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西风颂华峰王安羽小说在哪看-《西风颂》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18:05

近日之神书《西风颂》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华峰王安羽,该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到机场本以为接到的会是一个时髦靓丽的张扬美人,直到王安羽在机场外拦住他,微笑:“你好,是成舟先生吗?我王安羽。”眼前女人穿着简单的白T紧身牛仔裤,坦桑尼亚热风阵阵,她秀气精致的鼻尖还渗出薄汗。成舟胡乱点了下头没回答。

西风颂

推荐指数:8分

《西风颂》在线阅读全文

西风颂Chapter5 择偶标准

早上华峰还没来,王安羽先接到了成舟的电话,她从床头柜拿过手机,“喂?”

“几点了你还没醒,快收拾,我就到楼下。”那边成舟声音很愉悦。

王安羽看了看手机屏幕,8:30确实不早了,她套上睡裙下床拉开窗帘,阳光刚照进来,楼下就传来清脆的喇叭声。

成舟在车里朝她打招呼,“漂亮吧?”

一辆白色 Rolls-Royce Cullinan,国内还没上市,应该是成舟从国外买回来改装。

“买到了?恭喜啊。”王安羽将手机按上免提,蹲下身来收拾地上破碎的衣裳。

“哈哈,还要谢谢你,我爸听说这段时间我要跟你在一起做项目,给我把一身行头更新换代。”

她一直都是大部分父母眼中的完美儿媳。

王安羽看着地上撕碎的内裤,白色蕾丝上的痕迹是她昨夜放荡的证据,她不由出神。

成舟又说话了:“喂你快点收拾啊,我洗了几张咱们在坦桑尼亚的照片,上来给你看看。”

王安羽和成舟相识于坦桑尼亚。

成舟那时候刚和尹素游结伴同游一周,睡到了床上,在坦桑尼亚开酒店KTV的朋友让他去机场接人。

“我表舅的女儿,未婚夫出轨了来散心,你可抓住机会啊,别说兄弟不抬你一手。”

所谓的表舅实在是“一表隔万里”,成舟知道他朋友这关系是厚着脸皮攀上去的。

“你可拉倒,我是给你面子才去,我小富即安就行没伺候千金的耐心。”

到机场本以为接到的会是一个时髦靓丽的张扬美人,直到王安羽在机场外拦住他,微笑:“你好,是成舟先生吗?我王安羽。”

眼前女人穿着简单的白T紧身牛仔裤,坦桑尼亚热风阵阵,她秀气精致的鼻尖还渗出薄汗。

成舟胡乱点了下头没回答。

坐在副驾驶座的尹素游倒是很热情,扭过头,“姐姐,我叫尹素游。”

“你好,哪个素游?”王安羽刚下飞机很累,疲惫对她笑。

“素履以往的素,宛若游龙的游。”尹素游甜笑。

王安羽认真想了这两个字,点头,“我记住了。”

“姐姐你听过这句话吗:我们的文明程度越高,我们的恐惧就越深,担心我们在文明过程中抛弃了在蛮荒时代属于美,属于生活之乐的东西。”尹素游是个很甜很新潮的女孩,喜欢旅拍、购物,“我想这就是非洲的意义吧,让我们在快节奏的城市挣扎之后能发现还有这么纯粹,让人整个心都放松的地方。”

成舟开着车,半开玩笑:“哈哈哈那些路边住破蓬的小孩可不这么想,他们肯定想还不如别纯粹野性。”

“成舟!”尹素游用小粉拳锤了他一下。

成舟不笑也不生气,只是忽然说:“王小姐为什么来这儿玩?”他知道因为她未婚夫出轨,但他恶意的还是问了。

“没来玩过。”王安羽淡笑。

几天的接触,成舟发现王安羽大部分时候都是笑容和煦、眼睛淡若秋水,对谁都温柔而疏离,随行有人叫她来唱K,她也很给面子,上来前就付了所有费用。

“哇怎么能这样?我叫人来唱歌的,这多不好意思。”

“我来晚了,就当罚酒钱。”王安羽很难让别人感觉到不舒服。

有个大学毕业为了赚钱买房在非洲工作的女孩子放下话筒过来,“羽姐,你这个项链在哪买到的?断货超严重啊。”

成舟认识,这是W品牌春夏主打新款,限量,没上床前他托关系买到一条送给尹素游,他还记得她天真又惊喜的小脸。

“朋友给的,今晚我问问她。”王安羽微笑。

成舟内心嗤笑,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次日上山前,他没想到王安羽真问了那女生邮寄地址,给了她一个价格,比他买到的低不少。

女生惊喜之后有些为难,她立刻付钱,没见到货怎么也心里没底,到货付钱又怕王安羽觉得这点小钱她还瞻前顾后,把她看低了。

“也不便宜,等收到东西再付我来得及。”王安羽轻笑一下,“我微信发你银行卡号。”

成舟想嗤笑她虚伪,但最终嘴角的讽刺没挑起来。

反而是尹素游比较天真,皱眉直说:“舟哥,羽姐让我觉得好不舒服啊...是我想多了吗?”

