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霉运传人陆鸣蒋竹君小说在哪看-《霉运传人》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10:01

近日之神书《霉运传人》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陆鸣蒋竹君,该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男频小说吧:陆鸣骄傲地说道:“一个……缓刑……”那神情就像是再说考上了什么名牌大学似的。王院长一脸惊讶的神情,好像显然没有料到这个结果,随即拍拍陆鸣的肩膀说道:“看来你在这里待不了几天了……你跟我来……”陆鸣现在只想躲着王院长,没想到就这么倒霉,偏偏一进门就碰见他,没办法,只好跟着他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霉运传人

推荐指数:8分

《霉运传人》在线阅读全文

霉运传人第16章 我服了

陆鸣知道王大麻子在这方面是个菜鸟,于是就开始卖弄起来,笑道:“那当然,不过要办理一些手续,有时候还要通过香港汇丰这样的银行中转,如果是离岸公司的账户,还可以直接在ATM机上取现金……”

“如果钱的数额巨大,也能转进来吗?”王院长就像一个学生一样继续提问。

陆鸣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话题,自己在这方面的知识有可能会引起别人的联想,于是摇摇头说道:“我也就是上学的时候学过一点书本知识,具体怎么转也搞不清楚……国家有专门的规定,监管也比较严格……”

王院长说道:“对,如果可能的话,你就向财神请教这方面的问题……听听他怎么说?”

陆鸣苦着脸嘟囔道:“就怕他不教我……”

王院长烦躁地摆摆手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教你?他那种人好为人师,就看你的运气了……如果能探听到一点有价值的信息,就是你小子的造化……”

当天晚上,陆鸣很想把这件事通过小纸条告诉财神,可一想到他的警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心想,王院长这点小把戏怎么能逃得过财神的眼睛。

且不说自己和他的秘密关系,就算没有这种关系,财神也不会上当,现在看来,王东海和曾强都有可能是王院长的耳目,遗憾的是他们不懂银行业务,所以和财神没有共同的话题。

第二天一大早,陆鸣就起床了,吃过早饭就等着管教送他去法院,虽然是去接受审判,可那份急迫的期待心情竟和当年参加高考差不多。

昨天晚上,根据王东海和曾强的意见,他写了一份答辩状,然后又背得滚瓜烂熟,准备今天在法庭上慷慨陈词,一想到电影里面看过的那些法庭辩论情节,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监管医院还对他格外开恩,允许他不穿红马甲出庭,他的自尊心得到了不少安慰,临出门前,他看了财神一眼,希望从他的眼神中寻求一点慰藉,没想到他连看都没有看自己的“儿子”一眼。

在开庭前的十分钟,陆鸣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美女律师韩玲,看看左右没人,她凑近陆鸣兴奋地小声说道:“有八成的希望判缓……”

陆鸣激动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法官告诉你的吗?”

韩玲瞪了他一眼,嗔道:“法官怎么能这么说……你那个朋友帮我弄到了你出事当天工厂的值班安排表,就凭这一点,事故原因的主要责任在厂方,他们不应该让员工疲劳上岗……

另外,你那个朋友好像在私底下也做了不少工作,我和厂方的律师接触了一下,他的态度变化很大,这是一个好兆头……”

陆鸣听得心肝乱颤,小声道:“我那朋友……你见过他吗?”

韩玲摇摇头说道:“没有,电话联系过几次……怎么?你不认识他?”

陆鸣含糊其辞道:“我知道,等我出来再好好感谢他……对了,我写了一份答辩状,你要不要看看……”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韩玲拿过去只是扫了一眼,就给陆鸣扔了回来,不屑地说道:“这种东西一钱不值,要想判你,说的再好听都没用。

不过,到时候你的态度一定要诚恳,如果判缓的话,有可能还有附带民事赔偿的诉讼,就算你没有能力赔偿,也要表个态,你就说出来之后愿意想尽一切办法赔偿必要的损失……”

陆鸣吃惊道:“你的意思我一出来就要背一身债?”

