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她是软软的味道》(廖景疏阮念)小说阅读by何恬遇

发布时间:2019-03-12 15:02

连载中小说她是软软的味道是著名作家何恬遇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廖景疏 阮念,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她是软软的味道精选篇章:阮念一听,又气又急又感动,一串儿泪珠就掉下来了,“你怎么这么傻呢?跑这么远的路,回来的时候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她是软软的味道

推荐指数:8分

《她是软软的味道》在线阅读全文

她是软软的味道第十八章

“乔师兄?”江南看了看他身后,“你跑步啊?”

男人点了点头,挑眉打量着她,“怎么?心情不好?”

话音刚落,鼻尖上滚下来一滴汗,在月光下闪了闪,直直地掉在了地上。

呃……

江南吃了一惊,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他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密密匝匝,顺着颇具轮廓感的面庞往下滴落,胸口素白的衣襟已被汗水浸透,勾勒出他结实的肌肉轮廓。

江南垂下眼帘不敢看他,扯了个别的话题,“上次你给我介绍工作还没好好谢你呢。”

“转移话题?”男人眸子在她苍白的脸上掠了一眼,“是不是还对阮念晕倒的事情耿耿于怀?”

江南抬眸看他,目光如炬,带着几丝讶然。两人目光在空中接触,仿佛闪电一样,江南尴尬地瞥开了目光。

乔慕华笑了笑,甩着湿漉漉的头发,“小姑娘,人不大,心思还挺复杂。”

“本来就是我的错……”反正也被看穿了,她也不再遮遮掩掩。

乔慕华不接话,垂眸看了她一眼,忽然双臂在胸前交叉,拽着两侧的衣摆往上一提,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把短袖给脱了去。

“啊!你干什么?”江南惊骇得睁大眼睛往后退步,又突然意识到自己叫声太诡异,赶紧捂住了嘴。

男人好笑得摇了摇头,将短袖揉成团就朝头上擦去。

江南瞬间目瞪口呆。

所以……颜值高的人都这么无所谓吗?

“出来忘带毛巾了,别介意啊!”

她当然介意!

非常介意!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看男人的裸体!没想到竟是在学校操场,还是这种措手不及的情况下!

他不但拥有完美的五官,更有如雕塑一般的身材!结实的胸肌有伟岸的轮廓和线条,八块腹肌连着人鱼线向下延伸到短裤里,若不是夜里看不太清晰,她一定要血脉喷张的!

寂静的夜晚,安谧的气息笼罩着整座校园,江南红着脸仰望夜空,一轮满月悬在夜幕中,散着淡淡的清辉。

乔慕华擦完头发又将短袖重新套上,手指随性地梳理着头发,扫了她一眼,“好了,可以低头了。”

江南为了缓解尴尬的氛围,随口问:“乔师兄,这周末你会去秀场吗?”

“去!”

他说罢又将话题绕了回来,“说真的,小短发,阮念的事只是因你而起,但跟你没有太大的实质性关系。”

江南心情低落地地垂着眼眸,不接话。

“就说刚刚,我突然脱衣服了,但是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脱呢?”他目视前方,神色淡漠,这般引人遐想的话,他竟然说的一本正经。

江南脸颊有些泛红,吱吱唔唔道:“我……我是女孩子,肯定不能啊……”

“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最起码的判断能力,阮念之所以会跟你一起献血,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可以,你不会跟我一起脱衣服,那是因为你觉得不可以!”

虽然这话听着让她耳根子直发烫,但好像真的有一番道理。

“所以啊,小短发,与其在这一个人乱想,还不如赶紧回宿舍去睡觉!”他说着,手指在乌黑短发上轻轻拨了拨,“我再去跑几圈。”

“哦……”

江南抬起手摸了摸被他动过的头发,呆愣愣地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那衣衫在风中被吹得鼓鼓的,像一只胖胖的大白。

少女的心弦在这个初秋的季节被悄悄地拨动了。

*

学校十点查寝,十点半门禁,十一点熄灯。

若是赶十点半前不回来就会上报辅导员,可她们经常听到大二大三的学姐半夜一两点才回来。

有些还喝的醉醺醺的。

她们敲开门撒个娇,说两句软化,也就翻篇了,可新生就不一样了,脸皮子薄,又怕惹事,宁愿早点回来也不愿意宿管阿姨的门。

江南掐着点跑回来,气喘吁吁地反锁了宿舍门。

“妈呀,幸好我腿脚快,差一点……”

宿舍异常地安静。

古娜和田潼为了睡美容觉十点半就会上床,所以宿舍早早就熄灯了。

江南尴尬地缩了缩肩头,摸着黑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阮念的桌上,又悄悄地拿着盆去了阳台。

阮念在厕所里就听到阳台有人窸窸窣窣在洗漱,紧张地从卫生间出来,借着窗外的月光才看清楚江南的脸,不由得吐了口气。

“小江南,你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哦。”

江南关了水龙头,在身上擦了擦手,前去握住阮念的胳膊。

“阮念……对不起……”

“你说什么呢?”阮念双手摸上她的小脸,一阵搓揉,“不是要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吗?”

江南被她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

两人在黑夜里望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笑得像两个二傻子一样。

第二天一早,阮念还在被窝里,就听见古娜在她铺下嘀嘀咕咕问:“阮念什么时候买的补血口服液呀?”

