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盛世豪宠总裁偏爱少夫人盛亦琛慕清霜小说在哪看-《盛世豪宠总裁偏爱少夫人》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15:31

近日之神书《盛世豪宠:总裁偏爱少夫人》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盛亦琛慕清霜,该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慕清霜,别装了,”张总显然已经喝醉,色眯眯的盯着慕清霜,“都到这儿了,还挡什么,想合作,就先把我伺候舒服了!”

盛世豪宠:总裁偏爱少夫人

推荐指数:8分

《盛世豪宠:总裁偏爱少夫人》在线阅读全文

盛世豪宠:总裁偏爱少夫人第二十二章:酒局宿醉

回不去公司,慕清霜只能整日躺在病床上发呆。

做任何事都会激怒盛亦琛,她倒宁愿做个活死人。

徐悠悠被盛亦琛安排进了公司,白天不在身边,慕清霜是真的就只剩下自己了。

自从在公司里大闹了一场,她也没想过再回去。

本来就是依赖容颂才勉强管理,知道她是那样下贱的人,傻子也不会再靠近的。

慕清霜没能力,悠悠不在容颂走人,没必要再自取其辱。

“咕噜咕噜噜......”

短信提示音,慕清霜都快忘了自己还有手机这个东西。

在医院一个星期,没有任何消息找她,偶尔也会觉得自己实在失败。

“好不容易约到几位老总,你是总经理,务必到场,地址:......”

容颂发过来的消息,慕清霜面无表情,到现在他竟然还在帮自己守着公司。

连自己都放弃了的东西,还有什么好纠结的,慕清霜打出抱歉两个字,却又狠不下心发送。

“不管你是怎样的人,我只知道你是永远不会轻易放弃的慕清霜。”

容颂的消息再次弹出,慕清霜咬着牙,还有人记得她原来的样子,突然间鼻子就酸了。

又不争气的流泪,她又何尝不想把自己找回来,可她还有资格吗。

跟盛亦琛对抗,慕清霜从来赢不了。

容颂看着对话框的对方正在输入,紧紧皱着眉头。

这一个星期他想了很多,不辞而别,绝交,所有狠心的场景在脑子里盘旋。

但只有相信慕清霜这个念头,更让自己安心。

“清霜,别让你姐的不幸延续到你身上,挣扎才有希望,放弃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发送,已读,容颂放下手机接着工作,不管慕清霜怎么决定,这个公司他还是会看住。

“我姐的不幸......”

慕清霜终于还是动容,她的不幸,慕黎宴的不幸,一切都是因为盛亦琛这个恶魔!

对啊,凭什么就只能是自己求饶,她突然间想明白了。

不是不能死,而是无论如何,盛亦琛不会让她死!

他要用更多的时间去折磨自己,所以即便如何惹怒,盛亦琛都会把她救活。

“呵,呵呵,盛亦琛,反正死不了,就尽管看谁更能折腾,我绝对不会乖乖认输。”

想明白这一点慕清霜瞬间精神,下意识看了眼身上难堪的病号服,跳下床直接钻进洗手间换了衣服。

趁着护士换班休息的时间,慕清霜直接溜了出去。

容颂在门口等了许久,还是没得到慕清霜的回复,一遍遍掐表看着时间,要是再不进去,里面的人估计也不会再等。

有些失落,但还是决定自己顶上试试,至少也要留住这些人脉,以后再劝慕清霜也有底牌。

“学长——”

慕清霜本来都算好了不会迟到,偏偏车在前面的拐角抛锚,索性一路小跑过来。

“你怎么......”

“先别说这些了,赶紧进去吧。”

慕清霜尚且呼吸不过来,但也清楚分秒必争的游戏规则绝对不能出意外。

第一眼看见刘总沉着脸坐在主位,慕清霜看了眼容颂,没想到他连这件事都能解决。

“跟刘氏即便不能合作,但必要的关系还是要打好。”

容颂早就已经计划好,今天一来是解决跟刘氏的误会,第二才是其他几家公司的合作。

慕清霜点点头鼓足干劲扬起笑容进入包厢入座。

“不好意思来晚了,容颂自罚一杯,哈哈......”

刚刚坐下容颂就事故的赔礼把面前的白酒一饮而尽,对面的老总们显然很受用。

“小容啊,这...不介绍一下?”

刘总身边的老总一眼看中眼神稚嫩的慕清霜,油腻的举着酒杯示意。

“哦对对对,看我这记性都忘了,成皿实业的总经理慕总,以后可要多亏各位的照顾了。”

容颂自知这是必须的客套,不过这酒局他还是会自己撑起来的。

慕清霜酒量不好,他一直都记得。

“刘总,王总,张总,这杯我敬你们。”

慕清霜看了眼依旧难测心意的刘总一鼓作气把酒喝干。

她知道容颂这些周全都是护着自己,但既然跑出来站在这儿,就不会坐以待毙。

“咳咳——”

男人的酒还是太烈,慕清霜感觉胃烧的难受,但还是强撑笑意。

“慕总果然好酒量,这个朋友,我们交定了,来再喝一杯哈哈哈......”

张总对慕清霜很是满意,带着饭局的气氛一路持好。

这种场合,无非是些自吹自擂的戏码,容颂早给她打过招呼,并不敢谈及生意。

容颂本想今天只是带慕清霜出来露个面,没想到张总王总一直敬酒,不到半个小时她就已经靠在椅子上不省人事。

几位老总显然没有放人的意思,他只能继续陪着也有了醉意。

慕清霜知道是容颂把自己扶上车,头疼得快要炸裂也懒得睁眼查看索性睡了过去。

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解自己的衣服,睁开眼看见张总油腻的脸贪婪的停留在上方,瞬间被吓醒坐了起来。

“张总,”捂住衣领坐起来扶着沉重的脑袋,慕清霜完全没了记忆,“我怎么会在这里......”

“慕清霜,别装了,”张总显然已经喝醉,色眯眯的盯着慕清霜,“都到这儿了,还挡什么,想合作,就先把我伺候舒服了!”

慕清霜第一反应想躲开,一使劲却更加晕眩被压住,拼命撑着双手抗拒着。

自上而下散发的酒气让她觉得恶心,身上男人的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摸索,一次次甩开又一次次覆盖!

“张总,你别这样,张总!救命啊......”

慕清霜用力的叫喊,男人却一次次冲击的朝自己脖颈掠夺,粗蛮的力气她根本无力抵抗,双手都被压制的死死的。

那天晚上的恐惧再一次侵入脑海,慕清霜哭了,想用这种方式求饶,男人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停下甚至更加激烈撕裂了她的上衣。

“不要!唔——”

“嘶——!”

张总吃痛捂着手跳下床,恶狠狠的盯着床上的慕清霜。

“婊子。”

一巴掌甩在慕清霜脸上,人晕了,鄙夷的看了一眼又再次扑上去。

“嘭!”

还没落嘴房门被突然撞开,子恒扫了一眼客厅,转过脸正好看见张总骑在慕清霜身上冷着脸走进。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少废话。”

三拳两脚,张总赤身裸体昏迷在床边,盛亦琛才咬着牙低眉进来。

昏迷的慕清霜以及这一派糟糕无一不在挑衅他的耐心。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