韩玲瞪了他一眼,嗔道:“你这人怎么死脑筋,装装样子罢了,真要你赔,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正说着,韩玲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拿出来一看,冲陆鸣小声道:“你朋友来电话了,我先走了,法庭见……”

陆鸣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自己开庭时候的情景,在他想来,肯定有很多人观看自己的庭审,法官威严地坐在上面,律师跟检察院的人一番唇枪舌剑之后,法官一锤子敲在桌子上,宣布对自己命运的判决。

然而,当他从法庭出来的时候,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经历的一切,从走进法庭到走出法庭前后竟然还不到十分钟。

现场除了一名法官和一个书记员之外,只有两个律师,一个是韩玲,另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据说是厂方的律师,压根就没有看见检察院的人的踪影。

最可笑的是,根本没有什么庭审,法官只是简单宣布一下开庭,然后就直接冲陆鸣说道:“陆鸣,你涉嫌破坏工厂生产线的案子已经审理完毕。

虽然你没有犯罪的故意,但客观上给工厂造成了经济损失,必须承担连带责任,鉴于当事人认罪态度较好,并充分参考了你的辩护律师的意见,现决定判处你一年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两年执行,赔偿工厂经济损失八万元,缓刑由当地公安机关监督执行,陆鸣,你服不服……”

陆鸣一听,简直惊呆了,高兴的差点尿出来,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法官,那边韩玲冲他挤眉弄眼的也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陆鸣,你认不认罪,服不服本庭的判决?”女法官又大声问了一遍。

“服……我服了……”陆鸣颤声说道。

法官果然用木锤子在桌子上敲了一下,宣布道:“判决生效,休庭……”

陆鸣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法庭的,一切就像是在梦中一样,他压根就没在意自己判了几年,只要缓刑就算达到了目的,唯一不满意的就是那八万元的赔偿费,好在韩玲已经说过了,这不过是走个形式,赔不起也没办法。

“你肯定不会上诉了吧?”韩玲一脸得意地问道,好像这个判决全是她的功劳似的。

陆鸣奇怪地问道:“上诉?我为什么要上诉?对了,我什么时候能出来?”

韩玲嗔道:“你以为是无罪释放呢?既然不上诉,等我这边帮你去公安局办完手续差不多就能出来了……

我可警告你啊,在缓刑的两年之内,你可千万别干违法的事情,否则就有可能把你收监,另外,你也不是本市人,出来之后回当地公安机关报道,接受监督……签字吧。”

分手的时候,韩玲破天荒从包里面摸出一包烟,没好气地说道:“拿去抽吧,记住,我这可是倒贴啊……”

陆鸣一看,竟然是一包大中华,感激地说道:“我不会忘记你对我好处,将来一定报答你……”

韩玲哼了一声,说道:“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出来之后有什么麻烦的话给我打电话……”

因为已经判了缓刑,回去监管医院的时候,管教连手铐都没有给陆鸣戴,还递给他一支烟表示庆贺,不过,回到监管医院的时候,还是让他脱光衣服仔细检查了一遍。

“陆鸣,怎么样?”刚进门就碰见了‘微波炉’李护士和‘救死扶伤’蒋竹君,李护士竟然一把拉住陆鸣的胳膊问道。

陆鸣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蒋竹君,兴奋地说道:“缓刑……一年缓两年……”

“你小子运气不错啊……”李护士笑道。

正好王院长从里面走出来,看见陆鸣马上问道:“怎么样?判了几个?”

陆鸣骄傲地说道:“一个……缓刑……”那神情就像是再说考上了什么名牌大学似的。

王院长一脸惊讶的神情,好像显然没有料到这个结果,随即拍拍陆鸣的肩膀说道:“看来你在这里待不了几天了……你跟我来……”

陆鸣现在只想躲着王院长,没想到就这么倒霉,偏偏一进门就碰见他,没办法,只好跟着他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过几天你就可以出去了,这正好是个机会,等你跟财神在一起的时候,你问问他,有没有什么话需要你带出去……我估计他很有可能会让你替他办点事……”

陆鸣一脸惊讶道:“王院长,不可能吧……我能帮他办什么事啊……”

王院长脸一沉,说道:“陆鸣,别以为你判了缓刑就能出去,如果你违反监规,我马上就能把你收监……”

陆鸣吓了一跳,心里一边问候王大麻子的娘,一边哭丧着脸说道:“领导,只要我能办到,当然会尽心尽力,就怕他不理我啊……”

王院长缓和了语气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对财神来说,眼下你是他和外界联系的最好机会,只要你尽心就好,我会尽快安排你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陆鸣的好情绪被王院长的任务给破坏了,没精打采地回到号子,王东海和曾强站在门口迎接他,他们显然已经知道判决的情况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