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王爷他不想读书宁昊谦崔思璇(娇娘)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5:02

宁昊谦崔思璇(娇娘)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王爷他不想读书小说吧,这是作者故砚殊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古言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于一铭不自在地撇过脸去不说话,娇娘更不会先开口解释,萧越也就只能干着急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他要转身问问别人,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从身边响起:“萧越,你最好别掺和。”

王爷他不想读书

推荐指数:8分

《王爷他不想读书》在线阅读全文

王爷他不想读书第 21 章

娇娘仔细看了于一铭拿来的那篇策论,这是今日学堂里夫子给他们布置的作业。早先便说了,娇娘是跟着几位公主和后排的王孙贵戚们一个进度,而于一铭却是跟着太子和几位皇子一起,进度比起娇娘她们快得多。

再说策论一道,娇娘现在连门都还没入,崔廷也并不教她这些,说白了策论不过是科举应试才需要的,这东西对娇娘来说毫无用处。

“于小郎君,不好意思啊,策论我还没学过,贸然指点只怕耽误了你,你还是问一问其他人吧。”娇娘将书册重又递回给于一铭,歉然地笑了一下。这篇策论倒不是有多难,只是她确实不知道策论有哪些要求,还是不要误人子弟了。

然而她的不好意思落在于一铭眼中都成了不想搭理的敷衍,尤其是看到坐在她旁边的雍乐侯丝毫不避嫌地探着脑袋过来大大方方地打量娇娘桌案上的东西,甚至还伸手摆弄,崔小娘子却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

明明崔小娘子昨日才搬回来坐,雍乐侯就好像与她好得不成样子,偏偏崔小娘子还不在意似的任由他胡作非为。

“我还当文山先生的女儿也是个学识渊博的,没成想竟然连一篇策论都看不明白。”讥讽的话语不受控制地从于一铭口中倾泻而出。

娇娘被他的话惊楞住,怔怔地望着他,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话。于一铭恍然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惊惶的狼狈,然而话已出口,他便不能再吞回来,硬挺挺地站在原处回望娇娘,倨傲得扬起下巴。“是我的错,能和雍乐侯这种不学无术的人混在一起,看来崔小娘子也也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罢了。”

宁昊谦方才还在把玩娇娘的笔盒,那是她阿娘给她准备的,一个精致的黄梨木雕花木盒,不过小孩子拇指宽,长约一支笔,里头放着娇娘最爱用的两只徽州狼毫细笔。从娇娘第一回掏出这个盒子,小霸王就看上了,只是娇娘看得紧,说什么也不肯给他,他才时不时摸过来看看再放回去。

这会儿听见于一铭的话,小霸王也不急着放下笔盒,一双丹凤眸危险地眯了眯,嘴角也勾起一丝嗜血的微笑,这几日看似收敛的脾气仿佛被关在笼子里饿了整整一个月的猛兽,出口便是冷冽的寒气:“于一铭,你活腻了?”

还没等于一铭从小霸王的冷语中回忆起曾经的恐惧,娇娘便沉下了脸,她不知道于一铭这是怎么了,因为之前几次萧越和于一铭来找她说话时态度都很谦逊有礼,她万万没有想到于一铭今日会说出这样的话。

眉头深深皱起,娇娘觉得很不理解,如果是对她有什么不满,那么直说不就好了,为什么偏偏要扯上阿耶呢?再说即便是扯上了阿耶,于一铭攻讦她的点也站不住脚:“有哪一条律法规定了文山先生的女儿必须是什么样子呢,还是有哪一道圣旨规定了不够学识渊博就不算文山先生的女儿吗?”

“如果没有,那我真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是不可违抗的存在。阿耶承认我是他的女儿那我就是阿耶的女儿,不需要学识渊博,也不需要会策论。”

看她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宁昊谦却是噗呲乐了出来,惹得小丫头转头不满地瞪他。

于一铭早在小侯爷出声的时候就有些怂了,这会儿被娇娘问得支支吾吾答不出话来,却又不肯认错,梗着一口气站着,背上已经蒙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娇娘本不是咄咄逼人的性子,但于一铭今日这话着实令人恼怒,故而也就不愿退下这一步,一时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无处消解。

闹大了动静自然吸引起学堂里其他人的注目,萧越才从外头进来就看见他一同反抗欺压的好兄弟和崔小娘子对上了,一头雾水地跑上来劝架:“于一铭,娇娘,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呀。”

于一铭不自在地撇过脸去不说话,娇娘更不会先开口解释,萧越也就只能干着急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他要转身问问别人,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从身边响起:“萧越,你最好别掺和。”

小胖子身子一僵,抬眼就看到那尊活祖宗竟然就站在娇娘身侧,他方才进来的急竟没有注意到他,这桩事儿要是还有这位在里面那于一铭可就真是有苦说不出了,“二郎……”

然而宁昊谦丝毫没有搭理小胖子的意思,狞笑着与于一铭道:“怎么不敢把你方才的话再说一遍了?”

