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梨落琴丝暮归云念如织商雪燕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3:01

暮归云念如织商雪燕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梨落琴丝小说吧,这是作者湿砚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古言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诗月擅自做主呼您为姐姐,姐姐可生气了?”东阳公主眉毛一挑,似有警告。“不敢不敢!”我再次卑微地低下头,没办法,谁让我在她的地盘上,现在,我真是寄人篱下了。“姐姐貌美如花,连素容都这样令人自叹不如。”听她这话,有些句句带刺,我有惹她吗?“谢公主谬赞,民女还未梳洗好,望公主稍等片刻。”这妹妹是不能乱叫嘀,只好恭敬地回话,再一瞄东阳公主,东阳公主再次挑眉。

梨落琴丝

推荐指数:8分

《梨落琴丝》在线阅读全文

梨落琴丝第33章

昨日因打碎了一个上好瓷器,便不敢再动其中的任何一样了,闷了一天。今天一大早醒来,昨天调来的宫女蕊珠和碧莹两个早端了茶和饭菜搁在桌上。被她们服侍时,虽有些尴尬,但到底还是坚持了,燕国的服饰习俗,我不懂,只好看着学了。

“姑娘好美,就像仙女似的!”碧莹边给我梳头边赞道。

“哪啊,是你们的手巧,再丑的女人都能被你们给美化了!”我胡乱应承道,递珠花的蕊珠噗嗤笑了:“姑娘真爱开玩笑,姑娘的美若天仙,朝上已经传遍了!”

“天仙又如何?”我抚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不禁叹道,“再美的天仙也会老去。”再美的天仙也不一定会幸福,美貌,不是女人的全部……

“东阳公主到!”突兀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冒出,我还愣在梳妆台前时,碧莹和蕊珠两个小姑娘早慌了神,不知该如何是好。

东阳公主?公主!

我赶紧起身抚平衣服上的皱褶,还未整理好,门口便走进一个扶着蓝衣小丫头娇滴滴的黄衣女子,和翩然一般大。她身后跟着两个嬷嬷与两个丫头,黄衣女子面带微笑,两只杏眼似是漫不经心地打量着我。

我瞬间失神,公主就是公主!美得……有点不像话!年岁虽小,但她有精致的面容,窈窕的身段,文弱恬美的气质融于她的一身,她自然的微笑,似是溢出了无数的光芒令人眼前一亮。

“奴婢碧莹(蕊珠)参见公主。”碧莹和蕊珠早福□子行礼了。

“参见公主!”被她们俩一吓,我也跟着她们一起行礼。

“免礼了,这往后啊……”一阵清香传来,我被两只柔弱微力的手扶了起来,我只是紧张地低着头,不敢正视她。

“往后……算了,不说了,说了也没趣。皇兄怕念姐姐闷了,特让诗月来陪陪你。念姐姐可想熟悉一下这儿?”东阳公主说这话时端庄大方,公主味儿比翩然那丫头强多了。

我抬起头迷离地望着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诗月擅自做主呼您为姐姐,姐姐可生气了?”东阳公主眉毛一挑,似有警告。

“不敢不敢!”我再次卑微地低下头,没办法,谁让我在她的地盘上,现在,我真是寄人篱下了。

“姐姐貌美如花,连素容都这样令人自叹不如。”听她这话,有些句句带刺,我有惹她吗?

“谢公主谬赞,民女还未梳洗好,望公主稍等片刻。”这妹妹是不能乱叫嘀,只好恭敬地回话,再一瞄东阳公主,东阳公主再次挑眉。

“若是如此,姐姐只管梳洗,诗月在厅间等候便是。”东阳公主轻甩广袖,拂过凳子便优雅地坐下了,看得我目瞪口呆,有气质的人做什么事都那么令人赏心悦目。

再次坐在梳妆台前,不时地从镜子的边缘观察东阳公主,她的一切动作都是那么优雅,连喝茶的气质都令我自愧不如。刚穿到这来的一个多月,还是燕妃时,哪像她这么矜持?翩然那丫头在我面前也没个公主样。不行!好歹我曾经是个娘娘!不能输了气质!思考间,端正了自己的仪容,露出标准的八齿微笑。东阳公主,我要让你真正的自叹不如!

挪着莲步移近东阳公主,我两手拈着丝帕,搁于腰间半曲下膝。

“公主久等了。”我刚说完便瞥见了东阳公主眼里的惊叹,喜悦不禁溢出嘴角,但我依旧露着标准的八齿微笑。

“姐姐可用了早膳?”意外地,东阳公主的语气突然间有了善意。

“不用了,民女晚点儿再回来用早膳。”我也是客客气气地回话,用早膳?我怕吓着她!