你没想多,就是不舒服,她的温和、礼让、不计较就像一根黑笔,清楚的、无恶意的,在你眼前划下一道堑,让你明白你和她不是一个世界,也永远无法企及她的那个世界。

成舟心里想着,却没有回答。

他和王安羽关系真正改善就是在这天,半山腰王安羽突然全身发烫,抱着肩膀蜷缩在座位上。

“你来之前打疫苗没?”成舟直接抓重点,来非洲不打疫苗轻则高烧,重则感染瘟疫死亡。

王安羽摇头,被戴顶绿帽子,她气忘了。

成舟低骂一句,二话没说开车下山,医院给的结果是:高烧不退,必须住院观察是否有感染情况,最好有人陪着,及时根据情况联系她的家人。

鬼使神差,成舟留了下来,尹素游说什么也不同意,开始还好声好气,当她哭起来,成舟开始不耐烦,他不多说直接让人押她上车送去飞机场,回医院路上他拔了在非洲的电话卡丢进垃圾桶。

深夜的医院高级病房,安静到回来的成舟足以听清房里的电话声。

“安羽,你知道吗,她当时接近我是因为知道我手上有辉星的股份。”电话那边的男人有些消沉,“我还以为她真在杂志上读过我写的诗,真的喜欢。”

成舟知道王安羽未婚夫是谁,写的诗他也看过,平仄不分但上过报纸。哪个网红不想签约影视公司当明星,他那个破诗还真当有人会喜欢?

“她跟你在一起作诗写书法,处处顺着你的爱好,她牺牲爱好时间耐心,你付出些也没什么。”王安羽还宽慰了他几句。

隔了许久,男人低声说:“安羽,谢谢你。”

在门缝里,成舟看到王安羽那双眼睛还是淡如秋水、波澜不惊,她说:“没事。”

成舟气笑,这他妈的,他活了这么多年算是见到圣母本体了。

见他进门,王安羽放下手机,“都听到了?”

“嗯,玛丽亚你好。”这时候不承认就太低劣没品了。

“你谈过几次恋爱?”他问

“两次。”

“上一个呢?”

“高中追了我两年,被我院子里一哥哥揍了一顿。”

“你看他可怜就答应了?”

“差不多吧。”王安羽没什么表情,“我母性情怀比较泛滥,喜欢温柔、可爱、脆弱的男孩。”

“为什么分手?”

“开始还好,往后总和我闹,闹的我很烦。”

“哈哈,看来你择偶还得加一个乖巧。”成舟想了想,可爱脆弱有点难,温柔和乖巧...他努力努力...还有戏吧。

照顾病人成舟还是第一次,但他是个精致的人,样样都能做的够好,怕饭不干净吃了病情加重,买了菜自己回来洗了做。

最后王安羽病好,成舟濒临崩溃,他一个从小保姆伺候到大的少爷容易么,刚想骂人又想起她那个让人恶寒的择偶标准,忍了下来,改口道:“王安羽,回国你不帮我办件事,你丫都对不住我,我容易吗我。”

成舟放下炒菜瓢朝她展示了一下被油溅了不止一个点的手。

王安羽端着杯茶靠在厨房门上,她穿着家居装在笑,不是那疏离的淡笑,而是带着幸灾乐祸、发自肺腑的笑。

成舟怔忪,最后哼了声,“菜炒好了我来端,你拿筷子去。”

两道卖相还不错的菜摆上桌,成舟电话响起,国内陌生号码。

“成舟。”女孩甜美带着微颤的声音响起,是你吗?”她哭起来,“是你吗成舟?”

成舟挂断电话,拔了电话卡丢进垃圾桶,他笑笑:“和你那个第一任男友一样烦。”

“你有过几个女孩?”这是王安羽第一次问关于他的信息,她从不八卦别人的事,但她的问题很尖锐。

不问你谈过几次恋爱,而是你有过几个女孩。

成舟沉默一瞬,对上王安羽不容欺骗的眼神,他故作轻松笑笑:“可以把脚趾头也加上算吗?”

他为自己开脱,“安羽,是她们先追的我。”

王安羽遇到他这样的男人很多,有钱有闲,或许不是顶级的有钱,但他有闲时间陪女人花钱,是很多女人最喜欢的类型。

“成舟,你是喜欢享受女孩子慢慢喜欢上你的那个过程。”王安羽直视他的眼睛。

成舟沉默,“我是真心的。”最后他竟没勇气说出口他对她的喜欢。

“撩的时候当然是真心的。”王安羽打趣。

直到回国,成舟不断地回想,把每一个细节都慢动作重放,他想,养病时候她也对他有一点感觉吧,但也仅此而已。

“你坐车上想什么呢?”王安羽已经穿戴好开门出来,敲了敲他的车窗,“快进来吧。”

成舟回神,跟她上三楼露台,他眯眼,“你戴丝巾干什么?今天不冷。”

王安羽洗漱时候就去煮了茶,现在刚刚煮好,她给他沏上,“搭衣服。”

成舟想立刻解开她脖子上的丝巾一探究竟,但到底忍住,他盯着茶壶里的肉桂、红枣转移话题,“你真是养生...”

他顿住,她的睡懒觉、丝巾一切在瞬间有了答案。

楼下响起汽车的声音,王安羽捧着茶杯看下去,眼底有着他从未见过的生动神采。

汽车门打开,华峰似有所感,朝上面看过来,王安羽已经不动声色转开了目光。

成舟冷笑又苦笑,去他妈的“我喜欢温柔、可爱、脆弱、乖巧的男人”,想他成舟自诩情场高手,竟然连“女人心海底针”这个基本道理都悟不通。

他皮笑肉不笑对王安羽说:“安羽,你说我怎么没看出来华总哪里温柔、可爱、脆弱、乖巧?”每一个字都从牙缝里蹦出来。

王安羽没心情回答他,只是头疼,成舟抛弃尹素游,成父出面要拿掉尹素游肚里的孩子,若不是她出面调和,只怕华峰不惜和成家鱼死网破。

他们俩人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