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作者一个黑洞的小说-谋心策孟然无霜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2 09:43

一个黑洞作者的谋心策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孟然无霜,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孟然白着一张脸,艰难地说出这么一句话,那虚弱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不由得有些想笑:这明明是个白面书生罢了,说出的话却颇有些江湖侠客的风范,可现在说话又虚,倒有些不伦不类了。

谋心策

推荐指数:8分

《谋心策》在线阅读全文

谋心策第一章 缘起

我现在都还记得我与孟然初次见面的样子。

那时我还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农家女,仰仗着村民们的接济长大,而他也还是个寒窗苦读的书生罢了。那年他正要进京赶考,背了一摞的书,却忘记了备把伞,而又正是初春时节,雨水是最寒人的。几场春雨下来,孟然那身子到底是受不住了。

那日早晨我在屋外发现了已经昏迷过去的他。在此之前我并未接触过除了村子之外的男子,眼下突然一名陌生男子倒在自己眼前,绕是我平日再大胆无畏,也仍有些慌了神。幸得自己平日里使粗活儿惯了,力气足得很,而他也还算瘦弱,能将他扶进屋子里。村里的赤脚大夫给他把上了一脉,说只是染了风寒,好生休养几日便可痊愈。

我将大夫的话牢记心里,先生曾说过,我这条命是善良给的,若不是因为村民心善,我决不会像如今这般康健地站在这儿。所以平日里我须行善积福,能帮则帮,也算是还了恩情。

孟然昏迷了一日后便醒了,但身子依然虚弱,我让他好生在床上躺着,心里想着快些痊愈,。那时我虽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但瞧着他的衣着打扮以及那一摞书,自然想到了是要去赶考的书生,书生向来是只读圣贤书的,不比那些村里的汉子,身子怎么也是弱一些,此次受了寒,若不好好养着,耽误了考试可就糟了。

“公子,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要是落下病根,以后可有得你受的。”

我将熬好的药端进房里,却看他拖着病躯想要起来,病还未好全,一番折腾下来他的脸色更苍白了。我忙放下药,扶着他慢慢躺下,又喂了一些水给他,他便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多谢姑娘相救…咳…小生孟然无以回报,若他日我功成名就,必当不忘今日姑娘的恩情…”

孟然白着一张脸,艰难地说出这么一句话,那虚弱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不由得有些想笑:这明明是个白面书生罢了,说出的话却颇有些江湖侠客的风范,可现在说话又虚,倒有些不伦不类了。

“公子先好生养着自己吧,病好了才能再去想那些什么功成名就的劳什子,如今话说得好听,但也只是空谈。小女也没做什么,救你呢也当是给自己积德,至于回报嘛,你快些痊愈就当是对我的回报了。”

我将熬好的药徐徐吹凉,孟然看似在享受着患者的特权,但我说出的话却是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时间他竟找不出话来回复我,只得说了一句感谢的话。

“这几日劳烦姑娘了,但不知姑娘的芳名是?孟某将来也好答谢姑娘的救命之情。”

孟然喝过药后我正收拾着准备出去,孟然却问了一句,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好像我们从未真正认识过。

“公子叫我无霜便是了。”

“无霜?倒是个好名字。想必姑娘的父母是希望你这一生无忧无虑地度过,不去经受太多的坎坷吧?”孟然思忖片刻,粲然一笑。

我心中泛起一腔苦楚,这名字是好,却跟我的父母没有半分关系。世间众人的名字都出自父母,可我的名字却是自己取的:无霜无霜,愿今后的日子我的生活免于苦难,免于坎坷,无风无雨,喜乐安康。

许是看出我的难过,孟然虽疑惑,但也自知说错了话,他并未深究下去,只称那药喝下去起了疗效,有些困了。

此后没过多久孟然虽是依旧虚弱,但终归是能下地了。我心下一松,还好孟然想着借此机会游历一番这大好河山,提前了一些时日出门,眼下虽染了风寒耽搁了一段时间,却也不着急。如今能下地了,想必也快好了,不日定能启程赶考。

“孟公子,这病才刚有起色,怎就穿得这样单薄地下床看书?这前程固然重要,但也得仔细着这身体,若是留下病根,就算是飞黄腾达了,也是徒劳。”

那日我将做好的饭菜端入房内,就看见孟然披着一件外套坐在桌前看书,他虽说无大碍了,但脸色着实苍白得很。被我说教了一番后,孟然竟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些不自在地说着躺久了不看书心里不踏实,只得起床看看,生怕自己今年不能一举中的。

我虽只是一个乡野丫头,但也多少明白读书人那满腔抱负的希望都在这考试里,容不得一点沙子。孟然若是因为生病休养落下学业而影响了考试,多少是难以让人接受的。

吃过饭后,孟然却问了我一句会不会写字,我虽有些诧异于他为何如此询问,心里却仍有些不满:这书生莫不是将我看得太轻了?便没好气地说道:“孟公子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我虽只是一个生活在乡野的丫头,但村里的私塾先生可喜欢我了,平日里也曾教过我一些时日。虽不能将诗词歌赋信手拈来,但写几个字还是绰绰有余的!”

孟然听了此话,马上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赶忙解释道:“姑娘莫生气,小生并无恶意。只是想着若姑娘不嫌弃,小生教姑娘写几个字罢了。倘若日后有什么不便,兴许这写字就能派上用场了。”

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这书生未免太轻视我了,不过就是写字这等简单的事罢了。我取过孟然手边的纸笔,极其认真地写下“无霜”二字,可一放下笔,却听见孟然的笑声。

我仔细看了看我写下的字,虽未练成娟秀小楷,但…但也还是可以看的!我撇撇嘴,煞有介事地说:“怎么?被本姑娘写的字惊到了?这可不比那些什么劳什子娟秀小楷,要我说,那些字体都太过死板,倒还不如本姑娘这自创的字体,是不是看上去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今日被你这小小书生瞧见了,可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

孟然听了我的话,笑意更深了,苍白的脸竟多了几分红润,他那一笑啊,让我足足记了好多年,到多年后再想起,都还微微沉醉。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