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霉运传人陆鸣蒋竹君小说第18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1:39

这本已完结小说霉运传人讲述了主人公陆鸣蒋竹君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超级码农的倾心巨作,霉运传人精选篇章:陆鸣出去之后,监管处长陈伟说道:“看来事情出在我们内部,这个人不是医生就是护士,只有他们能够打开药柜的门……”肖长乐说道:“这样一来事情就复杂了,这个人明明知道陆建民要自杀,却出手帮助他,且不说他的冷血,起码这里面有重大的隐情。我看,这个人要么是收受了财神的贿赂,要么就是财神死了对他有好处,甚至有可能跟失踪的巨款有关系……”

霉运传人

推荐指数:8分

《霉运传人》在线阅读全文

霉运传人第18章 不安全

王东海一愣,嘴里咦了一声,骂道:“你这小兔崽子口气不小啊,一下两条命,警察肯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凡是跟财神有接触的人都不会轻易放过,反正,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是别想出去了,哎呀,老曾,他到底吃了什么……”

曾强摇摇头,说道:“谁知道……我发现的时候,他都口吐白沫了……肯定是吃了什么药……”

“奇怪的是十号的周怡怎么也突然就死了……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王东海似自言自语地说道。

曾强苦笑道:“他们是情人……也许心意相通吧……”

王东海骂道:“你他妈就扯吧……”

陆鸣慢慢走到桌子跟前,一根手指从一本本整整齐齐码好的书上划过去,很显然,财神在临死之前整理过自己的书桌,也许,他是担心自己会留下什么痕迹,所以在最后时刻清理了一遍。

陆鸣拿起经常看的那本书放在了自己枕头底下,决定出去的时候带上它,就算留个纪念,不知为什么,看着财神空荡荡的床,心里竟有一股潮水涌动,再次感到一种深刻的无法表达的怀念之情。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人停在了五号门前,其余几个好像直奔十号去了。接着就是门上开锁的声音,只见三名管教冲了进来。

吴管教大声喝道:“全部靠墙站好。”

开始搜查了。他们肯定什么都找不到,财神早就清理的干干净净了。陆鸣听着身后翻箱倒柜的声音暗自思忖。

“把衣服全部脱下来。”吴管教命令道。

三个人就像进澡堂一般,把自己扒得干干净净,几件衣服立刻就被彻底检查了一遍,最后,就像陆鸣猜测的那样,管教们一无所获。

“曾强出来。”吴管教命令道。

曾强出去之后,病室里留着一名管教没有离开,门也没有关。“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不允许说话。”

陆鸣知道开始“过堂”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从曾强开始,这也多少印证了他此前的猜测,曾强多半是王院长安排在财神身边的耳目。

他甚至能猜到王院长肯定会向曾强打听自己和财神的关系,看来财神早就有所准备了,怪不得他在号子里基本上不说话,并且一再告诫自己不要让别人看出来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

但愿曾强不会胡说八道吧,万一他要是立功心切的话,说不定会凭着自己的想象胡说呢,那样一来,自己的缓刑可就真的危险了。

好在曾强去了并没有多长时间,十几分钟之后,他就回来了,紧接着就轮到了王东海,等他出去之后,陆鸣也不管管教同意不同意,就开始整理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床铺。

枕头的下的那本书并没有引起管教的注意,只是被扔在了地上,一些记录学习笔记的小纸片撒了一地。

这些纸片本来就是掩人耳目的,根本没有实际意义,如果干部仔细检查的话,就会发现,小纸片上许多内容都是抄袭的原文,对于心思缜密的人来说,也算得上破绽了。

这样一想,陆鸣更加深刻地理解了财神为什么一再强调要谨慎,顿时就想起了暂时存放在小屋子里的那把手机,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

如果自己被释放之前没有机会出号子的话,那把手机难道就一直留在那里?早晚一天会被干部发现。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手机和财神的死联系到一起,万幸自己抹去了指纹,不然即便出去了,也摆脱不了被抓回来的命运,也许,找个机会给蒋竹君暗示一下,她应该很容易就能处理掉。

“陆鸣,出来……”

终于轮到了,也许,曾强和王东海都是王大麻子的耳目,自己才是他们最大的怀疑对象,但不能自乱阵脚,现在财神不在了,一切只能靠自己了。不管怎么说,他们没有证据。

办公室里除了王院长和文涛,还有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陆鸣从来都没有见过。

他虽然很紧张,可不知为什么,财神的死好像给了他极大的勇气,脸上丝毫都没有显露出恐慌的神情。

“陆鸣,你知道财神是怎么死的吗?”文涛恶狠狠地问道。

陆鸣疑惑地摇摇头,没有出声。他觉得有时候沉默就是一种力量,就像财神那样。

“我告诉你,财神是服用了过量的地高辛,导致的猝死,你们这个号子,能够接触到药物的只有你一个人……你老实说,是不是你给他提供的药物?”

