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梨落琴丝》(暮归云念如织商雪燕)小说阅读by湿砚

发布时间:2019-03-12 13:40

连载中小说梨落琴丝是著名作家湿砚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暮归云念如织商雪燕,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古言小说梨落琴丝精选篇章:“念姑娘!念姑娘……”身后的燕衡水焦急地呼喊,“皇上交代……”“何事?”慕容瞑枫掀开车帘望着跟着皇轿后边跑得气喘吁吁的我,脸色瞬间变黑,“燕衡水!”一声怒吼,皇轿立即停下。“卑职在!”燕衡水惊慌地立在原地牵着马进不得退不得,一副憨厚又可笑的模样。我回头见他如此,不禁站在原地望着他笑了起来。

梨落琴丝

推荐指数:8分

《梨落琴丝》在线阅读全文

梨落琴丝第32章 相似

“我只是不想麻烦你,所以我自己下马了。”忍受不了他那不明意义的眼光,我低下头小声地辩解。

“念姑娘还是上马吧,免得卑职难以向皇上交代!”燕衡水向我一揖,听他的声音里,更多的是冷漠。

“可是……”刚摔下来时,屁股貌似摔得不轻,再坐马,我怕我坚持不了,可又不好意思开口,趁他不留神,一溜烟向前跑了。回头时,燕衡水一脸诧异地愣在原地,见我回头,便急急牵了马快步向前赶,我心上一惊,不顾周围人的眼光,跑得更快了。

“念姑娘!念姑娘……”身后的燕衡水焦急地呼喊,“皇上交代……”

“何事?”慕容瞑枫掀开车帘望着跟着皇轿后边跑得气喘吁吁的我,脸色瞬间变黑,“燕衡水!”一声怒吼,皇轿立即停下。

“卑职在!”燕衡水惊慌地立在原地牵着马进不得退不得,一副憨厚又可笑的模样。我回头见他如此,不禁站在原地望着他笑了起来。

慕容瞑枫面无表情地下轿走到我旁边,故意瞥了我一眼,我发现以后,立马转傻笑为干笑。

“发生了何事?念姑娘是朕请来的客人!你竟如此对待朕的客人?”慕容瞑枫站在燕衡水面前,不怒而威的气势使得燕衡水更加渺小……

“是念姑娘……卑……卑职……”燕衡水结巴着说不出理由,我见他如此畏惧慕容瞑枫,心上一急,便脱口而出。

“我坐累了,想自己走走,燕衡水是因为皇上交代,才不准我下马,不过,我就是想自己走,才故意趁着燕衡水不注意,自己下来,自己走路了……”还摔痛了屁股……

慕容瞑枫无语地看着一脸真诚的我,而后懒得管我,自个儿潇洒地坐回轿子。我笑嘻嘻地目送着他上轿,心里的压抑突然间好了些。

“起——驾——”小太监瞅准机会扯着嗓子喊,迎圣队伍这才继续。进了宫门,里面的奢侈物品看得我是眼花缭乱,真有点儿搞不清东南西北了,脚步开始缥缈起来,我一路跟着人流走,生怕走丢了。

“嗒嗒”的马蹄声近在耳旁,我转过头,见到的是一张秀雅的脸,说是秀雅也不为过,他的脸型有点儿像标准美女的瓜子脸,性感的薄唇勾着痞笑,可是,那双眼睛,我望进它的深邃,脑中有一瞬间成为空白。那双眼睛!像极了暮归云!陌生的脸,熟悉的眼睛……

“姑娘姓念?”骑马之人靠近我,脸带痞笑似的看了我一眼。不,暮归云不会用那种眼神看我!

我深吸口气应了声,声音小得只有我自己听得见。

马上之人嗤笑出声:“念姑娘果真美若天仙,竟能让不近女色的燕皇与最冷侍卫燕衡水为之头痛,可见……”底下之意不言而喻!我瞪大眼睛怒气冲冲地望着他!

“没有,我没有故意招惹他们!我是来帮慕容瞑枫忙的!完了我就会走,才不想留在宫里呆一辈子呢!”

“呵呵……姑娘真有意思,开个玩笑而已,月某明白姑娘当然没有那种想法。在下月宴风,冒问姑娘芳名。”马上之人悠闲地骑着马,不紧不慢地跟着我的脚步。

“我,”我再次吸口气,强压下心中狂涌的伤感,“我叫念如织。”

“念如织?”