于一铭眼神畏缩了几下,仍旧不开口,好似这样就能当做前头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可惜小霸王可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别人没惹他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去惹人家,绝对不存在惹了他还能全身而退的人。

暴脾气一上来小霸王就动了手,于一铭到底是个十来岁的儿郎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平素里也是被家族如珠如宝小心伺候的,哪里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嘴的性子?火气一上来便顾不得什么身份尊卑,与小霸王扭打成一团。

不过说是两人扭打,其实一眼看过去战况很是分明。

于一铭出身文臣世家,虽也学了骑射功夫,到底不过是些花拳绣腿的表面功夫,哪里比得上小霸王三不五时地往西山大营跑练出来的一身真本事。

不出三两下的功夫,于一铭便只能被小霸王按在地上狠揍。

心黑手狠的小霸王蔫儿坏,一门心思对着于一铭被衣裳遮挡住不好露出来的地方下黑手,那面上一点儿的痕迹都没有,反倒是不知怎么打架的于一铭慌乱中随手呼噜的两个捣在了小霸王的眼角处,留下一团乌青。

等到学堂里猝不及防受了惊吓的小娘子们惊惧着叫来学堂的夫子们和崔廷的时候,两人早就住了手,只是一个面上挂了彩的气定神闲站在一旁,一个看似毫发无损的却不停地“嘶嘶”喘着气儿。

一见到雍乐侯的身影,夫子们心里纷纷叹了口气,果然是他!

“这是怎么了?”崔廷面色如常地扫视了一圈一片狼藉的地方,对着打架的两人仔细打量了一会儿。

虽然被雍乐侯狠狠揍了一顿,但是理亏的于一铭仍是坚持不开口不解释,只垂着头一副害怕的模样。

宁昊谦冷笑着瞥他一眼,还是揍得轻了,转过头去对着崔廷就换了一张面容:“您别看我呀,我这回真是被冤枉的,不信您看我脸上,这是被他打出来的,我可是一点儿也没伤着他吧!崔先生,我是真的学好了,您信我!”

无耻!围观的学生们都被他的厚脸皮惊呆了,方才被他按在地上打得嗷嗷叫的不是于一铭是谁?

看到崔廷仿佛不信的样子,宁昊谦眼珠子一转,瞥见身侧的娇娘,顿时张口:“先生,您不信我,总该信您家的小娘子吧,您是知道她的,崔小娘子劳烦你给我做个证,我和于一铭打架是不是有缘由的?”

适才这两人从争吵忽然演变成了打架,娇娘一时还有些懵回不过神来,听见小侯爷的问话才想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忙点头道:“对,小侯爷与于一铭打架是因为于一铭骂他,还……”她想了想还是没提最开始于一铭是来找她麻烦,小侯爷是被她连累的。

得了她的话,宁昊谦立即笑眯眯地朝着崔廷和那几个不敢置信的夫子露出“你看吧”的神情。

围观的学生们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崔家小娘子确实也没说谎,只是隐瞒了最开始于一铭与她的争执。

不过到底事情与他们无关,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

崔廷深深地看了小侯爷一眼,也没有追问娇娘没说完的话,既然于一铭不肯开口,雍乐侯说的话又有证人,这件事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停了课,讲学的夫子才出了门,小侯爷就凑过来喜滋滋地对娇娘道:“小丫头,改日我请你去打马球,送你一匹好马!”

娇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怎么这么高兴。不过小侯爷说完就大摇大摆背着手离开了学堂。

明日休沐,不光娇娘休,崔廷也休,父女俩一同上了马车。

崔廷自然没有忘记才发生的事儿,询问起娇娘。这会儿车里只有崔廷在,娇娘便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对于一铭的话,崔廷没什么反应,不过是些闲言碎语,他不放在心上,娇娘也是个心性豁达的,他并不担心。

不过说起雍乐侯,崔廷笑笑,这位小侯爷真是个够狠也够聪明的。

下午问话的时候他就注意了,那小侯爷是故意引着娇娘说他们两人打架的原因,而不是最初文他的到底有没有对于一铭下手。如今听了娇娘说那小侯爷是直接把人按在地上凑了一顿,可是于一铭面上看起来并无伤痕,可见他下手的地方都在暗处。

还真是有意思啊。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