她猛地一下就从睡梦中惊醒了。握住围栏,探着脑袋往下看,古娜手里拿着两个红色的长条盒子,大小跟课本差不多。

阮念挠了挠脑壳,看了江南一眼,趁大家不注意,悄悄地把口服液装塞进了书包里。

上课的时候她偷偷在网上搜了一下,险些惊跳起来。

这个牌子的补血口服液一盒就要二百六!!

江南每天披星戴月一节课才五十块钱,买两盒相当于白上十节课!

她连个蓝胖子的玩偶都舍不得给自己买!竟然给她买这个……

阮念鼻子一酸,温热的液体涌上了眼眶。

下课铃一响,她收拾了书包就拽着江南出了教学楼,说什么都要把口服液退了。

江南倔强地挣开她的手,说什么都不肯去。

两人僵在楼底下,看着人来人往,谁也不肯退一步。

阮念绝望地咬了咬唇瓣,“如果你不肯退,那我把钱给你!”

“我不要!”

“江南!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江南急的脸都红了,“我就想给你补补,你收下就好了,为什么非要退呢?”

“我补我可以自己买啊,我又不是没有钱!”阮念急得直跺脚,“你的钱来的多不容易,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江南脸涨得通红,嘴硬道:“我愿意给你买不可以吗?”

“可是我晕倒跟你没有关系,你没必要给我买啊!”

“我知道没关系……乔师兄也说了……”江南态度软了几分,喃声道:“道理我都懂,但我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

阮念咬牙憋气了半晌,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三选一,第一、我带你去退了,第二、我把钱给你,第三、我们以后划清界限。”

江南嘴唇一抖,盯着她一眼不眨。

“为什么要跟我划清界限?”

阮念叹了口气,无奈道:“如果这次我接受了你的东西,那下次呢?哪天我跟你一起去吃饭,食物中毒了,难道你还要负责我所有的医药费吗?那我以后还敢跟你一起玩吗?”

江南有些怔住了,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了。

她只顾考虑到这样做无愧自己的良心,却忽视了阮念的感受。

想为她做点什么,反而带给了她压力。

半响,她才点头,“那好吧,我带你去药店,但我不敢保证人家会退……”

阮念瞬间感觉心情愉悦到不行。

一路跟着江南七拐八绕,走过一载路又绕到奇文路,走了二十分钟才出了校南门,终于到了那家药店门口。

阮念此刻累得脚都不想挪了。

她简单地算了一下,由北向南,从宿舍到传播学院需要二十分钟,从学院到校南门又需要二十分钟,那江南从南门买了口服液再回到宿舍,就算跑步也得二十分钟!

难怪她昨晚回来的那么晚!

阮念想到这里,顿时眼圈儿有点红,“你怎么跑这么远啊?”

“昨晚好几个药店都关门了……只有这个店还开着。”

阮念一听,又气又急又感动,一串儿泪珠就掉下来了,“你怎么这么傻呢?跑这么远的路,回来的时候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江南慌张地摇了摇头,“我回来的时候是从南门坐车到东北门才回的宿舍!”

“真的?”阮念擦了擦眼泪,半信半疑地问。

“真的!”

“那你也别管我,让我哭会……”她说罢又挤出几滴眼泪来,掏出书包里的补血口服液进了药店门口。

江南忙不迭地跟着她进了药店,只见她梨花带泪,哭得万分委屈,说家里没有钱,姐姐饿肚子打工给她买这个,感动的药店老板破例退了那两盒补血口服液。

这事才总算是落幕了,两个姑娘的心也因为这件事更近了。

后来,当青春逝去,她们回头一看,原来,从一开始她们就没有辜负过这段感情。

*

天气渐渐入了深秋,天高云淡,整个校园都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落叶。

阮念从柜子里翻出十一假期从家里带来的T恤套上,拎了一件外套才出了门。

今天是11.11日,江城大学、交通大学、女子大学三所高校学生会联合举办了一个联谊晚会,古娜和闻筝作为文艺部的成员还有表演。

之前古娜提过一次,但江南要打工,阮念也没什么兴趣,只有天天囔囔着要脱单的田潼听到这个好消息狂喜不已,非得阮念陪她一起去。

阮念虽然抹不开面子,但也没点头。

谁知,隔了两天,在闻筝学姐三番五次盛情相邀下,阮念动摇了……

好吧,她只能催眠自己,就当作是对恐男症的脱敏治疗了。

联谊会在她们学校西北门附近的学生会活动中心,附近有四座书斋,阮念去活动中心之前,顺道借了一本书,《世界顶级时尚大师作品典藏》。

之前江南看过,说是展示了维斯特伍德作为一位顶级时装设计师的精彩作品,被称为时装界的“朋克之母”,对于时装设计专业人士以及时装模特,都是一本不错的参考书。

事实证明,她这书真是借对了!

否则面对一屋子奇奇怪怪的人,她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临时变卦。

整个活动室被布置的像告白现场一样,脚下和头顶都是马卡龙色的气球,室内摆着小方桌,两男两女坐一桌,桌上还插着四朵有编号的玫瑰花,晚会一开场,主持人闻筝就让大家将各自的玫瑰花拿好。

不一会儿,就有负责人将花瓶撤了下去,阮念立马觉得整个视线都明朗了。

她好奇地抬眸扫了一眼,忽然看到对面一桌两个女生,一瘦一胖,一高一矮,两人挨着坐着,打扮地花枝招展,百般难描。

阮念快速地低下头,将头埋进书里。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