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是宁昊谦崔思璇(娇娘)的小说by故砚殊《王爷他不想读书》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5:42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王爷他不想读书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宁昊谦崔思璇(娇娘)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她也曾以为是这样,可是后来才发现,那一日她咽下的只是一颗裹紧了蜜糖的□□罢了。那个高高在上翻手云覆手雨的男人心里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儿女情长,那些床榻间的旖旎低语不过是他灌下的迷魂汤药。可她认清这一点用了整整十年。

王爷他不想读书

推荐指数:8分

《王爷他不想读书》在线阅读全文

王爷他不想读书第 23 章

未央宫的风是静的,宫中那一池春水却早早被吹皱了。

含象殿是后宫诸多宫殿中离着皇帝的寝宫最近的,历朝居于此处的无不是皇帝面前最得宠的妃嫔。

她还记得自己被下旨封为德妃的那天,整个含象殿挂满了晃晕人眼的大红色纱帐,贴身伺候的宫女宦官一个个笑得比她还开心。

那一日后宫的女人见了她眼底都充着血,嫉妒得发狂,道陛下这是被她迷了眼。

她也曾以为是这样,可是后来才发现,那一日她咽下的只是一颗裹紧了蜜糖的□□罢了。

那个高高在上翻手云覆手雨的男人心里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儿女情长,那些床榻间的旖旎低语不过是他灌下的迷魂汤药。

可她认清这一点用了整整十年。

“娘娘……”大宫女春雨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娘娘这两年一个人坐着就发起呆的次数愈加得多了。她能看出娘娘心中郁结着许多的事,然而却无从排解。

“听说今儿圣人去清思殿的时候又夸了咱们殿下呢。”

想着或许能让娘娘开心些,春雨便把下面刚递回来的消息说了出来,娘娘平日里最是在意大皇子与清源公主,也只有提起他们的时候脸上才会露出笑。

德妃面色稍缓,听到儿子的好事确实心头轻松了几分,只是忽然又皱起了眉,急问:“除了夸奖大皇子,圣人可还夸了别人?”

春雨方才话还没说完,见娘娘问起顿时有些得意:“没呢,就夸了咱们殿下,好像、好像还斥责了太子和三皇子。”后一句她说得声音极小。

圣人每回去清思殿考校皇子们的功课,最出彩的都是大皇子,而每一次太子都会受到斥责,这样看起来,还是他们含象殿有脸面。

听了她的话,德妃却蓦然攥紧了掌心,脸上还未浮起的笑意已然冷了下去。

“娘娘?”春雨不解地询问,德妃没有回她,半晌却转了话头问起她含冰殿这几日的动静。

含冰殿是淑妃的住所。

春雨虽然不明白娘娘这是怎么了,还是老老实实地禀报起德妃的问话:“从那日史泓的妻子邓氏来过以后就没再有人了,淑妃也不曾召见过别的外命妇进宫,而且听说这几日淑妃很是安静,除了给皇后娘娘请安连宫门都不出的。”

德妃冷笑一声,嗤道:“她这会子倒是学乖了,早做什么去了。”没有皇后那般底蕴深厚的娘家做倚靠,还想学人家插手朝政,真是可笑。

春雨听了也只做没听见,低垂着头目光盯着脚尖,并不接话。她这一点识趣正是德妃最喜欢的,不然也不会留她在身边这么多年。

“接着盯着含冰殿,”德妃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也看着点前朝的动静。”

春雨垂着的眼眸瞬间睁大了一圈,心中凛然一惊,这是娘娘第一回这么直接地让他们关注前朝的动向,不过还是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镇定,谨慎应声:“是。”

都是相近的年纪,一块儿说着话很快就熟识了起来。娇娘与谢家小娘子菲娘不大一会儿就手牵着手笑得咯咯的,听着几个小郎君七嘴八舌地耍宝,叫她知道了不少长安和平州的小游戏。

“娇娘,你下回再来,我们就带你一起去。”菲娘抓着她的手不肯放,说起话来还带着小孩子炫宝似的骄傲,叫人看了忍俊不禁。

娇娘捂着嘴小声笑了,也郑重地答应她:“好,那你到时候给我下帖子,我一定来。”

看两个小娘子郑重其事地定下了邀约,谢静菲的两个同母的哥哥谢敬崇、谢敬仪也欣喜地很,围凑上来,他们年纪略大一些,出去玩的时候多,知道的东西也比谢静菲多:“娇娘下次来,我们带你去看马球,大哥还要上场打呢!”

