去吧。”一君指挥司机。

苑姝惊讶的看他,正想着解释,司机却心领神会的快速离开了。

“你。”苑姝皱着眉头,“你故意的。”

一君不说话,只看着她,看到她没了脾气。

昏黄的路灯,空无一人的街道,他定定的看着她,百无禁忌的看,看到苑姝不敢和他对视,只能眼睛慌乱的看向别处。

送她上楼,门开了,里面是黑的,一君嘴角扬起来。

他走进去,关门,同时制止住了她要开灯的手。

她本该拒绝,但不知道是酒精的后劲让她沉醉了,还是一君的霸道让她无法拒绝。

又或者,她想要他,已经很久了。

他们接过很多次吻,在反光板和录像机下,缠绵悱恻的吻。

以前的吻是紧张和空白的,今夜的吻是悸动是缱绻。

她勾着他的脖子,他搂住她的腰。

“我不确定,是否喜欢你。”黑暗里,她垂下眼睛。

一君哑然。

平时看着她挺小白兔的,难道是个小色狼,勾引完他,在他这里盖个戳,就完事了?

一君很生气,他心里升起一丝玩味,她想玩,那就陪她玩到底,看看这个小东西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你喜欢我吗?”她问他,声音在这寂静的黑暗里格外清晰,像是在向老师问问题。

“喜欢。”一君不想承认,但更不想撒谎。

爱情,难道这就是爱情了?苑姝觉得太容易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她问。

“从那天你撞进我的怀里,我故意撞了你的肩膀。”

他云淡风轻的口吻,像是在开玩笑。

苑姝不满意这个答案,“你当时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

带着一丝气恼,一君说:“我不知道你长什么样,但你那天穿了一件我喜欢的衬衫,还有一个滚翘的臀。”

她倒是没生气。

她不生气,一君更生气。

苑姝探寻的口气说道:“所以,你意思是你刚开始喜欢我的身体。”

“恩,你的年轻貌美。”一君波澜不惊,心里却咬牙切齿。

“哦,那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

“什么?”

“器.大活.好。”这个词,是她新学的。

今天,还是头一次用上。

一君兀自笑了,“那真是巧了,这样我们岂不是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天生一对啊。

苑姝突然生气了,伸手打开灯,不再去理他。

一君纳闷,他最后说的这句话,没毛病啊。

这女人,怒点和别人都不一样。

“你确定你喜欢我吗?”她反过来又问。

“确定。”突如其来的灯光照的他微微眯起眼。

他确定,早就确定。只是没想到,她对他不确定。

“假如我是性冷淡呢?”

“啊?”一君没料到这一出。

是她在撒谎?还是她新的作妖方式。

“老子专治性冷淡。”他不假思索。

直男一君不明白,此时此刻,他应该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会让你慢慢接受。”

果然苑姝不高兴了。

“怎么了?”一君凑上去,看起来,她好像真的生气了。虽然他心里也生气,但还是温柔下来,“你要是不喜欢,真的可以不用。”

他嘴上这样说着,身上却处处散发着想要传宗接代的气息。

他知道,她也知道。

“真的可以?”苑姝歪头看他。

“恩。”一君点头。

他绷紧脸,故意让自己看起来经得住挑拨,“不过我得先去洗个冷水澡。”

说着他转身就要往浴室走,没走两步,苑姝勾住了他的手。

她的力度很小,但一君的脚步立马停住。

有戏。

一君的小一君趁着他不注意,偷偷的抬头。

她眷恋着他,不肯让他走开一步。

“还说什么不确定是否喜欢我。”一君露出姨母笑,“身体倒是挺诚实。”

一君把外套脱下来放在一边。

他里面是件白T恤,除去了外套,苑姝能感觉到他结实的肌肉。

苑姝把他的袖子扒上去,捏一捏他的胳膊,仔仔细细捏了捏,感觉还不够,另一只手也伸过来揉捏,使劲掐一把试试硬度,这让她想起电视里的美国队长,

“你这说扒衣服就扒衣服,也不问问我同不同意,这叫我多没尊严。”一君低头看她。

“你同意吗?”她眼睛撩人的斜了他一眼。

一君忙点头,“同意,同意,你还可以扒的再多点。”

她笑着帮他把袖子放下来,两只手隔着衣服握一握,一君暗自感叹自己这健身房没白去,

“你看着挺瘦的,但是不穿衣服的话,却显得肉很多。”

对她这样的结论,一君不满的回,“那是肌肉,是线条,还有,你还没见过我没穿衣服的样子,不要自毁清白。”

她环住他的腰,侧着头听他的心跳。

“扑通,扑通。”均匀,有力。

一君的手去拉她的上衣,她没有松开抱着他腰的手,只是在他胸前摇了摇头,“太快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