我抬起头,他的眼睛里似有丝伤感,转瞬便消失了。

月宴风收回打量我的目光,他眼底的忧伤在无限地扩大,我愣愣地看着这张陌生的脸,那眼神却是如此熟悉……

“月某还有事,先走一步!”月宴风恢复痞笑,侧过头一夹马肚急速奔离,蹄后扬起一阵灰尘,迷糊了我的双眼,泪泉涨得满满的,而后像冲了堤坝般刷刷直流……

暮归云,怎么办?我又想起了你……

那个人的眼睛,真的好像你……

“念姑娘。”身后有人走近,我赶紧胡乱地抹了把脸,哽着声问:“何事?”

“别理月宴风那家伙,他那种高傲自大的人说的话一向很伤人!”声音干净好爽,回头时,撞见了一个英姿飒爽着白装的女子,她毫无形象地咧嘴朝我笑,却让人感觉她是如此的豪爽无比。

“你是?”摸不清她的身份,心里有点七上八下,别是慕容瞑枫某个妃嫔,到时,有了误会那就麻烦了!

“呵呵,不认识没关系,往后记得会过面就行了!”她拍拍我的肩膀径直离去。

等见到已落后好久的燕衡水迎面走来,我指着大步远走的豪爽背影问:“燕衡水,她是谁啊?”

燕衡水瞄她一眼后便古怪地瞅着我:“你不认识她?”

“我没见过她,又怎会认识她?”我不满地翻了他一个白眼。

他无奈地笑着摇头:“自古以来,两国之中,燕国出现了第一位女将军……”

我依旧迷惑地望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燕衡水接收到我无知的表情,再次无奈地摇摇头:“史上第一位女将军天娇仲!念姑娘,你以前都没……听说过?”

“天娇仲?好怪的名字!”我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看得出来,她这人也是与这里所有的女子不同,而一触到燕衡水睁大满是不可思议的眼睛,才猛然回悟:我,又犯错了!

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天呐!

“咳,我先走了!”我急忙撒腿就跑,若再跟燕衡水聊下去,我怕会无地自容……

“呼——呼——”累得气喘吁吁地站在慕容瞑枫面前。

“何事如此慌张?”慕容瞑枫瞥了我一眼。

“没……呼——没事!我房间——好——像还没——安排——”我努力平息呼吸,尽量调匀呼吸,但,结果,依旧没说完整……

“朱子丁,带姑娘去芳泌阁休息!”慕容瞑枫一脸镇定坐回龙椅,“曾爱卿可有想法?”

我这才注意到,那身着官服的那个也在这儿!

“念姑娘,这边请。”叫朱子丁的太监领着我朝门口走去,我自然恭敬地跟在朱子丁身后,出了宫门,心情豁然开朗,呼吸着初夏特有的芬芳,然而,心上却总像被什么给压住了,有点儿透不出气,我试着大口地吸气来缓解这种压力时,太监朱子丁猛地回头,一脸慈祥。

“念姑娘很紧张吗?是因为见到了皇上?”

我仔细地瞅瞅朱子丁的表情,并没有嘲笑我的意思,我默叹口气道:“见到皇上倒没什么,好歹共过那么久的车,也算熟人了。可,见到月宴风到时唬了我一跳,”我怕他误会,便赶紧补充,“天娇仲说,他很狂妄自大,那,皇上怎么能容忍得了他呢?”

朱子丁只瞥了我一眼,便继续领路:“天象师月宴风是个无所不会的奇才,所观天象占卜得十分精确,皇上可是好不容易才求得如此贤才,何谈容忍?念姑娘,你……”

我再次低头不语,唉,说什么,错什么……一路上我只好随口符合几句,不敢再多说了。

远远的便看见三个金光大字“芳泌阁”,字字皆有力,藏锋不漏。朱子丁见我没跟上,折过身便看见我瞪着这三个字发呆,他返回身子走近我,细声说道:“这是皇上亲笔提的,姑娘见着是喜欢吗?”

“字是不错,比裕莫尘写得好看多了!”待反应过来,才知又是说漏了嘴,趁朱子丁没回味过来,便赶紧进了门,随意捧了一样瓷器,故作欣喜道:“哇,好漂亮!皇宫里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啪——”耍玩间,手中瓷器一滑,碎在上好的青石板上……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