听见他们说起马球,娇娘心里的好奇更深了,雍乐侯也说过要带她去看打马球,看来这打马球在长安真是一桩很风靡的事情啊。

谢静菲听了也红扑着小脸兴奋地跟娇娘说:“打马球可好玩了,我大哥很厉害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给大哥助威!”

不知是因弟妹这般吹捧,也不知是因他们对娇娘这个新来的小娘子这么说,谢敬崇有些羞赧又有些得意地挠挠头,略带了些磕巴地道:“娇娘,你、你别听他们乱说,你要是想看,下回我们去打马球就让菲娘给你送张帖子,咱们一起去。”

“好啊。”娇娘笑眯眯地应了。长安喜欢打马球的人真多啊。

小孩子们在这边说打马球的趣事,大人们在另一边谈论着家长里短的,来贺寿的夫人们都是熟悉的,自然话接着话,欢声笑语不断。

时辰眼看着就接近正午,该摆宴席了,正巧屋里这一节的话也要到头了,彭熙曼不着痕迹地环视了一圈坐在这儿的人,心里算了算,也是到的差不多了,就要笑着请大家移步坐席。

只是还没等她站起身,外面就匆匆进来一个穿着深青色衣袍管事模样的中年人,先是向老夫人行了个礼,才语气带了几分惊讶地禀报:“老夫人,雍乐侯殿下来了。”

话音一落,满屋子的人都惊了,还是谢老夫人最先反应过来,忙道:“曼娘,咱们出去迎一迎殿下。”

一众人拉拉杂杂到了院子里,雍乐侯正在谢家的几个郎君陪同下进来。

雍乐侯今日是代睿王妃来的,睿王妃出身苏氏,亦属世家之列,与谢氏等族皆有些联络渊源,谢老夫人大寿于情于理都会给她送张帖子。

只是这些年自睿王去后,睿王妃便深居浅出,诸多场合都不再出席,向来只有礼到。也就是有些推脱不开之处,有时竟是雍乐侯代为出席。

谢家本也以为今日睿王妃不过送些寿仪过来也便全了礼节,没曾想真的会让雍乐侯来,一时还有些惊讶,毕竟大好的日子谁也不想惹来这活祖宗。

宁昊谦今天也是心里憋了一口气,本来该去西山大营的计划全因为昨天那一架泡汤了。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捅到了睿王妃那里,事先不知情的他回府以后就被逮了个正着,又被母妃拿着鞭子勒令今日来谢府拜寿。

还不许他给人家捣乱。

伸手扶了一把要给他行礼的老夫人,宁昊谦再不知礼也不至于叫今天的老寿星先给他下拜:“本殿下是代母妃来给老夫人拜寿的,母妃她不便出门。恭祝老夫人福寿绵延,松鹤长春。”

虽然没有别人那般恭敬有礼,但好歹是句吉祥话,一直提着心的众人顿时喜出望外,连连向雍乐侯道谢,老夫人面上的笑也更诚挚了几分。

娇娘跟着阿娘站在人群里,透过间隙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身影,他脸上的不耐烦丝毫不加掩饰,被一堆人围拥着仿佛更加烦躁,似乎来得不情不愿的。

谢郎君还在恭声请他到前院坐席,即便心里并不欢迎这个混世魔头,但是既然来了,他们谢家的规矩就得给到,更何况这小侯爷只是面上冷了些,到底没有让他们下不来台,谢家也乐得给他几分颜面。

小侯爷这身份在谢家眼里倒不是多尊贵,毕竟皇室与世家之间,尤其是谢氏这样还未入仕的世家,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谁都不必给谁面子,只是今日小侯爷是打着苏氏的名头来的,那便是自家人。

