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容胥凤倾城的小说by轻陌《公主倾城鬼王要报恩》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0:40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公主倾城,鬼王要报恩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容胥凤倾城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好了,别废话了,快带我去!”对于这只幼稚的鬼,凤倾城深知激将法最管用,“还是你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带着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去人家屋顶?”

公主倾城,鬼王要报恩

推荐指数:8分

《公主倾城,鬼王要报恩》在线阅读全文

公主倾城,鬼王要报恩第十一章:奶娘

程卿卿积累的善良和热心,让他们很顺利的在向大娘的帮助下,找了一处空置的屋子。

破旧小院子的格局比程卿卿家多了一间房,因此租金也多了二十文钱。

程卿卿见凤倾城一副迟疑的样子,只道他们真的是没钱,便又跟向大娘说了几句好话,又将租金压低了五文,这便算是租赁成功了。

待程卿卿与向大娘一离开,容胥便忍不住抱怨道:“我说你也太小气了点,身上明明有百两银子,干嘛不住客栈,非要找这么一个破旧的地方,你看看,到处都是灰尘,这是人能住的地方吗?”

“你又不是人!”凤倾城并不急着打扫屋子,只问道,“你能带上我神不知鬼不觉地上人屋顶偷听吗?”

“废话,我容胥乃堂堂百年厉鬼,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自然能……诶?等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偷听什么?偷听谁家的壁角?”容胥一阵豪言壮语后换上一脸鄙夷,“啧啧,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不良嗜好。”

“那就成了,现在,你立即马上带我去程卿卿家!”凤倾城道。

“什么?你要去程卿卿家听壁脚?我没听错吧,凤倾城,你这样子有点儿恩将仇报的嫌疑,知不知道。”容胥更加鄙视了,连连摇头表示看不惯。

“什么恩将仇报,我只是好奇程卿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而已!”凤倾城倒也没隐瞒自己的怀疑,分析道,“你想啊,虽然她因为乐善好施有人缘,又救了知县夫人母子两命,但她的命跟公主的事情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自然是公主的事情!”容胥不假思索道。

“那你说,以刘二杀人不眨眼的凶狠恶毒,且还是为新皇办事,他当时只不过听了门将几句耳语,便面色有所变化,且还真是将程卿卿毫发无伤的放了回来,你觉得就只是因为知县大人?”

“这个么……”

“再有,”凤倾城继续道,“在她家,你可发现,虽然她口口声声的叫那老妇为娘,但那老妇却是连她名字都不曾唤过,这是为什么?且程卿卿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但是那老妇看起来却是快五十岁的样子,足能做婆婆了,不是吗?”

容胥抚着下巴沉吟良久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值得怀疑的道理。难道你怀疑她们是新皇的人?如果是这样,那你怎么还自投罗网啊!”

凤倾城对于容胥的担心不置可否,因为她倒不是这样的猜疑,她是从程卿卿的故事中猜想,她会不会跟自己一样是个外来灵魂。

只是程卿卿的行为举止太过完美了,她看不出什么,所以才想要偷窥。

如果程卿卿真的是跟她来自同一个地方,或许她们还能结成联盟,一起回到原来的世界。

当然,这些还不能跟容胥说,这只鬼虽然成鬼百年,但是智商太幼稚,不值得信任。

“好了,别废话了,快带我去!”对于这只幼稚的鬼,凤倾城深知激将法最管用,“还是你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带着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去人家屋顶?”

“切~”容胥受激,二话不说,就上前来抱凤倾城。

凤倾城下意识的反抗道:“你干嘛,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容胥瞪目:“什么动手动脚,我不抱着你,怎么带你上人家屋顶偷窥?”

凤倾城理亏,立即停止挣扎,任他搂了自己的腰肢。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长这么大,还没跟男人这么亲近过,这鬼少年虽然一身微凉之气,但她竟然莫名的有些面红心跳了起来。

啊呸!

凤倾城,你有点用好不好,不说这是只鬼,就算不是鬼,放在现代视觉来说,这也是一棵幼草,还需灌溉爱护,没事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好不容易自我心理建设之后,凤倾城的心思有所稳定。

但容胥却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奇怪的道:“喂,我说你是不是发热了,身子怎么这么烫?”

“你才发烧呢!”凤倾城恼羞成怒的低吼道,“还不快走,别错过最佳时机!”

无端被吼的容胥噘了噘嘴,闷闷的道:“那你抱紧我,咱们走!”

“谁要抱紧你……啊,容胥你给我慢点!”

原本为了掩饰自己失常的凤倾城还嘴硬的反驳,但脚下忽然一离地,失去重心之下,她惊叫一声,本能的就环抱住了容胥的脖子,闭着眼睛都不敢看脚下。

因此,她生生的错过了容胥嘴角勾起的一抹邪魅的微笑……

——

容胥的速度很快,在他们悄无声息的潜伏在屋顶,找了一个缺瓦的地方之后,程卿卿才回家。

房间里,倚靠着床柱显然在等着她的老妇听到声音,便唤道:“姑娘,是你回来了吗?”

姑娘?这个称呼……

“是的,奶娘,是我回来了!”程卿卿进房,便伏在老妇肩头,歉意的道,“对不起,奶娘,让您担心了。”

“奶娘知道,姑娘跟夫人一样善良,但是姑娘啊,如今世道险恶,天下骤变,你还是要谨慎再谨慎!咱们在这边隐居了八年,虽然积攒了许多的人脉,连知县老爷都袒护你。但是姑娘你还是要居安思危,那边若是知道了些蛛丝马迹,怕是又不肯善罢甘休的。”

“奶娘,你就安心吧,都过去八年了,娘亲的尸骨也早就化作一抔黄土,她……想必早就安心了吧。”程卿卿提到故去的母亲,神色黯然了下来。

“姑娘,那人心肠歹毒,将姑娘与夫人逼迫如此,虽然咱们放了假的消息回去,说你们母女得了癔症暴毙荒野,但是以她那毒辣的性格,未必全然相信。”奶娘深谋远虑的道,“姑娘,你可千万要答应老奴,万一哪一日,她果然派人而来,你一定不要管老奴,尽管自己寻求谋生之处!明白吗?”

“奶娘,你别胡思乱想。”程卿卿感伤之后安慰道,“京城巨变,他们身处权利中心,定然不会记得这些许小事的,你就安心吧!”

“就是京城变化,权政更替,老奴才担心他们卷土重来,不见到姑娘的尸骨他们绝不肯罢休。”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