“那,姐姐随我四处看看。”东阳公主优雅地起身,向我比着请的手势。

我依旧面带恭敬地站在她身后,示意她先请。她纤手微提裙角,便迈开了步子,东阳公主看似走得不快,可我追在她后边却累得气喘吁吁。

“出了芳泌阁,直走可以去养心殿,右走便是诗月的东阳宫,穿过这条道,花园的那边可以去庄妃的牡丹阁,那边一条道……”

东阳公主还未介绍完,悦耳的琴音飘了出来,若即若离,似顿似玄,无限忧伤,而这股忧伤像下在我心里的雪,融在并冰住我整颗残碎无几的心。好冷,好痛!微爽的初夏清早,我裹紧了我周身的衣服。

“宴风哥哥回来了!”东阳公主似是无限惊喜,不顾形象地抓着裙角跑向后花园左边一条道。东阳公主的丫头嬷嬷们没愣神跟了上去,被丢下的我也只好跟了上去,只苦了慌神追在我身后的蕊珠碧莹。

琴音戛然而止,继而传出东阳公主欣喜的声音:“宴风哥哥,你有一年没回来了!诗月好想你!”

我立在门口,里面的布景一目了然,屋里散发着兰香,两边搁着古桌,墙的正面挂着一幅林间小道,正中间的圆桌上摆着一盆不知名的花,月宴风正坐在堂下的一张矮桌前,矮桌上搁着一把上好的古筝,东阳公主平坐在古筝的右侧,摆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宴风哥哥,如果含淅姐姐还在的话,你早就回来了,对不对?”

这!这是东阳公主吗?刚刚不是一个很淑女的,很优雅的……大家闺秀吗?

月宴风瞥了我一眼便继续抚琴:“念姑娘随便坐,在下正好有一首曲子想让念姑娘评评。”

“哦?”我一听便也来了兴趣,好奇地随意坐下,饶有兴趣地等待着他的曲子。蕊珠好碧莹慌忙立在我身后大气不敢出。东阳公主托腮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眼神楚楚地盯着月宴风。

低音绵长,忽转音陡,丝丝清脆……银瓶碎裂,抹而复挑,沉音收回……

回肠荡气……

弹琴之人似在诉讼无限的相思之苦,听了这曲,不知为何,我的心,又痛了……

而一看东阳公主,她的表情只有陶醉……

“好!”待他收完最后一个音符,我忽略心中的苦楚,奋力地鼓掌,“没想到月……象师竟会如此绝妙之曲!弹得不赖!”

“念姑娘也会?”月宴风的眼睛牢牢锁住我,我情不自禁落入他的深邃,急急承道:“是,我会!”

“能否弹上一曲?”月宴风将古筝推向我,我收回目光,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在古筝上。我不加思索抱过古筝搁在腿上便伸出食指勾弦试音,弦音清脆,挺不赖!

波音袅旋,如江似水……

“儿时凿壁偷了谁家的光

宿昔不梳一苦十年寒窗

如今灯下闲读红袖添香

半生浮名只是虚妄

三月一路烟霞莺飞草长

柳絮纷飞里看见了故乡

不知心上的你是否还在庐阳

一缕青丝一生珍藏

桥上的恋人入对出双

桥边红药叹夜太漫长

月也摇晃人也彷徨

乌蓬里传来了一曲离殇

庐州月光洒在心上

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

太多的伤难诉衷肠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庐州月光梨花雨凉

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

家乡月光深深烙在我心上

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三月一路烟霞莺飞草长

柳絮纷飞里看见了故乡

不知心上的你是否还在庐阳

一缕青丝一生珍藏

桥上的恋人入对出双

桥边红药叹夜太漫长

月也摇晃人也彷徨

乌蓬里传来了一曲离殇

庐州月光洒在心上

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

太多的伤难诉衷肠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庐州月光梨花雨凉

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

家乡月光

深深烙在我心上

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庐州的月光在我心上

太多的伤难诉衷肠

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

我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庐州月光洒在心上

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

太多的伤难诉衷肠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庐州月光梨花雨凉

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

家乡月光深深烙在我心上

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轮滑全筝,涛沉音止。

一片寂静,耳边似乎是花开的声音……

“好!”门口响起一阵掌声。我回头一看,竟是她!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