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萧爵一程安然的小说by猫之《此生无你便是晴天》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22:10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此生无你,便是晴天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萧爵一程安然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让人一看背影,就迫不及待好奇他的脸会是怎样的英挺俊秀。程安然很快就如愿以偿了,因为他们两人一听到老太太的招呼,立个就转身过来了。一瞬间,程安然仿佛冻结了呼吸!

此生无你,便是晴天

推荐指数:8分

《此生无你,便是晴天》在线阅读全文

此生无你,便是晴天第19章 是那个男人?

萧老太太今年七十六,执掌萧家五十余年,如今福荫上下七八十口人,可谓天伦志满,儿孙满堂。

从程安然年少时第一次接触萧家起,就没见过萧爵一的爷爷。

她一直以为萧爷爷去世了,萧奶奶独自寡居,仿若红楼梦里的贾母一样德高望重。

后来才知道萧爵一的爷爷其实一直活着,名义上他跟萧奶奶依然是夫妻。但是从六十岁起,他就搬出国外,在那边的集团打点生意。

他有另一个女人,另一个家。对方是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女秘书,两人也有儿女,均成年。

大多数时候,两家是并没有什么来往的。毕竟,涉及家大业大的敏感,隔着肚皮的地方,人心不堪揣测。

而在老一辈人依然硬朗的前提下,所有的蠢蠢欲动都是一种大逆不道。

所以,逢年过节的客套问候几声,遇到公司和家族的大事好好商量一下,是他们相处的常态。

程安然觉得,感情上的事,没有对错。

但她其实挺欣赏爷爷奶奶的这种相处方式。爱就爱了,不爱就散了。彼此成全彼此尊重,从不怨天尤人也从不诋毁对方,实在是难得呢。

这会儿大厅里的人不算很多,登门拜访的客人们一般都会选择在上午来。来了就走,匆匆忙忙。

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资质,能留到老太太的晚宴做贵宾的。

老人爱热闹。但一般的晚宴都是家宴,亲朋居多,好友回避。

程安然本来出现得就少,更别指望自己脸盲的属性能记清楚谁是萧爵一的大姑,谁是萧爵一的三叔了。

在萧爵一虚伪的关护下,她牵着嘴角对过往的每一个人微笑。

收获的,也不过就是那些人转瞬暴露的恶意议论和刻薄品评。

她不受任何人待见,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萧奶奶坐在大厅沙发的主中央,身穿一件紫红色的唐装旗袍。她常年染黑发,不似一般老夫人臃肿的身材。

简单的金色耳钉和腕子上的白玉手镯,是她身上唯有的配饰。

一股高贵富态又慈祥睿智的气质,每每让人歆羡——

这才是女人无论到了什么年纪,都应当活出的精致。

“安安,你和爵一怎么才过来啊。”

萧奶奶招招手,示意程安然赶紧上前来。

而与此同时,一直乖乖坐在老太太身边的小男孩顿时像只撒欢的小羊羔一样跳下来。

冲着程安然飞奔——

“妈——小姨妈妈!”

他被秦可蓉提前一周接了过来,实在太想念程安然了。

而程安然又何曾会比孩子的思念来的少?但她毕竟是个成年人,该知道如何克制。是而没敢特别夸张地表达情感,只微笑着俯身,拍拍紧抱着自己双腿的男孩的背。

“小海乖不乖?有没有听太奶奶和爷爷奶奶的话?”

“我很乖的!小姨妈妈!你是来接我回家的么?”

孩子的童言无忌常会世人尴尬,程安然尚且不知该怎么回答,旁边冷不丁伸出一只珠光宝气的手,直接把小海从程安然身边拽了过去。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

是秦可蓉。

“太奶奶的寿辰,不好好陪陪太奶奶,回什么回?也不知道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平时都怎么教的。来了也不说先去问候下长辈,摆一张母子分离的苦情戏脸,给谁看啊?”

阴阳怪气的指桑骂槐,不用多少智商也能听的出来,秦可蓉就是在指责程安然。

其实程安然本来是跟着萧爵一准备上前跟奶奶说话的,小海突然跑出来抱她也不过就十来秒的事儿。

当然,对于一个始终带着挑剔眼光的婆婆来说,她程安然呼吸都是错。

“行啦,小孩子懂什么?”

萧奶奶看了一眼秦可蓉,再次招手把程安然给叫过来,“安安啊,你送的紫玉佛牌我收到了,你眼观不错。奶奶很喜欢。呵呵,下次不用这么破费,人能常来看看我,我就很高兴了。来,红包拿着——”

说着,萧奶奶从随身的刺绣提包里抽出个丰厚的大信封,就要往程安然的手里塞。

程安然受宠若惊,哪里敢要啊。何况这会儿萧爵一已经不在身旁,不知跑到哪边跟谁说话去了。

她一个人置身是非,全然不知怎样的行为得体,怎样的行为踩雷。搞不好回去又要被他一顿讽刺——

“不不不,奶奶你别这么客气。礼物是小辈的心意,这钱就——”

“奶奶让你拿着就拿着。”秦可蓉这会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把小海搂在膝盖上。她瞄了一眼程安然,说,“老人家过寿讲究彩头,给你红包是福泽你,不收不吉利的。再说了,这钱也不是给你花的,是让你给小海买点东西的。你——”

“怎么就不是给安安的?”

