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你怎么这么嗲傅淮时娇小说在哪看-《你怎么这么嗲》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7:40

近日之神书《你怎么这么嗲》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傅淮时娇,该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陈源跟着傅淮后头做了几年的小跟班,对他的脾气性格也算得上是摸了个一清二楚,可是今天,他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好像从头至尾,他都从来没有真切地了解认识过傅淮。

你怎么这么嗲

推荐指数:8分

《你怎么这么嗲》在线阅读全文

你怎么这么嗲第23章

结果下一秒,他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容就渐渐的僵硬在了唇角。

傅淮脸色霎时间阴沉下来,眼睁睁的看着时娇手里拿着着一瓶矿泉水和一条毛巾,身姿绰约娉婷,径直越过自己,直直的往黎原走去。

“我擦……”当时娇红着脸将东西放到黎原手中的时候,陈康目瞪口呆的爆了句粗。

什么情况这是?

忽地灵台镜明的想起傅淮还在,猛然瞥向倚在篮球架下的傅淮,只见,他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好心情,一张俊朗立体的脸冷若冰霜,眸底暗沉的盯着哪一对璧人,扯着唇冷笑了声。

好多年没见到阿淮摆出这种表情来了……

陈康下意识觉得后脖子有些凉,身后摸了把,胆战心惊的溜了。

再不走,他真怕会殃及池鱼啊。

而彼端,时娇顶着一众人火辣辣的视线将矿泉水和毛巾递到黎原手中,颇有些窘迫的低下头,怯懦的说:“这是晶晶……”

“谢谢。”清润的嗓音抢先截断她的话。

抬起眼帘,便看到清隽的的少年洋溢着满足的笑容微微俯身看她。

黎原扬了扬手中的矿泉水,笑得时候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正好口渴了。”

等他喝完水,时娇这才反应过来,微微颔首示意道:“我该走了。”

说完便直接转身准备离去,小臂却被人拉住,回头看去,只见少年目光恳切的看着她,“能给我加个油吗?”

他的眼睛亮亮的,像是盛载着漫天星光。

让人有些难以拒绝。

时娇垂下眼帘,略略思索片刻,旋即抬眼,对他露出浅笑,糯糯道:“加油。”

陈源跟着傅淮后头做了几年的小跟班,对他的脾气性格也算得上是摸了个一清二楚,可是今天,他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好像从头至尾,他都从来没有真切地了解认识过傅淮。

就比如现在,对于他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变得暴戾阴郁了,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场球赛最后打成了傅淮和黎原两个人的对战赛。

小小的篮球场俨然变成了战场一般,因为场上少年的一番动作,场下尖叫声呐喊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陈源和陈康靠在一起,有些不解的拧起眉头,疑惑道:“淮哥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突然就跟吃了□□一样,从下半场开始到现在,老子连球都没摸到过……话说阿淮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陈康颇为不解。

他们几个人完全就没有机会触碰到篮球,而突然发狠运球走位的傅淮面对的同样是个不肯服输的黎原,两个人于是就像是展开了角逐一般,你追我赶,你投我挡,你挡我运,没完没了……

陈康啧了下,突然一拍脑袋反应过来,“卧槽……老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什么情况?”陈源贼兮兮靠了过来,反正现在这场比赛也完全不需要他们这些人了。

简单的说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两人靠在一起,一阵唏嘘。

“你看他眼神……跟要杀人似的,至于么?”

陈源拍了下他的头,啐道:“你他妈懂个屁?咱淮哥十八年没动过春心,还不许他酸一酸,趁机发泄一下?”

“切——”陈康满不以为然,“我的淮啊……一颗脆弱的少男心碎的一塌糊涂。”

场地外,时娇紧紧的扣着手指,视线难掩担忧的落在场上那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的少年身上。

他似狼的眼神令她感到心悸畏惧。

刚才替夏晶晶送水,她完全没有考虑到,场地之上,还有一个他在……

他帮了自己这么多次,可今天她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给他的竞争对手送温暖。

哪怕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意思。

思绪杂乱无章,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只是本能的觉得烦躁不安。

就在这时,忽然爆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啊啊!”

心突突直跳,她下意识朝场地中央看去,只见那黑衣少年冷峻的投完最后一球,在记分员翻牌的动作中视线冷冷的朝这边划了过来。

但就只有那么一瞬间,很快便移了回去,径直离开篮球场。

“啊啊啊!刚刚傅淮是在看我们这边吗?!”

“不知道啊!可是他好帅啊,57:30欸!下半场就只有他一个人全程控场吧我的天……”

对话的声音渐渐消弭在耳旁,时娇愣愣的站在原地,风声拂过,她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眼前似乎还留有他离开之前那冷冰冰的一眼,深深镌刻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他刚刚,是在看她这边吧?