陆鸣还没有回答,王院长插话道:“也许,你并不知道财神想自杀,毕竟,这种药本身就是治疗冠心病的,你也不知道这种药能够吃死人,但是这个药肯定是从你手里流进号子的……

只要你老老实实说出实情,我们就当做你是上当受骗,可以考虑从轻处理,但是如果你不老实交代,一旦我们查出来的话,你就别想缓刑了……”

陆鸣有种想笑的感觉,心想,王大麻子简直就把自己当成了不懂事的小孩,看他的智商也没有多高,怪不得会被财神玩弄于鼓掌之中呢。

陆鸣装作一副冤屈的样子,说道:“领导,我只是发药的,医生配什么药,我就发什么药……并且,每次都有护士在一边监督着病犯吃下去,陆叔的死怎么能怪我呢……我连什么叫地高辛都不清楚……”

这时,那个穿着警服的陌生男人开口说道:“陆叔?你跟他关系走得很近吧?”

陆鸣当然明白他想把自己往哪个方向引导,辩解道:“我把比自己年纪大的男人都叫叔,不信你问问九号的赵叔……”

穿西装的男人喷出一口烟说道:“陆鸣,你可要想清楚了,听说你刚刚被判了缓刑,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我们随时可以终止你的判决生效……

我们知道,你救过陆建民的命,也是他把你调到了五号,听说你一直吃小灶,都是陆建明为你买单,你是跟他最接近的人,难道你对他的自杀一点都不知情?”

陆鸣基本上已经断定,这些人只是在吓唬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只是看自己年轻,想从自己这里套点有价值的信息。

他只坚信一点,只要他们没有证据,就算暂时不会释放自己,但也不能无止境地把自己关下去,法院的判决也不是轻易就能改的。

何况,扪心自问,他确实不知道财神会自杀,否则,说不定会向管教报告呢,毕竟,他也不想让财神死掉。

“领导,我不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反正我确实不知道陆叔自杀的事情,我以前救过他,如果知道他要自杀的话,早就报告了……

前几天,王院长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让我单独跟陆叔接触一次,我当时就说了,陆叔从来不跟我说话,号子里的人都知道,他之所给我订小灶,可能就是因为上次鲜血的事情……”

王院长不耐烦地打断陆鸣的话,说道:“那你说,陆建民的药是谁弄进去的?”

陆鸣知道王大麻子急了,心想,从刚才曾强和王东海的对话可以听出来,王大麻子肯定拿过财神的好处,要不然他怎么这么听财神的话,不仅把自己调到五号,还让自己出来打杂。

正如王东海说的那样,他其实也有嫌疑,那些药说不定是他给财神的。

不管怎么样,上次自己用800CC血保住了他的乌纱帽,这一次这个院长多半是当不成了,间接等于被财神害死了,现在他是打定主意要找个替罪羊呢。

“王院长,我怎么知道谁把药带进去的……我又没你说的那种药,就是想给他也找不到啊……”陆鸣一脸无辜地说道。

这时,那个穿警服的陌生人凑到王院长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王院长又凑到穿西装的男人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冲陆鸣摆摆手说道:“你先回去好好想想,如果想起了什么马上向我们报告,这可是关系到你能不能出去的问题……”

陆鸣出去之后,监管处长陈伟说道:“看来事情出在我们内部,这个人不是医生就是护士,只有他们能够打开药柜的门……”

肖长乐说道:“这样一来事情就复杂了,这个人明明知道陆建民要自杀,却出手帮助他,且不说他的冷血,起码这里面有重大的隐情。

我看,这个人要么是收受了财神的贿赂,要么就是财神死了对他有好处,甚至有可能跟失踪的巨款有关系……”

“但这个人会是谁呢?平时哪个医生或者护士跟陆建民走得近?”陈伟问道。

文涛沉吟了一会儿,摇摇头说道:“这就不好说了,医生和护士跟他接触也是正常工作,并没有发现谁跟他有不正常的关系……

不过,我认为药肯定是医生或者护士直接传给陆建民的,不可能通过病犯,因为多了一个中间环节反而不安全……”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