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二婚萌妻一见钟情陆煜城林溪小说在哪看-《二婚萌妻一见钟情》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18:05

近日之神书《二婚萌妻一见钟情》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陆煜城林溪,该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关着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一瞬间的亮光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我挡住光透过指缝往门口看去,隐约见到一个修长的身影,他朝着我走来,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亮的声音,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我的心尖。最后他在我面前停下,我还是不适应光亮看不真切,他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夹杂着一丝揶揄,“能耐了,杀人未遂?”

二婚萌妻一见钟情

推荐指数:8分

《二婚萌妻一见钟情》在线阅读全文

二婚萌妻一见钟情第19章 程生

我怔了怔,“你怎么知道我离婚了?”

男孩咧着嘴笑了下,露出两颗特别可爱的虎牙,“上回你跟一老太婆吵架我听到的,那人是你婆婆吧,姐我告诉你,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出轨的男人,你离开这种人是对的。”

“特别明智!”他说着拿着酒瓶跟我碰了一下,“为离开渣男干杯。”

我乐出声,没想到还能碰到这么有趣的人,“干杯。”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着他问。

“程生,生生不息的生。”

我点头,“挺好听,我叫林溪。”

“那我以后叫你溪姐怎么样?”程生说着往我边上靠了靠,一脸希冀的看着我。

我鬼使神差的伸手揉了揉他的短发,“好啊,这么多年都独来独往的,倒是真的想有个弟弟。”

程生闻言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举着酒瓶喊了声,“为我们姐弟干杯,为我们相见恨晚干杯。”

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夏日的夜晚,装了一肚子心事跟烦闷的我,会被一个陌生的小伙子给治愈。

我只记得我们喝了好些酒,程生一直兴奋的在说话,我眯着眼睛看他的人影都快分裂成了两个。

最后我好像看到了宋程飞,他一脸怒意的站在我面前抓着我的手腕,“你在做什么?”

“喝酒啊,还能做什么?”

“你跟我走。”他手上用力,我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程生挤在我俩中间,伸手指着宋程飞,“你丫谁啊?”

宋程飞的视线在程生脸上转了圈,随即不屑的冷笑,“最近口味变的倒是挺快,喜欢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

程生用力的推开他,任何一个男人被质疑这方面的能力都会生气,更何况是血气方刚的他,“你说谁毛没长齐呢?信不信我揍你!”

我头很晕,但隐约的记得程生说他是附近体院的学生,我不希望两人真的动起手,拉过程生的手臂,“姐今天认识你很开心,挺晚了早点回学校吧。”

“可是……”他有些着急。

我按着他的肩膀让自己站稳,挤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我能照顾好自己。”

宋程飞扶着我到家之后,我随手指着门口,“你可以走了。”

他没动反而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夏天本来就穿的少,我一眨眼就见到他精壮的身体,他向我靠近,不顾我的挣扎直接将我压在沙发上。

我俩此刻的动作特别的暧昧,宋程飞身体温热的触觉不断传来,他低头凑到我的耳边,“林溪,我想要你。”

我身体抖了一下,酒也清醒了大半,几乎用出最大的力气推开他,“宋程飞你要不逼我!”

我害怕他又过来,“如果你是真心想我回去,你现在要做的是跟那个女人分手,而不是现在这样,我林溪以前是你的女人,但现在不是。”

“我有我自己的原则。”

宋程飞坐着没动,最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开口道,“好,我等你。”

不等他穿上衣服,我就听到用力的砸门声,这个点会过来的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陆煜城!

想到这个名字,我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被抓包的窘迫,而是被解救了一般,松了一口气。

宋程飞先一步的开了门,但进来的却是嘶吼着的温露露。

她见到光着身子的宋程飞,直接冲进来推开他,“下楼买包烟买到她床上了是吧?”

“就这么饥渴难耐,一双破鞋还要反反复复的穿?”

温露露的声音很尖,语气同样狠毒,她上前两步走到我面前,“怎么着?老娘抢了你男人,你现在要抢回去是不是?”

“要让程飞知道你跟他离婚之后,就在夜总会卖逼,他还会不会要你?”

我怒极反笑,“是吗?你要不问问他到底是谁先招惹谁的?”

温露露一把抓过我的衣领,用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威胁道,“老女人,我能把程飞从你身边抢走就不怕你能抢回去,上次是弄死你的孩子,这会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啪!”

我伸手在桌上摸到一个花瓶,没有犹豫直接往她头上砸了过去。

从那件事情之后,无法生育跟孩子就是我的逆鳞,任何人开口我都会翻脸,更别说眼前这个罪魁祸首。

我看着温露露尖叫着捂着头蹲在地上,暗红色的血液顺着额头滑到脖子,我冷笑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任何反应。

我豁出去了,这个女人毁了我的人生,如今的我什么都没有,不会害怕,更无所顾忌。

宋程飞冲着我吼,“林溪,你疯了!快叫救护车!”

“露露,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那一脸惊慌,深情款款的样子,哪里还有在我面前演戏时对现女友不屑的模样。

花瓶已经破碎散落在地,温露露依旧在那里哀嚎,我的声音清冷的响起,“要死也给我滚出去,不要脏了我的地方。”

温露露嘶吼着要报警,那令人作呕的嘴脸真看不出来有受伤的模样。

警车跟救护车基本上是同时到达的,温露露被救护车载走,我直接被带到了警局。

温露露还是个有手段的人,应该是在警局托了关系,我没做笔录没有任何的询问,直接被拷了手铐给关进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

房间很小,黑得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隐隐的排风声让我知道这里空气还是流通着。

我靠着墙角坐下,心里没有一丝丝的后悔,甚至还有点暗爽。

我甚至有些幼稚地想,如果温露露能够就这样死了,给我的孩子陪葬,即便为此把我的后半生都赔上也无所谓了。

心里唯一的遗憾就是奶奶,林庆凡肝癌晚期,如果他走了,我也被关进去之后,奶奶一个人该怎么办?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关着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一瞬间的亮光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

我挡住光透过指缝往门口看去,隐约见到一个修长的身影,他朝着我走来,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亮的声音,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我的心尖。

最后他在我面前停下,我还是不适应光亮看不真切,他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夹杂着一丝揶揄,“能耐了,杀人未遂?”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