他真的生气了。

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么在意?

下午的课,时娇上的有些心不在焉。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却一直下意识地关注后面两排的动静,她知道从上午的比赛打完之后,傅淮陈源他们一行人就没有回过教室。

后面有三个座位一直是空缺的。

中间,黎原来找过她,他的腿因为比赛受伤了,但还是坚持的为上午的矿泉水和毛巾来给她道谢。

在高中时代,男生打球赛的时候如果有女生主动去给他送水和毛巾,那势必是有些暧昧不明的色彩意味的。

时娇并不想闹出误会,更何况那些东西本就是她替人去送的,于是她解释清楚,道明了事情真相。

听完后,黎原明显有些失望,但还是笑着跟她闲聊了几句,问她可不可以找她讨论数学题目。

时娇正准备回答,一阵巨响打断了她的思绪。

两人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后门那里出现了三个人,都稳稳当当坐在坐在后门那里,各自抽着烟,打着游戏,一副狂妄肆意的样子。

而最为出挑显眼的那一人,此刻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眼神幽深,嘴里叼着一根烟,吞云吐雾,氤氲了他俊逸的面容。

黎原轻拧了眉,有些不虞,但还是礼貌地对着傅淮微微颔首,告别时娇,便直接离开了。

剩下时娇一人站在原地踯躅了片刻,最后还是低着头,匆匆进了教室。

她走后,那少年阴郁的眉眼更甚,像是覆了一层冰凌般。

一转眼一天就过去了,下晚自习的铃声响起,学生们都熙熙攘攘的往外走去,急迫的赶着回家。

一时间人头攒动,时娇收拾好东西,站在门口等夏晶晶。

等她收拾好东西出来了,距离下晚自习已经过去了十九分钟。

时娇这几天都是走路回家,所以有些急,便催促了两句,“晶晶,我们走快点吧,我今天还要回去写作业的。”

哪知道夏晶晶忽然摆出一脸愕然的表情来,惊讶道:“啊…娇娇你是在等我啊?不好意思啊,今晚我爸爸开车来接我,所以……”

时娇点头,默默道了句我知道了扭头便走。

最近夏晶晶对她的态度变得很奇怪。

不过她也懒得探究了,还是学习重要。

身后,夏晶晶眯起眼,得逞的冷笑了起来。

走在熟悉而令人心生畏惧的小巷中,时娇有些惊惧的掐着手心,努力让自己强大勇敢起来。

今晚,他好像真的没来。

生气了吧……

她咬咬唇,敛下心绪,快步走着。

路过一道路口的时候,忽然一只手伸了出来,带着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扣住,一阵天旋地转,直到背后传来微凉的触感,惊醒了时娇。

她忙乱地推搡着,心提到了嗓子眼。

直到一阵风拂过,鼻端传来熟悉好闻的清冽气息。

抬头,撞上一对黑沉的眸子,里面藏着她读不懂的情绪。

僵持许久,两个人都没有谁有开口的意思。

直到少年烦躁的啧了声,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用一副冷厉的语气质问:“今天为什么不给我送水?”

“啊?”时娇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送水这么暧昧的事情,其实在她看来,应该是女生对心慕的男孩子才会做的事。

傅淮这么问她,是什么意思?

不等她多想,他燥郁的锤了下她身后的墙,发出沉闷的一声,“说话。”

嗓音低哑,带着克制。

时娇摇摇头,无法直面回答。

傅淮深吸一口气,太阳穴突突直跳,又问:“为什么要给黎原送?”

你他妈知不知道……那一刻,老子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不是。”因为有些急促以至于连语气都带着慌乱,“那是晶晶叫我帮忙送的,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被她拉过来看比赛的而已……”

糯糯的嗓音,带着南方女性特有的柔软甜糯。

像是有魔力一般,霎时间抹平了他心底的烦闷,所有的不快在触及到她小心翼翼的眼神时烟消云散,只剩下满心的畅快。

这还差不多。

不是给那白斩鸡的就好。

静默了会儿,他放下手,松开对她的禁锢,歪了下脑袋,“走吧,送你回家。”

时娇却没动。

看着他的右手,犹犹豫豫的,咬咬下唇,眼神直勾勾看着他,忍不住关怀:“你……你的手流血了……”

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操。

舌尖抵着腮帮子,傅淮禁不住低低骂了句脏话。

下一刻,他狠狠闭了下眸,手臂上青筋凸起,他妈的不忍了!

再度睁开眼的时候,眸底聚了团火,微凉的长指一把挑起她尖俏柔软的下颚,微弯下腰,附身贴了过去,以吻封缄。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