萧奶奶转过脸,听口吻可是有点不怎么高兴了。

“可蓉,咱们萧家敢说不会亏待小海,那你敢说不会亏待安安么?我这钱呀,就是给安安的。让她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好穿的,不可以么?你这个做婆婆的,仿佛可比我这个做婆婆的严厉多了啊。”

秦可蓉被老太太怼得一脸青红白,半晌才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妈,您看您说的。我不就是想劝安安把钱收了么?她这孩子呀,懂事儿,抹不开面,呵呵呵。”

见秦可蓉给台阶了,老太太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回头笑眯眯地看了眼重孙子,问道:“那小海说,太奶奶给的红包,是不是应该给你小姨妈买点好东西?”

小海连连点头:“嗯嗯,让小姨妈买好多漂亮衣服漂亮首饰!把她打扮漂漂亮亮,爸爸就不会总是不回家啦!”

一句话炸出千层浪,当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的不那么好看了!

程安然差点打翻茶几上的杯子,赶紧起身把小海拽过来。

“别瞎说,小孩子家家的。”

她尴尬地抹了下额头,从萧奶奶和秦可蓉道:“那个,奶奶,妈,我……我带小海过去喝点果汁,我……”

“哎呦,”秦可蓉也起了身,一把又将小海给拽了回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多陪你奶奶聊聊天。小海不用你管,走,小海跟奶奶找妮娜阿姨去玩!”

说着,秦可蓉抱起孩子,擦着程安然身边就走了。

恍惚的余光里,程安然似乎看到她抱着孩子走向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是康妮娜么?秦可蓉闺蜜家的女儿,也是她心中唯一认可的儿媳妇人选。

当初程蔚蓝死后,她还专门叫这个女人从国外回来照顾颓废矢志的萧爵一。

有时候程安然都怀疑自己那天是不是成了替罪羊?下药迫使萧爵一生米煮成熟饭的对象,原本该是康妮娜吧?

眼下只有程安然与萧奶奶四目相对,气氛仿佛有点尴尬起来。

程安然俯下身,轻轻握住奶奶的手,柔声道:“奶奶您别多想,爵一他……他其实对我很好的。就是公司太忙了,没有太多的时间陪我和小海。他……您也别信外面那些人胡说,他都是应酬,我……”

萧奶奶是如何的精明城府,怎会看不明白程安然眼里的躲闪和委屈。

可是自家孙子自家血,她又能怎么样呢?

“安安,委屈你了。爵一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以前啊,是个顶好的少年。阿蓝的事儿,是把他的心给封死了。你要给他点时间,让他一点点治愈疗伤。你这么好的姑娘,他早晚会珍惜的。就算为了小海,对吧?这世上,还有哪个姑娘对小海能像你这样视如己出?”

萧奶奶的一番话,说得程安然心里满满酸楚。

她点头,却不敢幅度太大地点头。她怕泪水滴落,怕这世上唯一疼爱她的人,陪着她伤心。

“奶奶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海和爵一。”

“唉,爵一也是,光是拼了命地工作也不是长久之计。年轻轻的,可别再把身子搞垮了。”

萧奶奶叹了口气,又说:“不过现在好了,阿城回来了。能帮着爵一分担一些,也让他好有些时间陪陪你和小海。”

“阿城?”

程安然第一次从奶奶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她觉得陌生而诧异。

“哦?爵一还没跟你介绍过?”萧奶奶的眼睛亮了一下,“阿城是爵一的表叔,爵一他爸的表弟。说是长一辈,其实也就比爵一大两岁而已。

你爷爷有个亲兄弟,老来才得这么一个儿子。可惜没多久,他们夫妻双方便遭遇了海难,那年阿城才八岁,也是命苦。

我和你爷爷本来是想把他接回来抚养的,让他跟爵一在一块儿,同龄人有个伴。没想到才过了一年多,那孩子却突然说自己想要跟他姨夫姨妈出国去,这一走,就是二十年啊。”

说着,萧奶奶冲着长厅那边的走廊招了招手:“哎!爵一,阿城!过来!”

程安然循着方向往过去,只看到萧爵一端着个高脚杯,靠在落地窗上正跟面前一个男人说着话。

那男人背对着这边,身材雄伟颀长,工整的纯色衬衫,暗色笔挺的西裤,简简单单的搭配却浑然天成了一股高贵的气质。

让人一看背影,就迫不及待好奇他的脸会是怎样的英挺俊秀。

程安然很快就如愿以偿了,因为他们两人一听到老太太的招呼,立个就转身过来了。

一瞬间,程安然仿佛冻结了呼吸!

是他!

是那个男人?

苏允城,不,应该是名副其实的萧允城才对!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