只是那为非作歹,性情乖戾的“盛名”才着实让谢家捏了一把冷汗。

“殿下,前头已经备好了酒席。”

小侯爷皱了皱眉,他这趟的差事已经算是结了,并不想在谢家吃这一顿酒,正要开口拒绝,一晃眼好似在人群里看见一个异常眼熟的小丫头。

小丫头一身嫩黄色的衫裙,梳着双平髻,一双乌溜溜透着亮的眸子从人群里显出来,看见他以后眨了眨,倏然笑了起来。

引得他不由自由也要回一个笑,才扯了嘴角就忽然醒过神来,真是见了鬼了,这小丫头笑什么?只是嘴角到底笑开了。

“本殿下就在这边坐吧,谢郎君不必招待我了。”

说完,就自顾自地朝里面走去,一众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也只得跟着他一并走进去,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雍乐侯坐在后院倒也无妨,毕竟今儿招待的都是谢家亲近的客人,来拜寿的小郎君小娘子们年纪在十余岁的也都被安排在后院,再坐一个雍乐侯也不突兀。只是谢郎君原先是怕怠慢了这小祖宗才说要请他去前院,只是本以为他一定会拒绝,谁曾想小祖宗不仅没拒绝,还巴巴地跑到后院来坐。

这样其实更好,前院谢郎君等人席上定然要说话谈事的,若是坐了雍乐侯难免不方便,这小侯爷坐到孩子们的桌上,也无非一起说些吃喝玩乐的事情,是再好不过了。

谢郎君低声与谢老夫人以及几个女眷说了一番话,就告退回了前院。

娇娘这一众来贺寿的客人到了摆膳的厅堂落座,谢家给小辈们自己开了一桌,由着他们自己坐。

大周虽有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说法,但也只是这么一说罢了,实际上并不这般严苛,尤其是熟识的人家,只要还没成年,也不提这么多的男女大防之事。

谢静菲拉着娇娘的手就坐下了,桌上还有不少别家的小娘子都是方才一同在屋里说过话的,因此也不显拘谨,有人起了话头便顿时热闹了起来。

谢家的几个小郎君陪着雍乐侯进来的时候桌上才坐了个半满,娇娘一边坐着谢静菲,一边还没人坐,正认真地听着林家小娘子讲笑话,还特别捧场地捂着嘴笑得眉眼弯弯,看起来可招人喜欢。

谢敬崇、谢敬仪兄弟俩跟在堂兄谢敬辉身后,小侯爷还轮不到他俩招待,寻了空隙就跑过来,一屁股坐在娇娘身边的位子上:“你们在说什么?”

“林家小娘子在讲笑话……”谢静菲还没跟两个哥哥说完就噤了声,因为见到雍乐侯那个煞星一脸不爽地直直走过来,停在了他们身边。

纵是之前没什么交集,他们也都听家里的长辈们说过,有事没事都不要去招惹这个长安城出了名的混世魔王。

场面因着他阴沉的面容一下子静了,原本听着笑话的小娘子们也都不安起来,谢敬辉心里暗自叫苦,又是什么事惹着这位了?却还得硬着头皮过来打圆场:“殿下,您请上座。”

宁昊谦对着他的话充耳不闻,眼底充斥着冰冷的怒气,对着谢敬崇道:“起来!”

不解其意的谢敬崇顿时愣住,四下一看,确实是对他说的没错,小侯爷这是看上他的位子了?可这里是下座,怎么就入了小侯爷的眼。

迟疑间,宁昊谦眼底的不耐更甚,语气也愈发暴躁:“说你呢!”

谢敬崇虽不是王孙公子,但也是谢家的嫡系子孙。谢家在世族中的地位不低,平素里谢敬崇自然也是备受宠爱,性子便是再随和爽朗也自有一股子傲气在,那是世家养出来的底气。

如今被人劈头盖脸以一种命令式的不屑口吻呵斥,饶是谢敬崇性情再好也难免羞恼,先前那是没有反应过来,这会儿便是一股气从心底翻涌上来,灼红了面颊。

“此处乃是下座,不配殿下的身份!”

“殿下还是上座吧!”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