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作者月下安眠曲的小说-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席时澈程灵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6:03

月下安眠曲作者的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席时澈程灵,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听程灵这么一说,冯医生惊讶地问道,“程小姐你不知道程太太的医药费已经缴清了吗?手术也由我们院长亲自动手,正在排期呢,最晚也是后天。你尽管放心,我们院长可是国内最著名的心脏外科医生!”

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

推荐指数:8分

《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在线阅读全文

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第22章 席时澈这个变态

一夜过去,这一觉程灵睡得十分舒服,小手揉着眼睛,伸了个懒腰,缓缓睁开眼睛。

好久没有试过睡得那么安稳了。

入眼一片陌生的低调奢华的黑白装潢,整个室内全是冷色系而不是她那个窄小凌乱的小窝,程灵遽然坐直身子,大脑渐渐地清醒过来。

昨晚不是在车内,她什么时候进房的?

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昨天扯证的事情给她冲击太大,她还没来得及跟席时澈要钱呢。

想给他电话,却发现自己连席时澈的号码都没有。

做过最亲密的事,却连各自的电话号码都没有,还真是床伴的设定呢。

程灵苦涩地笑了笑,麻溜地下床进行洗漱。

浴室镂空莲花雕刻的椭圆镜子映出一张水嫩精致的小脸,柔美而迷人,然而右脸颊的一块棉布却影响了整体的美感,棉布上沾着横竖不一的胶布,看上去很是丑陋,一看便知,处理的人技术生涩。

这里是,那个刀伤。那么,是谁替她处理的?

程灵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洗漱过后,她才发现,身上穿的是睡裙,而她的衣服,不见影踪。

就在此时,房门被敲响,程灵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管家,他一身严谨的西装,纽扣扣到最顶端,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专业却少了点温情。

“太太,这是少爷给您的支票。”

管家双手把支票递向程灵,头微微下垂,姿势谦卑。

这是一张没填写金额的支票,程灵接过后,惊讶地深吸一口气,管家拿上解释道,“少爷说,太太想填多少便多少。”

“少爷还说,等下太太去医院,务必让医生处理脸上的伤。”

管家的话,在程灵心中荡起不少的波澜,席时澈他,什么都知道?

管家见程灵呆住没有出声,便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太太,如果您有时间,请让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个房子。”

他瞥了一眼穿着睡衣的程灵,终于知道少爷让自己这个时间点上来的原因了。

太太对这个房子都是陌生的,也许连衣物间在那都不知道。

“太太,如果你要换衣服,可以在衣物间挑选,每个月这里都会更新一次,所有最新款的大牌子衣物,都在这里。”

管家领着她走进房间的另一扇门,没想到这扇门背后,是那么大的一个衣物间。

如同管家所说,所有她认识的大牌子,这里面都有,而且每一件的尺寸和裁剪都完全贴近她的身材,风格也是她喜欢的简约大方。

“这边是太太的,另一边就是少爷的,如果太太想为少爷配衣服,在这边挑选就可以。”

管家带着她简单地介绍了这个房子,他见程灵对房子的结构大概了解,便半鞠躬道,“太太,少爷嘱咐太太必须吃了早餐才能出门。”

“呃,我知道了。”

她还真没打算吃早餐,不过见管家这严肃的表情就知道,不吃早餐,出不了这个门。

管家转身,准备离开,程灵倏然想起一个问题,“等等,我想问,我脸上的伤是谁处理的?”

“是少爷,太太所有的事情都是少爷亲自包办的。”

这话倏然使程灵想起身上那件被换上去的睡衣,身上也没有一夜没洗澡的黏稠感,反而很清爽,有种淡淡的香味,该不会是席时澈替她洗的澡的?

光是这样想,她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程灵决定不去想这个,与管家道谢后,便回去换衣服。

才刚脱掉衣服,她就炸了。

这脖子以下的地方,全是密密麻麻的红印,触目惊心。

席时澈这个变态!

程灵紧咬着牙关,谨慎地挑选一些高领的衣服。

换过衣服,下楼吃了早餐,管家为她找了司机接送,程灵直奔圣玛丽医院。

走进医院,她发现今天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也许是母亲的医药费已经解决的缘故。

她扬着笑脸,快步行走,心情不错,明亮的星眸更添光彩,此时的她,浑身散发迷人的光彩,四周的人不禁被吸引,纷纷侧目看去。

转弯之处,一阵熟悉的对话声,使她收回了踏出去的步伐。

“雨泽,看你紧张的,这点小事都要到医院,你看,连医生都取笑我。”

“傻丫头,经痛能算小事吗?看着你疼,我心疼。”

“雨泽,你那么宠我,以后把我宠坏怎么办。”

“宠坏更好,没人跟我抢,你就是我的了。”

这腻歪死人的虐狗情话,听得她异常的恶心。

程灵贴在墙角,探头看过去,只见唐雨泽怜惜地拥着那个女人,冷峻的眉眼凝望着怀中女人的时候,柔和得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而他对她,只有绝情的冰冷。

两人走到电梯旁,女人拿着纸巾替唐雨泽擦拭着细汗,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倏然看向躲在角落中的程灵,目光清冷,红唇勾出一抹得逞的笑意,微微张合的唇瓣无声地吐出一个词,“LOSER。”

程灵紧握着粉拳,紧紧地盯着他们离开的画面,眼睛一眨也不眨,她要记住,今天所承受的侮辱!

程灵先去到医生室找冯医生,她要跟他商量手术的事宜。

冯医生见到程灵,惊艳得说不出话。

平时的程灵也是气质清雅迷人,可是今天的她,有种很特别的女人味,使人惊艳得移不开视线。

程灵见冯医生一言不发,便开口询问了几句,冯医生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他总不好意思说看她看呆了吧,于是连忙转移话题,“程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推了推眼镜,眼睛总是躲着程灵,不敢与她直视。

程灵并没留意这些,她低声问道,“我今天是过来缴费,顺便咨询一下手术的相关事宜。”

听程灵这么一说,冯医生惊讶地问道,“程小姐你不知道程太太的医药费已经缴清了吗?手术也由我们院长亲自动手,正在排期呢,最晚也是后天。你尽管放心,我们院长可是国内最著名的心脏外科医生!”

她根本没向他提及过这些事,他全都替她安排好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